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生了一个孩子

subtitle 摆渡人11-08 21:30 跟贴 1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

朋友小思刚生了孩子,我们几个好友一起去探望。

小思见到我们特别高兴,趁孩子睡觉,讲起自己的生产经历:

“我吃完早饭,忽然觉得想蹲厕所……幸好之前听人家说过,知道是要生。”

“去医院之前我还洗了个澡,带了之前准备的巧克力。不过我跟你们说,疼起来的时候,根本吃不下去。”

“从上午11点开始阵痛,到晚上还没开宫口……”

小思正讲的兴致勃勃,她老公忽然插了一句:“见人就讲,你都讲了多少遍啦。”

虽然是玩笑的语气,不过小思还是一下子红了脸,不再讲了。

看到小思尴尬的样子,我赶紧圆场:“让她讲吧,这是创伤应激反应,刚经历这么大的事情,要多讲一讲才好。”

不得不说,她老公真的情商很低,竟然又开了个更不合时宜的玩笑:“生孩子也算创伤?哦,那么母鸡下完蛋,一路咯咯地叫,也是创伤应激反应喽?”

那一刻,我们都狠狠瞪着这个男人。他这才知趣地闭嘴,躲到卫生间去洗尿布。

-2-

同事老婆生孩子。

休完几天陪产假后,同事回来,举着自己的右手跟我们炫耀:“看,这是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掐的,都给我掐肿了,到现在都没好。”

我们哄笑起来。

很多妈妈在生孩子的时候,都喜欢掐自己的老公。

倒不是因为有多恨老公,而是生孩子这件事,实在太孤独了。

疼痛是你一个人的,恐惧也是你一个人的,而那种疼痛和恐惧,用语言根本表达不出来。

这时候你能怎么办?只好把自己老公掐得龇牙咧嘴,试图让他明白你有多疼。

然而你也知道,这种被掐的疼痛和生产的疼痛,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我的一个妹妹,剖腹产。

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麻药刚过,小脸惨白,努力地朝我笑笑。

她婆婆坐在床尾,来来回回帮她捏腿,从膝盖捏到脚趾,一刻都没停。

我知道,妹妹平时是个特别爱面子,而且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姑娘。

有一回,她因为喝果汁不小心弄脏了袖子,特意去最近的商店买了湿巾来擦,还跟我们说抱歉。

可是现在呢,什么“谢谢”“抱歉”“不好意思”,她都说不出来了,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护士进来清创,拉上帘子,掀开被子,她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顾不上屈辱,也顾不上尊严。

只有一滴眼泪,无声无息地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原来,女人这辈子会当一次动物,那就是生孩子的时候。

-3-

记者采访杜江和霍思燕:你们为对方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杜江回答:“她为我生了一个孩子。”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件多么寻常的事啊,怎么能谈得上“疯狂”?

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哪个孩子不是女人生的?凭什么这一届女人,就非得这么矫情?

这让我想到曾经看过的一本书。

很多年前,一个资本家的女人马上要生了。

她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认为自己应当到医院生孩子,万一出现紧急情况,西医能救她的命。

结果负责改造她的一群人,对她冷嘲热讽:“谁没生过孩子呀,我们都是在家生的,凭什么你就非得去医院生?”

她说:“生孩子太危险,很多女人在家生孩子,遇上难产连命都没有了。”

那群人又说:“是呀,那么多女人难产死在家里,都没去医院生孩子,凭什么你就非得去医院生?”

这里面有个很混蛋的逻辑——很多女人吃过同样的苦,那么你吃的苦就无所谓;很多女人都生孩子,那么你生孩子就算不得什么。

可是到生孩子的时候你会发现,那种疼痛就像自助餐一样,是一人一份的,并不会因为有很多女人生孩子,就减轻一丝一毫。

你的宫缩、阵痛,不会因为别的妈妈也会经历宫缩和阵痛而减轻一丝一毫。

你一层又一层的伤口,不会因为别的妈妈也有伤口而减轻一丝一毫。

你的妊娠纹、蝴蝶斑、身材走样,更不会因为别的妈妈也有妊娠纹、蝴蝶斑、身材走样,而减轻一丝一毫。

所以我对女人生完孩子之后,絮絮的讲述特别有耐心,因为我知道,她们刚刚经历了一件怎样疯狂而又孤独的事情。

这就像你自己刚刚去一座孤岛探险,伤痕累累地从鳄鱼嘴里逃生,还带回了宝藏——一个哇哇大哭的小生命。

难道这不值得跟人好好炫耀一番吗?

-4-

一个家庭幸不幸福,取决于能不能承认女人的功劳和苦劳。

微博上看过一段视频:

产房门口,医生推出产妇,把新生儿交给孩子爸爸。

孩子爸爸双手接过。这大约是他第一个孩子,因为他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可他没舍得多抱一会儿,甚至没舍得多看孩子一眼,而是赶紧走了两步,小心翼翼把孩子交给奶奶。

然后转身去看自己的老婆,弯下腰,轻轻亲了老婆一下。

我猜他这会儿真的哭了吧。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但很显然,他们会幸福一辈子。

因为就算偶尔吵架,男的也会想起来:“老婆曾经拼着命,给我生了一个孩子。”

女的也会想起来:“我生孩子的那天,老公红着眼睛亲了我一下。”

这一天的感动和温情,足以融化生活里所有坚冰。

一个女人能为你生孩子,承受相当于肋骨生生折断20根的疼痛,承受八层皮肤的切割,承受可怕的妊娠纹,承受动物一样的苟延残喘,承受从一个女孩到母亲的重大转变……

那是她能为你做的最疯狂的事,也是她这辈子最疯狂的事。

若不是有足够的爱给她勇气,她真的真的做不到!

所以,从她生孩子的那一天起,你们的爱情就不再是爱情,而是过命的爱情。

你有什么理由不多一点耐心,多一点温柔呢?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