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鲜刀剑的变迁,看朝鲜半岛文化如何"兼容并蓄"

subtitle 澎湃新闻11-19 10:27 跟贴 6 条

朝鲜刀剑在东亚武备体系中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以历史时间轴做为研究线,朝鲜刀剑的形制在明代形成了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在此之前所有的考古都显示其青铜刀剑风格属于东北亚风格,钢铁刀剑与中国形制一致。明代中晚期朝鲜刀剑在风格上明显混合了中日两种风格,装具和鞘室风格更偏向中原地区,刀刃形式则偏向日本风格。这样的混合风格形成了朝鲜刀剑鲜明的特点,也显示了朝鲜在中日两国文化的影响下的变通,使朝鲜刀剑变得既熟悉又陌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韩国人眼中的朝鲜半岛

5-7世纪朝鲜半岛出土刀剑资料

目前公布的朝鲜半岛早期刀剑考古资料,主要由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是日本殖民朝鲜半岛时期,在朝鲜半岛进行发掘获得的。这批藏品年代主要集中在公元5-7世纪,这个时期被称为朝鲜半岛的“三国时期”。对应中原地区是南北朝晚期至隋唐时期。

朝鲜半岛 错银铭文 环首刀

其中较为著名的藏品是带铭文龙纹环首刀。此环首现存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古朝鲜重要刀剑文物。日本在朝鲜半岛发掘了相当数量的环首刀,很多环首刀带龙、凤纹,部分龙纹为双龙造型。这些刀都是直身刃型,柄环有金、银装饰,手柄多缠银丝,部分铁质装具错银丝,这些刀都无鞘饰展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的朝鲜三国时期龙凤环首多为百济、新罗、高丽时期墓葬所出。这些细节显示这些刀的级别相当高。孙机先生在其著作《从历史中醒来》中指出此批环首刀,是日本殖民时期在朝鲜庆尚南道昌宁发掘的百济武宁王陵和其他王陵所得。近年日本古坟期考古发掘中也出现了相当数量的此类风格环首,这类环首引起了中日韩考古界的重视,日本的滨田耕作、梅原末治、韩国的金廷鹤等学者开始对此类环首进行考察和分类,日本学者在对此类环首做了相当的研究,出版了《歴史時代の武器と武装》、《竜鳳文環頭大刀》等专著,日本学者对此类环首研究颇深,撰文数百篇,指出了朝鲜半岛此类环首的主要出土于半岛南方。

朝鲜半岛 环首

半岛出土环首刀 区域

由于国内文博系统公布的此类环首实物极少,虽然能确信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此类环首都是起源中国,但是比较难以建立传播和演变的序列,这是非常令人扼腕之事。孙机先生认为中原地区的此类环首对朝鲜半岛和日本有明确的影响力,同时也认为部分环首是属于本地制作,在模仿中原形制的同时,也有局部的创新,但是在工艺细节上露出粗放和造型的简率。例如龙纹环首刀的铭文,在书写和表述上明显能看出是对汉、三国时期铭文刀剑的一种模仿,中国汉时期铭文刀剑多会记载锻造时间、吉语,字体以汉隶书为主。此铭文字体很难描述为何种书体,文字内容“令此刀主富貴高遷財物多也”此种表述在中国现已知的铭文刀剑中,未见同类表述形式,从“高遷”两字吉语,显示出持此环首主人应是朝鲜半岛三国时期某国高官,从此铭文和内容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孙机先生的观点。

东汉环首刀

中国环首刀自汉朝诞生开始,随着强汉对周边势力的打击和对外扩张,环首刀对整个东亚地区的刀剑形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目前的考古实物、壁画、雕塑等等都显示魏晋、南北朝、隋唐、高句丽这些朝代、区域都使用环首直刀。环首由最初的光素逐渐增加错金、包金工艺,环内开始出现瑞兽形象,龙、凤、摩羯等纹样开始在南北朝、隋唐时期环首仪刀刀型依旧延续汉制,《唐六典》载“今仪刀盖古班剑之类,晋、宋已来谓之御刀,后魏曰长刀,皆施龙凤环;至隋,谓之仪刀,装以金银,羽仪所执”。

