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欠债1.5亿,罗永浩成“老赖”:年轻人,别想不开去创业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11-08 22:13 跟贴 5 条

在微博热搜消失数月后,王思聪终于再登上热搜。

但这次既不是因为IG夺冠,也不是因为diss某个明星,而是因为被法院强制执行还债。

11月4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出现一则消息:王思聪被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执行金额约为1.5亿元。

先普及下“被执行人”是什么概念。

法律规定,当事人只有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才会被列为“被执行人”。

但“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

有律师称,下达被执行指令后,会先查封王思聪的财产,强制执行还债。

如果所有财产都还不足以清偿他都债务,那么,他就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想分析王思聪何以惹上“债务风波”,还需从他的创业经历谈起。

十年前,王思聪从王健林那拿了5个亿自主创业。

几经折腾,跨行无数,而最终产生较大影响的,主要为这三个创业项目:北京普思投资,香蕉计划,熊猫直播。

有人说,2019年简直是王思聪的水逆之年。

3月初,曾估值50个亿熊猫直播宣布破产,并关闭服务器。

原因是资金链断裂,无法找到融资人。

紧接着,香蕉计划旗下的公司股权又被冻结。

通过天眼查发现,王思聪股权冻结期限长达3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由王思聪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其股权又遭法院冻结。

具体冻结数额不详,但冻结日期也是长达3年。

除此之外,王思聪控股的多家公司都已面临清算(也就是破产)。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什么,那你再点开微博看看。

被称为“娱乐圈纪检委员”的王思聪,而今却选择清空所有微博。

如实说,十有八九,王思聪的创业是遇到低谷了。

但不论结局多坏,能否走出低谷,他又终归是幸运的。

因为他大有退路。

一如大家所调侃:王思聪5个亿的结束,不过继承王健林1500亿的开始,我们替他操什么心?

是啊,他叫王思聪,有从容的退路,有N次从头再来的机会。

但那些家里一没拆迁,二无富爸爸的苦逼创业者呢?

比如罗永浩。

创业究竟是什么体验?

罗永浩曾这样描述:“我这6年,每周至多跟老婆吃一顿饭。经常夜间两三点回家,老婆已经睡了, 我九点起来,她已经走了,再下班,她又已经睡了。

我们都知道,罗永浩是创业达人。

2006年在新东方辞职后,他创办牛博网。

在微信还没有诞生的年代,仅凭2年的运营,牛博网用户量就突破100万,一度成为行业神话。

但次年,牛博网跌下神坛,公司倒闭。

后罗永浩又创办英语培训学校。

但几经折腾,铩羽而归。

2012年,罗永浩开始了他人生中最辉煌,也最落魄的一次创业——创办锤子科技。

在一次采访中,他谈起关于这次创业的艰难。

他说别看我挺擅长的公众演讲的,但其实那是他很多不快乐中,最不快乐的一件事。

因推广需要,他常跑各地演讲。

有时运气差,从酒店醒来,往窗户边一站,一眼就能看到那个演讲场地。

罗永浩说,这等待过程,就跟被判死缓的感觉差不多。

罗永浩还说,他一直以为企业家自杀,是因为由奢入俭难。

可创业后才发现,真相远非如此。

你需要拉人融资,你需要到处挖人,四处路演:“兄弟,来我这一起干!我绝不会亏待你!”

可创业这条路太难了。

它有太多不确定,不可知,不可控的因素。

有时,你撑不下去了,想撤了,可往办公室一瞥,你会发现自己连放弃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你没脸皮对着股东和员工说:“对不起,我言而无信,我不应该忽悠你们放弃阿里、腾讯这么好的前途。”

罗永浩说,“我想过自杀。”

但那时的罗永浩肯定没想到,熬过了一个冬天之后,原来还有一个更冷的冬天。

今年9月4日,罗永浩因无力偿还公司债务,被列入“老赖”名单。

不能坐飞机,不能做动车,不能旅行,子女不能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但罗永浩此时此刻真正的压力,不是生活水平的降低,而是目前无力偿还的巨额债务:3亿RMB。

在微博里,他诚然道:2018年公司陷入危机,欠下6个亿债务······目前已还掉3个亿。

那罗永浩公司申请破产了吗?

