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与薇娅相处的15个小时

subtitle 网易时尚11-29 13:01 跟贴 123 条
“全球好物推荐官”、“淘宝直播一姐”,作为时下最红的卖货女王,薇娅的头衔越来越高,流量越来越大。而此刻,她却担心起来:“我其实不想卖太多。”

【更多时尚讯息,请关注网易时尚官方公众号:fashion_163】

11月16日16点15分,北京瑰丽酒店通往地下车库的电梯里,关晓彤提着长裙“鹤立鸡群”,本就有一米七二的她,踩上女明星惯用的10厘米高跟鞋,比周围一群工作人员几乎高出一个头。

电梯外,是正用手机拼命打字的薇娅。

——“前面刚走的那个是关晓彤。”助理悄悄提醒。

——“啊,是吗?我没看到诶,我刚才在回复一个事情。”薇娅惊叹,语气略带遗憾。

电梯通向地下车库的一道小门,拥挤狭窄,若不是明星般神秘人物,大概永远不知道这道门的存在。而普通人们更难以见到的,是门外车库中森严又紧张的场面。

大约十个保镖,同等身高身材,沿墙一字排开。他们不一定有武功在身,但一面黑衣墨镜组成的一米八人墙,严肃感和压迫感足以让人窒息。

在保镖人墙前面来回穿梭的,是一位操着北京口音、不停调度艺人用车的中年男人,和几个正在打电话催促流程、急到开骂的年轻女人。空气中充满慌张、焦急,在北京11月的初冬,这里的每个人都卷起袖子,鬓角和鼻梁隐见汗珠。

这就是2019芭莎明星慈善夜前的两小时,为了保证盛典的顺利,每个人都在细节上拼尽全力。

16点22分,薇娅坐进了接她的车。车门关闭的一刹那,吵嚷的局部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到仿佛能听见薇娅随行工作人员松出的那一口气。但薇娅心里明白,车库的平静意味着芭莎夜现场的暗潮风暴,即将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网易时尚独家:与薇娅相处的15个小时

卖货女主播凭什么同台当红女明星

盛典红毯向来是女明星争奇斗艳的战场,早在活动前,我曾问过薇娅,晚上有那么多女明星同台,你有压力吗?薇娅笑着说:很可能她们都不认识我。

和她低调的心态一样,出席如此盛大活动的薇娅,只选了一件简单干练的白色短西装,扎着高高的利落马尾,走起“超A”路线,丝毫没有来比美的意图。因为薇娅心里明白,她是为什么而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9年,作为爱心宣传大使,薇娅与芭莎合作完成了9场慈善义卖直播专场,义卖得到的3,700,412.8元善款,全部定向用于#芭莎·课后一小时#的公益项目中。

“很多人是今年看到直播后才认识我,其实我们2016年的时候就在做这个,那时公益扶贫活动还没有做过义卖,我们联合商家一起把农民伯伯的东西卖给我们的粉丝,让大家根据需求去买,同时又能助农。”

从2018年起,薇娅开始频繁参与淘宝直播组织的公益活动,通过直播间为贫困地区销售农产品。就在今年一月份,身为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的马云,还为此造访到薇娅的直播间。

“马老师一直是我仰慕的对象,也可以说是我们的老板。他当时到我的直播间,进来就给我讲了一句话:好好帮农民伯伯卖货。”

做直播三年,这三年来用带货主播最擅长的方式,对义卖的热衷和坚持,也正是芭莎慈善找到薇娅的原因。

薇娅在芭莎慈善夜红毯上的发言,是一段她说过很多次的话:“我觉得慈善不分人、不分场地,任何人都有一颗做慈善的心,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该从哪下手,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微薄力量,让大家在直播间里面以购买代替捐赠,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买买买也很开心,我觉得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一个事情。”

之所以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讲,是因为大众对于直播义卖还存在误解,很多人认为薇娅做慈善是为了作秀。“我印象特别深的是,第一次是帮农民伯伯卖杨梅,当时因为下雨发水灾,然后当地的杨梅一直被雨水冲到地上,也没有人来收,当地很偏僻。我是第一次去做那样的公益扶贫活动,然后一堆人骂我说借公益作秀。”

