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是它?!拿下去年乌镇戏剧节空缺的最佳戏剧奖

subtitle 网易声音图书馆11-06 13:31 跟贴 78 条

把鸡和兔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总共有35个头,94只脚,请问分别有几只鸡,几只兔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鸡兔同笼:选择题也需要过程

18个剧目从538部作品中入围,谁有可能拿下去年已经空缺了的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最佳戏剧奖?这两道难题被两位青年刘添祺 蔡力豪解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刘添祺(左)、蔡力豪(右)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鸡兔同笼》不负众望的获得了小镇奖——最佳戏剧奖。

组委会这样评价道:从容有致,朴实有华,我们终于等到了一部四两拨千斤的佳作,它拨动的是我们重逾千斤的心弦。我们见识了太多套路,太多的情绪放大与表达变形,而本剧不炫技,不卖惨,双重克制尊重了自己,也尊重了剧场。鸡兔同笼,一道难为过所有小学生的最基础的数学题,却是对于人类命运最温柔的概括。编导演的自信与智慧,铸就了最不打折扣的深刻。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闭幕夜现场,何炅、赖声川、黄磊为《鸡兔同笼》剧组颁奖

好故事诞生于反复修改

它讲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小女孩拿着卷子去监狱探望她爸爸,并让爸爸为自己解一道数学题。每个月30分钟一次的探监,在解答卷子的过程中他们互相交换着信息,女孩的恋爱、妈妈的恋爱、爸爸与妈妈曾经的恋爱。最后女孩说,爸爸,我要告诉你个坏消息。

▲?《鸡兔同笼》乌镇演出剧照

如同女孩反驳爸爸填空题也要有过程,剧情的推进即是解答。从最初女孩与父亲共同解题,到女孩逃避告知离家出走的理由,再到父亲无言的转身与女孩放声的大哭,我们能看到创作者诗性的叙述

小猪佩奇与黑寡妇的呼应,女孩的暗恋,妈妈的男友。时间的沙漏隐性或显性地提醒着我们。

还有多少分钟?三分钟。

还有多少分钟?一分钟。

元素的反复与回溯将时间线折叠又拉直,到最后漫长戛然而止,进度条一下子被拉尽。情绪在堆砌却又决堤,留下女孩啜泣的尾音。这是一坛酒,酿到了浓烈

▲?导演、编剧、主演刘添祺演出剧照

如果故事对了的话,观众得到的信息才有力量,故事错了,表演就无法弥补,这是创作的不真诚。”没有宣泄与支离破碎,情感并非起伏而是在层层递进,音效与表演只是点缀,剧情设计本身足以让人惊艳。

导演、编剧刘添祺讲述其创作过程:每天陷入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重复曲调,剧本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于质疑中被雕琢、凝练。戏剧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脱离不了。他说主演蔡力豪是他最信任的演员,“他每天都在给我提问题,我也是,直到我们俩提不出问题了,才会觉得这个东西可以排练。

即便是在决赛前,他们仍旧在修改着设计。

▲?两位主演排练

“做戏不苦,因为我选择了它。”要勇敢,去追逐,去打破,去获得想要的东西。面前有高山,那就去穿越,固步自封的时候,没有东西能够发展起来

去学会尊重与爱

当下的话剧或多或少地都会选择去映照或反思现实,这部剧除了关注父女之间的对话显现的某种育儿理念,也暗讽了现如今的权力话语体系。蔡力豪是一位成年男性,却在剧中饰演一名三年级的小女孩。

▲?扮演小女孩的蔡力豪排练中

这是一次尝试,一次实验。“如果我是一名小女孩,观众可能不会去思考我说的话,但我是一个成人,一名男性,他会去思考我的话语逻辑

随着剧情的深入,观众慢慢发现了墙另一端的探视者是什么身份。家庭中的权力关系成为了议程设置中的一环。人际交往中有着这样那样的弊病,地位、性别、阶级、年龄为沟通设置了距离,如同舞台上那堵不存在的墙。以此形式服务于剧情,他们试图让观众去反思,当一个大人/孩子在说话时,“我”是怎样的态度?是时候去学会尊重与爱了。

以题窥人鸡兔同笼,“这是填空题,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牢笼里的父亲,拿到飞机票的女儿,他们知道了彼此的结果,却无法填补这一过程。这仍是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我们不关注解决问题的路径,只追寻那个答案。夸父跑过了高山、黄河、渭水、大泽,可他只看得到太阳。

人生也有很多种轨迹,不同的人,数条时间线的交叉。

也许某一次,我们可以真正的谈话,消除偏见

这部剧并不先锋,它显得没有那么异常、反叛。但在这些克制的表达中,有着最温柔的深刻。

我想给大家继续讲故事

对于这部戏,刘添祺说到,这只是一幕,还要扩充两幕才能算一个真正的戏剧。“乌镇给了我们一个交代。创作不能仅停留在想象之中,必须见真实的观众,观众的反馈才会给到你。”真金不怕火炼,真理在实践中被校验,他们也很幸运斩获了今年的大奖。

▲?刘添祺在乌镇

主办方设置青年竞演单元,为的是推动青年原创戏剧发展,扶持青年舞台戏剧人才,并为热爱戏剧有潜力、有梦想的青年创作者提供一个展示自我才华的平台,和一个向大师学习交流的机会。每年投稿的剧目从全国各地投向主办方,但最终入围的只有十几部。这是战场,灵魂在激荡。

