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大约在冬季》,想到西藏七天生死恋,最爱的人去了天堂

subtitle 1号纪实12-02 15: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当我坐进电影院,观看《大约在冬季》这部电影时,感触很深,泪水情不自禁地奔涌而出,因为之前写的一个故事,一下子就走进了故事里。这个故事是写的作品中印象无比深刻的故事。现发出来与大家分享。

陈成|文

七天,在常人眼里,这是一个非常短暂的长度。七天能够做什么呢?然而,一对来自大都市的青年,在离天最近的西藏美丽邂逅后,发生了一场生死绝恋的动人爱情故事,他们虽然从相识到相恋只用了7天,可却经历了三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彼此都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最后男主角不幸遇难。

离天最近的地方遭遇“一见钟情”

8月的一天,从事自由撰稿人的阿悦看到电视上播放西藏美丽的风光时,一直生活在闹市的她,顿时萌发了一个人要到那个离天最近的——西藏游玩。

10月15日阿悦终于达到神圣而纯洁的西藏。当晚她就住进了拉萨八郎学招待所。

第二天,为了及时把自己的情况告诉深圳好友,阿悦来到了招待所附近的网吧。她刚打开天涯社区的网页,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坐在了她身旁,迫不急待进了天涯社区网。

“你也是天涯社区的?”男孩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哦,是的,您也是?”阿悦转过脸来礼貌的同她打招呼。

忽然间他们俩都怔住了,彼此看着都方,都觉得对方好象在哪里见过,很熟悉。

他们谈得越来越投机。后来不约而同地谈到要去羊卓雍错。到西藏旅行,为了安全和节省成本,大都是结伴而行。

阿兵向阿悦要了电话号码,他们约好第二天在布达拉宫广场不见不散。

清晨,阿悦以军训速度梳洗之后,时针已指向八点一刻。阿兵带着朋友海涛一起来到了广场。戴上墨镜的阿兵看上去还有点韩剧明星的味道,阿悦不禁噗哧笑了起来。

“还没吃早饭吧。”阿兵象变魔术般递给她一个热呼呼的甜饼。阿悦心头顿时一阵感动,离开家闯荡在外,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她是否吃早饭。

他们在布达拉宫广场拍照留念完后,阿兵就用相机对着拉宫广场上的蓝天和白云拍个不停。

“你在拍天空?”阿悦抬眼望去,天空中除了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

“是的,云彩很漂亮。”阿兵笑着回答道。

“云彩?”她没听懂。

“天上没有任何一朵云是相同的。”阿兵放下相机,用手揉了揉被日光刺痛的眼睛,再将目光转向她。眼里却透露出一点天真与忧伤,那一瞬间,像极了一位诗人。

旅行好象是一次心灵的放飞,尤其在西藏这样的地方,阿悦仿佛回到了童年的童年。

拍完照后,阿悦、阿兵、海涛和西藏商报的小鸥一起向羊卓雍错的路上行进,西藏每到一个地方都很远,要坐很长的车程。小鸥问阿悦小说进展如何,这句话引起了阿兵的浓厚兴趣。

“你正在创作什么小说?”

“一部爱情小说”

“能让我一睹为快吗”

“OK!”虽然还没写完,阿悦还是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了阿兵。

阿兵看得很投入,一连几个小时没说一句话,这是一部感人的爱情小说。

快到傍晚时,阿兵将笔记本还给了阿悦。她正准备关电脑,却发现桌面多了一个文档的快捷方式,阿悦很好奇,把它打开了。

“我喜欢你!”四个字立即映入眼帘。虽然写过很多爱情小说,当爱情来临时,她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阿悦的脸刷地红了起来,她想把它删除,又舍不得,就把它存进了电脑,心中却泛起一阵涟漪。

阿悦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诚实、守信且善良的阿兵。他喜欢阿悦,是因为阿悦独自资助过一个贵州小姑娘上学,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守信用的人。

这对来自大都市的少男少女,终于在西藏这个离天最近的地方,一见钟情,彼此都爱上了对方。

美丽高原 见证浪漫爱情

晚上到达目的地后,他们相约一起出去散步。

“你这么喜欢吃零食,我在想如果有一天能带着你回贵阳吃我们家乡的小吃那该多好。”

“贵阳?我可能会去吧,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她是贵阳的。”

“对了,我知道贵阳有个黔西?”

“黔西县。”阿兵接过话说。

“是黔西县,那个地方很穷,许多孩子都没钱上学,我还资助了一个失学儿童叫曾珍,今年已经五年级了。”阿悦想起三年前通过希望工程资助过那个小女孩,告诉阿兵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已经快升中学了。

“你资助的?失学儿童?”

