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嫁给二婚男人后,我的真实婚姻生活是这样的……

subtitle 潘幸知11-08 16:40 跟贴 90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文/幸知在线 赵捕头

个体心理学奠基人阿德勒说,生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划归为三大类:同伴、两性、职业。

有位朋友说,我个人判断他是按照人的活动场所的关系来分,但是我按照人有内心到外延,也把人一生关系划分为三大关系:自己和自己的关系、自己和伴侣(恋人)的关系、自己和社会(职场)的关系。

今天,她带着自己的故事来到幸知,讲述自己从缺爱的女孩到内心强大精神独立,从问题满满的婚姻到幸福美满的经历,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启发和帮助。

一生下来就被剥夺了当孩子的权利

我家有5个孩子,我是老大,承担着家里的家务和父母不在的缺失角色。从6岁开始,我学会做饭照顾弟弟妹妹。

到初中的时候,父母在外面工作,我在家藏着刀,守护着弟弟妹妹。我的爸妈就是那种对赞美超级吝啬又秉承棍下出孝子的理念的放养式父母。

后来,父亲去世,把弟弟妹妹托付给我,注定我跟他们相依为命。

最困难的时候,弟弟在广州,有一次弟弟打电话说,身上没钱了,我摸着身上仅有的50元钱,去银行里给弟弟汇款。银行工作人员有点疑惑,再次确认说,你就寄50元吗?我很窘迫说,是的。

妹妹们结婚都很早,父母说婚姻自由,自由到无人问津。

这一点是我一直无法原谅母亲的,我们来例假、交男朋友、怀孕等等都不懂。妈妈教育的缺失,让我们在青春的那些年,吃了很多苦。

这样的童年,早熟、没有人看护,优点是独立、组织能力极强、不怕事、肯担责,短板就是缺爱、霸道、独断。

这在我日后的岁月里,一直都在痛并快乐地验证着。

原谅了妈妈,告别了过去的自己

在我的生活里,母亲这个角色是缺失的。

30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没房没车没存款没男人。

我把这一切都怪罪在母亲身上。

30多岁以后,我的内心认定我是自己的主人,以后所有种种是我自己的,就算是苦,是错都是我自己的。

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抱怨过原生家庭的影响,反而感谢老天给我这样的安排,让我坚强、让我面对真实的自己、让我遇到困难都不觉得是困难,而是不躲避迎难而上。

只有人到了改变命运或面临生死的时候,才有一股力量去挑战“本性难移”、“人的命天注定”这样的如咒语般的环境,大概也是这样的时候才会逼着自己改变。

今年9月份,我们老家所在的地方拆迁,几家亲戚全部来凑热闹。面对金钱和利益,人性里的恶暴露无余。

但,也是在这种时候,妈妈果断保护了我们。面对那些叔叔伯伯,妈妈说:“没有我们的,就算了。有,我们就要。我最大的财富,就是这五个孩子。”

尽管妈妈平时只顾自己,但在那一刻,我明白了,她只是把我们藏在了心里,我们做的一切,她都懂。

后来,妈妈表达了对我们的歉意,也很难得的承认自己的自私和不担当,亲情就是那么的微妙,68岁的妈妈完成了她自己的蜕变。

而我,也彻底完成了和原生家庭的和解。

二婚的先生

遇到我先生时,我30+,如果早一点遇到他,我没法处理好我俩的关系。就在那一年我才完成了心理上跟原生家庭的剥离。

先生是二婚,有一个女儿跟前妻在另外一个城市,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离婚一年多,孩子一岁多。

我非常清楚他的状况,他很坦诚,我们聊了一天一夜,他跟我分享了这么多年他的生活,我也基本了解他为何离婚以及他们之间的问题。

我们现在偶尔还回忆起刚开始对对方的诉求,他说他不要吵架,我说我不要刷碗。

同时,我以为我做好了跟他共同面对问题的准备。然而,生活是化各种神奇为腐朽的大师。

除了爱的甜蜜、性生活和谐、都是很努力的人、价值观比较一致外,所有的矛盾全集中在他那里,因为我的身心都是腾空的,很干净。

那时候,他的孩子还小,生病率比较高,刚开始,孩子一生病,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更别说有多照顾我的情绪。

在遇到事情跟我要提前商议这件事处理上,我们就花了好大的功夫。其实,我想骂人,我的微信明明写的是滚,但是我没发出去......

关于我们家的公共存款,先生貌似还没从他原来的婚姻的阴影里走出来,当然也有当时工资并不多的原因,致使我跟他谈家庭理财这个事,他都无法接受。

女人需要的体贴,他其实做得也不好,比如我生病了,他特别直男地说,哦,那怎么办?我又不是医生。这句话是在描述客观事实,但听起来你是不是想反问,你是人吗?

甚至在我们两个结婚之初,有一个极端的个例,我给我先生发微信,他的前妻看到了,以至于我先生认为我不应该在那个时候给他发微信。

那天我刚好在弟弟家,弟弟问我,“姐,你是第三者吗?”

