一个叫张成功的男人决定去死!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12-02 21:01 跟贴 1 条

《两只老虎》的评价,挺两极分化的。

有人说它不符情理,不知道说了什么。有人说它讲透了成年人的挣扎。

我今天特地去看了一下,觉得挺好的。完成度不错,关键是,它说的东西我都懂

不喜欢的观众,大概还是因为乱七八糟的事碰得少,失去的也不多,总之,被生活蹂躏得还不够。

可到我这个份儿上,就会明白,生活啊,就是《两只老虎》里的那个艹蛋的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穷的,个个和余凯旋差不多。幼时被人打,长大了女朋友跟人跑,绑个人还得帮人跑腿到破产。

富的呢,和张成功也没差。有钱,但身边没有一个真心人。

婚?肯定早离了。

喜欢的女人?早弄丢了。

而最好的朋友,往往也因为误解,或者因为自己的辜负,再也不往来了。

老家多年没有回去了,父母早逝,你不想提,也不敢提。

看前方,空空茫茫。

看退路,一无所有。

这就是见鬼的成年人生活。

这种生活你经历过么?你没有。所以你不懂张成功。

咱们扒开来说《两只老虎》。

在我看来,这个电影最重要的人物,就是张成功。看懂了张成功,你就看懂了电影。

他是所有成年人的偶像,也是所有成年人投射的无奈。

在外人看来,他是名流,首富,上过财富杂志的封面。

这样的人,呼风唤雨,四通八达,钱多到能普度众生,每个悲催的大人,都希望能拥有他这样的资源。

但他决定去死。

因为他只有钱了。

孩子肯定不懂,为什么有钱,还要死。

但成年人知道。

人需要钱。但如果你的钱,不能帮你获得幸福,反而阻挡你获得爱,那就跟狗屁一样没用。

张成功呢,人如其名,很成功。但孤独。

——他和世界没有深度连接,和人没有深度互动。一切都为钱,和AI没有不同。

张成功也是57岁时,才明白这一点。

更年轻的时候,他是无情的,也以自己的无情为傲。他觉得这样才能赚钱。

他离开了青梅竹马的女孩。

放弃了等待他多年的女演员。

身家亿万的时候,同生共死的战友,向他借5000元治病,他不借,“我怕他还不上”,战友因此瞎了。

他把自己变得锋利无比,像一把武器,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他什么人也不在乎。

甚至自己也不爱。

狠起来的时候,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他终于成功了。但他千疮百孔。每一个孔孔洞洞里,都是无法重头再来的黑色遗憾。

后来的很多深夜,他感觉不到内心的悸动:我是人吗?

余凯旋说:你可真不是人。

他像一具体面的僵尸,没有任何情感地,行走在名利场中央。他想到了死。

他的父亲,在故乡的山水中央,死于诗。

他,在物欲横流里,即将死于钱。

这是电影的基调。

也是成人世界里最悲怆的悖论。

——成功与爱,难以两全。

在这里插句题外话——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和团队小伙伴深聊过一次。

我说,2018年以前,我的人生词典里,只有拼,不信爱。只要数据,不信关系。

可从去年开始,我忽然发现,我是一个失败的人。

我说:对不起,我只看到事,没有看到你们。

我说:对不起,我应该更温暖一点儿的。

聊着聊着,忽然就哭了。

是啊,拼命去追逐的时候,没人规定,你要跟个灭绝师太一样。

真的搞成这个样子,会有报应的。

比如张成功,他在电影开头,走上自己用巨款投资的高楼楼顶,想跳下来,一了百了。

有意思的是,张成功就在这时被绑了。

绑他的人,叫余凯旋。

倘若要给余凯旋贴一个标签,一定是:绑匪

可如果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任何一个人,都是一个故乡+几个家庭+几十个朋友+几百个老师+几千种际遇+N本书+N部电影+千万种情绪+亿万种心思的集合体。

绑匪,只是他的一闪念。

但这一闪念之后,余凯旋还有着太多故事。

他是一个被霸凌的孩子。整整半年,被人一边打,一边写诗和念诗。

他也是一个贫穷的男朋友。女友最终跟人跑了。

他简直就是你我的化身。

“能用钱解决的事,我一件也解决不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

“不经历风雨,怎么迎接暴风雨。”

......

