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备忘录(11)

subtitle 半仙幺幺12-02 16: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电影《准备好了没》


这篇是我和@__Kek444(微博) 一起写的一篇小说,娱乐为主,八卦为辅,祝大家看得开心。 …………………………………………………………

能量守恒,资源有限,有些人不创造,不置换,他们的捷径是从别人手里抢走一切。

01、CHAO在三里屯,是近两年北京排得上号的“网红”酒店,杨天河上次来这里是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趴,那时候她刚高考完,CHAO是人生中进到了客房里而不是只在大厅停留过的第一个五星级酒店,极具纪念意义。 过生日的朋友开玩笑,CHAO在下午茶和酒廊的厕所,是全自动马桶,结果客房里不是自动马桶,算不算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这个酒店的客房普普通通,但是地下室每天有一波波的网红前来拍照。 酒店入门处的高台阶,经常有各式各样的合作展览,从网红的联名活动到小众画家个人展,它都包容着,生动着,吸引着同类。 从一个酒店,迅速成为三里屯名媛的打卡网红景点。 但CHAO提供的点心,实在是有点过甜了。 杨天河坐在Lisa的对面,吃了一小口马卡龙便放下,糖放得太多,色素也太多,那些网红拍完照以后真的会吃它们吗? Lisa还在同手机另一方的人语音通话,丢给杨天河一个抱歉的眼神,杨天河开了个关于点心的小差,心想,还不如给我开瓶长相思。 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外表好看就够了。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的,也认真地过着以之为真理的生活。 商家更是这么对待他们的顾客。 层出不穷的国产潮牌质量堪比广州十三行,走在街上各种店铺费尽心思让你可以摸狸猫,换校服,扔钞票,就是端出来的食物乏善可陈。 经纪公司推出的艺人漂亮空洞,无论哭戏还是吻戏,苹果肌都完美精致却一动不动。 杨天河拿出手机给自己下单了一盒鲍师傅的肉松小贝,心说还是鲍师傅好吃。 鲍师傅很少出现在朋友圈,却经常出现在外卖软件的“我的订单”里。你买的和你享受的,往往不是一样东西。

杨天河的思绪被Lisa打断了。 Lisa说:“亲爱的是这样的,我觉得还是当面和你说比较好。 你在丁一飞那边的情况我听说过一些,雪莉姐让我组林夜工作人员的盘子,我想叫上你,但是雪莉姐担心你年纪小又在上学,想让你在基础岗上再磨练一阵子。 就是需要跟你确认两件事。” 杨天河说:“哪两件事呢Lisa姐,您讲。”

Lisa说:“第一件事,如果你进入到艺人的核心工作中,会非常忙,我想知道你会怎么处理工作和学业的关系。 杨天河说,学业上,我以拿到毕业证为唯一目标。” 有限出勤,暗渡陈仓,期末苦学。 混过八个学期就行。 杨天河之前就想过解决方案。 Lisa点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第二件事,你已经跟丁一飞一阵子了,表现得也不错,你在剧组里帮他处理关系的事情我和雪莉姐都知道,包括后面他很多事都愿意找你,所以我想知道林夜和丁一飞,如果让你选,你会选谁。” 这才是今天的重点,杨天河迅速反应过来,这是要站队的意思。 跟张珊珊说话的时候,你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Peggy的语气永远当别人是跑腿小妹。 Lisa却会让人感觉到真诚的尊重和平等。

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杨天河能立马get到,但究竟怎么成为更好的人,杨天河觉得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如果Lisa愿意带着她,她会很快升级,成为真正厉害的人。 杨天河的眼神认真对上了Lisa,她说:“我会祝福丁一飞越来越好,我愿意帮林夜越来越好。” Lisa满意地笑了,伸出手,说:“好,欢迎你加入我的团队。” 杨天河利落地回握住。

02、在职场上,你犯下的每一个错误,都会有人帮你记录在册。 哪怕你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也会遭遇诸多欲加之罪。 总会有人静待合适的时机,将你踩到在地,希望你永无翻身之日。 这跟你是谁没有关系。能量守恒,资源有限,有些人不创造,不置换,他们的捷径是从别人手里抢走一切。但每个人能够在职场上长久占有一席之地,也算是各凭本事。

比如Peggy,她靠得是对张珊珊的衷心,和层出不穷的小道消息。 对于张珊珊来说,Peggy就是她伸向各处的触角,她就是张珊珊植入在艺人身上的监听软件。 杨天河在剧组的一举一动,都被添油加醋地回传给了张珊珊,既是因为Peggy了解自己的职责,也是因为她对杨天河特别嫉恨。