还没,继续在死扛。

申请破产清算,虽能借法律免除他个人的巨额债务,拯救于“老赖名单”。

但另一方面,他会失去所有投资方、合作方的信任,然后再无翻身的可能。

固执如老罗,当然不肯就此认输。

他只有扛着外人所无法想象的压力,继续走,继续上一秒想自杀,下一秒又站在台上给员工打鸡血的创业之路。

其实我挺同情老罗的。

或者说,从老罗身上,我看到多数创业者的现状:抱着玩命的态度,干着成功率极低的事情。

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新注册公司有365万家,但倒闭公司数量达300万家。

换句话说,十个创业九个死。

比尔盖茨有句口头禅:微软离倒闭永远只有18个月!

我信这句话,甚至觉得比尔盖茨还有点过于乐观。

2017年年初,我有幸经历过一次创业。

投资10万,拉到融资40万,玩的很小,但还是要了我半条命。

所选是健身行业,地标上海外环郊区。

本以为避开了黄金地段,竞争力会弱,可现实却狠狠煽了我一巴掌。

我们开业第二月,出门左拐400米处便成立一家健身俱乐部。

没过几个月,附近又冒出两家。

我们卖课300一节,对方就卖200。

对方卖200,另一家就不乐意,干脆卖150。

我当时那个焦虑啊,这卖150还这么活?!

可不降价又不行,客人都往别人家跑。

没办法,只好跟合伙人拿着一大堆传单站在街头:“来来来,现在搞活动,现在只要200元一节。”

那几个月,我平均每日只睡6小时。

白天自己一个顶两员工,晚上还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拿着传单去小区“扫楼”······

一番挣扎后,谢天谢地,虽没挣到钱,但公司总算能活下去。

本以为黎明就快到来。

但我又错了。

黑夜才刚刚开始。

2017年11月某一天,合伙人告诉我,我们美团店铺被同行恶意举报,封了。

没有线上,公司业绩连租金都交不起。

非要重新恢复线上也可以,那就是砸钱。

可那时真没钱啊,若非要孤注一掷,就只能走银行贷款······

几天后的晚上,我跟合伙人在路边一人喝了一瓶52度的二锅头。

在酒精作用下,我感觉眼泪快下来了。

但没想到合伙人突然“哇”的一声,跟个失恋女生似的,率先哭得稀里哗啦。

他边喝边哭,边哭边骂:“哪个狗娘养的在坑我们!老子累死累活,生病都不看医生,发烧40度都来上班······”

我没有一起哭。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说:“工资的事我再想想办法,一定能扛过去的。”

很遗憾,我们没能扛过去。

第二天,清晨六点,我收到合伙人微信:把店转了吧?

我说,好。

时间一晃而过,两年过去了。

我没有再折腾。

改行到新媒体后,便一直安安分分老老实实拿着差不多的工资,过着差不多的生活。

有段时间,我得到消息,那个曾在街头崩溃大哭的男人,再次选择了创业。

他问我要不要考虑继续一起。

我说,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这是实话,不夸张。

2018年1月23日,80后创业领军人物茅侃侃更新朋友圈:“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然后,打开煤气,走了。

一周后,金盾董事周建灿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原因是公司资金链断链,无力扛起巨额债务。

同年8月,前腾讯员工甘来也坠楼身亡。

甘来的朋友说,他创业三次,今年年初还说如果成功了就送我股份······没想到突然就走了。

甘来最后一条朋友圈是:谢谢,我会在天堂安好。

倒下的,已经倒下了。

没倒下的,不是像我前合伙人那样死不服输,就是像罗永浩那样立身于茫茫黑夜,后没有退路,前也看不见黎明。

我承认,我扛不住这些,所以我不再选择创业。

不再创业,那就只能当员工。

以前当员工我内心常愤愤不平,凡有个不开心,就私下跟几个同事骂老板傻逼100遍。

但现在不会了。

因为经历过,所以能真正懂得老板的艰难。

往浅的说,创业九死一生,他们所承担的压力,远比我们员工所多得多。

往深的说,每一个创业者,其实都是造福社会的人。

他们是主要纳税人。

他们为社会创造了就业机会。

倘若这些都无法理解,那也请明白:每一个经济寒冬,只有最不怕冷的人,才一直走在风口。

可他们真不怕冻毙于风霜么?

怕,老罗怕,自杀之前的茅侃侃也怕。

但没办法,怕也得走,想哭也只能一个人偷偷躲着哭。

因为其身后的人,都等着他来开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