看看,说起来都丧气。

他的生活里,只剩下他的破句子: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心急......

以及诗里的乐观:

要相信,欢乐的日子总会来临。

但张成功说:“你很天真。”这不是贬低的话。

因为天真——

他仍然热气腾腾。张成功已经凉了。

他爱着生活。张成功早就不爱了。

他还在努力。张成功站在财富的顶端,放眼一空,全是空空茫茫,万念俱灰。

于是,他们一个在挣扎。一个只想死。

很奇怪。

一个人的钱,能拯救另一个人于贫困之境。

一个人的“诗”,也能救赎另一个人于僵局。

他们因为一场交易而走近。

“你要多少钱?”张成功问。

“一百万。”

“太小看我了。两百万。”

成交!

但想要拿到这两百万,余凯旋必须帮张成功做三件事。

这三件事,件件指向张成功最深切的痛苦。

第一件,关于爱——逝去了的。

第二件,关于友情——被辜负了的。

第三件,关于亲情——死去的。

如果说他的生活是一个战场,和张成功并肩作战的爱情、友情、亲情,全都已横尸遍野。

后来,余凯旋找到女演员周原,问周原:“你对张成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看法?”

周原说:

“我开始以为,你是因为太爱自己,所以怀疑别人。后来我才发现,你连自己也不爱,所以你怀疑一切。”

这种人,心都裂了,没救了。

可能只有一些纯粹的、美的、柔软的、水质的、无条件的,才能将他重新滋养。

这在两性关系里,叫爱。

在心理学上,叫深度联结。

在文艺里,叫诗。

这是电影中的所有人的立身之本。

所以赵薇在困苦的日子里,靠诗一样的台词度日。

闫妮呆在小镇上,成为一个杂货店老板娘。

能抵抗生活的,也是这些东西。

她像《东邪西毒》里的三娘子一样,俯在窗前,用诗一样的语言怀念往昔。

而张成功的父亲,一生都在写诗。

后来诗稿被毁,他才走向自毁。

因为炽热的爱不在了。

诗是自在,是美,是务虚,是救赎,是阴沟上的天空,是英雄梦想,是远方,是雪,是尚未抵达的明天。

张成功的父亲是诗人。

余凯旋是0.01个诗人。

他们都有一个特质:不汲汲于钱财,不营营役役于物欲。(余凯旋后来放弃了到手的200万)

可普通如你我,被裹挟在时代的滚滚浪潮中,几乎不可能不焦虑,不可能不拼。

我们只求,走得再远,也随时能回头。

而回头时,最重要的人,都在。

有一个恐怖故事是:

当地球上只剩你一人,你坐在屋子里,忽然,你听见敲门声。

为什么恐怖?

因为你孤立无援。

因为你的呼告、恐惧,都不被听见。

这是真正的绝望。

绝对孤独的生活,与这个也如出一辙。

心理学家说,无回应之地,即是绝境。

为了打破绝境,你只有主动出发。

张成功主动用200万元,去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说:对不起。

他告诉周原:对不起。

他告诉战友:对不起。

他回到10多年未回的家乡,借余凯旋的眼睛,看一看自己的父亲。

他终于走了出来。

一个真实的人,终将获得接纳。

当周原明白他的心意以后,说:我这一生,只爱过你一个人。

范伟在得知他前来以后,虽然眼睛瞎了,但通过小细节,已然猜出了他是谁。

他说:“眼睛瞎了也挺好的,我就看不见自己老去的样子......多吃点,还是那么瘦......”

张成功的眼泪,终于在多年以后落下来。

他不再是虚空。

他是被爱的。

在故事的结尾,那只童年的音乐盒重新转动,“不想长大”的人,在《两只老虎》民谣里重新出发。

这样的结局也是一种启示。

一个奴隶——金钱的、权力的、性的——是无法爱的。

爱,只属于自由之人。

当你走出恐惧,走出自我囚禁,变成人,才会与往昔和解。

同时与自己和解。

所以我说,这是一部穿着喜剧外衣的自省之诗。

它用荒诞的剧情,无厘头的表达,提出了一个锐利的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是加诸于身外的数据?

还是生命+生活本身?

倘若是前者,终将一生捕风。

倘若是后者,我们才能立于大地,被生活本身不断赐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