大都会北朝环首刀

目前公布的南北朝古刀中,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一只出自洛阳的环首凤纹仪刀,鞘室装饰十七道横束,格为汉式剑格。据大都会博物馆提供的资料,此刀出土时被丝绢包裹,附在上面的土块粘有墓室中的朱砂,未经整理就盗运至美国,大都会博物馆1930年就入藏此剑。美国学者斯蒂文格兰瑟曾经撰文推测此刀为公元600年左右,其中对环首凤纹的推测参考了朝鲜半岛和日本出土环首风格,后日本学者穴泽咊光、马目顺一发表了《由大都会博物馆所藏传洛阳出土的环头大刀论及唐长安大明宫出土品》一文,认为此汉式剑格系古董商后配。从目前掌握的各种考古信息来看,此刀应该是相对准确的北朝时期作品,孙机先生认为剑格是原配,认为乐浪郡汉墓所出环刀就有剑格,徐州博物馆藏铜环首仪刀也具有剑格,加之当初洛阳刀盗运时候是未经整理,整包带走,所以认为穴泽咊光、马目顺一的结论是推测,无实据。孙机先生在对比洛阳北朝直刀和武宁王两个凤环,指出洛阳直刀年代要早于武宁王,认为此环是北魏时期作品。《隋书》礼仪志记载北周时期宫廷卫队的环刀式样非常多,“左右宫伯,掌侍卫之禁,各更直于内。小宫伯贰之。临朝则分在前侍之首,并金甲,各执龙环、兽环、凤环、麟环、师子环、象环、犀环、兕环、罴环、熊环、豹环、貔环长刀……”。中文史料说明北朝中各种龙凤兽环极为盛行,并且规定极为严格。目前考古显示的此类环刀极少,少数私人收藏家保存有类似风格环首。

乐浪郡 环刀

大都会博物馆藏另一只双摩羯环首长刀是典型隋长刀,其格、悬挂附耳都来自萨珊文化的影响,是目前考古资料中最为完整的隋刀。国内近年考古公布了唐大明宫遗址中出土的双摩羯环首、狮子环首出土,日本古坟期墓葬中也出现了风格近似的狮子纹环首。

大都会隋刀

由此,我们通过史料和考古实物可知龙、凤、狮子等风格的环首自南北朝时期从中国诞生,从中原地区向东扩散,传播至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中原地区由于法度森严,各种规制严格限制了禽兽纹环首的使用,故考古遗存相对较少,反而当时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这些区域似乎并无对此类环首使用的禁忌,地方强者多以龙凤兽环以矜贵,所以在朝鲜半岛诸王和日本古坟期墓葬中屡屡出土此类环首。

​ 仔细观察朝鲜半岛还出现一些特殊的环首,环体有一些变形,这类环首底缘是平直的,左右两侧也是显得较直,有些环内三叶型,这是中原大陆地区没有出现的,日本学者称之为圭形环首,此类环首应是公元6-9世纪阶段,但是中原地区明显都是圆形环,此形制传播至朝鲜半岛后逐渐产生了本地化的过程。

朝鲜半岛 异形环首

​元、明中时期的朝鲜风格

元太宗窝阔台时期开始征伐朝鲜半岛,至元世祖忽必烈时期,经过四十余年对半岛的数次征伐,朝鲜半岛归附元朝,蒙元公主下嫁半岛,朝鲜王为元朝驸马成为惯例。自此朝鲜半岛开始了浓郁的蒙古风格,朝鲜半岛的衣冠立刻就开始蒙古化,高丽两班贵族和大王都戴蒙古风格笠帽,这种笠帽形式在朝鲜半岛一直延续至近代。这样笠帽都是源自元朝的“笠帽”,国内出土元贵族汪世显墓的笠帽就是朝鲜半岛笠帽的原型,朝鲜半岛完全严格遵守元代衣冠制度,笠帽下面的珠带为“缨”,《朝鲜王朝实录》就提到过玉缨、珊瑚缨、水精缨子、琥珀缨子等多种材质的笠缨。朝鲜半岛在元朝的统治下,朝鲜王国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性,朝鲜王世子需在元大都长成后方能回朝鲜,美其名曰为“入侍”。在元朝征伐日本的时候,朝鲜士兵和水手占了相当的一部分,这个时期目前没有特别突出的文物和刀剑,单从衣冠服饰的蒙古化,可以肯定的说这个阶段半岛武备是非常蒙元化。大都会博物馆藏一来自朝鲜半岛的盔(图15),就带有极为强烈的蒙古风格。

高丽朝李褒、李兆年肖像,头戴笠帽,下缀帽缨

元代帽冠

李氏朝鲜的开国大王李成桂系高丽国旧将,公元1388年,李成桂由于不肯奉命发兵辽东,而起兵谋反。1392年李成桂自立为王,在朝鲜半岛称王后,上书礼部请明太祖朱元璋在“朝鲜”和“和宁”两个国号中选赐,朱元璋认为“东夷之号,惟朝鲜之称美,且其来远,可以本其名而祖之。体天牧民,永昌后嗣”,故赐国名“朝鲜”。整个李氏朝鲜时期,大量的学习中原文化,仪仗、甲冑、刀剑无不带有强烈的明朝风格。

