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上瞒下内务府:道光帝的鸡蛋到底多少钱?

subtitle 历史研习社11-08 00:56 跟贴 373 条

01、十两银子一个的鸡蛋

赵尔巽主编《清史稿》,谈到清宣宗道光皇帝旻宁时用了这样一句话评价他:“宣宗恭俭之德,宽仁之量,守成之令辟也。”这里的“恭俭”二字所描述的即是道光皇帝人尽皆知的“勤俭节约”的美德,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道光帝的片儿汤”、“道光帝的鸡蛋”和“道光皇帝的裤子补丁”的故事。

“道光帝的片儿汤”和“道光帝的鸡蛋”最早记载于清光绪年间翰林院编修李岳瑞晚年所著的《春冰室野乘》,很巧的是这两个故事写在了一起,但片儿汤归道光帝,鸡蛋却是乾隆帝的故事。

说乾隆皇帝某天召见大臣汪由敦,亲切问他:“早饭吃了吗?”汪由敦答道:“微臣家里穷,每天早饭只敢吃四个鸡蛋而已。”不想汪由敦这一句话把乾隆皇帝吓得不轻,“十两银子一个鸡蛋,汪爱卿你一早上就吃了四十两,朕都不敢这么纵欲,你还敢说自己没钱?”这一问把汪由敦同样也吓得不轻,只好诡辩道:“外头的鸡蛋都是残次品,一个也就是几文钱而已,这样的残次品是不敢拿来给皇上吃的。”

瞎编一句,蒙混过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汪由敦官至吏部尚书,赠太子太师,谥文端,其人文辞雅正,工于书法)

02、乾隆不傻

汪由敦于乾隆二十三年去世。

乾隆九年十月,巡视台湾给事中上奏称“因福、兴、泉、漳四府连着好多年没有收成了,所以讨论完决定花五万两白银上台湾买十万石粮食去救灾。”乾隆十二年,福建巡抚陈大受上奏“十四万两白银买了二十万石粮食。”粗略一算也知道,汪由敦任职的那二十几年里,一石粮食的价格也从未超过一两银子,更何况一只鸡蛋?

乾隆皇帝不傻,再好的鸡蛋也不能翻上千倍的价格啊,更何况乾隆四十六年时皇帝还赞誉了内务府“每岁内务府库银命拨户部者动以百万计”。

乾隆皇帝还真没当过这么个冤大头,但是李岳瑞作为参与过《清史稿》编写的编修之一,无论如何不能瞎编乱造个故事去安在先皇头上吧?

(故宫局部平面图,内务府所在位置即太和殿右转出右翼门)

03、道光和光绪也不傻

鸡蛋到底多少钱?甚是让人疑惑。记载了“道光帝的裤子补丁”的《春明梦录》里,鸡蛋的故事又来了一遍,只是这回不再是乾隆帝和汪由敦,换成了光绪帝和他的老师翁同龢的故事。

同样变了的,还有鸡蛋的价格和大臣的饭量,估计翁同龢年纪大了,只吃得下三个鸡蛋,而鸡蛋的价格也降到了三两银子一个。

乾隆皇帝不傻,难不成道光皇帝和光绪皇帝是傻子?

道光七年,孙尔准上奏“现在米价每石折银九钱,实属不敷买食。”九钱银子一石米的价格让这位闽浙总督是叫苦不迭。光绪十五年,户部上奏“查明叶尔羌帮办大臣常绩只领工资不干活,上任期间领取的俸米折合白银三百五十九两。”

都不是傻子,粮价多少,这些皇帝每一任都门儿清。

(道光帝读书像)

04、欺上瞒下的内务府

写《春明梦录》的何刚德和写《春冰室野乘》的李岳瑞都做过朝廷重臣,何刚德官至苏州知府,而李岳瑞则做过总理衙门章京,事实上,故事虽然要么道听途说要么胡编乱造,但是内核思想都是一致的——内务府的贪腐问题。

光绪十九年御史乌尔庆额上奏称“积弊最深,莫甚于户工两部与内务府。”清末的内务府也早已不是康雍乾时期的内务府,从同治到光绪年间,贵宝、文锡、茂林、安兴阿、俊启等多任内务府大臣贪腐渎职,皆为一时大案。根据滕德勇的考证,乾隆朝时大清国鼎盛时期,内务府能够拨款给到户部,甚至一度在一年百余万两白银,直至嘉庆末年内务府收入减少,也依然能一年向户部拨款十万两左右白银。

到了道光帝时期,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再能够被皇帝掌控了,举国的经济衰退使内务府不再有盈余给到户部,而自咸丰七年开始内务府第一次找户部借钱过年之后,直到清朝灭亡,几乎年年都发生着内务府找户部借拨一事。到了光绪末年,内务府已经有高达77%的收入来自于找户部借钱和依靠户部拨款,至此内务府的财政情况几乎是完全崩溃。

(咸同年间内务府借拨户部银钱一览表)

皇帝的态度加深了这一情况,虽然每一次户部抱怨内务府又来要钱的时候皇帝总是下令下不为例,但每一次内务府上奏找户部借钱时皇帝又批准了这一要求,皇帝这一“墙头草”的态度使户部无法和内务府一拍两散,也因此内务府越来越敢狮子张口,直至清朝灭亡。

制度上的缺失使内务府欺上瞒下的情况更为严重,作为一个专管皇室内部的机构,内务府的日常几乎是完全跳脱出朝廷的,御史几乎无法对内务府的花费进行谏言,而皇帝的掌控力度下降又进一步为内务府大臣的贪腐开了便捷的大门,故而清史大家郑天挺先生评论内务府时说:“奢汰贪婪之薮。”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