薇娅不想过多解释,她知道解释不如坚持。“那第一次对我来说是打击,但也让我反思,为什么大家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要在直播间引导大家,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购买代替捐赠。甚至可以把它打造成一个品牌,不要在直播间只卖一次就不管了,希望它不要成为一个短暂的网红产品。本来那是官方组织的一个活动,我报名参加是想着表达一份爱心去的,但后来一直到现在,我觉得它变成我的责任。”

红毯前惊心动魄的5小时

在拼命工作这方面,薇娅似乎有特异功能。

在慈善夜盛典当天,早晨九点半,从长沙飞往北京的航班刚刚落地,比预计的落地时间提早了20分钟。北京T2航站楼的达到出口虽然不大,但可能因为鲜少有人愿意搭乘如此赶早的国内航班,所以几乎无人的出口处显得十分空旷。

“我们在取行李。”薇娅的随行工作人员发了一条微信。

十几分钟后,一小波人从大门里稀稀拉拉走过,一个身穿驼色大衣的男人走在前面,那是薇娅的随行同事。不远的几米,薇娅就在后面。

一双纤细的小腿,一件非常宽松的黑色亮面羽绒服,一个几乎能遮住整张脸的墨镜,远远看上去像一支行走的棒棒糖,这就是薇娅登场的初始画面。

出乎意料的是,她的随行团队大概有10个人,浩浩荡荡的人马,挨个打招呼都要用上几分钟。后来听说,这还只是一半,另一半人已经提前一天到达北京。因为薇娅的直播不能停,无论她走到哪个城市,直播都要准时上线,这就意味着,配合直播的全体工作人员,也不得不随时跟着她飞来飞去。

走出机场,坐上车,薇娅安静地歪靠在座椅上,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打着哈欠。

“早晨几点起的?”我问。

“5点就出门了。”她答。

“那昨天几点睡的?”我又问。

“没睡。”

……

看到身边这个疲惫消沉的薇娅,才明白每天直播里那个亢奋激昂的她,其实都是“装”给粉丝看的。

那天,北京的路况难得稳定,虽然前进缓慢,但好在保持匀速。10点47分,北京瑰丽酒店22层,薇娅走向走廊深处,距离慈善夜红毯环节还有5小时,距离造型师来给薇娅化妆,还有2小时。她决定抓紧这两个小时,睡上一小觉。

敬业的造型师在下午1点准时出现在薇娅房间门外,门打开的一瞬间,我们看到薇娅正与同事沟通着后续两天在北京的工作计划。很显然,这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她并没有完全用在睡觉上。

芭莎团队负责薇娅行程的工作人员,一直像报时鸟一样与薇娅助理保持着联系,以便催促进度。距离薇娅登上红毯还有3小时,这期间要化妆、做发型、换上衣服鞋子、戴好配饰。

助理匆忙从门外拎进两袋外卖,拿出一盒放在薇娅面前。经过耗时的底妆和眼妆步骤,造型师将“战场”转向头发,这时,薇娅终于有机会打开外卖,吃了一口西蓝花,然后又放在一旁。

大约20平米的房间内,连同助理、随行人员、造型师等,加起来足有11个人,每个人都像忙碌的工蚁,互相擦肩而过时需要侧身。地上大开着三个行李箱,从绑带高跟鞋到过膝长靴,一字排开摆在床边,桌上铺满粉底液、眼影盘、睫毛膏和炽热的卷发棒,烫着金字的芭莎慈善夜邀请函在一片狼藉的桌面上显得格外瞩目。

15点30分,薇娅的公关部同事打开手机看红毯直播,赞助商的老总正在红毯上拍照留念。房间网络不佳,画面卡在原地。

叮咚!

芭莎团队的对接人按响门铃,因为等得焦急,于是来亲自查看情况。

“准备好了吗?”对接人问。

“衣服在XXX那儿,她还没上来。”薇娅助理回答。

“快催!”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红毯上的每个嘉宾都有自己的时间点,谁正走向红毯、谁正拍照签名、谁正与主持人简单交流,每一个环节都要精确到分秒。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不能迟到一秒。

15点41分,衣服没到位。

15点49分,服装依然没来。

15点51分,芭莎的对接人焦急地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确认酒店到场地的路况是否畅通。

15点57分,房间门被敲开,一个小姑娘气喘吁吁拎着大包,薇娅的“战袍”终于来了!

