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对四岁的孩子下了狠手

subtitle 最高人民检察院11-07 17: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8年8月10日晚上,年仅4岁的优优被送进医院急救,这个小女孩全身瘀青、昏迷不醒,甚至一度病危。面对医生的询问,带优优前去就医的家长说孩子是摔伤所致。

从“不知道,我是自己摔倒的”到“这个娃娃长得像妈妈家的那个叔叔,他打我”,优优到底经历了什么?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如何零口供办案?又如何与犯罪嫌疑人博弈?

在大型未成年人法治节目《守护明天》第三季的节目现场,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未检检察官周萃含泪讲述优优的故事。

4岁女孩病危只因“摔下马桶”?

“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孩子被车子碾过了。”当天晚上接诊优优的医生说,“我当时很疑惑,在厕所摔一下不会这么厉害。”

看着优优肿胀到无法张开的双眼,身上青紫的新伤旧伤,急忙赶来医院的爷爷奶奶无法相信,与孩子分别不过十几天的时间,优优竟然被送进了医院,还被下了病危通知。经检查,优优的头、胸、肺、腹腔、胰腺、肾都有损伤。优优的爷爷拿到医院的诊断结果后,选择报警。警方对女孩的母亲钱丽(化名)和钱丽的男友张浩(化名)进行了传唤和询问。

钱丽在接受询问时表示,女儿除了摔倒,其他时候没有受过伤。她还回忆起2018年8月6日,张浩带着优优在小区里玩滑梯时,与其他小朋友产生了冲突。钱丽说,张浩告诉她,当时优优被小朋友推倒了之后,自己与对方家长也发生了冲突,并带优优去了医院就诊,但是没什么大碍。

“这个案件,检察机关是提前介入的。”周萃告诉记者,从长沙市妇联得知案件线索后,她立即联系了医生了解优优的病情,并与长沙市妇联委派的法律援助律师和反家暴社会组织的专业社工取得联系,了解孩子的生活背景及现状。

“优优一直叫张浩爸爸。”周萃说,钱丽没有得到抚养权,但是一直很牵挂孩子。2018年7月,优优的爷爷被确诊为肺癌,爷爷奶奶担心在治疗期间没办法好好照顾优优,所以把孩子送到了钱丽家里。

“这个小女孩其实很渴望父爱。”周萃告诉记者,优优从出生就没怎么见过亲生父亲,包括后来孩子出事住院,在国外工作的优优爸爸都没有回来过。

据公安办案人员介绍,由于孩子当时的伤势并不像是摔伤,所以他们顺着钱丽提供的一些线索去查询了张浩带优优去医院就诊的情况,结果发现并没有优优的就医记录。

在随后的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小区的滑梯附近没有监控录像。走访小区邻居,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我们工作中接触过很多伤害类案件,但是小孩子的伤能达到这么严重,还是非常罕见的。”对优优伤情进行鉴定的法医告诉办案人员,这是长期的暴力下才会造成的伤势。

优优的伤究竟从何而来?是意外还是人为?如果是人为造成的,那么究竟是谁对年仅四岁的孩子下了如此狠手呢?

“粗心”的母亲为何懊悔痛哭

出事之前的优优,健康活泼开朗,四岁孩子的世界总是纯粹又天真可爱的。她会乖巧地听妈妈的话,也会亲热地喊张浩“爸爸”。

“是张浩要求优优喊他‘爸爸’的吗?”

“其实不是。”周萃告诉记者,“根据我和优优的接触,我发现这个小女孩比一般孩子要更懂事一点。她其实是知道,妈妈家里的叔叔,是妈妈信任并且喜欢的人。”

出院后的优优完全变了一个人,总是呆在角落里,也不爱讲话,对陌生人尤其是男性格外警惕和抗拒。

“我是自己摔倒的。”面对检察官和公安人员的询问,优优总是这样说。

“没有目击证人,没有被害者指证,办案工作一度陷入僵局。”周萃说,“我们不止一次地遇到过因为孩子年幼无法说出受害经过或者指认加害者的情况,当面对一个四岁的受害者,处理一个无证据、零口供的案件时,我们当时想的是怎样才能在保护孩子的情况下,找到施暴者,还孩子一个公道。”

2018年11月,周萃得知优优的病情已经逐渐稳定,便和办案民警一起探望她。

虽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但孩子身上仍有旧伤的痕迹,这让周萃很是痛心。见到家里来了许多不熟悉的人,优优躲避着,很拘谨。

当爷爷让优优告诉大家是谁打了她时,孩子眼神闪躲着,嘴里不停地重复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想陪陪孩子,告诉她不要怕,警察叔叔和检察官阿姨都会保护你的。”作为一个有国家心理咨询师证书的未检检察官,周萃分析,优优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对于这样一个受过伤害的孩子来说,我们需要用她可以接受的方式来给她一些心理支持,做好心理建设。”

“可爱的小兔子受到了犀牛先生的欺负,狗狗警察出现了,将坏人犀牛先生抓起来了,他再也不能欺负小兔子了……”周萃用优优房间里的玩具,和她亲近了起来。优优开始配合着周萃完成这个娃娃情景剧,慢慢地,优优开始“主导”故事的发展,犀牛如何打小兔子,小兔子哪里痛……

“小朋友没有犯错,是坏人的错。”周萃安抚着优优,告诉她,警察会把坏人抓起来,坏人再也不能伤害小朋友。

或许是检察官阿姨让优优安心起来,她犹豫了几次,然后躲在角落里,指着犀牛先生玩偶,用很小声的声音告诉周萃,“他长得像妈妈家的叔叔,他打我。”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可周萃还是震惊。

“他是用什么打的你啊?”

