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要彩礼就是卖女儿”,丈人说了三点,让他无地自容

subtitle 夕言细语12-02 15:5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01

关于彩礼,一直都是婚姻大事中争议最多的一个环节。要与不要,要多要少,都能够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其实我觉得,彩礼这个东西,就是个彩头,大多女方家要彩礼,并不是为了要多少钱,更不是为了拿这个钱去做什么用处,只是为了给女儿出嫁有个好意头而已,这是一种重视,也是一种礼节。

我们常常都能看到,很多父母收了一些彩礼,转头用陪嫁全部给了女儿,其实这一来一去,娘家还搭进去不少钱,根本没有占什么便宜。

但就是这样,还是被很多人诟病,说这是“卖女儿”,真的让人特别寒心。

在我们这个新时代,婚姻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没有说女儿出嫁了就一定是婆家的人,和娘家再无关系,所以也就不存在婆家拿这个钱“买断”媳妇一说。

说真的,大多数家庭现在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女儿都是从小到大宠出来的,如果真要买,你可能是买不起的。

所以,也不要再用这样迂腐的思想去考虑问题,你们以后是要成为一家人的,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一开始就为了这点钱急赤白脸,真的没有必要。

关于彩礼,我觉得要与不要看娘家的想法,要多少两家完全可以商量。如果要我说,那还是有必要存在的。

有很多女方家,结婚的时候各种为对方考虑,什么都不要不说,还倒贴许多,这样的女孩到最后,有很多都不怎么幸福。

因为感情里有一种东西叫做沉没成本,付出的越多,放弃的时候就越难。这个男人当初为了娶你付出的金钱、精力越多,那么将来他在有了别的心思时,就会多考虑一下成本问题。

而且啊,女孩子一开始把自己的身价抬得高一些,也是能够让婆家对自己更重视。如果表现的太过于善解人意,就可能被理解为懦弱,要是碰上个坏婆家,就会肆无忌惮地欺负你。

当然,凡事无绝对,不是说要了彩礼就一定会幸福,也不是说不要彩礼就一定不会幸福,这些都没有定论,我们只是来讨论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也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讨论告诉大家,在婚姻里,有很多东西没有那么多定性的标准,要怎么做,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对待,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之所以写今天这篇文章,是一位读者齐女士的投稿,她说自己前段时间和未婚夫闹得很不开心,就是因为彩礼的事情,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故事,让更多人明白,彩礼这个东西,重要但也不重要,一定要有商有量,好好解决。

02

齐女士和老公刘先生是通过相亲认识的,老公是个特别忠厚老实的男人,没什么花花肠子,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让齐女士觉得非常踏实。

曾经在大学初恋遇到渣男的齐女士,发誓自己一定要找个能够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结婚,之前追求她的一些男人都让她觉得油嘴滑舌,只有刘先生,让她觉得自己遇到了MR.RIGHT。

两个人恋爱了一年多的时间,相互了解的差不多。齐女士知道刘先生的父母都是退休工人,自己养老没什么问题,帮他凑钱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而刘先生工作非常努力,是他们公司数一数二的技术员,工资收入非常不错。

刘先生自小就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也特别自律,父母很少干涉他的生活,很多决定都是由他自己做的。

和他在一起以后,齐女士觉得自己被宠成了一个小女儿,凡事都有刘先生帮自己做好,让她觉得特别轻松惬意。

而齐女士的父母也很喜欢这个小伙子,觉得他是个过日子的人,女儿嫁给他,以后应该是能够幸福的。

齐女士自己的父母都没有退休,条件都还可以,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的他们,也是特别希望女儿能够快点找到自己的幸福。

03

在这样和谐的气氛下,刘先生跟齐女士求婚了,她也欣然答应,两个人开始筹备起结婚的相关事宜。

房子刘先生家已经买了,用了刘先生的名字贷款,以后慢慢还就好了,而装修呢,他也拒绝了齐女士家要出钱的提议,说由自己来。

齐女士的父母觉得也没什么,反正两家都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以后什么都要给他们,婚后只要他们能过好,随时帮衬着点就行了。

对于这个说法,刘先生的父母也都是赞同的。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可让齐女士一家人没想到的是,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刘先生,竟然会对彩礼有这么大的抗拒。

提出彩礼,是两家人谈到结婚的具体事宜时,齐女士的父母说,建议对方给八万八的彩礼,自己家再加一点,给女儿陪嫁,小两口以后是用作生活还是还贷款,都可以。

听起来是个合理的建议,可是刘先生却不愿意了,他说:“现在身边的朋友们结婚,大多女方家都是不要彩礼的,那些要的,都是特别贪心的,是要“卖女儿”的,如果我也给了彩礼,就是玷污了和妻子的感情,也让别人看不起。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婚姻平等,男女平等,就算是结婚了,齐齐也不用改我家的姓,真的没必要要这个彩礼吧,反正我是不会给的。”

这一番话,说得太过激进,齐女士的父母一下子也不愿意了。自己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特别势力的人,如果对方家真的穷到连房子都买不起,那他们给女儿买房子也是没问题的。可刘先生家的情况他们也是知道的,不是拿不出八万八,自己要这个钱,只是为了能够让婚礼有个好彩头,事后是要一分不差地还给小两口的,而且,还要添许多,作为陪嫁,这怎么就是贪心了?

