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芳共和国:华人群体在南洋建国的伟大尝试

subtitle 冷炮历史11-19 08:05 跟贴 33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793年6月8日,《泰晤士报》在第一版头条称赞了一个闻所未闻的新生政权--兰芳大统制共和国。报纸还评论道:兰芳共和国的国力虽后于西方诸国,其意义却不逊1787年华盛顿当选第一任总统。实现联邦的美利坚合众国的民主共和走向。兰芳大统制与美利坚合众国,虽有疆域大小之不同,人口多寡之各异,但确实是民主政体的国度。

这是海外华人在海外进行开明政治的一个尝试。其对于世界历史的进步意义虽时长被忽略,但却不可忘记。

1 国父其人

兰芳共和国的创始人 罗芳伯

共和国的国父罗芳伯是清朝乾隆年间人,生于广东梅县的一户客家人的耕读之家。自幼爱好学文习武,读过诸子百家的著作,可惜科举之路并不顺遂。因为梅县自古就有下南洋的风气,屡次落地的罗芳伯也生出了对满清的不满。他立志想在海外,为自己的宗族以及汉人寻求一块净土。所以就个百余名亲戚朋友漂洋过海,来到盛产金矿和钻石的加里曼丹岛西部的坤甸苏丹国。

当时印尼是由荷兰东印度公司统治。在此之前,华人移民的数量和规模已经具备了相当气候,在当地工农业生产中是当仁不让的主力角色。当荷兰移民在商业领域的利益受到华人的冲击的时候,一面限制入境人口,同时也征收高额的华人人头税。结果就是导致1740 年的华人反抗,以及当局镇压华人的红溪惨案。

但是的东印度群岛 大体上属于荷兰势力范围

在这种恶劣的背景下,罗芳伯于1772 年到达林木繁茂、远离荷兰殖民中心的坤甸地区。初来乍到的他发现,当地的华人移民虽然已经形成了几股小力量,但是各自为政。这些人按照揭阳、梅州、潮州、汕头、海丰、陆丰等原籍贯地,组织起类似于侨县的定居点和各自的公司。还将家乡的内战带到新世界,战败的俘虏会被卖给土著苏丹或者荷兰人当奴隶。在政治上以给苏丹或者荷兰人进贡的方式谋求自保,但是土人苏丹一般会倾向于压榨华人、维持本族人的利益。所以华人虽然勤奋,但是生命财产却并没有很好的保证。

罗芳伯凭借自己的见地和武力,迅速成为了一帮客家人的头目。最后他选择了一处名叫山心的金矿落脚并开矿。由于婆罗洲矿藏丰富,罗芳伯与同乡很快就在矿区站稳脚跟并建立了兰芳公司。这一地区人烟逐渐聚拢,组织了华人的自保组织--兰芳会。经过一番黑吃黑的兼并之后,他们如同滚雪球一般做大,成为了最强的华人自卫组织。罗芳伯甚至还帮助坤甸苏丹国镇压土人起义,于苏丹就将金矿产地连同当地的属民10 多万居民划归罗芳伯管辖,至此兰芳会顺理成章地就转化成了兰芳公司。罗芳伯所领导的兰芳公司在婆罗洲不但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而且在战斗中越战越强,成为了加里曼丹岛西部一霸。

兰芳公司 很快在加里曼丹岛西部壮大

2 国家建制

兰芳共和国的国旗

1777年,兰芳公司升级为以坤甸附近的东万律为首都的“兰芳大总制”政权。这一年也被定为兰芳元年。罗芳伯是首任国家首脑“大唐总长”,定都东律万。虽然兰芳自己的称呼一直是公司,意思是管理居民的机构。但是从政府建制、对外关系、暴力机器和经济发展来看,兰芳已经具备了比英国和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更大的职权和自由度。最重要的是,内政外交不受母国节制,所以被是荷兰殖民者、土人和清朝都判定这是一个实际上的国家。

兰芳共和国的旗帜以黄色为主,上面写有汉字:兰芳大统制。大唐总长和副统制的旗帜为黄色三角旗,地方上的官员和将领的旗帜都是写着各自姓氏的三角旗。冠冕时,兰芳共和国的高级官吏都是穿长袍马褂或者西式礼服,而普通官兵则以中国绿营兵的军服为蓝本。此外,这个政权还发行了自己的坤甸货币。从各个方面看,这个政权都没有脱离母国的文化影响。

