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刘宇宁的成长风暴

subtitle 超级星声11-26 16:03 跟贴 38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晚上10点,结束了当天的最后一个专访,刘宇宁终于可以下班去吃晚饭了。

如果要用几个词来概括刘宇宁的2019,“忙碌”则是一定会被提及的字眼。虽说“凌晨睡觉,中午起床”是刘宇宁早在直播时就已习惯的作息,但最近一年,上综艺,拍剧集,发专辑,开巡演……刘宇宁的每一天几乎都被各式行程塞满,原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再被压缩,“睡到自然醒”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

可当我们抛出“现阶段最大的压力是什么”这个问题时,刘宇宁回答道“就是怕没活儿干呗。

“你现在还会有这种困扰吗?”我们不解。

越有活儿干的时候越怕没活儿干,以前可能一个月挣五千块钱我也不觉得恐惧,但当能挣两万的时候,再让你回去挣五千就会有失落感。”

▼戳视频看“超级星声”刘宇宁专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超级星声:刘宇宁

01“我有更多机会了”

刘宇宁的励志故事,很多媒体都有过报道:

普通家庭出身,从小喜欢音乐,为讨生活学过厨艺,发过传单。在为生存奔波的同时从没忘记自己的音乐梦想——大大小小的选秀比赛没少参加,却一直籍籍无名,只能靠在酒吧驻唱来延续自己的唱歌梦。2014年,刘宇宁和吉他手阿卓、键盘手大飞组成“摩登兄弟”乐队,并开始在网络平台直播唱歌。

▲“摩登兄弟”组合在安东老街直播/MD_摩登兄弟

2018年3月25日,摩登兄弟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了《开枪》的演唱视频,这首歌成为了组合的“破圈曲”,6月4日,他们又以一首《讲真的》斩获网友868.6万个点赞。此后,摩登兄弟大多数短视频的点赞量都保持在百万量级。截至发稿,组合在短视频平台上已坐拥三千多万粉丝2.4亿次点赞。粉丝从全国各地涌入辽宁丹东刘宇宁直播的老街,只为听一听他的现场,再在他直播结束后排好队等着拍一张合照

人气越来越高的刘宇宁,在2019年初迎来了从小屏到大屏的转变。

2019年1月5日,刘宇宁以近147万票的成绩,成为《歌手2019》首位“全民举荐踢馆歌手”。虽然刘宇宁在节目中踢馆失败,但却在更广范围内打开了自己的知名度,成功地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自己。

自此,刘宇宁迎来了自己的成长风暴:《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老牌综艺向他敞开了大门,《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音乐公告牌》等专业音乐类节目也纷纷向他发出邀约。刘宇宁成为了各大卫视晚会的常客,在前不久举办的汇集了国内众多一线明星的芭莎明星慈善夜上,我们也能看到刘宇宁的身影。

▲刘宇宁为芭莎明星慈善夜献唱/MD_摩登兄弟

我有更多的机会了”是刘宇宁走红后的最大感受,除了越来越多地亮相综艺和晚会,刘宇宁还跨界尝试起了演戏。在热播剧《热血少年》中,刘宇宁饰演了前期憨怂,历经坎坷后走向黑化的卫乘风一角,第一次演戏就挑起反派大梁,刘宇宁倒也不担心角色的不讨喜,“我把卫乘风处理得所有人都恨他,所有人都记住他了,才是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角色,才是对这个戏的负责。”

多面向发展的同时,刘宇宁也没忘记自己的音乐初心:邀请了吴青峰、蔡健雅、戴佩妮、徐佳莹等音乐人为自己制作专辑,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重要地标举办了万人巡回演唱会。

出道一年就开巡演,刘宇宁用“就是疯了嘛”来形容这个曾经遥不可及,只能在幻想中出现的梦想,在今年竟然成真了的不可思议。

“第一场演唱会的时候我就特别激动,控制不住的特别想哭,我哭了大概有三气儿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是不是?但那种感动是真的很难靠想象体会到。”

02“不要因为网红身份歧视我”

大众将那些草根出身,由网络走红的人称为“网红”,与“明星”形成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刘宇宁曾在多次采访中表示不介意自己“网红”的标签,但在网红与明星的鸿沟间,他也想要打破某种偏见——凭什么网红就只能红一时,凭什么网红就比明星低一等?