在Peggy还只敢跟丁一飞公事公办地客气交流时,杨天河就能跟艺人亲近起来。 梁伯恩都能注意到她,而他甚至不知道Peggy的名字。 Peggy的心理活动对于张珊珊来说完全是杂音。 但她知道了梁伯恩那一万的转账,和丁一飞抱杨天河回酒店房间一夜没有出来的事,还是觉得非常烦躁。 其实他们睡不睡,张珊珊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艺人有需求的时候,和年轻漂亮的助理发生什么,对艺人和经纪人来讲,都比外面的人更安全。 别人会炫耀出去,但工作人员一定守口如瓶,除非她不再想干任何有关这行业的工作。 对于双方自愿的夜晚来说,她并不会过多管辖,Peggy会妒忌,她不会。

守得住秘密的人才能获得更多的秘密。

但问题在于,在当下,Lisa认领了林夜,而丁一飞是她必须要把住的棋子。 杨天河在过去的种种行径表示,她绝不是省油的灯。 就怕到时候,枕边风吹起来不亚于台风过境。 张珊珊不允许一丝一毫的意外发生。 坦白说,张珊珊心里对杨天河是有一些可惜的。 一个小女孩能做到让丁一飞倾心,能被梁伯恩注意到,职场上过江之鲫在她眼里少有不是蠢货的,但杨天河明显有展翅的潜力,如果能为她所用,她愿意纳入麾下。 可惜的是,杨天河心太野了,这种女孩是不会为任何人所用的。 养虎为患,如果留她在身边,等他日羽翼丰满,难保不会变成丁一飞的选项之一。 甚至可能会变成行业的选项之一。 张珊珊绝不做跳板。 张珊珊对于她将杨天河移出群聊没有任何后悔,落棋不悔,莫看回程,是她一贯的做事方式。既然她不走回头路,那么现在,她得封了杨天河的路。倒不是多看得起杨天河。 如果可以,张珊珊想封掉所有人的路。

03、林夜刚拿到一个老牌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正在热火朝天的宣传期。 杨天河本来摩拳擦掌,心想哪怕不是执行经纪,只是经历大艺人的大项目的完整过程,打杂都算是赚了。 但杨天河等了两天,都没有收到任何她会加入项目的风吹草动。 大家都知道她从丁一飞组被调离,却没有人公示,她归属Lisa和林夜的团队了。 其他人不知道杨天河处于什么情形,连杂活都不再找她打下手。 她只能在办公室闲坐着。 正疑惑着,Lisa的助理走过来,说:“Lisa姐叫你过去。” 杨天河立刻起身,心说,全新的高光时刻到来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从Lisa手里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与林夜完全无关。 Lisa让杨天河去约丁一飞出来见面。 特意强调了,怎么约都行。 杨天河问:“为什么要约丁一飞呢?” Lisa回答:“你跟他不是关系不错吗? 听说在剧组里,你喝酒喝多了,是他抱你回去的。 下了组你们不是还见面了,听说他还给你带了礼物?”

杨天河不知道Lisa是什么意思,谨慎地说:“在剧组那次,当时我确实是一不小心喝多了,丁一飞跟我比较熟才帮得忙。 见面是帮他处理一些私人需求,可能他怕珊珊姐知道才找得我这个小助理。” Lisa笑了,拉着杨天河的手说:“你紧张什么呀,能跟你的艺人关系这么好是本事啊。 我觉得丁一飞还是很信任你的,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聊得来? 何况你又这么漂亮。” 杨天河回答:“Lisa姐你别抬我啦,娱乐圈这么多美女,我要是真漂亮去当艺人多好。 他可能就是看我在剧组工作用心吧。” Lisa了然地笑道:“不管是为什么,想做经纪人的话,有自己关系好的艺人是很好的情况。 她拿出来一个Cartier的袋子递给杨天河,说,这是品牌公关送我的礼物,他们正在找新的品牌好友。 你去约丁一飞,把这个送给他,先不用说是我送的,就说是跟着我一起见品牌公关,公关送给你的礼物,你当成上次收礼的回礼给他。” 杨天河接过来,不明白Lisa为什么要她这么做。她 说:“好的,我试着约一下他吧。 我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Lisa说:“别的先不用。 你去忙吧。”

