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霹雳:颠覆东罗马国运的福卡斯叛乱

subtitle 冷炮历史11-28 08:05 跟贴 3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为古典罗马的保留区,东方的君士坦丁堡当局,是奇迹般延续千年的经典政权。其国运多有起伏,但却先后熬过了波斯、南俄众游集团和穆斯林阿拉伯人的大规模侵袭。然而,发生在公元7世纪的叛乱,却使帝国的覆亡命运被早早注定。

这场由前线大将福卡斯策动的兵变,在当时看来似乎并不起眼。但由其引发的连锁反应,却永远改革了世界历史。

表明风光的强势君主

莫里斯时代的东罗马版图

公元6世纪末的东罗马帝国,正面临异常纷乱复杂的艰难局面。由于查士丁尼的再征服战争,君士坦丁堡当局似乎已恢复了古罗马时代的荣光。但由此带来的财政亏空、瘟疫横行与内部动荡,却让好不容易积累的资源都几近枯竭。

在百业凋敝内部,有民众因日益加剧的苛捐杂税压迫而奋起反抗。也有贵族不满查士丁尼的加强集权政策,暗中结成维护自身利益的小团体。还有持不同政见的宗教派系,对君士坦丁堡的当局异常不满。

周期性叛乱 让东罗马内部陷入凋敝

在危机重重的外部,萨珊王朝的波斯人从东面不断发起入侵。北方草原上的阿瓦尔人也已进入巴尔干北部。西方的北意大利区域,也遭伦巴德日耳曼人的严重威胁。若非有像莫里斯皇帝这样的优秀将领支撑,帝国的版图将提早从意大利、西班牙、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地消失。

接手烂摊子的莫里斯皇帝,堪称自东西帝国分裂以来,最具军事才干的罗马君主。他提拔了许多颇具才干的将才,本人更是凭借战功荣登帝座的典范。由他亲笔写成的《谋略》,时至今日还是研究古代军事的极好教材。在利用对方内乱摆平波斯后,莫里斯又腾出手来教训次游牧顽敌阿瓦尔。通过10年鏖战,终将对手驱逐处境。罗马的北方前线,也在250多年后又推进到多瑙河北岸。

莫里斯依靠军事能力 暂时稳住局面

盛世隐患

持续的外战 又让东罗马消耗了大量资源

然而,莫里斯的政治手腕却是非常失败。即使对外战争的不断胜利,也无法予以弥补这层隐患所造成的伤害。为了满足长期作战的需要,皇帝不断采取加税政策,加剧了国内各阶层的不满。越来越多的居民为了逃避兵役而躲入修道院,致使大片农田荒废和税收缩水,地方势力则乘机扩大了影响力。

于是,莫里斯尝试建立地方总督区。以严格军事建制,抵制各地的分裂趋势。结果却因阻力重重而收效甚微,自己反倒成为地方实力派眼中的绊脚石。更要命的是,为了缩减耗资巨大的军费和更有效的招募士兵,当局不断拖欠北方边区的士兵军饷发放。但却要求后者继续职责,到远离国土的多瑙河北岸执行驻防任务。加上禁止修道院收容兵役逃避者,等于同时得罪了军队和教会,由此埋下了叛乱祸端。

莫里斯时代的 罗马巴尔干防区

如果说上述执政策略已经让莫里斯的统治危如累卵,那么他接下来的举动则彻底点燃了爆炸引线。公元602年夏季,皇弟彼得令副将古德温率领一支偏师渡过多瑙河。他们抓获了众多蛮族俘虏和战利品,取得了振奋人心的大捷。这一胜利本应是莫里斯安抚民众的最好机遇,但后者却不合时宜地让部队在敌境地扎营越冬,为的只是节省军费开支。这导致思乡心切的士兵群情激愤,甚至一连派出8位使者到统帅彼得那里请命。当他们的诉求全被石沉大海,就忍无可忍的在低级军官福卡斯的蛊惑下叛乱。