在曾经参与的一次活动中,刘宇宁演唱了一首歌,下了台的刘宇宁自认唱得算稳,却看到网络上“网红和明星就是有区别”的评论。刘宇宁无法理解这种歧视,“你可以说我唱歌不如谁好,但请不要说这就是网红和明星的区别。”

“那你有想过怎么去打破大众的这种认知吗?”

我就每一场演出我都好好唱,我唱服他。我自己私底下练,我好好写歌,好好发歌,我就得让他服。”刘宇宁两眼放光,坚定地说出这两句话。

类似的不公早在刘宇宁初登综艺舞台时就出现过。那时,邀请刘宇宁的节目组只让他演唱在网上翻唱火了的那几首歌, 而在今年,这种境况发生了改变,“现在大家都会尊重我,让我唱自己的歌。”刘宇宁将这种转变看作是业内对他音乐的一种肯定,言语间流露出藏不住的欣喜。

刘宇宁具备一种将负面声音转换为自身动力的能力,越被瞧不起就越想要努力做好。而这种能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对音乐,对唱歌的痴迷。“无论你叫我网红也好,明星也好,主播也好,叫我什么都可以,但我会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歌手。”

03“我的粉丝都是铁粉”

“咱们家朋友和其他朋友区别是什么呢?就是他们在追星,你们是在造星。

在刘宇宁的话语体系中,“粉丝”被称作是“咱家朋友”。在粉丝面前,刘宇宁没把自己当作高高在上的偶像,而是和粉丝们关系平等的朋友。他会提醒只顾着拍自己的粉丝注意看路,会给来为自己的应援的粉丝送上自己摁上心形手印的手帕,会在直播时和粉丝们天南海北地唠家常。

在粉丝多为“日抛粉”(指频繁更换偶像)的当下,“棚妃们”(刘宇宁粉丝名)却一直能保持超高黏度。无论是在最初的安东老街排队等待合影,还是寒冬里在湖南广电大楼外拿着“往后余生唯爱摩登”灯牌的集体应援,或者是女粉丝们穿着婚纱旗袍秀禾来参加巡回演唱会,粉丝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了刘宇宁莫大的底气

▲2019年1月,湖南广电大楼外为刘宇宁应援的粉丝/MD_摩登兄弟

我的粉丝基本都是铁粉,都对我特别好。可能人家艺人有100万粉丝,有1万人愿意为他做事,我只有2万粉丝,但有1万5千人愿意为我去做事。”谈到粉丝,刘宇宁一脸骄傲。

刘宇宁感激粉丝为自己做的一切,这份感动在舆论的争议面前变成了他护身的铠甲和直面的勇气,“我上的每一个节目,都希望没有给粉丝们丢人,这是我给自己一个底线。我的粉丝不会因为追了我而被人歧视,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

04“得到很多的同时也失去了感悟力”

暴风成长的这一年,刘宇宁自认为在心态上变化很大,“没有当时那么单纯了”是他最直观的感受。那个在安东老街唱歌的刘宇宁,一心就只想着唱歌本身,为了能让更多人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还把唱歌的地方由室内挪到了大街上。而当他走上更大的舞台,能更进一步实现自己音乐初心的时候,却发现要面对的事情远不止唱歌这么简单,“心态上会有很不开心的部分,会有压抑的东西在里面。”

在收获很多的同时,刘宇宁发现自己失去了对生活的感悟力。做不完的节目,赶不完的通告推着刘宇宁大迈步前进,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稍喘口气。“我现在缺乏沉淀,我可能需要有一个时期静静地想我该做什么音乐,或者我的音乐风格该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想。

一年的时间,默默无闻的路人刘宇宁变成了聚光灯下的明星刘宇宁,这种魔力让他不敢再对五年后的自己做出设想和判断,“说实话,能想一年我就觉得心够大的了。”除了给自己定下“一年一张专辑”的目标,刘宇宁还希望能在明年有一首传唱度高的歌曲出现,“我明年没有别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有一首所有人都知道都喜欢的歌。”

而对于明年的自己是不是依然能有如今的高人气高流量,刘宇宁并不十分看重,“火不火其实不太重要,大家都在听我的歌才是最重要的。

采写|刘京

视频|孙世麒 杨怡

统筹|马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