杨天河离开Lisa的办公室后,先在公共区域找了一个大袋子把Lisa的礼物装好。 她觉得有点奇怪,潜意识里认为这个东西还是不要被别人看到比较好。 回到座位上,她想了想,给丁一飞发了微信,我刚休假回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吃个饭? 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过了一阵子,丁一飞回复,我后天回北京,大后天见? 来我家吧不然,回来了没工作的话,暂时不想出门。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杨天河带着礼物,打包了一轩的东北菜和生水饺上了门。 丁一飞是东北人,他之前有抱怨过,在北京吃不到好吃的饺子。 杨天河在厨房里把饺子煮熟,端上了桌。 丁一飞吃了一个饺子,两眼放光,说:“这家还可以,以后我要定他家外卖。” 杨天河说:“你以为我为什么打包上门呀。 你住的这边叫不到他家哦。” 丁一飞说:“那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店里吃啊。” 见他吃得开心,杨天河拿出礼物给他,说:“这是上次你送我东西的回礼。” 丁一飞见是奢侈品珠宝品牌的包装,愣了一下。 没有伸手接,只是说:“送你礼物是为了感谢你啊,我知道你在剧组很辛苦。” 杨天河执意递给他,她说:“那是应该的,那时候我是你的助理嘛。 但我把你当朋友啊,我觉得你是作为朋友送我的礼物,所以我要回礼。 还是你把我当员工在发奖励呀。”

丁一飞这才伸出手接过:“你别这么说啊,我没有那么想过。真的就是感谢。那我就当成朋友的回礼收下了。不过会不会有点太贵重,你还小,以后不要这样买东西了。”

杨天河想起Lisa的交代,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跟你说实话你不要生气哦,其实这个不是我买的,你千万不要嫌弃我转送啊。 我一直想给你回礼,但是没什么拿得出手,前几天我跟着Lisa姐和品牌公关吃饭,他们送给我的。” 丁一飞有点愣住了,可能是信息量过大,他一时有点没有加载完毕。 他也不知道礼物是转送、杨天河和Lisa一起见人、品牌公关连Lisa带的小朋友都送了礼物、品牌是Cartier,哪个更值得惊讶一下。 他打开看了一眼,回过神,只说了一句:“公关出手就送钻石款嘛?” 杨天河因为好奇,也打开过盒子看了一眼,是LOVE系列的陶瓷钻石款项链,带钻,但是价格不算夸张,也没有强烈性别感。 Lisa是特意帮丁一飞选的。 杨天河说:“品牌那边跟Lisa姐关系好,好像是想跟她聊商业合作的事情。 连带着我鸡犬升天啦。” 丁一飞问:“你怎么和Lisa姐一起了?” 她说:“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回来之后珊珊姐就不让我跟你的工作了。 我现在跟着Lisa姐。”

04、跟丁一飞的那顿饭,后半程的话题其实是若有若无地围绕着Lisa姐进行。 丁一飞掩饰不住自己的对于林夜现状的好奇,也想知道Lisa的家底。 杨天河按照Lisa交代的解释了礼物的来历,当她看见丁一飞的表情,她突然明白了Lisa的用意。 她送礼物这件事,展开了两条剧情线。 第一个是,张珊珊无故调离了丁一飞认为很不错的工作人员,这个人反而被更厉害的Lisa所欣赏,带到各种重要的局上,被其他人当成一个人物。 第二个则是,Lisa资源牛逼,大品牌找她进行商务合作,对她重视到送礼的时候,连身边的跟班都见者有份。 星河现在的艺人不算多,陈雪莉的策略是正确的,多不如好,100个3线不如1个一线,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保小磕大。 林茉和林夜就是“大“,而丁一飞这种演过几部小成本电视剧,微博只有几百万粉丝,走在路上偶尔才会被认出来的艺人就是“小”。

丁一飞的处女座是星河作为联合出品方的一部都市爱情剧,林茉是女一,他演林茉的弟弟。本来是用来捧林茉的,陈雪莉看上了丁一飞,顺道用戏约换了经纪约。丁一飞形象不错,阳光又温柔,容错率高,在正剧里不违和,在青春题材里也担得起男主。但最重要的是听话。

大部分艺人都没有脑子,能混出来的,要么是罕见有脑子的,要么是清楚自己没脑子的。 丁一飞属于后者,虽然有点傻白甜,但分得清好坏。 陈雪莉看中的就是他努力又省心,捧得出来,哪怕不会大红,也觉得有好饭吃。 张珊珊有野心,但她的能力上限决定她暂时只能应对一个发展期艺人,所以她牢牢握住丁一飞。 而Lisa的战术则与二人都不一样,她是那种100块钱在左边,1块钱在右边,她要拿到101块的人。Lisa这种人,向她伸出橄榄枝的目的,只会因为她想把丁一飞也抓到自己手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