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希金的最爱,一场珠光宝气的圣彼得堡之旅

subtitle 澎湃新闻11-04 10:23 跟贴 1 条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城,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我爱你铁栏杆的花纹,你沉思的没有月光的夜晚,那透明而又闪烁的幽暗。”

让普希金在这首《青铜骑士》中真情表白的,正是坐落在波罗的海之滨的俄罗斯历史文化名城——圣彼得堡。从1712年彼得大帝迁都到1918年,这里一直都是俄罗斯帝国的首都。作为各种王公贵族的云集之地,圣彼得堡从来不缺少奇珍异宝供给这些上流社会把玩。如今,圣彼得堡全城共有264家博物馆,向世界展示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宝藏。

对每个到访圣彼得堡的游客而言,首站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冬宫。这里可谓是“珍宝千千万,冬宫占一半”。这个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的奢华殿堂由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兴建,最初是她的私人博物馆,又名“埃尔米塔什(Hermitage)”。在200多年的岁月里,它由历代俄罗斯沙皇不断扩充,如今已经是圣彼得堡最著名的景点和俄罗斯帝国的象征。

尽管是盛夏时节,圣彼得堡日间气温只有13摄氏度,然而再低的气温和再冷的海风也阻挡不了人们对冬宫的热情。长长的队伍一如蜿蜒的涅瓦河,一路从入口曲折穿过内院到达外墙的冬宫广场。

冬宫共开放三层,其中一层和三层分别是考古出土文物和东方(包括伊斯兰和东亚文明)器具,而绝大多数精华都在二层的沙皇私人博物馆和寝宫。从一层到二层,就要经过第一件镇馆之宝——约旦阶梯。在冬宫尚未对外开放时,这里是冬宫的真正入口,专以接待外国使节和皇室显贵。灰泥拱顶、鎏金壁灯、大理石柱和浮雕神像构建了一个神圣庄严的大门。在穹顶上则绘有提香·韦切利奥的名作《奥林匹斯山》,描绘了诸神在宙斯身边众星拱月般集结,象征帝国对沙皇的拥戴和忠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约旦阶梯 本文图片均为 朱英涛 供图

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便是有“大金銮殿”之称的圣乔治大厅,是冬宫的心脏所在。大殿建于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时期,用来举行最高等级的皇家仪式、招待会和御前会议等。正中央摆放着黄金宝座,椅背及后壁上有双头鹰国徽,处处透露着帝国威严。

圣乔治大厅

倘若客人们想坐下来和沙皇饮茶畅谈,冬宫也有众多大大小小的会客厅满足需求,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是玛丽亚皇后客厅。这个房间的奢华风格与大金銮殿一脉相承,纷繁复杂的金纹镶嵌在暗红色内壁上,又映入主墙上椭圆镜子,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气派。

玛丽亚皇后客厅

如果以为冬宫内只有这种黄金与水晶的奢靡画风,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作为皇室日理万机的场所,这里还配备了书房——以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书房最为知名。这里没有任何窗户,仅有一扇门与外界相通,保证了整个房间的私密和安静。天花板、扶手和书桌上的手工木雕花显得古朴典雅,俨然是冬宫内部一处世外桃源。

尼古拉二世书房

最后,穿过几十个油画、雕塑、华服和陶瓷装饰的房间, “孔雀大钟”赫然伫立在一圈圈的游客中间。这座钟虽名为孔雀,实则有猫头鹰、孔雀、公鸡和松鼠四种动物。据说每到整点报时时,猫头鹰眨眼,孔雀开屏,公鸡啼叫,松鼠跳动。这座纯金制成的国宝在1780年被献给叶卡捷琳娜二世,而光安装就花了14年。

孔雀大钟

冬宫藏品之多,恐怕全部看尽要按年来算,而圣彼得堡的魅力在于就算你错过了冬宫,这座城市仍然不乏惊喜。从冬宫北面的码头坐船,一路穿越涅瓦河进入芬兰湾,有一座占地有800公顷之大的皇家园林,隐藏在南岸郁郁葱葱的白桦林中,这就是与冬宫对应的帝国夏宫——彼得霍夫城。

如果说冬宫是俄罗斯的故宫博物院,那么彼得霍夫城则是颐和园和圆明园的合体。在这里,雕塑、喷泉和园林构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波罗的海伊甸园。漫步在精心修剪的树林间,可以嗅到花草的清香和海风的微咸,偶尔还能看到上蹿下跳的松鼠匆匆消失在枝杈之间。这座园林处处透露出法式风情,尽管最初是仿照凡尔赛宫而建,但倘若凡尔赛宫的主人路易十四今日到来,也要赞叹一句“Magnifique”。

下花园最著名的梯形喷泉群,镀金雕塑均为古希腊与古罗马英雄人物

园林中遍布藏匿在树林深处的喷泉与花丛

回到圣彼得堡,在主干道涅瓦大街不远处的格里鲍耶陀夫运河旁,有一座神似莫斯科圣瓦西里大教堂的红漆洋葱顶教堂,这是圣彼得堡的又一地标建筑——滴血大教堂。它虽外形与前者相似,但内部却是别有洞天。

整个教堂内壁嵌满了以旧约圣经故事为题材的马赛克,共有7500平方米,消耗的大理石、宝石、陶瓷和青铜等不计其数。这种色彩极为绚丽、不留一处空白的教堂内壁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极其少见,哪怕是赫赫有名的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和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其内壁也免不了以严肃的灰色和铜色为主,且装饰多为冷色调的大理石雕塑。而滴血大教堂内则五彩斑斓,金光熠熠,置身其中,仿佛处在圣经中描绘的天堂。

滴血大教堂内壁

离开滴血大教堂,向东走到河边,就来到了小而精致的法贝热博物馆——这里收藏有圣彼得堡的网红礼品“法贝热彩蛋”。博物馆前身是舒瓦罗夫宫,在2013年重新开辟为博物馆,用以纪念俄罗斯珠宝设计师卡尔·法贝热和展出他制作的巧夺天工的彩蛋等宝物,其中不少都曾作为献礼赠送给沙皇和贵族。作为圣彼得堡一张精致的名片,法贝热彩蛋身上寄托着有别于“战斗民族”刻板印象的俄式匠人情怀。

一枚精致的钟表彩蛋

纪念品商店价格不菲的彩蛋,部分昂贵的售价可达20000卢布(合人民币约2200元)

圣彼得堡所拥有的巧夺天工的宝藏,恐怕用多少的文墨也难以描写,用多少的数字也难以穷尽。一代代伟大的俄罗斯工匠,将这颗波罗的海琥珀雕琢得精美绝伦,连造物主的手笔,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巍然屹立吧,彼得的城!

像俄罗斯一样的屹立不动;

总有一天,连自然的威力

也将要对你俯首屈膝。”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