兰芳共和国混杂使用各类东西方服饰

但是从内在运作逻辑来看,兰芳和母国的运作方式则非常不同。政权建制分为行政、司法、军事、财政、经济、教育这6个部分。其中,大唐总长属于服务所有人的荣耀职位,兰芳共和国的疆土是所有海外华人共同打下的,所以不能由一家一姓窃据,大唐总长也完全没有俸禄。地方官都是按照选贤,不限来历和出身、民主推举的模式进行的。大唐总长的监督受到地方官吏、各地长老和大哥的监督。一旦出现重大失策,比如战败或者丧师辱国,就要自动退位。在空位期间,兰芳共和国在副统制的监督下选出新总长。这样的机制对于竞选人的家财和才干有很高的要求。但是唯一体现私心的地方在于,罗芳伯要求总长必须从祖籍梅州和大埔县的客家人中按照选贤原则推举,以确保客家人在国内的主导地位。

在文化上,毫无疑问兰芳非常抵制伊斯兰教。他们大力推崇儒学教育和孔子-关公崇拜,各级乡学都是教授儒家经典,还从国内邀请名师和落第文人前来任教。在纪年上,东南亚华人当时比较混乱。除了传统的干支纪年、皇帝年号纪年,还有西方的公元纪年,甚至推出过自己的兰芳式纪年。虽然年号“兰芳”、“干兴”还是中国式纪年逻辑,但作为体现自身主体性和法统的手段,这一做法可以说是非常大胆。

东印度公司保安 是兰芳的最大军事威胁

作为孔子的崇拜者,也为了随时应对土人和荷兰殖民者的挑衅,共和国采用义务兵制度。除了少数出身拳师和精装矿工、海盗的常备武装人员之外,国内丁壮青年必须在务农、捕鱼、采矿的时刻及时操练传统刀矛和火枪,以便随时应征作战。兰芳大统制的总厅里,就有着“雄镇华夷”的金字牌匾。意在表示政权要团结华人,威慑土著和西欧殖民者的进犯。

其实除了兰芳,当时还有许多基于广府人、客家人和福佬的地区宗族移民集团。他们都有一定的结社自卫能力。但是兰芳的武力水平无疑是他们当中最强的。其国中体育华人有4万,治下印尼土著也有20余万。

当代人恶搞的兰芳共和国空军飞机

公司的武力得到了荷兰人的认可。在当时的殖民地官员认为,在没有祖国支援的情况下,那些几乎都出身于普通农民和流亡者的中国移民,有能力建立组织良好的共和国度。常常要应付马来酋长和土著苏丹的刁难。像国对国那样与荷兰殖民当局进行谈判,并长期武装民兵与荷兰正规军对抗,还有胜有负。这是共和国能维持一个世纪的重要原因。

兰芳的开明统治不仅仅是存在于纲领构架中,而是确实落到了实处。比如根据荷兰人的观察,地方上的官僚确实是民选的。普通的农民见到地方的大哥、长老乃至大唐总长本人,都可以不用三扣九拜,只用简单行礼即可。在客栈与酒楼中,普通人也可能遇到总长等高级官僚并找他们攀谈。罗芳伯在任职的19年中,也经常性地倾听民意,只要有时间就会接见平民。

鼎盛时期的兰芳共和国版图

3 国运跌宕与荷兰入侵

荷兰东印度公司 始终是兰芳的最可怕对手

由于意识到西方殖民者力量强大,所以在兰芳共和国成立不久,罗芳伯就经派人到北京请求乾隆接纳他们的属地。希望能称臣归藩,向越南、朝鲜、泰国那样,做一个中国文化圈里的藩属,以此为依托震慑荷兰人。但乾隆对于一个客家人的公司感到不可理喻,而且这种没有君主的政体根本就没有册封理由。此外,当时的朝廷将海外华人视为弃子和逃避编户齐民的化外之人。

所以,罗芳伯的外交尝试就此失败。但在面对荷兰人时他还是会打中国牌,依托虚无缥缈的认同感和祖国的威慑力,尽可能争取到有利的条约。由于罗芳伯本人的精明强干,华人武装实力相对较强,所以荷兰人不敢大肆欺压。