齐女士也被这一番话给激怒了,当场就面露不悦想要发火,可是,下一秒钟就被爸爸给制止了。

齐女士的爸爸面带微笑地说:“小刘,你说我们要彩礼是卖女儿?这一点我不太认同。你知道女儿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价值吗?是无价。如果你真的要和我算算,那我告诉你,从小到大,我们为女儿投入的那些,真的不是你这八万八能够买的。这点钱,不是我们女儿的卖身钱,只是我们给女儿结婚的一个好彩头,事后马上会加倍还给你们,你这样说我们,真的太伤人了。”

看到刘先生没有说话,齐女士的爸爸继续说:“第二,你说现在婚姻平等了,男女平等了,我的女儿嫁到你们家,也不是不能回家了,你们也会对我的女儿好,所以不可以要彩礼。那我想问你,如果我给你们买房子,还给你双倍彩礼,让你入赘到我们家,孩子以后也跟着我们姓,我们也会对你好,你愿意吗?我相信你是不愿意的,因为你知道,离开了自己生活这么多年的家,去到了另一个家,会有多么的不适应,我们心疼自己的女儿,没你说的那么自私。”

这一番话,让刘先生的脸红透了,刘先生的父母也一个劲地赔不是,齐女士看着爸爸的样子,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爸爸拉着她的手,继续说:“我要给你说的最后一点,是我的一点真心话。作为老人,希望你们过得好,所以当初装修房子我们也提出来这个钱我们出,可是你不同意,那我就想着,以后多给你们点钱,让你们生活得轻松一点。但是啊,我也有我的担心,我看了身边太多人,结婚的时候男方家不付出,女方家一个劲倒贴,最后的结果往往容易被不珍惜。我要你们给彩礼,其实都是会还给你们的,我要的不是钱,是诚意,是你以后对我女儿的珍惜。我知道你的情况,所以也没有狮子大开口要几十万,希望大家互相理解。”

刘先生一个劲地点头,他听了这些话,突然明白刚才的自己有多么无理和自私,全部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丝毫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他嘴里说着:“叔叔,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受了身边人的影响,我太狭隘了,对不起,全都按照您说的来。我以后一定会对齐齐好,您放心。”说完就去齐女士的手。

可是齐女士真的被伤到了,她扭过头去不愿意看他。齐女士的爸爸转头看看齐女士说:“孩子,今天这件事,到这就算过去了,以后你俩还是要有商有量地好好过日子。小刘是个好孩子,可能有时候做事欠考虑,咱们沟通好了就行。你啊,也别任性,这一辈子你还会遇到更多的事情,咱们好好解决,放心,不管有什么,爸爸妈妈都在呢。”

04

就这样,彩礼的事情定了下来,接下来的一切都特别顺利,两家人无论做什么都谦和有礼,刘先生也对齐女士更好了。

那天的事情之后,刘先生还专门上门道歉,说自己真的是看了太多关于彩礼不好的事情,思想变得特别狭隘,总觉得只要是要了彩礼就是不合理的,压根没有考虑女方其实也有自己的考量。

齐女士一家人表示理解,说都是一家人了,以后把日子过好就行。给我讲了自己故事的齐女士,说她还是很庆幸,自己的婚姻没有像很多人一样,因为彩礼就这样闹翻,那样真的是太遗憾了。

我听了她的故事,不禁感叹这位刘先生真的是命太好了,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家人,他这样冲动的做法和自私的想法,放在很多人家面前,可能早就一拍两散了。

当然,刘先生也是坏人,能够听得进去劝,而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或者咬定自己的偏执想法绝不妥协。

总之,这件事情能够圆满解决,就说明大家都是能够为对方着想的,我相信,经历了这些事,他们的未来,一定会更加幸福。

可是啊,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如刘先生和齐女士一样幸运,因为彩礼等等问题黄掉的婚姻数不胜数,不管是女方家狮子大开口还是男方家一毛不拔,反正最后都闹得很难看。

关于彩礼该不该给,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什么定数,要看两家人的条件等等。如果真的男方家穷得连锅都揭不开,那非要人家拿出彩礼,可能真的是有点过分了。但如果男方家有这个实力,女方家适当要一点图个好彩头,我觉得也是应该的。

因为这样的时候,女方家要的真的不是这点钱,而是看男方对自己女儿是否真心,以及对自己女儿的重视程度。

我们要明白,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方的父母都是希望女儿幸福的,同时,他们也会很担心女儿嫁过去会不幸福,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证实,虽然不能够完全奏效,但还是可以看出点什么。

我不赞同那种嫁女儿狮子大开口的,那真的是有点“卖女儿”的嫌疑了,但是我也觉得大部分要一点彩礼的父母,没什么错。

所以啊,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我们都要理性地看待这件事,不要太死板,也不要太过分,你要知道,婚姻里有太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每一件都能够演变成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不好好解决,就会导致婚姻的崩盘,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请有商有量地去解决这些事,不要一步都不肯退让,也不要太固执,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只有每个人都退一小步,幸福才能向前走一大步。希望大家都幸福。

我是夕言,专栏作者,人不老心也不老的大龄少女,喜欢写温暖的文字,做感性的节目,已出版《你的余生,与我有关》,如果你有故事,记得来找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