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极思考人生 居然成了去南极的最大意义

subtitle 环球时报12-02 16:08

前不久,笔者参加了南极论坛“2019南极低碳行活动”,饱览了南极之美——冰雪之美、生命之美,同时也对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体悟与理解。极端气候条件下,那些独特的生命形式,会让你感到无比新鲜、无比震撼。第一次与企鹅面对面聊天,第一次与古老冰川相对无言,南极的至静与至动让人有灵魂震颤之感,笔者生命里的洪荒之力仿佛被激发了。

“死亡走廊”绝非浪得虚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如果走海路,德雷克海峡就是去南极旅游的必经之路。穿越海峡需要两天两夜,来回便是四天四夜,从时间上讲,它会在你的南极之旅中占有不小的比重。德雷克海峡,不仅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峡,风浪也冠绝四大洋,狂风巨浪是家常便饭,曾被航海人称作“死亡走廊”。

我们一行从阿根廷乌斯怀亚乘坐一艘法国邮轮启航,去的时候倒是风平浪静,就连船上最有经验的探险队员都大呼意外,直言是多年来最平静的一次。等到返航,离开南极半岛海域进入海峡,才知道德雷克海峡绝非“浪得虚名”。风夹杂着雪掀起5—8米的海浪,船体隐现其间,在船的二层,可以看到巨浪狠狠拍打舷窗,如果角度合适,甚至可以感受人在浪底的震撼。

很多人都被“放倒”了,船舱里还能走动的人,也大都形同醉酒,左右摇晃,须有扶手才行。相较于水平晃动,更难受的是上下颠簸带来的失重感,最要命的是,大海打出的是组合拳,而且攻势连绵,无止无休。当然,晕船因人而异,有人已七荤八素,有人还活蹦乱跳。据船上的医生介绍,晕船药提前一两个小时服用效用最佳,最好的方式是减少活动,静躺着等待身体自然适应。

半夜头晕恶心难耐,我推开阳台门透气,只见大海翻滚着黑色的波涛,上面是黑色的夜幕,茫茫天海间,是渺小的人类驾驶着小小的船。站立出神片刻,海风凛冽,其境过清,不由心生恐惧,推门回到房间。

这是去南极的必修课,对于没有航海经验的人来说,可以感受大洋的浩渺与壮阔,可算是带有冒险性质的新奇体验了。当然,穿越德雷克海峡更是到达南极的精神准备,踏上去南极的路,人类就得承认自己的渺小,现代社会中的人似乎无所不能,但南极是大自然展现伟力的领域。放下,是唯一的选择,也只有放下,才能看见南极的神奇与美丽。

人类与企鹅的故事

南极冰雪世界的主人是动物,我们第一次登陆,就见到东道主,那是一群帽带企鹅,大都有些高冷,在山巅上站成了企鹅森林,即使靠近海滩的,也大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背对着登岛的人们。

大家正为受到冷遇而失落,雪地里倏地滑行过来一只小企鹅,它大概出生不久,对突然而来的这么多生物格外好奇。登岛的人沿着步道排成了长龙,小企鹅便在队伍前的大片雪地上开始了它的表演——一会儿趴在雪地上滑行,忽而又起身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然后迈着绅士的步伐走两步……引得人群阵阵轻呼赞叹。待它慢慢走远,人们仔细端详留在雪地上的图案,竟然仿佛一个个心形。

看着萌萌的小企鹅,内心是柔软至极的。其实,人类与企鹅最初的相遇并不美好,甚至透着丑陋。如果说,第一批探险家登陆南极,为了科学研究或获取食物而杀死企鹅无可厚非,那紧随而来的淘金者便是野蛮与罪恶的了,南极半岛一个个港湾从企鹅、海豹与鲸的天堂变成它们的墓场,它们因为有用而被屠戮,脂肪变成燃料、炸药和肥皂,皮毛穿到人类身上。 一些小企鹅甚至被剥皮制成保龄球,人们研究出杀死企鹅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其毫无戒备,直接上前摁住脖颈掐死,这样可以得到完整的皮毛……

所幸,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的进化不算太慢,企鹅没有灭绝,对人类的恐惧和仇恨也没有来得及写进基因里,所以我们得以遇到这只可爱的小精灵,让我们可以慨叹生命的美好和自然的神奇。

在南极不论行船还是登陆,你的眼睛大概率是闲不住的。比如在船的正前方,可能是在气流中自由滑翔的巨鸟,它们翼展惊人,有的可达两米以上;本领也惊人,可以一边睡觉一边滑翔。在船的左侧,可能突然会有几头黑白相间的虎鲸在海面上鱼跃,我们的船长是位颇解风情的法国人,放慢船速,带我们缓缓绕着几头“海洋霸主”兜圈子,让大家过足了瘾。而在离船不远处的浮冰上,也可能静卧着一只晒太阳的海豹,慵懒地抬头看看你,又继续它的美梦。

在天堂湾被“美哭”

在南极,让你感到灵魂震颤的,除了动物,当然还有冰雪。没到南极前难以想象,冰除了白色和透明,还可以是浅蓝、深蓝,甚至黑色。亲眼所见,让人感动莫名,大自然真是丹青妙手,非人力所能及。

在一个叫天堂湾的地方,我被“美哭”了,在日记中我这样描述当时的感觉:“远处冰山露出她淡蓝色的巍峨躯体,近处海上浮冰底部透着梦幻般的幽蓝;灰白色的云层很厚,阳光仅能在天边露出,用白光照亮连绵远去的雪山之巅,除此别无颜色。没有风也就没有浪,水波不兴,海面如同一面镜子,倒映着灰白色天空;没有风也就没有风声,船的马达声调到最小,除此万籁俱寂,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我屏住呼吸,生怕搅动这近乎绝对的静。

我似乎一下进入冥想状态。没来由地,眼眶湿了;接着眼泪从眼角滑下,在南极凛冽的风中,滚烫的眼泪顺着脸往下流淌,完全控制不住,好像也不想控制。在那个瞬间,感觉有万千情感一起往上涌,有怀念,有委屈,有痛苦,有感动……但所有的情绪都不是因人因事而起,就这样拥挤着奔向心头。但内心是平静的,甚至有些喜悦在里头。”

在南极,面对古老冰川蕴含的洪荒之力,你会同时感受到时间与空间的双重威压,它的美会让大多数人沉默,无法组织语言。所谓大美无言,那些震颤你灵魂的美,很多时候是无法形容的,连古人都只有感慨: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敬畏感便油然而生,这或许正是思考的契机,回归自然,认识你自己。我想,这应该是去南极最大的意义。

原标题:在南极感受洪荒之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