“粗棒子。”优优回答。

法医给出的鉴定意见上这样描述优优的伤势:头部外伤

(颅骨多发骨折、颅底骨折、头颅血肿、软组织血肿)、肺挫伤、创伤性胰腺炎、原发性腹膜炎、急性肾损伤、右肾动脉栓塞、右肾梗死、肝挫裂伤……每一个字都刺眼的这份报告,无声地告诉每一个人,优优遭受的殴打不止一次,导致右肾全部坏死,并做了胰腺部分切除手术,曾一度威胁生命。据了解,优优的伤情构成重伤二级。

“我不比任何一个母亲少爱自己的孩子。”钱丽痛哭着,“我没有不爱她,也没有不要她。我只是一个母亲,我只是希望能给小宝贝找一个疼爱她的爸爸,我只是想给她更好一点的生活。”

一张写着“我想你呢,朋友”的小纸条

妈妈家里的那个叔叔,是指被优优称作“爸爸”的张浩吗?得知事实真相的周萃在心疼优优的同时,松了一口气。优优勇敢说出的真相,为办案提供了有力佐证。

可是,周萃又发现了新的难题。“妈妈家的叔叔”仅仅是一个称谓,如何才能在不刺激优优,不对她造成二次伤害的情况下,让孩子指认坏人?

正在周萃犯难的时候,一同办案的唐警官走进优优房间。孩子的情绪一下变得极端,大喊着:“你出去,你出去!”周萃说,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被伤害过的人都会有心理阴影,而“相似”会勾起不好的回忆,从而产生恐惧。

周萃注意到,唐警官的外形和张浩有几分相似,这说明优优具有很好的辨识能力。为了证实这个想法,周萃找出手机里的大合影,问优优:“你能认出哪个是我吗?”优优快速从一群人中找到周萃,并用小手指了指。

案件有了突破口。唐警官在十余张男性照片中混入了张浩的照片,采取全程录音录像的方式,让优优在回国的亲生父亲的陪伴下进行了辨认。在亲生爸爸的鼓励下,优优勇敢指出了那个伤害她的坏人。

在钱丽面前,张浩总是亲切地喊优优“小宝贝”,优优会甜甜地回一声“爸爸”,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钱丽自己也相信,张浩带来的所有的幸福都是真的。

“我不愿意去相信一个平常一直说爱我,爱我的孩子的人打了我的孩子。”得知真相的钱丽崩溃了。

在证据面前,一直说谎的张浩终于承认了自己殴打优优的事实。可是,一个体重接近180斤的成年男子,为何要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四次殴打优优?

“我有点嫉妒,认为优优分走了钱丽对我的关心。另外,可能是因为没有父亲,她没有安全感,钱丽不在的时候,太吵闹了让我觉得烦躁,所以动手打了她。”面对讯问,张浩说出了实情。

据张浩交代,前两次殴打优优,都蒙混过关了,但还是害怕钱丽怀疑,所以第三次动手时,为了能有理由解释优优的伤情,他把优优抱出家门,将孩子的膝盖强行按在水泥地上摩擦。失去理智的他,不仅用脚重重踹向优优的肚子,还坐在孩子的身上,将优优的头用力砸在地板上。

2018年8月10日这一天,不小心尿了床的优优,被打进了医院。这一天,成了优优和家人永远的噩梦。

“她很懂事,我们一直在猜测她不说出真相的原因。”周萃说,一方面可能是害怕,不愿意回想,另一方面很有可能是为了保护妈妈。

2019年7月4日,被告人张浩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优优内心的伤疤什么时候才能痊愈呢?

“今年我去探望优优的时候,小姑娘恢复得不错,也开朗了许多。”周萃眼里仍有泪光,她拿出一张小纸条,上面用蓝色水彩笔写着“我想你呢,朋友”。周萃说,优优还不会写字,这是她拜托奶奶写的,送给我的时候,她还很害羞呢。“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这样,把我们当作自己的朋友,我也很愿意做他们的大朋友,来倾听他们,保护他们,让所有的孩子都不再受到侵害。”

“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个节目,来推动国家未成年人保护制度的进步,让未成年人的保护体系更加完善。”在《守护明天》第三季的录制现场,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通过办案检察官的讲述,我们所有人的参与,一起探寻未检案件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从而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希望国家能更加重视未成年人保护,也希望司法机关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更加专业。

优优的案件已经画上了句点,但是检察机关对于未成年人保护的探索没有止步。即使是零口供案件,办案人员也会尽全力挖掘证据,侵犯儿童合法权益的犯罪,法律决不允许,希望优优的悲剧不再上演。(检察日报 李春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