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龄人群在减少!优化生育的配套政策已在路上

subtitle 时代财经11-09 08:23 跟贴 227 条
“当前来看,‘全面二孩’政策绝对不会是生育政策调整的终点,还会继续调整。未来要达到一个适度的生育率水平,现在人口发展就要以经济社会以及资源环境发展相适应,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一定要跟得上。”

11月5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优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质量”。

时代财经注意到,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对生育政策作出多次调整后,对于生育政策的再度聚焦。

事实上,中国生育率已较长时期处于更替水平以下,并且实现适度生育水平的压力较大。那么。未来中国人口情势会是一幅怎样的发展图景?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原新11月7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计划生育的近40年来,中国从紧缩型的生育政策走向了适度宽松的生育政策。未来要达到一个适度的生育率水平,现在人口的发展就要以经济社会以及资源环境发展相适应,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一定得跟上。

推荐阅读:黄文政:一个假想例子中的生育率错觉

从“人口大国”到“人力资本大国”

人口基数大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基本国情之一,为使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计划生育于1982年9月被定为基本国策。自此,施行了近4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

十八大以来,中国生育政策又进行了多次调整。例如,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单独二孩”政策,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又进一步提出了“全面二孩”政策。

“从最初的‘晚稀少’,到独生子女政策,然后到‘城镇一孩、农村一孩半、部分人二孩、少数民族自治’,再到‘单独二孩’、‘全面二孩’,中国从紧缩型的生育政策走向了一个适度宽松的生育政策。”原新认为,计划生育并不是生得越少越好,政策是动态变化的,随着人口形势与国家经济社会形势的变化,在不同时期表现出来的政策意愿和执行政策的行为是不一样的。“总的来说,近40年来中国计划生育的核心目标是控制人口数量与提高人口素质,目前这两方面均实现了飞跃提升。”

而此次十九届四中全会在国家治理的角度提出生育政策问题,在原新看来,这有几个含义:一是“全面二孩政策”绝对不会是生育政策调整的终点;二是生育率不能过低,当然也不可能再继续过高,而是要达到一个适度的生育率水平;三是要有一个与生育政策调整相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体系。

“十九大提出的创新型国家建设,实际上对人力资源、人力资本、人才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可以说,中国已经从一个人口大国转变成了一个人力资源大国,现在正在向人力资本大国迈进,为未来的创新型国家打下良好的基础。”原新说。

需要怎样的经济社会政策?

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生育观念也在发生转变。“二孩政策”放开以后,有许多家庭生了二孩,但同时也有一些家庭却缺乏生二胎的动力。

北京上班族张先生7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他和妻子都是普通上班族,家里的儿子刚3岁多,夫妻以及双方父母为了这个孩子已经忙得团团转。而且除了每月要还的房贷外,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也很大,实在是操碎了心,根本不会去想着要生二胎。

“我对生二胎望而却步!”11月7日,在广告行业工作的夏女士告诉时代财经,除了作为大龄孕产妇所需要面对的风险和挑战外,她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我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再生一个孩子就意味着家庭负担的增加,不仅是经济方面的增加,也意味着对家庭投入时间的增加。”

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在原新看来,主要有几方面因素,一是养育孩子的成本比较高;二是部分中国人在婚姻生活中对于物质的追求过多或过高;三是公立托儿所、公立幼儿园的建设目前还满足不了育龄人群的需要。

时代财经注意到,国务院今年出台了托幼机构设置的指导意见,随后又出台了托幼机构设置的标准和管理标准。?与此同时,教育部对孩子的暑期办班现象也给出了一系列的限制。

“对于养育孩子的成本,可以看到国家正在积极地控制,包括对房地产的调控。”在原新看来,与生育政策相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一定要跟得上,例如产假的延长、男性的陪护假、子女的照护假等。另外还有当前如火如荼发展的0到3岁的托幼机构,以及老年医养结合、老年健康体系、老年服务体系的建设等等。与此同时,中年人的充分就业战略、科教兴国战略等也都属于广义的人口与经济社会政策体系。

原新认为,过去40年是生得越少越好,相应的经济社会政策大多是围此而转的,而现在鼓励适度的生育率,那么经济社会政策就应该向此方向做调整。“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角度而言,人口生育政策与之相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都应该在治理现代化的大框架下,走出适合中国国情的一条道路。”

未来生育率会怎样?

目前,中国实现适度生育水平的压力仍较大,生育率已较长时期处于更替水平以下,虽然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生育率有望出现短期回升,但受生育行为选择变化等因素影响,从长期看生育水平仍存在一定的走低风险。

那么,未来生育率会怎样,如何达到适度的生育率水平?

“中国生育率在过去二三十年的下降是一种断崖式下降,与计划生育政策有直接关系。”原新举例称,70年代初中国平均每个家庭生6个孩子左右;之后短短十年内演变成平均每个家庭生2.3个,到了90年代初期,平均每个家庭生2个孩子,也就是所谓的更替水平。

原新表示,如果生育率水平达到且低于更替水平,就称之为进入低生育水平阶段,1992年到现在,至少有28年中国处于低生育水平时代。2015年人口小普查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04,按照当时城镇化水平和农村人的生育情况,该数值偏低。在2015年生育政策放开后,2017年根据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推算出“二孩政策”放开以后的平均生育率大概在1.6到1.7之间,而理想的平均生育率应该在1.8到2.0左右,这样人口相对而言是稳定的。

“总的来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生育率水平与发展中国家是一样的,如今中国的生育率水平与发达国家是一样的。”

时代财经注意到,有观点认为未来中国生育率或许会继续下降。对此,原新认为,如果新生婴儿减少,作为生育率分母的女性数量同时也会减少,那么生育率不一定会下降,主要看分子与分母谁下降得更快。

“但必须要看到的是,新生婴儿数量减少是一定的,因为育龄妇女的数量在减少。”原新表示,从当前发展来看,未来育龄人群在减少。

根据原新的观察,“十三五”期间,中国15到49岁的育龄女性人数平均每年约减少约510万人左右;“十四五”期间,20到34岁的生育旺盛期的育龄女性人数平均每年约减少540万人左右。而中国女性当妈妈的年龄多数是在20到34岁,这个年龄段是生孩子的主体。无论是育龄女性人数的减少,还是生育旺盛期育龄女性人数的减少,都预示着未来生孩生数量会有所减少。“从发展来看,在‘十四五’与‘十五五’交界的2030年前后,中国人口将达到最高峰值,基本上不会有所改变,同时总人口将成为负增长,这也是不可改变的现象。”

“因此,由于生育人数减少,若想让生育率保持不变,就意味着需要生更多的孩子。”原新认为,未来如果想让人口的年龄结构趋于一个比较优化的状态,需要保持一个适度的生育率水平,那么现在人口发展就要与经济社会以及资源环境发展相适应。

原标题:从人口大国到人力资本大国,优化生育的配套政策已在路上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