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电视剧的黄金年代,音乐产业也分到一杯羹

subtitle 澎湃新闻11-28 10:15
音乐本身当然是不死的。但唱片销量坠崖式下落时,音乐作为产业的部分之每况愈下令从业人员身心皆寒。

音乐本身当然是不死的。但唱片销量坠崖式下落时,音乐作为产业的部分之每况愈下令从业人员身心皆寒。

但换一个载体,音乐的活力便能重新焕发。根据PRS(Performing Rights Society)的一份音乐类报告显示:过去的五年间(2014-2018),各大付费影视流媒体平台上的音乐使用时间翻了三番,从2014年的1450亿分钟,增长至2018年的4900亿分钟。

这意味着,唱片销量不佳,流媒体点击量对现金回报率低等令音乐人生存困难的时弊,能在流媒体支持下的电视剧黄金年代获得部分补偿,迎来不同于往日的新机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无为大师》

1

随着Netflix、Amazon Prime等业界巨头的不断生长,《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绝命毒师》(Breaking Bad)、《透明家庭》(Transparent)等热播剧的粉丝们涌向音乐平台,寻找在剧中一听钟情的歌。

2012年,《广告狂人》(Mad Man)的制作人向“披头士”(The Beatles)支付了25万美元,购买《Tomorrow Never Knows》的使用权。以“披头士”的显赫身份,25万美元或许不算天价。但对其它位置的音乐人来说,被一部影视剧的音乐总监从茫茫曲库相中,所获报酬相对卖唱片所得亦惊人。

以音乐人身份转为音乐总监的Zach Cowie,在新职业领域的作品包括《无为大师》(Master of None)、《不死法医》(Forever)等。他告诉《卫报》,从影视剧选择的层面上划分,音乐人可分为四个类别:“第一类来自大厂牌,第二类是签约了主要Indie厂牌的,第三类从属于小厂牌,第四类是独立运营的音乐人。购买这四类音乐人的作品价格依次递减。”

流媒体音乐平台对音乐人“抠门”的积弊难改,加上唱片销量不振已久,“小”音乐人们很难靠音乐所得赚钱。Cowie认为,“通过合适的影视剧或其它商业渠道,音乐人可以从中获利(钱和热度),并以此为基点,撬动下一个音乐项目。”

他不便透露具体的价码,但认为影视剧对音乐日益庞大的需求量是音乐人的福音。“我们都会坚持先拿到一笔可观的预算,再敲开音乐人的大门谈合作。”

《大小谎言》

2

除了钱,影视剧还能为音乐人提供可观的一夜蹿红机会。Indie厂牌Ninja Tune旗下的英国电子乐队The Cinematic Orchestra,是《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创办影视剧歌曲排行榜以来的首批登顶者之一。

这支乐队的《To Build a Home》是电视剧黄金年代的大赢家。这首情意缱绻的钢琴/人声歌曲出现在《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实习医生格蕾》(Grey's Anatomy)、《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我们这一天》(This is Us)等多部热门剧集中,在Spotify上得到2亿次点击量,荣登单曲榜首位。

Ninja Tune因此专门设立影视音乐制作部门,成为众多积极投身这股热潮的音乐公司之一。互联网为影视剧及其它形式的影像输出提供广阔天地,音乐的缺口导致更多的音乐/音乐人被发掘;社交媒体作为扩大器推波助澜,默默无闻的音乐人被推到舞台中央。最终,他们更多的作品被听到了。

与一首吃遍天的The Cinematic Orchestra相比,英国唱作人Michael Kiwanuka从影视剧中的获益更多。随着《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的热播,他被选作主题曲的《Gold Little Heart》成为热门单曲。美国人在完全不了解他的情况下买光了他的巡演门票,Kiwanuka本人也在社交媒体上犹如骑上火箭,一飞冲天。

由此带来的困扰虽然恼人,比如所有的演出商都要求他唱《Gold Little Heart》,忽视他的其它作品,却也让这位在行业边缘徘徊,几欲退出的腼腆音乐人坚持了下来,顺利发行第三张录音室专辑《Kiwanuka》。他终于如愿以偿,让更多人听到他完整的音乐作品。

影视剧音乐使用增量的受益者除了被购买作品的音乐人,还促使一批音乐人成为影视剧作曲专业户。根据PRS的报告,2017-2018年度影视剧作曲者的版税收入增加了18%,并将迎来未来10年中的持续增长。

《亚特兰大》

3

产业链的完善终于也体现在了各大奖项的设置上。2017年,艾美奖新增“杰出音乐总监”奖项,以嘉奖每部影视剧都不可或缺的“选歌英雄”。去年的格莱美也首次把原声类奖项授予音乐总监,被业内人士称为“一次迟来已久的首肯”。

影视剧的“音乐总监”到底是什么工作的?各人有不同的方法。

前面提到的Zach Cowie路数特别,通常在剧本还在创作阶段时便介入。《无为大师》是他为Netflix干的第一单活。他与制作人Alan Yang和Aziz Ansari一起选歌,然后围绕选中的歌曲写剧本。他们常常在剧本成形前就开始剪辑,与常见步骤相悖——音乐总监们通常根据场景来剪辑歌曲。他们花数小时剪辑,并花费更多的时间寻求授权。

但Cowie和别的音乐总监有个共同的噩梦:“找到一首人人喜欢的歌,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拿到版权。”

选歌是一项吞噬时间的工作。《亚特兰大》(Atlanta)和《亢奋》(Euphoria)的音乐总监Jen Malone喜欢在Instagram上选歌。“只要我有时间,就会掏出手机浏览,听用户发布的音乐。如果这首歌适合《亢奋》,我就把它扔进这部剧的文件夹。如果适合我手里的其它剧,就扔到相应的地方。”

在过去,寻找影视剧中出现的歌曲并不容易,要抢记、猜测、询问、检索,富有寻宝和比拼智力的趣味。

但今天,专业app提供一步到位的懒人服务,Shazam、Tunefind等应用储存了海量的影视剧歌曲,方便用户快速查找某首一晃而过的歌曲。找到歌曲后,根据app提供的流媒体试听及购买平台链接,或试听或下载,从前的艰难都在技术的魔法中被消解。

本文参考:

《Screen breaks: how TV music supervisors boost new artists》作者:Lanre Bakare

《‘Golden age of TV’ gives boost to music industry》 作者:Haroon Siddique

两篇文章均发表于《卫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