刘添祺觉得很感激,大多数青年创作者缺乏金钱的支持去各国学习,但在这个镇上,到处是各国水平极高的演员,随处可看见极佳的表演,素材奔涌。“唯有当你看到一些特别好的作品时,才能有比较的心态,从而不断促进国家的戏剧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蔡力豪(左)、刘添祺(右)

或许这也是“涌”的意义。在这个地方,你能切磋,能观摩,你会有表达的欲望,灵感迸射火花四溅。扭动的身躯,爆裂的音响,穿着奇装异服面颊被涂抹上颜色的人们。大大小小的剧院,或间离或当下或在场的时空。这是一个优秀剧目展演平台,戏剧能够在实践中发展,可以让创作者被关注挖掘不被饿死,可以让观众大饱眼福享受饕餮之宴。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也是位剧作家,下一年的主题是“茂”,或许能看到青年戏剧在这方水土肆意生长,小镇戏剧的辉煌也涌上一个新的高潮。

对话《鸡兔同笼》剧组

▲?从左至右:温菡(舞台监督)、蔡力豪、刘添祺、崔晓汀(音效)

Q:您觉得现在的话剧氛围怎样?

刘:挺好的。这段时间来了乌镇后发现大家特别喜欢看故事。大家通讯方便了,经常能在朋友圈看到“我看到一个好戏,我推荐大家去看”,我觉得是真的好。

Q:为什么在这个戏中会想用这个演员去演一个三年级的小女生,而不是找一个女演员?

刘:他是我唯一信任的演员。我跟他排戏的效率很高,他提出的东西都是契合我的,我非常信任他。

蔡: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实验,这个算是形式的一部分。我们在排练的过程中发现到了一点,如果真的去找一个女性甚至小孩儿来演,可能观众一开始不会去思考我去说的话,但因为我是一个成人,一个男孩儿,观众会去思考我的话语逻辑,它会成为一个悬念。在大家观看表演的时候会慢慢发现,“我”是一个什么身份。它能在最后让观众去思考,当一个大人在说话时你面对他是怎样的态度。我相信观众看完会留下一个反思,他们回到自己的生活会怎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刘:我补充一点,我们的形式服务于故事。排练的时候也尽量去避免脑子里天马行空,即便特别有欲望去用某种形式,但它真的对这个故事帮助多大呢?我们也是用故事搭配音效,而不是用音效去烘托情感,让观众听了音效而感动,而非我们的表演。我也赞同他的那一点,同样一句话大人说了可能会引起思考,而小孩说了就不会,这是人类在人际交往中不好的现象。我们会因为地位、性别、阶级、年龄的不同而不尊重对方,这不是正确的交流。我们企图用这种形式让观众去反思,去学会尊重与爱。

Q:乌镇戏剧节为青年导演提供了怎样的平台或帮助?

刘:给了我们演出的机会,也给了我们创作演员一个创作的交代。我们的创作不能留在我们的想象之中,必须见真实的观众,观众的反馈才会给到你。乌镇戏剧节还给了我们很多的素材,我和蔡力豪没有很多金钱去支撑我们完成学习,没有太多金钱去买机票到各个国家学习,但这几位老师都是各个国家很好的演员,走两步路就能看到他们的表演。素材向你涌来,这对我们的帮助特别大,我们非常感谢。

蔡:我也觉得这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只有当你看到一些特别好的作品时,大家才会有一个比较的心态,不断去促进咱们国家的戏剧往更好的地方去发展。如果大家都固步自封,都觉得我最厉害,或者说永远有一个权威在,它不可被打破,那么其实没有东西能够发展起来。

Q:你们觉得做戏剧苦吗?

刘:不苦。

Q:为什么?这么热爱吗?

刘:真没什么好苦的,因为你选择了它。如果苦的话每个行业都苦的。

Q:在做戏剧的这几年有想过要放弃吗?当时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刘:有,我们俩肯定都有过。我有的时候是看见技术太高的人,他摆在你眼前的那些东西让你对自己产生了质疑,那个天赋加上那种努力,让你觉得自己真的达不到,但我又想要。我是这样的,你是怎样的?

蔡:我也有这种感受,其实很多人很喜欢表演,我当初也是这样,但是有一段时间你会怀疑自己,你会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个,你会质疑自己的能力。但也会发现这么久走过来,表演它一直陪伴着你,有时候你可能会抛弃它,有时候你可能会喜欢它,其实它已经慢慢成为了你的一部分。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平时会去观察,都是表演这个学科它带给我们的东西。

Q:未来想做哪些尝试,有哪些规划?

刘:我还是想拍电影。其实我们俩很喜欢电影,电影故事和戏剧故事其实是一样的。这次是竞赛,是戏剧节,我们俩就拿这个去尝试。以后的未来规划是,我很想拍片子,想演好的电影,继续给大家讲故事,你呢?

蔡:对,我也有这种想法。其实我认为作为创作者就是多出作品,只有多出作品,多有这种戏剧的现象出现,才能给后来的学习者有更多的参考,理论才能产生。戏剧确实是实践的艺术。

▲?蔡力豪、刘添祺在乌镇

欢迎搜索小程序

及新浪官方微博“网易声音图书馆”

或订阅网易云音乐电台

用声音给视障孩子以视觉想象

让更多人听到你的声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