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被人调包了十年

subtitle 沐儿11-08 11: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插画师|柠檬夏天

1

谢青山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最后闫小月嫁的人会是自己。 他至今还记得,大哥谢知义从乡下回来之后,就求着爹妈去给他提亲。那急切的样子把全家人都吓了一跳。 要知道,媒婆把镇上好模样好家世的姑娘给他介绍了个遍,可也没谁入他的眼,这去了趟乡下,竟遇见了心仪的姑娘。 谢知义想娶的人叫闫小月,据他形容,漂亮又爱笑,清瘦苗条,走起路来乌黑的辫子荡在身后,别提多美好。 不仅如此,她还识字,那年月,镇上识字的姑娘都不多,瞧这点就看出她不是一般的女子了,最重要的是,这姑娘对他也是一眼钟情。 说起她,谢知义脸上尽是得意。 整个谢家都被他的喜悦感染,他挑拣了这些年,年纪可不小了,谢家二老早商量好了,只要他喜欢即刻就让媒人去提亲。 媒婆去了,闫家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他们家虽算不上赤贫,可也好不了多少。攀上谢家,那可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谢知义借着帮丈人干活的由头,又去瞧过闫小月几次,即便是驾着车也要半天的路程,他从来不嫌麻烦,每次回来只是傻笑,说些闫小月这般那般的好。 看得出来,他对闫小月是上了心的。 甚至都等不及合八字,就急急地放了小定,虽说是小定,那排面比寻常人家正式的聘礼都还要重些。两家长辈虽没见面,媒婆也都给递了话,都等着来年开春就把婚礼办了。 可是,就在那年冬月,上面忽然下令要征兵,可巧镇上的保长和谢家有些过节。逮着这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的,谢家这个名额说什么也跑不掉了。 谢老爹年纪大了,谢青山又是个跛子。三个男丁,两个条件不符,这从军的差事自然落在了谢知义头上。 谢知义夜里在炕上辗转反侧,谢青山知道,左不过是哥哥舍不得美娇娘闫小月。 谢青山便悄悄劝他:“不如你带些干粮出去躲躲,过些日子再回来。” 谢知义动了心,翻身下地收拾包袱,捡了几件衣服后,不知怎地又把衣服带着包袱皮一并丢进柜里。 “我要是跑了,一定会害了你和爹妈。” 他翻身上炕,用被子蒙住了头,没一会儿谢青山听见那边炕上传来沉闷的叹息,那声音听得谢青山绝望不舍又压抑,只恨自己为什么是个跛子。 没几天,谢知义走了,他都没敢去和闫小月告个别,他怕一去便没了走的决心。 只让媒婆去传话,让她等一等。

2

谢知义走了两年后,闫小月二十岁了。 然而他未有归期,闫家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姑娘一天大过一天,只是一味等着,也不是办法。何况,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又能不能回得来? 再说都两年了,收的定自然归还不上的,若是这时候谢家要退亲,自家岂不被动了。 这进退两难的时候,闫家想起了谢家还有个老二谢青山,他们合计着谢青山虽然是个跛子,可他家又不需出大力自然没大影响的,况且在这年月里,这一点不足反倒成了他的护身符,不管再征几次兵,他总躲得过,把小月嫁给他也是不错的。 就这么找来媒婆一说和,谢家竟也愿意。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传宗接代比爱情重要得多。 眼看着老人们要乱点鸳鸯谱,谢青山慌了。那可是他大哥心心念念的媳妇儿,他单是想想闫小月要嫁给自己,都有一种趁人之危的内疚。更何况,自己本又不如大哥。 可在大哥婚事上开明的父母,这会儿却变了脸。不管谢青山怎么反对,他们好像都铁了心似的。谢青山准备逃婚,却被爹妈堵在了城关。 他妈一手拉着他,一手拭泪:“他全无音讯,你要是再走了我怎么活。你腿脚又不利索,真成了家我也就了了一桩心事。你躲什么,知义看中的人一定错不了。” 谢青山见母亲这样心里也跟着愁,前不久大哥那支队伍确实有传出不好的消息,信也已经很久没有寄回来了。 母亲一提这个,泪流满面,他也不忍心走了。但他心里也有些疑惑,那闫小月既喜欢哥哥,怎么会愿意下嫁他。母亲只说,女孩子都听父母的安排。 谢青山略略一沉,就这么妥协了。 说到底,其实他心里是有那么一点期待的,被哥哥那样喜欢的姑娘,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承认自己这么想的时候,也确实觉得自己无比的卑鄙。 大婚那天掀起盖头时,他看呆了。 闫小月确实如哥哥形容的一样好看。看到她咬着嘴唇紧张羞怯的样子,谢青山心如擂鼓,可一想到哥哥,那朵在他心里欲放的爱情花朵,就像被霜打了一样萎靡下去。 谢青山刻意表现的冷口冷面,谨慎小心。那天洞房,他想了又想,一个人爬到炕上东墙根和衣而卧,闫小月倚着西墙,眨着大眼睛望着红烛摇曳里的他。 谢青山被她看得浑身痒痒,像是有一千只蚂蚁从身上爬过去。他心一软,开口告诉她:“我知道你相中的是他,我不碰你,放心。” 那声音轻得好像怕吓着她一样。 说完他翻了个身,脸朝向墙闭着眼,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面对闫小月自己怎么连话也不会说了。 谢青山根本睡不着,他竖着耳朵听背后的声响,屋子里安静了,他知道她睡了,有那么一秒钟,他动了转过去看看她的心思,可他到底侧着身没动。 他叹自己没福,谁让他是个跛子,谁又让她先遇上了谢知义呢。 他想,闫小月不嫁给他,也会嫁给别人,如果哥哥回来了,他就把她还给他,如果哥哥回不来…… 那就另做打算。