从之前的种种折磨到现在,家庭基金和沟通体系建立起来。

先生现在工作上比较出色,对我很细心,他会做家务,也会帮我缝衣服,裙子开边的线都是他帮我缝,我的内衣基本是他帮我洗。

我怕黑,入睡难,有时他也会讲故事哄我睡觉。在亲密关系上,男人只顾自己的感受在我家不会发生。

我也会跟他撒娇,给他倒洗脚水,他偶尔应酬喝多了,我会帮他擦洗,顺便对着他的屁股踢几脚。

有朋友说,你们是我的朋友里最幸福的一对,我也知道婚姻幸福的人不多。但我也深信,一定有!

如果我以后有什么变化,我也会好好爱自己,因为这是一个局部和全局的问题,婚姻不等于人生,我不会把自己的一切只绑定在一件事上。

虽然我们很相爱,但是各自也比较独立,其实我是个粘人的妖精,但是我控制了自己。

那么,我是怎么做的呢?这里是我的7大甜蜜法宝。

把我想弄死你换成我想你。态度上是以柔克刚,多温柔撒娇少抱怨哭泣,如果他不在身边,把你怎么这样对待我换成我很想你;

男人是动作人类,女人是语言人类,想改男人的动作就自己动作,相应地男人想优化跟女人的关系就要语言化女人化思维。

用一件小事训练,比如我哭了,他不知道递纸巾,我们俩就坐那,我假装哭,他递纸巾,我再假装他再递,反复练习几次。就是要告诉他,女人的诉求。因为,男人是动作人类,女人是语言人类。

深刻理解他,深到什么程度?在我第一次见到婆婆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说,自己如何含辛茹苦扶养老公和几个孩子,公公如何不作为等等,举了很多证明我公公不顾家的一些事例。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对我的婚姻会有什么影响。

在我跟先生的婚姻里屡屡受到“冷遇”的时候,我开始观察他,深度的了解他。

经过了解,我发现公公是孤儿,他没有从父母那里看到夫妻如何相处,这才有婆婆见我第一面的那一幕,而婆婆跟公公没有去和解,没有找到解决方案,这使得生活在这样家庭的我先生,没有看到夫妻如何相处、遇到问题以什么样的态度解决。

我找到了自己梳理的逻辑,并在一个深夜,关上灯,跟先生进行了一次长谈,我把自己的分析跟先生分享,告诉他,我理解他了,说我现在不觉得不关心我是真的不关心我,只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那一夜之后,我们的关系里知己和朋友的成分有了一些,先生也感受到了我的用心,后来也逐渐建立了家里的沟通机制。

美国著名婚恋情感专家约翰格雷(John Gray)其婚恋关系领域成名作《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他做了一个统计,在婚姻的成分里友情有多重要,数据显示有友情的婚姻持续时间是10-12年,没有的是5-7年。

直接沟通,不要演内心戏,不要让男人猜。我们女生很多时候是逮住一个闺蜜哭诉自己的老公如何如何?一是目标人物不对,二是自己内心演了几十集电视剧,但男人好像才把电视打开。

在婚姻中一定要培养“我们”这个概念。不管什么情况下我们这个关系放第一位,从语言到行动,强化我们,除了我们俩之外的父母、孩子、兄弟姐妹都是他们,只有我们是我们。

抓主要矛盾,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不要在处理的时候忘记了,千万不要被其他的细枝末节影响到你想要的结果。比如婆媳关系处理上,你的妯娌或其他什么人说了什么,千万不要听到了影响你和婆婆的关系。

设立边界线或者叫护城河。我不同意,婚姻里一味的迁就,尤其越是这种比较复杂的婚姻状态,我特别同意桥水基金的创始人Mario在《原则》里说的,要一步步的铺设好原则,表明自己的边界线。

比如我自己,面对他的孩子,他要接受我什么都不做是正常的,做了就是善良的,因为我们不能自诩圣女,我们也要承认正常的人性。

比较清晰的让对方知道你的一张纸的边页的宽窄,你的护城河距离你的城堡的长度。有些可以有弹性,但一定要边界。

最后,做这一切的基础是耐心,着急没有用,事物发展自有其规律,何况是习惯、人心、性格等这么重要的因素。

柏拉图说:耐心是一切智慧的源泉。很多年这句话对我很受用,古人说三思而后行,马云说很多人倒在明天,其实后天就有光明了。

有时我们也会怀疑自己的选择,其实仔细思考下,你的选择恰巧反映你的需要,如果结果不好,要考虑是不是自己的诉求哪里出了问题,需不需要调整下内心最真实的诉求。

我们每个人都在摸索,都在建设自己完整的人的模样,但其实我们的模样就像一个有缺口的C。我们跟另一个人建立浪漫关系时,都想要寻找O。

我们都是不完美的,最高层的男女关系,是一方面C向外寻求补充自己不足的C的缺口,向O靠近,而不是单向索取另一个C。另一方面,两个C都承认自己是C,成就彼此的O。

我特别感谢我的先生,在我学习心理学的时候,说了一句特别有高度的话,“我觉得我的事业来的够晚的了,你的更晚,就在心理学。”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其次才是现在,学习知识,情感疗愈,现在马上开始吧!)

现在我特别感恩以上经历,如果不是儿时的独立,如果不是父亲的重托,如果不是母亲冷漠的散养,如果不是与先生面对那么多坎坷,也没有这么一个有爱、自信而坚持的今天的我。

没有怨恨,只有面对、感恩,相信老天自有安排,相信努力终有结果。

希望你们感受到的是穿越泥沼,归来已经充满生命香气的人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