“是啊,黔西离你们贵阳有多远?”她问阿兵。

阿兵没有回答她,而是拉起她的手直视着她的眼:“你是个很有爱心的女子,我喜欢上你了。”

“喜欢是什么概念?”她虽然心如鹿撞,却还是脸上装作平静问他。

“这种喜欢是一见钟情。”阿兵认真地说,阿悦看到他的脸上又泛起一丝红晕。

阿悦愣住了,眼前的男孩傻傻地告诉阿悦,他对自己一见钟情,不是誓言却比誓言还美,不是承诺却比承诺真实。

“我从见到你那一刻起就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吧,上天注定要让我们在这里相遇。”阿兵说话间他们一直向前走,不知不觉他紧紧抓住了阿悦的手。

她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脸火辣辣的,手心热热的,心突突的。

第二天,他们一起吃饭,阿兵问阿悦想喝点什么。阿悦告诉他鲜橙多。

阿兵立即上街去买鲜橙多。可问了很多店,也没找到,可想到心爱的人儿那漂亮期待的眼神,阿兵跑了几条街寻找,都没有鲜橙多卖,他只好买了两瓶“第五季”。

众人以为阿兵走丢了,当见到他大汗淋漓地提着两瓶“第五季”回来时,终于松了口气。

“这里找不到鲜橙多,你尝尝这个,味道也是不错的。”阿兵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第五季”递给阿悦。

阿悦非常感动,接过“第五季”时,口渴得要命的她一口也舍不得喝,把饮料装进背包里。

“怎么不喝?要我帮你打开吗?”阿兵坐过来问。

“不,我要带回深圳,对着这两瓶没打开的饮料找灵感写小说。”她要把这两瓶饮料带回深圳,即使路上再渴也不打开。

傍晚,他们在日喀则一座小桥边找到了露营地。五个人钻进了那个超大帐篷中,各自展开自己的睡袋互道晚安。

“我太兴奋了,睡不着。”阿兵翻了个身,阿悦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阿兵的喘息声。

她不敢问阿兵为什么兴奋,直觉告诉阿悦他的失眠与自己有关。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心情异常不平静,却相对无语,一夜未眠。

10月19日,汽车开进了羊卓雍错。他们都被这里的美景征服了。他们这次来西藏不但收获了梦想,更收获了爱情。

阿兵背着她沿羊卓雍错畔边行走,无数的岌岌草毛绒绒地散开,睁开眼可以看到天际间的美景,睁眼,闭眼,同样的不想错过,同样的不舍。

“阿兵,你就这样永远的背着我走下去好不好?”阿悦伏在阿兵的背上,幽幽地说道。

“好啊,告诉我你想去哪里?”阿兵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温柔。

“带我去海南看那两块石,天涯和海角。”

“那我带你找个地方隐居起来,然后两个人过一种沉淀的生活。是不是就像这样:从明天起,做一对幸福的人。

两次与死神相约 真爱不怕考验

高原的夜渐渐暗下去,他们在远离藏民区偏远的湖边扎帐篷。

夜里,阿悦被一群狼的嘶叫声惊醒,迷糊地睁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边的阿兵担心她知道后惊叫起来,一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一边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她。

见阿悦醒了,他低声说:“不要出声外面有狼。”

阿悦一下子清醒了,帐篷外几条狼的喘息声越来越清晰,月光下狼的影子拉得好长,阿兵一边握着心爱的人的手一边嘱咐她千万别出声。

一只狼终于忍不住疯狂地对帐篷发起了攻击,耳边饿狼不时地用爪子掀起泥土在帐篷的出口处拍打。

就这样僵持着,几匹狼围在帐篷外,沿着帐篷四周不停地嗅着。

“把脚缩回来。”阿兵附在阿悦的耳边悄声说,于是她将脚绻起来藏在被子里。果然,围在帐篷外的几条狼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突然向帐篷发起进攻,刁起帐篷的边角撕咬起来,撕咬声越来越大,让人心惊胆颤。饿狼接二连三的扑上来,形势危险到极点。

分秒难熬,好不容易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帐篷外的狼忽然放弃了对他们的进攻一下子向远处奔跑去,原来是藏獒把狼给赶走了。

阿兵握着阿悦的手一直没有松开,阿悦缓缓把他的手放平,用食指在他的掌心慢慢地写下:Iloveyou,他紧紧的握了一下阿悦的手,学着她的样子也写:metoo。

西藏的路很难走,再加上租来的汽车不怎么好,经常坏,一路上不时修修停停。

10月19日,车行至那曲地区时,吉普车又在一处断桥的地方停了下来。那时天色已晚,他们以为又是车抛锚了,突然看见司机探头向外望了一眼后大声喊道:“快下车!”

