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贾跃亭破产被指隐匿资产 神秘美女"代持"再现身

subtitle 清流11-04 13:49 跟贴 2466 条
在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的一系列“精妙”操作背后,一位25岁的神秘女子再次现身。她既是为贾跃亭代持股份的股东,同时也是贾跃亭的债权人。与此同时,一位昔日借款予乐视的债权人,向法院发起异议,认为贾跃亭利用一些手段隐匿资产,这位女股东连同贾跃亭曾经用来购买豪宅的一家空壳公司,便是他用来混淆视听的工具之一。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贾跃亭于10月13日提出的破产重组有了最新进展。破产代理公司Epiq网站10月28日披露的文件显示,无担保债权人委员会目前已经成立。与此同时,一家名为“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懒财”)的债权人向法院提出驳回或移交贾跃亭破产重组案件的动议。上海懒财指出,在提出破产申请前,贾跃亭已利用空壳公司以及一些混淆视听的手段隐藏资产。

从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文件中,清流工作室发现了更多的细节。放入贾跃亭债权人信托的一家名为West Coast LLC的公司,其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今年7月——仅仅在破产申请的三个月前。与此同时,该公司的股权已经协议转给了一位25岁的名为Lian Bossert年轻女孩,她是FF行政副总裁邓超英(Chaoying Deng Bossert)的女儿。

清流工作室此前曾独家报道,早在2018年7月,贾跃亭把价值高达14.8亿美元的FF Peak Holding Limited全部股权转让给了Lian Bossert,但贾跃亭当时对外声称她的身份是“第三方”,而彼时与FF正处于官司纠纷的恒大则直指Lian Bossert是帮贾代持股份。破产重组文件则显示,果不其然,今年9月,FF Peak Holding Ltd.的股权又重新回到了贾跃亭手上。

与此同时,在破产文件上,这位曾经受让了贾跃亭价值超过10亿美元资产的Lian Bossert,与贾跃亭曾用来购买豪宅的空壳公司Ocean View Drive一起,并列为贾的债权人。

邓超英与Lian Bossert母女跟贾跃亭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Lian Bossert三番四次为贾跃亭代持股份?截至发稿,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上两人对此作出回应。

推荐阅读:

解剖贾跃亭破产重组:感叹其精明 挑不出明显违法之处

贾跃亭已偿还超30亿美元债务? 乐视网回应:没收到

贾跃亭被曝申请离婚!刚转了360万家庭抚养费

25岁神秘女股东再次现身

25岁女股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最新的破产重组方案中,为贾跃亭代持股份。

根据破产重组方案,贾跃亭设立了债权人信托,并承诺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全部在美国资产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法拉第未来(下称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 Ltd.的股权。

贾跃亭放入债权人信托的财产包括:100% West Coast LLC的股份,以及Smart King Ltd. 147,058,823股股票。

一份文件指出,West Coast LLC是一家成立于美国特拉华州的公司。清流工作室查询到,该州有两家同名为West Coast LLC的公司,但其中一家已经于2017年注销,剩余的一家成立于今年7月23日。

根据文件,West Coast LLC的股份由Lian Bossert 100%持有,贾跃亭与Lian Bossert达成了一项托管协议,根据该协议,Lian Bossert是公司登记所有权人,并且持有投票权,贾跃亭在West Coast LLC仅保留经济利益。West Coast LLC持有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 20%的股权,后者间接持有FF母公司Smart King Ltd 10%的股权。文件指出,West Coast LLC将从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获得股利、分红或其他经济利益。

(FF股权框架图,来自界面新闻)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去年,时与FF发生纠纷的恒大披露的一份仲裁文件显示,2018年7月,贾跃亭曾经把价值高达14.8亿美元的FF Peak Holding Ltd股权转让给了Lian Bossert,当时FF称“Lian Bossert”为第三方。但最新破产重组文件显示,今年9月26日,FF Peak Holding Ltd的股权重新回到了贾跃亭名下。

文件还显示了更多的细节:去年7月,贾跃亭跟Lian Bossert签订托管协议,把FF Peak Holding Ltd(持有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 Ltd.40.8%股权)100%股权转让给了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 LLC,再把后者的股份转给了Lian Bossert。今年7月31日,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 LLC转给了刚刚成立不久的West Coast LLC,然后贾跃亭跟Lian Bossert又开展了新的托管协议。

Lian Bossert是谁?清流工作室此前曾独家报道,诸多线索显示,她是贾跃亭美国业务代理人邓超英的女儿,年仅25岁,且曾是乐视美国(LeEco US)的雇员。破产文件显示,邓超英目前为FF的政府事务副总裁兼董事(VP of Government Affairs, Director)。