3

谢青山和闫小月隔着海似的睡了一年多,家里气氛渐渐奇怪起来。 闫小月看他的目光里,也带着幽怨。 一个寻常的夜晚,响雷仿佛炸在耳边,谢青山正想安慰闫小月几句,话还没开口,绵软滚热的她冷不防钻进他的铺盖里。 那一刻谢青山忘了天地,忘了誓言,忘了谢知义,甚至忘了自己。他脑中只有她那对含着泪的眉眼。 哥哥这么久没有音讯,加上父母对孩子的企盼,还有一丝,他对闫小月的喜欢,没错,是喜欢,这样的姑娘怎能不喜欢? 所以,这一次,他抱住了她。 成婚两年后,闫小月终于有喜了。 那天母亲准备了几个好菜,烫了一壶好酒。青山也跟爹多喝了几杯,他附和着爹妈笑容满面,转眼回房栓门一低头的功夫,两滴泪砸在自己的鞋面上,那酒和着愧疚在他腹内翻腾,搅得他心里着了火一样煎熬。 事已至此,谢青山虽然觉得对不住哥哥,也定然是要把日子好好过下去的了。他只盼着谢知义平安无事,兴许也在外边也有了其他喜欢的姑娘。 唯有这样,他心里才好受一点。

4

转眼间,又是两个春秋。
谢青山越来越离不开闫小月,她温柔娴静,细心体贴,嫁给自己后,只每日在家料理家事,孝敬长辈,相夫教子。别说出门闲逛,因为路途远,她连娘家都鲜少回去,她从里到外都让谢青山着迷。 每当这时,谢青山都觉得自己耗了八辈子的福气才换来了闫小月。 谢知义是在秋天回来的,那个傍晚他披着一身晚霞,突然出现在自家门口。 正在逗弄孙子的母亲,又惊又喜,几步奔过去抱着大儿子嚎啕大哭。 青山和他爹自然也是欣喜万分的,可当他顺着谢知义的目光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刚刚在那里逗弄孩子的闫小月慌慌张张跑回了房里。 青山心里一沉,自打有了孩子,他早已忘了闫小月和谢知义当年的事。他和闫小月也和和美美地过了这么久,他以为大家早已经认了命的,却原来这几年间,她的心里还装着他吗? 就那么一瞬,谢青山的心慌了。 那天,闫小月借口自己不舒服没有出来吃晚饭,谢青山听着谢知义这些年在外面的见闻,心里一团乱麻般。他觉得自己真是多余极了。一个跛着腿的人怎么和神采俊逸,见多识广的谢知义比? 那晚谢青山借着月光看着睡在身边的闫小月,想起几年前谢知义临行前那晚的叹息。 是了,上了心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放得下。就如同此刻的自己,想到有可能会失去她,这心里又疼又慌张,哪还有片刻安生。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谢知义只在家里住了两天,便又匆匆忙忙走了。 夜里,谢青山怯怯地拉着闫小月的手:“我还以为……” 闫小月靠了过去,温声软语:“我认定你了。” 谢青山鼻子一酸,幸好是在夜里,没人看见他湿润的眼睛,他多怕她丢下他和孩子。 昨天下午,他远远地看到谢知义站在自己屋子的后窗,他在那里站了多久,谢青山就在躲在树后看了多久。 他听不见谢知义和窗里的闫小月谈话的内容,只看到他像是追问着什么,而后神情由期盼变得失落。 谢青山觉得,那一定是谢知义今天又走了的原因。

5

一晃又是几年,这片土地上的男丁们陆陆续续走出去,背井离乡保家卫国。 他们有的回来过,有的如谢知义一样,没有音讯,不知生死。
父母亲身体倒还硬朗,只是那头青丝不知什么时候被岁月漂白了颜色。 谢青山的大儿子已经到了要入学堂的年纪,闫小月又给家里添了个女儿,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迎接新生命都成了喜忧参半的事情。 可喜的是,这年秋天抗战胜利了,一下子生活好像又有了希望,有了盼头。 临近年关时,谢知义瘸着一条腿回来了。母亲哭得泪人一样,嘴里却重复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确实如此,和无数以身殉国的战士相比,谢知义无疑是幸运的。 闫小月这次倒没怎么扭捏,站在谢青山身边跟着叫了声大哥。谢知义看了眼面上有些不自在的谢青山,转头问闫小月:“你还没告诉他你到底是谁吗?” 闫小月点头,同时也知道,她的身份隐瞒不下去了。

PS:闫小月隐瞒了什么?谢青山娶的到底是谁?这场错位的恋情会是什么结局?答案一定出乎你的意料!


陈若鱼: 是自由撰稿人,也写故事的老仙女,更是全职宝妈,从纸媒到新媒体,她的故事清丽温暖。 她一腔孤勇,为爱远嫁。 她和丈夫王忘忘,是姐弟恋、异地恋、网恋,还有最萌身高差。她甚 至为了纪念他们爱情,写了一本书《世界有你便是甜》,现已上市。 现在,她也会在公众号里,更新和丈夫的温馨甜蜜日常。 她的心愿是,把婚后生活过成热恋,把简单的日子活得有声色。 希望她的故事和日常,能留住你的目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