此时朝鲜的仪仗完全照搬明朝,只是降格使用。现存的朝鲜甲也都是以布面甲为主,其形制和故宫存皇太极棉甲较为接近。刀剑类,朝鲜半岛现存的二寅剑、三寅剑、四寅剑的剑首为如意环形,剑刃较宽厚,刃体錾刻二十八星宿纹,多有短刃夹,手柄多铁质鋄银花草纹,剑格为荷叶型。朝鲜剑中如意环首、铁手柄、剑刃星宿纹、都是典型的中原文化因素,目前来看中原地区尚未明确有出土荷叶型剑格,但是在宋、明石翁仲中能看见类似的剑格形式。

朝鲜三寅剑

天津博物馆 白雪

铁质剑柄的这个细节来自元朝,辽金时期部分刀剑手柄采取铜柄或银柄,元继承此类风格后,多使用铁柄,此种风格传播至朝鲜,形成了寅剑全铁手柄的起源,明代初期有相当数量的刀剑也是使用此类风格手柄,天津博物馆藏的铁鋄银明剑白雪就是典型器。剑刃上錾刻二十八星宿,中原地区在晚唐五代就已经开始此种风格,现存的高级辽刀剑中往往会有此类工艺体现,朝鲜剑刃的这个细节完全是对中原形制的延续。朝鲜剑至后期更为接近中国剑风格,大都会博物馆藏朝鲜剑就是典型,剑刃满嵌星宿,剑首为如意环首,与三寅剑相同,其剑格为典型的中国式睚眦剑格,此种剑格形式在中明、清时期的龙泉剑中极为普及。鞘室提挂具有典型的明代风格,鞘尾短小镂空万字纹。朝鲜半岛剑的风格基本没有受到日本风格的影响,一致与中原地区风格保持一致。

朝鲜剑

朝鲜半岛上的八角挡手刀几乎和明代此类刀一致,目前来看八角档最早有鋄银“至正”年款,说明元末就已经出现了八角档风格的刀。明朝、朝鲜半岛的八角档刀都是对元代鱼头八角档刀的继承,收藏家杨勇先生藏一元代八角档鱼头刀是此类刀中年代较早的,中原地区的八角挡手佩刀多呈鱼头形,后逐渐放弃鱼头造型,朝鲜半岛的八角档刀刃轻微有弧度,刀尖略微上挑,单血槽,刀尖有反刃,明晚期的中原八角档和朝鲜八角档刀刀刃风格非常一致。朝鲜较为特殊的是刃底部有刃夹,此刃夹风格完全日本化,甚至出现日本刀刃夹中的“二重鎺”。

八角档鱼头刀

朝鲜八角档刀

此类刀鞘室的装饰风格,中原地区和朝鲜半岛差异明显,中国刀剑的鞘口鞘尾多使用上短下长的风格,朝鲜半岛还保持早期的窄零件状态,朝鲜八角档提挂与中国南方地区出水的明刀完全一致。

南方出水明刀

中、朝受到日本风格的影响

时间到了公元十六世纪初期,明代嘉靖皇帝刚继承大统,和大臣们在争“大礼仪”;日本各路大名还在战国纷争,丰臣秀吉尚未出生;朝鲜国王是中宗大王执政,才把前任暴君“燕山君”干掉,朝鲜历史称为“中宗反正”。很快日本这个邻居就伴随的武力的增长,开始图谋朝鲜和大陆。

随着日本战国形式的逐渐明朗,部分失败的武士开始流窜至中国东南沿海,和中国本土海盗一起形成祸乱沿海的“倭寇”,在明庭剿灭倭寇的作战中,倭寇的长刀对明军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俞大猷、戚继光开始虚心学习,仿照日本刀风格开始制作新型明刀,明朝史料称为这些仿制刀“倭滚刀、倭腰刀、大样摩挲刀”。

丰臣秀吉平定日本战国后,极度膨胀,开始推行其“大陆政策”,其设想是首先占领朝鲜半岛,然后征服大明,将天皇移至北京,其养子丰臣秀次做中国的“关白”,他本人则移居至宁波,宁波做为明朝对日贸易最大港口,是当时中国最为繁华的海港,应该就是日本人心目中中国最好的地方,所以丰臣秀吉的理想就是征服大陆后定居在宁波。