福卡斯原本出身卑微,据说只是有蛮族血统的普通农户。但此人性格坚忍狡诈且善于拉拢人心,在下层军士中拥有深厚的威望,因而被推举为8名使者成员。当他亲眼见识到指挥官们在后方的奢华作风,就有了取而代之的野心。此外,高级军官之间的龃龉暗斗,也给了福卡斯以聚众叛乱的底气。身为巴尔干边军最高指挥官的彼得,既不能带头同甘共苦,又因畏惧底层作乱而选择到10英里处驻扎。于是,当面承受压力的责任全被甩锅给了副将古德温。由于无法直接反抗上级之令,以古德温为首的一干高级将领就选择消极抵制。他们对军营内正的哗变隐患听之任之,终至事态无法控制。

发动叛乱前 福卡斯只是军队中的百夫长

11月5日,彼得已经对潜在危机有所察觉,准备到军中安抚士兵情绪。但当他于次日召集全军宣示皇帝敕令时,已经没有人再愿意选择遵从。最高统帅还试图向他们发表演讲,最后却被刮起的狂风阻断。福卡斯之流则以此为契机,从各方面挑动起士兵们的逆反情绪。高级军官们不仅没有出面阻止,反而因畏惧而簇拥彼得逃离,导致缺少管束的士兵得以成功哗变。至太阳落山之际,原本只是百夫长的福卡斯,已经在全军的举盾欢呼声中一步登天。

虽然见识浅薄,但篡逆者仍然知道兵贵神速。福卡斯立即率军全速南下,并且用任何机会吸纳同样反感皇帝的同僚。这让原本只有一小撮叛的叛军得以迅速壮大,并在短短数日内就从多瑙河北岸直趋君士坦丁堡城下。

公元6-7世纪的罗马边区骑兵

反应迟钝

面对叛乱 君士坦丁堡方面的反应非常迟钝

与福卡斯的当机立断相比,莫里斯的对策极为糟糕。皇帝早在边军哗变后就获得情报,但并未在第一时间抽调兵力勤王。反而想要掩耳盖铃般封锁消息,企图继续粉饰太平。但这种做法在拥有众多人口的君士坦丁堡是无法奏效,因为民众完全可以从各渠道了解最新战报。仅仅4天,消息就为所有人知晓。皇帝才被迫将实情公之于众,却因之前的隐瞒而更加失去人心。他的隐瞒也没有为平叛争取到任何时间。

当然,皇帝并非没有翻盘的机会。君士坦丁堡的高大城墙,就是保护自己和其家人的最佳护身符。整个城墙体系由护城河、内外两座城墙与无数强固的塔楼组成,在前火药时代很难被轻易攻克。因此,只要帝都君臣拥有抵抗到底的坚定信念,福卡斯的叛军就只能坐视坚城屹立而无可奈何。时间一长,僭帝及其支持者必然因补给短缺而陷入军心涣散的境地。

君士坦丁堡的城墙 在前火药时代很难被攻克

因此,莫里斯也确有依托坚城进行持久抵抗的想法。他接见了城内的两党领袖,从他们手中拿到了900名蓝党和1500名绿党的中高层领导者名单。随即命令他们组织各自的成员到各段城墙进行防御。名将科门提奥卢斯被委任为战时总指挥,统筹所有的阻挡叛军行动。一系列看似雷厉风行的政令,被同时下达到各政府机构,并得到高官们的普遍支持。不少蓝党成员都追随市政官加入了备战工程,似乎不会轻易向叛乱者屈服。

不幸的是,所有工作都必须建立在皇帝指挥有方的基础上。但莫里斯一生树敌无数,在民众中也早已没有任何号召力可言。如代表市民阶层的绿党,从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亮出了敌视态度。代表贵族元老的蓝党,虽然在表面上拥护皇室,实则打算另立符合其利益替代者。城外的僭帝福卡斯则更非庸碌无能之辈。他不断放消息,称自己只为废黜昏君,而拥立皇子提奥多西登基。