西方人笔下的兰芳共和国首都

在罗芳伯去世之后,他身后的8位大统制都是按照选贤任能原则,从梅州客家人中选拔的。但是时间一久,罗芳伯的体制出现了动摇。从第6任大统制刘台二即位开始,荷兰人基本占领了加里曼丹岛的东南部,开始进攻岛屿西部的华人政权。他们引诱刘台二到巴达维亚做客,迫使刘同意在兰芳国境内设立公司办事处,并封刘为甲必丹,作为荷兰人统治当地华人的侨民领袖。这是在实际上干预兰芳的内政,还要求兰芳将加巴士河以西的土地给公司办事处。荷兰人还欺负刘台二不懂国际法,在荷兰文的划界文书上只画荷兰三色旗,不画兰芳的大统制黄旗。最后,兰芳的大统制称号都逐渐被荷兰人的甲太所取代,令境内国人愤慨不已。随着与那万部落的作战屡屡失败,以及荷兰人对境内不同地区的子族群的分化。兰芳国土日益凋敝,人心涣散,经济发展停滞,农业减产严重。

1850年,鹿邑的大港华人公司在对荷兰殖民军的作战中取胜。荷兰人甚至要求兰芳公司为荷兰人提供枪支、火药和粮食,供自己镇压华人起义。在看到兰芳可以被调动,甚至用于和自己人厮杀之后,荷兰人和印尼土著更加轻视兰芳。也是在这一时期,第10-13任总长都出自刘家。随着选举公平性的失去,公天下再次成了家天下,选出的领袖素质一落千丈。比起之前的宗族首领和善战的军事领袖,之后的几个人在荷兰人眼里缺乏国际知识、军事手腕,而且软弱可欺。

前往进攻兰芳军队的荷兰人

1856年,荷兰人又将糊里糊涂的刘阿生甲太带到巴达维亚,还提前盗窃了之前的刘台二时期的割地契约并加以篡改。按照之前的约定,加巴士河以东的土地也属于荷兰公司,结果颟顸糊涂的刘阿生不仅答应了篡改的条约,还按律放弃了除首都东万律之外的国土的主权。虽然公司自己的地权也是来自于本地昆甸苏丹国的割让,但是土生华人依据无法理解刘生在不明不白间将自己卖给荷兰人的举动。所以虽然这一时期,兰芳的统治比较昏聩。只能靠着罗芳伯的遗泽影响力,以及华人对于荷兰当局压迫的抵抗,继续坚持了20余年。

1884年农历8月,荷兰殖民政府趁着当地华人为去世的末代甲太--刘阿生送葬之际,发兵直取兰芳的首都东律万。他们迫使刘家人搬出大统制的总厅,还侮辱性地扯下了大统制的黄国旗。这一举动引发了起义首领梁路易义和兰芳副统制李玉昌的极大愤怒。二人组织民兵奋力反扑,在一阵激战之后将荷军逐出首都。后来在奸人告密引导下,荷兰人准备趁着守军不备偷袭东律万。结果行军中的荷兰人被华人猎户发现,那些隐藏在树林中的猎人立马击毙了对方的军官,导致荷兰人以为华军早有准备,于是仓皇撤退。

兰芳的抵抗让荷兰人数次失败

虽然在李玉昌与梁路义等人的主持下,东律万依旧坚守在华人手里。但是平民出身的梁路义受到了刘阿生的猜忌,进而愤然出走。最后李玉昌、刘恩官等人因为缺乏经济收入的原因,即使民兵们有心再战,也苦于军火不济和敌我比例悬殊。最后的部众逃到了吉隆坡或者棉兰老岛安居落户,从此不问兵戈。但兰芳的故地荷兰人没有立即侵吞,而是委托之前兰芳治下的坤甸苏丹国作为傀儡政权代为统治。直到1912年清朝灭亡的消息传来,荷兰人才彻底将兰芳的故地纳入版图之内。

虽然兰芳共和国因为多方的压制和有意遗忘而鲜为人知,但却是亚洲的第一个按照开明政权。完全可以被看做是客家人、广府人对于中国革命运动在海外的先声和呼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