此前,清流工作室在职业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查询并做截图保存的信息显示,Lian Bossert曾经于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期间在乐视美国(LeEco US)工作。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美国属于LeEco Global,属于乐视控股旗下非上市公司部门。不过,“Lian Bossert”的在领英上的履历在去年发生了变化,领英上,她在乐视美国的工作经历已被删除。不仅如此,此前曾记录她这段履历的其他信息网站链接亦被删除。(详见《清流|独家揭秘贾跃亭恒大“互撕”关键:谁受让了贾跃亭FF股权?》)

值得强调的是,Lian Bossert的母亲——邓超英与贾跃亭的关系也异常密切。清流工作室此前报道,邓超英的名字早年频繁出现在美国注册的FF系公司的注册文件中,被列为“秘书”,从2016年下半年以后,她开始在多家FF系公司担任CEO职务。

邓超英毕业于夏威夷太平洋大学,对外自称其于2014年4月便开始担任FF公司行政副总裁。这一任职时间,甚至早于FF系中最早注册公司的成立时间。(详见《清流|穿透FF全球版图:贾跃亭委托神秘女造车》)

而据国外科技媒体The Verge近期报道,贾跃亭甚至在今年8月份用邓超英设立的空壳公司,又买了一套价值300万美元的新房子,这座占地3300平方英尺的住宅距离他之前买下的海滨别墅仅有一步之遥。不过,对此消息,FF方面予以了否认。

与此同时,蹊跷的是,清流工作室从破产重组文件中发现,Lian Bossert与贾跃亭曾用来购买豪宅的空壳公司Ocean View Drive,共同被列为债权人。Lian Bossert的索赔事由是“契约人”(Contractor),总数额25万美元,目前仍欠15万美元。

Ocean View Drive的索赔事由则是“应付票据”(Note Payable),金额为309.72万美元。文件显示,贾跃亭目前已经转让了Ocean View Drive的所有股份。截至2019年10月11日,Ocean View Drive的总资产包括约2790万美元的不动产(包括5套别墅)和约2730美元百万美元的应收贷款,该公司的负债总额约为5160万美元。

被指隐匿财产

破产代理公司Epiq 网站最新披露的文件显示,目前无担保债权人委员会已经成立。据了解,重组方案通过途径有两个:无需法院参与的自愿重组(Consensual Restructuring)应得到90%债权本金以上通过;有2/3以上受影响的债权金额或1/2以上受影响的债权人通过,且经法院认可,也可以实施法院组织下的预打包重组(Prepackaged Plan)。

清流工作室了解到,11月9日下午5点为债权人投票决定同意或不同意方案的截止时间;12月3日为对重组方案提出异议的截止时间;12月6日举行债权人会议;12月16日将举行联合听证会,届时法院将对破产案件披露是否充分以及符合要求作出裁决。

针对贾跃亭提出的破产重组方案,目前有债权人向法院提出了驳斥或移交案件的动议。

10月29日,Epiq网站披露的一份上海懒财对法院的回复文件显示,上海懒财认为贾跃亭本着逃债的目的提出破产申请,利用空壳公司以及其它混淆视听的手段,向债权人隐藏资产,破产重组清单上列出的部分债权人甚至是受贾跃亭控制的公司。该公司还声称,他们在今年4月的判决后进行的法律调查显示,贾跃亭在美国持有的资产价值达数千万美元,但文件中并未提及,与此同时,贾在他们最初在美国提起诉讼不久后,“至少清空了他的一个银行账户,将余额转给了FF的一名人力资源总监”。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懒财在文件中也提到了Lian Bossert以及Ocean View Drive,认为两者正是贾跃亭用来隐匿资产的手段之一。

上海懒财向法院提出,应该驳斥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件,或者是把案件移交加州,因为贾跃亭的大部分资产在加州。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懒财曾在2016年末向乐视网出借了5000万元贷款(约700万美元),乐视和贾跃亭方面未能予以偿还,2018年上海懒财在美国将贾跃亭告上法庭,冻结了他在FF的33%股权,以及通过一家空壳公司在加州拥有的价值数百万美元豪宅下达临时保护令。法院于今年4月判决贾跃亭偿还上海懒财加上利息共计1241万美元的欠款,但贾跃亭并未偿还。

上海懒财方面还表示,方案中用来偿还债务的FF股份可能一文不值,“FF几乎濒临破产,并面临需要寻求大规模投资的空洞,其承诺等于庞氏骗局。”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从披露的文件来看,FF的财务状况的确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7月31日,FF的流动负债为7.34亿美元,尚未偿付的应付票据款项达4.02亿美元。“公司正在、并将持续以资金亏损、流动性紧张的状态运营,如果公司未能按计划股权融资,它是否能持续经营下去就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重组方案的风险因素中提到。

与此同时,据清流工作室统计,文件中列出来的潜在债权人数量达到131个。文件显示,贾跃亭负债37.7亿美元,资产仅为14.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破产申请文件同时显示,贾跃亭在提交破产申请文件前6个月,每月的工资为5万美元。但在去年FF的裁员风波中,贾跃亭曾提出“只拿1美元工资”。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