他们被司机惊恐的声音吓坏了,纷纷向窗外望去,只见吉普车的左后轮陷入了断桥的裂缝中,摇摇欲坠,只要车身再有所摇晃便会跌入一百多米深的桥下。桥下布满了岩石,如果坠入桥下,肯定会车毁人亡。

同伴已经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下去了,这时车身又开始摇晃,阿悦却对阿兵说:“你先下去吧,我在最后。”

“阿悦,你赶紧下!”

“你先下!”

“阿悦,我最后说一次,你赶紧下!”阿兵第一次对着她大发雷霆。

阿兵一点点挪到车中间的位置,“阿悦,别磨增了,我留下你快走!”他焦急地对阿悦喊道,原来他是在用身体的重量来维持车的平衡。

阿悦眼眶噙着泪水走下了车。为了减轻车身的重量,防止车体下落。

当阿兵平安地走下车时,阿悦一下子扑进阿兵的怀里,泪水夺眶而出。那时候开始她才明白,自己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怕与他分离。

“傻阿悦,我这不是好好的,哭什么呢。”阿兵心疼的把她紧紧拥在怀里。

两次生死惊魂的独特经历,两颗年轻的心贴得更近更紧,爱得愈发深刻。

哭断肝肠啊 最爱的人去了天堂

他们终于到达了美丽的那木错湖畔。阿兵奋地拉着阿悦来到湖畔,他们手指交错地缠在一起。阿兵一边走一边给讲他的童年。他们多么期待时间在这一刻能永远停止,更希望他们的爱情能与如同雪山与圣湖一般可以永恒。

“你真的决定了去上海?”阿兵打断了她的冥想。

“是吧,也许。”阿悦竟再次犹豫起来,真的愿意为他放弃深圳的一切去上海吗?

“还是我去深圳吧,你在深圳生活得久些,习惯了深圳的生活。”

“上海也不错啊,富有小资情调的上海很适合写作。”她告诉阿兵前两天还在小说里写:“男人的心是跟着脚步走的,脚步到了哪里就在哪里安了家。而女人的心是跟着爱走的,爱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我是男人,但我的心也是跟着爱走的,以后不管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阿兵轻轻的拥住阿悦的肩,那一刻,她居然哽咽了。

“阿兵,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你再也找不到我,那又会怎么样呢?”阿悦对这种从天而降的爱情并没有几分把握,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如果你突然消失了,我就去你生活的城市里找你,一年找不到,我就找十年,十年再找不到你,那就用这十年来学会忘记。”阿悦早已是泪流满面。

如果这是誓言,那么希望它美丽经年。然而经历生死考验的情侣,却在7天后永远地阴阳相隔。

10月22日,他们开车前去西藏那曲看骷髅墙。

“拍一张照片要多少钱?”由于这之前老和尚就讲明拍照片是需另交费的,阿兵拿着相机忍不住问道。

“一张一百块。”老和尚把价格说得毫不含糊。

“太贵了。”我们惊叫起来。

谈了许久,老和尚在价格问题上就是不松口,最后才同意一百块拍两张,只可以拍两张。

阿兵开始拍照了,他换了几个位置后,终于按下快门,拍完仅有的两张照片。

当我们拍完照片原路返回时,EVA,海涛已在山下等候多时。司机看看时间说必须抓紧时间赶路了,如果再耽搁只怕天要黑。

汽车启动了,她与阿兵坐在车后又兴奋的拿出相机,翻看刚才所拍的照片,对比哪张好,哪张不好。正说话间车停下了,司机又在气愤的叫:今天真倒霉,车偏偏在这个时候没油了。

同伴下车去找块石头垫在车底,以防汽车在半山腰处下滑。司机去拦后面刚赶上来的一辆面包车希望可以借点汽油,胖妞说车里太闷了她要下车去透透气,只有她和阿兵依旧兴致不减地观看照片。说话间,她回过头看到司机正站在那辆面包车前跟车主讲话。汽车突然开始慢慢向后滑,越滑越快,越滑越快。

他们顿时傻眼了,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不知所措。“阿悦!”她听到阿兵在喊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他,可是她的手随着汽车的晃动,在空中胡乱划着弧线,什么都没有抓住。阿兵距离她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所有的记忆都定格在那一刹间。

三万英尺 抵达你的爱

阿兵的死,是阿悦不敢去想的事,但种种迹象表明,心爱的人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当汽车跌落山涧的时,阿悦在瞬间失去了知觉。事故发生后的几分钟,警车立即前来处理事故。阿悦和阿兵被立即送往西藏那曲医院抢救。

那场车祸,阿悦摔断了肩胛骨、肋骨,也摔断了双腿,全身14处骨折,昏迷了整整四天。医院给阿悦下过病危通知书,医生也说她很可能变成植物人,一辈子下不了床……而阿兵却永远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我不做手术了,也不进手术室了,一切对我都已经再没有意义。”阿悦绝望地说道。

