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谣言:王莽改制无任何现代色彩

subtitle 冷炮历史11-28 08:05 跟贴 105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随着自媒体行业的发展,大批水平低劣的写手为刷流量而使出了无数下作手段。例如篡夺西汉江山的王莽,便被他们用蹩脚语言包装起来。描绘成具有现代人眼光的神奇穿越者。此类幼稚流言本不值一驳,但王莽改制确实牵连重大,故仍有必要略作分析,以正视听!

无良写手为论证王莽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罗列出许多噱头十足的所谓“功绩”。总结起来无非包括:重视科技、强化民族主义倾向、施行严格的管制经济、解放奴隶和人民喜闻乐见的土地改革。其本质套路,便是依据字面或表象中的相似性,用当今社会的概念去生硬解释古书中的只言片语。

所谓王莽时代的 游标卡尺

在重重说辞中,最易被推翻的便是王莽身怀绝技、给汉朝带去了先进科技。营销号常以1张自己都说不清来源的截图为证,宣称王莽早于西方1700年就发明出游标卡尺。然而,新莽时期的铜卡尺,在清末就已出土,至今仍被中国国家博物馆内所收藏。

何况,这个考古发现从不意味着此项技术就是由王莽本人发明。否则,那些上过《国家宝藏》的乾隆朝釉彩大瓶,岂不都是由清高宗本人烧制?其本身也只是形似游标卡尺而已。为提高读数精读,游标卡尺往往存在主、副尺刻度差异。但孙机在《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里指出,新莽卡尺根本无此特点,所以就发挥不出真正的作用。

这才是真正的游标卡尺

同样,王莽也不具有什么所谓的民族主义倾向。他因推行改制失败而闹的民怨沸腾,就刻意侮辱匈奴与高句丽等部族,想以挑起战争的方式转移内部矛盾。这种无视民众安危的无耻政治伎俩,根本没有民族自豪感可言。

盲目仇外本身并不意味着民族主义观念抬头。近代民族主义的斗争矛头,往往是本指向国内暴君,目的是把王室的统治变为全面共治。故波旁王朝很快就被法国大革命推翻,而不是群众抬着路易国王去主动进攻周边国家。古典时代的罗马人,也对迦太基表现出更刻骨仇恨,甚至在其城市旧址上撒盐确保寸草不生。难道罗马人也是集体穿越的民族主义小清新?

王莽的士兵 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什么是民族主义

至于那些被过度解释的经济管制手段,只是王莽沿袭周朝和汉朝旧例的结果。他在长安、洛阳、临淄等大城市设置五均官调控物价,对盐、铁、酒等资源实行专卖,便是照抄汉武帝时期的平准和均输之法,也是盐铁官营与榷酤旧策的复活。为搜刮财富,刘彻曾以白鹿皮为货币,定币值为40万。混乱的新莽钱币,无疑是其最合格的接班人。

新莽政权还向百姓提供贷款,其理论依据倒不是汉武故例,而是《周礼》中有放贷职能的泉府一职。总而言之,这个篡位者的脑子不应该存在任何现代金融理念。

王莽的混乱币制 是在学汉武帝开倒车

王莽的所谓解放奴隶神话,亦被无知写手大肆传播。但这只能说明他们连基本史料都未翻过,就开始以键盘敲击脑中那点过度稀少的社会学概念。新莽政权最激进的“废奴”举措,只是将“奴婢”称呼改为《左传》中便已有过的“私属”,并禁止买卖而已。结果,这个政策没推行几年便被自己废除。

《汉书-王莽传》也有记载,因王莽发动的战争,造成不少边郡百姓为避乱而流落内地。最后自然是沦为奴婢。而为推行愚蠢的经济政策,王莽又把大量不堪忍受暴政的平民没为官奴。所以,奴隶制在他统治期间非但没被废除,反而进一步有恶性发展!

王莽被吹成平权先锋 却将大量人口归为官奴

新莽朝廷的土地政策,则是牵扯面甚广的难题,还涉及中原文明的社会形态变迁。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有所了解的人,大都听说过“马尔克公社”、“村社”等名词。因为在原始农业社会里,土地归村社集体所有,社员居民有分得份地的资格。中原地区的先民以血缘为纽带,组成了近似日耳曼马尔克公社,或斯拉夫村社的宗族共同体。为解决生活问题,宗族常要为内部成员分配份地。杨宽先生在《西周史》中指出,这便是后世儒生所推崇的井田制原型。

商周等早期国家政权,都无力越过宗族而对个人发号施令。只是随着生产力发展,先民逐渐能摆脱宗族庇护,开始以小家庭为单位进行独自生活。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获得了更多自由。日趋强大的国家机器为榨取更多资源,刻意打击宗族等自发产生的社会组织,不断加强对原子化个体的控制,户籍制度也随之完善。这就是所谓“周秦之变”的本质。

井田制的本质 是先民以宗族为单位聚居的生活方式

无数社会问题接踵而至。孤苦无依的百姓,无力抵御专制官府或富豪权贵的欺凌,纷纷失去了土地财产与人身自由。不满现实的儒生,对圣人笔下那温情脉脉的小共同体生活充满向往,便寄希望于王莽改制。故新莽政权以儒家经典为依据,宣布天下田产为王田、禁止买卖。甚至命令占地过多的平民,将土地分给穷亲戚或邻居。

王莽土地改革的终极目的,便是恢复宗族共同体式生活。但土地私有已经普及,民间社会又是一盘散沙,乃至五口之家在当时都可以算大家庭。从出土的居延汉简来看,不少戍卒全的家只有3人。更何况帝制官府本就是宗族共同体的最大天敌,由它来进行复古改革,画风过于诡异。

王莽改制最终造成人口大灭绝

最终,王莽的改制是满盘皆输。恶果就是全国人口从西汉末年的近6000万,减少至东汉初年的1400万。在血淋淋的史实面前,任何穿越标签和无法通顺阅读的低幼化文字,都透着既要娱乐至死、还要吃人血馒头的脑残式冷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