穿衣,整理,一切准备就绪。

“薇娅治好了我的失眠”

“我刚来公司的时候问人事,每天几点下班,人事说下午1点到晚上9点,最晚不会超过12点。我心想,正好适合我这个失眠患者,反正晚上也睡不着。结果来了以后,我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下班,我的失眠被彻底治好了,因为夜里根本不用睡。”薇娅公关团队的年轻男孩对我们说着。但是看得出,他丝毫没有抱怨情绪,反而享受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薇娅团队的所有工作伙伴,对她几乎有着“绝对崇拜”,每个人对她的称谓就是简单的一个字:姐。整个团队围绕她、听从她、照顾她,也受于她的照顾。站在外人的角度看上去,这个年轻的直播团队,就像江湖上一个义气凛然的帮派。

我问薇娅,大家如此臣服于你,是真的与你齐心,还是这份工作物质待遇不错?

她笑笑回答:“我们的待遇还可以,但也不是特别高。我常说,如果是为了挣钱,我觉得不必来这里,我们能给的更多是创业体会。”

薇娅给的答案有些模糊,起初我没能真正悟透,然而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在朋友圈刷到一条来自薇娅同事的自发感悟:

答案似乎清晰起来。

不想当歌手的店主不是好主播

2005年,某卫视曾举办过一个女子组合选秀《超级偶像》,这个比赛最终的冠军是两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其中一个叫黄薇,她就是今天的薇娅。

“05年到07年的时候,我做过歌手,当歌手是年轻时候的梦想,我小时候就经常唱唱跳跳。你可能想不到其实我以前嗓音没有这么粗,可能因为长期用嗓过度,然后也没有好好保护。”

“为什么没坚持做歌手呢?”我问。

“进入那个环境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不太适应。我实在不喜欢被别人安排,就包括我现在直播,我也很怕别人会给我看脚本。我觉得不管是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的工作,要尽量让自己放松才能舒服啊。”

不甘心被安排的薇娅,决心自己给自己当老板,于是2008年的时候,她开始经营自己的服装店。

最开始在北京名噪一时的“动批”卖衣服,她把自己当模特,因为擅长搭配,很快事业就做大,最巅峰时开了8家连锁店。

这8家店铺经营到2011年,迎来了第一个挑战:网购浪潮。

“有一天,一个顾客在我店里买衣服,试了很多衣服但没有买,然后就去网上搜。那个时候我也比较爱网购,所以我就想,以后会不会网购变成一种趋势?我就跟我老公商量,说要不要去做网店。我老公很支持,于是我们就满怀信心地去做了网店。”

可谁知,这一波网购浪潮并没有让薇娅乘风破浪冲上云霄,而是将她狠狠地拍在了沙滩上。

“做了网店的结果就是,前两年一直处于亏损状况,那个时候每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对自己都变得不自信了,因为在之前人生过程中一直很顺,突然遇到挫折那一刻,会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行。”

“没有想过回头继续开实体店吗?”我问。

“没有往回走的原因是,我们在做这个事情之前,就把后路全断掉了,我关了所有线下店铺,就觉得一定要往前走,做这件事才对。”

就这样苦撑了四五年,薇娅度过了人生最灰暗的时期。熬到2016年,命运开始发生转折。

这一年,智能手机和4G网络在中国全面普及,信息技术上的革新引发了新行业的兴起——直播。仅在2016这一年里,就诞生了超过千余家的直播平台,收割超过3.5亿用户。因此,2016年也被称为“直播元年”,进而,直播从一种娱乐变成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马云这个聪明人,自然不会错过任何新鲜趋势。趁着这波热度,阿里巴巴也推出了自己的直播平台——淘宝直播。不同于其他娱乐直播,淘宝直播定位于“消费类直播”,用户可边看边买,并以女性用户为主要针对群体,商品涵盖的范畴也主要包括母婴、美妆等。

“当时小二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淘宝开始直播了,你要不要来?”