城墙就是莫里斯对抗叛乱的最后依靠

这样的计谋看似简单,却足以让城内的阵营都自乱阵脚。此前尚在卡利克拉特亚打猎的提奥多西及其岳丈日耳曼努斯,就被迅速召回都城进行解释。前者因父子感情上的天然羁绊而获得谅解,但日耳曼努斯则遭致皇帝亲家的重点指控。结果,在日益严重的猜忌就只能选择武力反抗,并马上受到蓝党和教会的大力支持。于是,尚有外敌威胁的君士坦丁堡,便陷入两派互相讨伐的内斗中。

毫无疑问,帝都的内乱对莫里斯的耗战略造成灾难性破坏。早已对皇帝不满的绿党,开始以各种侮辱性的语言咒骂君主,威胁要将莫里斯的支持者都施以剥皮酷刑。甚至还有人纵火焚烧达官贵人的府邸,将城内弄得乌烟瘴气。那些本来被调往科门提奥卢斯麾下巡防的蓝党成员,在听闻莫里斯与日耳曼努斯发生冲突的消息后,也迅速加入到暴乱人群。在这种情况下,莫里斯不得不放弃抵抗计划,选择带着全家开始逃亡。

东罗马海军的 德罗蒙战船

当年11月22日晚上,堂堂皇帝竟偷偷带着皇后和9个儿女出走。他们乘坐1艘德罗蒙战船下海,一路向南横渡马尔马拉海,抵达普拉伊尼图斯的一座教堂避祸。这个举动也正式宣告了帝权旁落。仅仅过了1天,气焰嚣张的绿党就迫使日耳曼努斯大开城门,和牧首居里亚库斯一起前往赫布多蒙行宫为福卡斯加冕。

到25日,兵强马壮的叛乱领袖入城,在绿党的欢呼声中占据皇宫。随即又马上将潜在对手都斩尽杀绝。出逃的废帝莫里斯和家人,以及名将科门提奥卢斯等失败者,悉数被几天内被福卡斯爪牙逮捕处决。

福卡斯轻松获得城内投降派的支持

巨大的破坏性

率领大军入城的福卡斯

福卡斯成功的叛乱,也极大地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就其个人而言,在短短20天内就从位卑身贱的底层士卒鱼跃为帝国至尊,实属屌丝逆袭的最经典案例。但若要上升到整个国帝国的层面考量,这次叛乱却可谓是晴天霹雳般的灾难。

由于福卡斯攫取帝权的过程过于轻松,他性格中的残忍好杀和狂妄自大都开始暴露无遗。从602-610年之间,新帝在疆土上执行着不受丝毫限制的暴虐政策,肆意捕杀持不同政见者。即使是当初扶助他登位的日耳曼努斯和绿党高层也不能幸免。于是,内战的烈火迅速从东部的幼发拉底河沿岸,燃烧到西部的北非努米底亚边区。其激烈程度是三世纪危机结束以来所未曾有过的。

内战很快吸引来萨珊波斯的武装干涉

当帝国变乱四起,最强大的两个宿敌也就接踵而至。叛乱几乎抽空了北方边界驻军,原本已被莫里斯成功压制的阿瓦尔人又仅迅速恢复元气,变本加厉的侵入巴尔干和希腊地区,甚至多次威胁到君士坦丁堡本身。东方的萨珊国王科斯洛伊斯二世,打着为恩主莫里斯复仇的借口,公开向福卡斯宣战。

东罗马帝国由此卷入30年战乱,最富庶的领地都沦为烽火连天的战场。等到后来的希拉克略收复疆土,帝国元气终究受到不可恢复的损耗,以至于再也无力抵挡新的阿拉伯扩张。后来的历史格局,有很大部分就源自这次叛乱。

福卡斯在晚年被希拉克略造反处决

东罗马的实力也因这些折腾而急速跌落。福卡斯的机会主义冒险,点燃了爆破帝国的引线。尽管后世常有人出来撒尿灭火,却从未有人能够将引线本身切断。因此,只要新的威胁浮现,对方就会不自觉的将星星之火重新点燃。时断时续的火苗,终究化为星火燎原,将千年帝国的根基完全烧毁。因此,1453年的末日坍塌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