公元1592年丰臣秀吉遣军15万入侵朝鲜,仅仅两个月几乎占领半岛全境,朝鲜国王李昖流亡至中朝边境的义州,并遣使向宗主国明朝求援。万历皇帝力排众议,主张出兵援助朝鲜,明廷认定丰臣秀吉的侵朝本质是:“倭寇之图朝鲜,意实在中国,而我兵之救朝鲜实所以保中国”。 随即,明庭派遣李如松“总理蓟、辽、保定、山东军务,并充任防海御倭总兵官”,携其弟李如柏、李如梅入朝抗击倭寇。援朝作战第一阶段在公元1593年中止,中日双方和谈,沈惟敬诈称丰臣秀吉已同意向明朝称臣,请求封贡,并撤回侵朝日军。另一方面,小西行长则对丰臣秀吉谎报,明使已同意他的条件,只需遣使与明使一道前往北京请明帝批准条款。两边谈判使者各自对上隐瞒实情的状况下,中、日双方几乎就要达成“协议”。沈惟敬对明廷递交了伪造的日本降表,明朝君臣大为满意,万历皇帝决定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并按小西行长提供的名单册封了日本国大臣。其后于1595年1月,明廷正式派出使者,令沈惟敬陪同前往日本册封丰臣秀吉;明庭诏书使用一贯的中央大国皇帝对蕞尔小邦降恩封赏的口气,据《日本外史》记载丰臣秀吉对此勃然大怒道:“吾掌握日本,欲王则王,何待髯虏之封哉!如天朝何”。将诏书撕碎于地,并怒逐明使臣,不久后再次遣兵入侵朝鲜。公元1597年初,日本再次出动陆军14万人,水军2万余人,水陆并进再度侵朝。明朝则再次援朝征日,以麻贵为备倭总兵官,统率南北诸军第二次援朝。至公元1599年中朝联军陆路、水路皆击败倭寇,倭寇败退出朝鲜半岛。同年5月,明军班师回朝,万历皇帝升座午门,接受都督邢玠等献上的日本俘六十一人,随即“付所司正法”,砍下来的倭寇的头颅传送天下。同日,万历皇帝接受百官朝贺,祭告太庙。朝鲜半岛经历7年战火,全境国土沦为战场,万历援朝,明军取得全胜。

朝鲜半岛的刀应是从这个阶段逐渐学习日本刀形制,大量模仿日本刀。现存韩国军事博物馆的朝鲜刀藏品中有相当数量了此类风格的腰刀,其装具的装饰风格还带有明朝一些特征,刃型完全模仿日本刀,镐造刃体,带日本式刀鎺,朝鲜此类刀尖不似日本刀有切先。这个阶段的朝鲜刀逐渐形成了明朝和日本的混合体。目前,在博物馆展出的李氏朝鲜刀中,此类刀占据的绝大数量。

成为明朝和日本的混合体的朝鲜刀

韩国军事博物馆藏两只长刀铭文为:“三尺誓天山河动色 ;一挥扫荡 血染山河。” 据传李舜臣旧物,从刀刃形态来看,非常日本化,刃体起镐线,靠近刀背有血槽涂朱漆,铭文为汉字,刃体錾刻卷草纹,刃口有明显烧刃,刀柄缠绳完全日本风格。韩国电影《鸣梁海战》也表现过此刀。现今韩国的涉及反抗倭寇侵朝的影视剧中完全刻意屏蔽掉明朝对朝鲜战争中巨大的付出,韩国出于强烈民族自尊心,至今普遍的观点认为战争主要是靠李舜臣和朝鲜游击队打赢,韩国学术界除了两军合作的史实无法更动之外,将明朝军队描写成主要是初期的驰援与后勤上协助。

李舜臣 刀

​韩国博物馆还保存有一种形制较为特殊的仪仗佩刀,刀首多为龙头,部分龙头还叼一鬼头,此类刀柄极长,刃型有日本形制,也有明刀形制(图24),有些甚至是逆刃,此类长刀究竟是何种用途,尚不得知。

还有有一类朝鲜礼仪长刀,鞘室有悬旗,其形制完全是模仿明代御林军仪仗,这个细节在《出警入跸》图中有极为清晰的母本,此类仪刀风格在韩国现古装仪仗队佩刀中也有所体现。

朝鲜礼仪长刀

朝鲜半岛历史上曾经对明朝是有相当深厚的情感,称明朝对朝鲜半岛有“三大恩”。朱元璋对半岛赐国名“朝鲜”,朝鲜历史称为“大造之恩”。丰臣秀吉入侵朝鲜,明神宗万历皇帝出兵援朝,两次作战长达七年,明朝“自倭乱朝鲜七载,丧师数十万,糜饷数百万”,称得上是倾国相助,使朝鲜国境得复,国祚得延。朝鲜举国上下对此感激涕零,对明朝的尊崇达到了极致,朝鲜为明朝将士逐一建立祠宇,以感念明朝相救的恩德,朝鲜历史称为“再造之恩”。

朝鲜半岛刀剑在千余年的时间中,不断演变,吸收外来文化因素,形成今天的风格,时至今日仍旧作为其民族的一个符号活在半岛这块土地上,刀剑在仪仗队、军官授勋时仍旧出现,其形制完全采用李氏朝鲜的刀剑风格。

参考资料

《金大中哲学与对话—建设和平与民主》金大中

《从历史中醒来》孙机

《汉江怪物——近现代半岛民族主义思潮杂谈》刘鹤(@幻想狂刘先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