“不想手术了?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我和你哥哥、你叔叔、你的网友还有医院的教授们,你想一想大家费了这么多的周折为了什么,你真够可以的,自己想想吧。”爸爸丢下这些话,气得走出了病房。

医生和护士听到阿悦哭声的哭声,都跑了过来。

“出去,请你们都出去。”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去面对阿兵的死。

子夜,她还在被子里流泪。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响起阿兵最后一晚给她背的那首情诗。打开手机,她拨阿兵的手机,电话已关机,就开始躺在被子里给阿兵发信息:

“你相信轮回吗?我相信,所以我坚信来生一定会再与你相遇。可我要等待多久才会再遇见你,即使遇见了,你又会不会记得今世的我和我们的约定。”

第二天:

“你说过,如果我喜欢上海就去浦东找你,如果我喜欢深圳你就来特区找我,可是还没等我告诉你喜欢哪里,你就去了天堂,我找不到天堂的路,所以注定找不到你。”

第三天:

“阿兵,我伤得很重,每天夜里都会痛醒,你在天堂看着我吗?”

第四天:

“我还不知道你葬在哪里,上海还是贵阳,我要重新站起来,我要去看你。”

第五天: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站满了我的亲属和家人。我很快就会来看你了。”

阿悦脱离生命危险后,被爸爸、叔叔和哥哥带回沈阳,回到沈阳后阿悦先后接受了3次手术,然后奇迹发生了,她不仅活了下来,还在半年后又凭着自己的双脚站了起来。

出院后,阿悦为了表达对心爱的人深深的怀念,躺在床上不停地写日记,其间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停歇,双手不停地在键盘上翻飞,不去考虑修辞和辞藻,甚至顾不了修改错别字,泪水打湿了键盘也全然不知,一气呵成,3天写了4万多字。

她疯狂地寻找阿兵的网上QQ,虽然知道这一号码永远不会再亮起,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叫他。

“通过我,让我跟你在一起。”

“你好残忍就这样把我拒之门外。”

“阿兵求你通过我,让我看到你在线。”

她作出决定,要到贵阳看望阿兵。爸爸劝道,如果你这次发生什么意外,你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她态度非常坚定,在朋友的陪同下,她踏上了去贵阳的旅程。

飞机越飞快高,飞行已经慢慢变得平稳,她忽然想起半年前离开拉萨时,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里恍惚听到阿兵的声音:“阿悦,坚强起来。”

现在,当飞机再次上升到三万英尺的高空时,阿兵,今生我能否抵达你的爱?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将他们送达公墓,阿悦被朋友慢慢扶下车。

“四百多个台阶,你能行吗?”朋友望着半山中的层层石阶,不无担心地站在我身边。阿兵的墓在半山腰,高而且峭,四百多个台阶只能一步步走上去,没有捷径。

两条腿中镶进了三块钢板,五枚钢钉,每迈一步犹如千金重,每走一步身体都僵硬无比,那一刻她忽然恨起自己的双腿来,只是这一段路程为何走得那般艰难。台阶一个个走上去,心底有个声音在鼓励着她:“阿兵,给我力量,我来看你了。”

一道,二道,三道,不停的上台阶,休息。在休息了五次后,开始大汗淋漓。

“你一定可以上去的。”朋友们都在鼓励她。

终于走到第七十一道,七十一道,十九号,那块墓碑下深埋着与她相识七天,却结织了一生爱恋的男孩——阿兵。

下台阶,上台阶,慢慢的向他靠近。终于看清了几米处的那块墓碑上他的照片。

“阿兵,我终于又见到你。”她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脚步踉跄着走到墓前,她以为自己会哭,却没有。

好想跪倒在地上,做一个最虔诚的拜奠,可是双腿的僵硬使她根本无法屈膝。颤抖的双手扶着墓碑一点点坐下来,将后背靠着他,半年前和阿兵就这样坐在一起在羊卓雍错畔边聊天。

“我来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贵阳小吃吗?不是说还有要带我去很多地方吗?……”

春风吹拂,松涛泣语,整个半山中越来越宁静,她哭着,笑着,说着……

飞机起飞后,泪水再次夺眶而出:“阿兵,你曾经告诉我,天空中没有一朵云彩是完全相同的,而如今,当飞机飞向三万英尺的高空时,我也想告诉你,天空中还有一种云,是缠绵交织在一起的,一眼望去看不到边,而这样的云,就是我的思念……”

(1号纪实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1号纪实自媒体矩阵作品累计访问量超过5.4亿人次,刘德华《爱你一万年》词曲原创故事作者创办,欢迎关注、转发、投稿、分享,欢迎有故事的人物邀约访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