“第一天直播的时候,那时候淘宝直播页还不能买东西,就是纯聊天。我第一场直播,播了1小时,大约5000人观看,内容就是我今天化了什么妆、吃什么东西,我觉得还蛮有趣的。”

起初,当大部分主播都在推荐穿搭和美妆的时候,薇娅的另辟蹊径却来自一块偶然的蛋糕。

“有一次,同事们说有个蛋糕好吃,我就在直播的时候吃了一个,当时粉丝们看到了就问在哪买。后来我就去找到老板,问他说,能不能给我们比平时便宜五块钱?我们直播间卖1000份。后来几秒钟就卖完了。”

至此之后,薇娅的直播间就打开了新大门,别人都在推荐化妆品和服饰,而薇娅的直播内容如同一家杂货铺,小到大米扫帚,大到防盗门密码锁,几乎要什么有什么。

“我第一次在直播间卖大米,是因为一个做农粮的集团,他们专门做油盐酱醋茶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当时他们也想通过一个新的方式来联动一下。”

“刚开始也有很多人来骂,就说,连米你都卖,是不是想赚钱想疯了,当时心里其实有点沮丧。但是过了一个礼拜左右,有粉丝在回放里看我的直播,就开始刷屏说:薇娅,大米很好,再上一遍。你卖的油也很好,再上一遍。发展到现在,他们上直播间都会叫我哆啦A梦。”

如今的薇娅已经被封为“全球好物推荐官”、“淘宝直播一姐”,每年双十一由薇娅直播间卖出的销量都在刷新纪录。

“今年的成交额方便透露吗?”我问。

“今年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因为会有一些拍错退款的情况还没有算进去,但是预估的话……会比去年翻6到8倍吧。”

(去年)2018年双十一直播间成交额:3.3亿

进入直播间,明星都不是明星了

今年11月,美国娱乐界名媛、服装设计师、演员,集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全球网红——金·卡戴珊,决心将自己的香氛品牌进军中国市场,正值中国双十一购物节的备战期,天猫国际的负责人找到了薇娅,希望她能跨洋连线金·卡戴珊,共同直播卖货。

“卡戴珊的香水在国外很火,她想入驻天猫,但是呢又有点怀疑中国电商能不能卖得了她的香水,卡戴珊说在国外能1小时卖出1500瓶。这些是小二给我讲的。当时我就想,我想让她看到我们中国电商的力量。”

北京时间11月6日晚上23点20,薇娅如约连线了金·卡戴珊,而在双方网络接通之前,薇娅直播间已经用30秒卖掉了6000瓶卡戴珊的香水。大概,这个成绩能震惊整个卡戴珊家族。

薇娅一直强调自己不是明星,“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大家找到好的产品,我觉得我是联系商家和粉丝之间的一个桥梁,平衡这个关系。我就是一个电商主播。”的确,明星光环可能仅限在舞台灯光照耀的地方,而薇娅的直播间,更像一个落地而真实的客厅,就连明星们本人走进来,都会立刻变得接地气。

2016年,杜海涛找到薇娅,想在直播中推荐自己的食品品牌。当时的薇娅还没有太多直播经验,也不知道这样的产品推荐能带来什么,因为杜海涛带来的产品是湖南腊肉,薇娅便轻松地答应了。“刚好也是我爱吃的,那就尝试一下。”

“来我这边直播的艺人,合作都还挺顺利的,因为我们也没有什么脚本,就瞎聊,这可能也是比较好的地方。小S姐来的时候,因为我比较了解她,很喜欢看她的节目,所以在直播里聊得很开心。她什么都愿意聊,包括家庭孩子什么的。还有宋祖儿来的时候,她一进来就觉得好惊讶,直播间怎么有这么多东西啊,然后就一直摸摸这个,摸摸那个,觉得很有意思。”

而与薇娅更有奇妙缘分的人,是大鹏。早在薇娅还是歌手的时候,她和大鹏在同一个剧组试过戏,算是脸熟。那个年代还没有微信,所以两人只加了MSN,但是多年来从没联系过。

“那时候大鹏还不是大鹏,薇娅也不是薇娅。”

后来一次偶然的活动,薇娅与大鹏终于“正式相识”,两人在直播和电商领域都深有了解,坐在一起发现十分聊得来,于是薇娅决定邀请大鹏来到自己的直播间。“我发现他非常惊艳。”可能也是这一层奇妙的缘分,才使我们前段时间看到薇娅的销售领域又拓展到了电影界,第一次卖的电影票,正是大鹏的电影。

“所以现在会不会有很多明星都求着上薇娅的直播间?”我问。

“其实没有,很多品牌它有自己的代言人,我们这种明星来直播间的形式,是让粉丝觉得内容丰富,偶像很亲切,拉进和大家的距离。如果用一个形容词的话,我觉得还是‘桥梁’吧,我就是那个平衡各间关系的桥梁。”

薇娅是一种新的“消费现象”

即使任意时刻打开薇娅的直播间,都会被评论区那句“薇娅的女人”刷屏,粉丝们以此骄傲自称,仿佛薇娅已经不仅是她们生活选品的帮手,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后来,男人们也有不少中了薇娅的“毒”,并不甘示弱地自取名为“薇娅骑士”。

“我现在其实很怕,因为粉丝越来越多以后,卖的量会越来越大。但是体积大了之后,一定会有售后问题,比如说发货情况、快递问题、口误之类的等等,我想要能达到完美,但是我发现不可能。所以我现在反而不想卖太多,就是差不多就行。”

受关注度越高,就不得不越谨言慎行。如同爬到山顶的人,最该小心翼翼。站在低处摔一跤可以站起重来,而山顶的人摔下来只会粉身碎骨。

备受关注带来的责任压力,比不吃不睡地连续直播,更让薇娅感到疲惫。

2019年3月以来,“薇娅全球好物甄选”已历经了韩国、泰国和澳新三站,薇娅也成为直播出海拉动跨境电商发展的第一人。

(图为:泰国王室哇拉巴帕·扎嘎潘亲王殿下向薇娅赠送礼物,感谢她对增进中泰友谊做出的贡献。)

“我觉得在我的直播间,也需要大家能看到不同的新的内容,也希望能让国外的人看到中国电商的力量,包括对直播的。实际上我们到国外做直播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大家对中国电商发展的惊讶。”

在薇娅的背后,是一个几百人的商业团队,他们严密地细分选品类别、规划直播和各种商业活动,薇娅只是这条严格作业线上的终端呈现。与其称赞薇娅一人的成功,不如说这是中国电商和新零售在开拓创新方面取得的新成绩,也是新时代的互联网信息技术革新促生而成的全新消费现象。

“淘宝直播让我想到一个词:拥抱变化,它是一个新的形式。以前传统电商我们叫1.0,图片形式。然后就是2.0时代,短视频形式展现。现在可以称为3.0时代了,通过直播更好地展现一个商品,我觉得更便捷了,要拥抱时代发展带来的这种变化,我们是在进步。”

薇娅以一种新的公众人物类型而存在,她不是明星,却身负顶级流量,也掌握着超高话语权。

22点03分,薇娅从芭莎慈善夜的现场回到酒店,除了在路上被冻到发抖,丝毫看不出她的一点疲惫。一进房间,她立刻脱掉高跟鞋,换上拖鞋才感觉踏实。

卸下“装备”的薇娅,像被按下重启键,“来,采访开始吧!”她换上一件利落的黑灰色西装,端正坐在我们的镜头前,仿佛刚睡饱一样元气满满,每一句交谈都激昂有力。

23点53分,我们与薇娅共度的一天,随着摄像老师带着困意喊的一声“收工”而结束。

旁边,助理早早叫好了一桌子四川小吃的外卖,红油抄手、冷锅串串,等待薇娅能真正坐下来吃这一天里的第一顿饭。

“诶!到北京应该点卤煮才对啊!”薇娅懊悔地拍了一下大腿,然后又开心地享受起餐桌上的辣味盛宴。

当我们整理好拍摄器材,挥手告别时,匆忙充饥过后的薇娅,已经在准备下一个工作。

编后记

与薇娅聊天时,我怕话题太敏感,便委婉轻声地问:嗯……你知道的……大家难免会拿你和李佳琦对比……所以……

听到关键词#李佳琦#,薇娅立刻大方说到,“说实话,我跟佳琦是很好的朋友,最近有很多人拿我们对比,其实搞得我们很尴尬,有时候就不太好意思。其实佳琦的爆红对我来说,反而有很大帮助,他也给我带来一些新的流量。”

“那你们在一起会聊什么?”我问。

“会互相分享直播的经历,他还跟我说,会买我卖的衣服送他妈妈。我们都不太喜欢被比较,我觉得最重要是做好自己,有时候比来比去的话,会误导大家。其实佳琦他今年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薇娅认真强调着。

我的心情很复杂,突然超期待,但又很担心,会不会哪天两大主播搞一场联手直播?那可就真的“不给我们留活路”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