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滕:还有戏

subtitle 网易声音图书馆11-03 13:02 跟贴 42 条

本期人声重磅推出声图第十三期人物专访。他是欧丁剧团建团53年以来唯一的中国特聘演员,他的作品曾在乌镇戏剧节创下“8分钟售罄”的奇迹,他以古融新,实验着民族本性与哲学的戏剧呈现,他是导演丁一滕。

动听的声音有温度,声图也将继续为大家带来有温度有深度的访谈,通过“人声”听见人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丁一滕:还有戏

今年丁一滕带着《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来到乌镇戏剧节,他说这是给乌镇戏剧节老师的答卷,也是给朋友的一份礼物。

滕,百川沸腾水上涌也。他曾被欧洲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称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中国人”,这些年他以戏剧滋养生命,去挖掘,去钻研,去实验,不竭不绝。

戏剧是一种遗憾的艺术

7年,《活着》、《寻欢作乐》、《女仆》、《拥抱麦克白》、《窦娥》、《醉梦诗仙》、《弗兰肯斯坦的冰与火》、《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丁一滕像个小学生一样一直在“交卷子”,但同时,他又像是班级里的优等生一样,已经不满足用传统的方式,而是近乎偏执的探索着新解法“新程式”。

《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不是一部新戏,很多人没看之前都批评说“这不就是《弗兰肯斯坦的冰与火》换了个名字吗?”。10月26日乌镇戏剧节首演谢幕后,大家惊呼,丁一滕又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部取材自玛丽·雪莱的人类历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的戏,丁一滕用了“新程式”——梦境,通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精神分析学理念,围绕性侵和童年的问题,给观众们展现了一个悲剧的轮回。

主人公薇朵从小失去父亲,母亲带着她嫁给现在的继父。薇朵遭到继父的侵犯,母亲却只劝她容忍。男友曾经带给薇朵生活的希望,但一场意外带走了男友的生命,薇朵深受打击,她幻想着男友死而复生,坠入诡异梦境。梦境中出现一个形似男友的怪物,他嗜血残暴,后受大师启蒙开化,以红色番茄为食,克制嗜血本性。怪物渴望拯救受伤的薇朵,薇朵却选择在梦中自杀……梦境颠倒错乱,那些难以启齿的伤痛被一层层揭开。

“我觉得走进剧场的人都是懂我的人,能理解我的人在那一刻跟我都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尽管说着粉丝不重要,从来没想过为了寻求更广阔的市场去改变自己的作品方向的丁一滕,这次做了一些调整,但丁一滕解释,“相较于《弗兰肯斯坦的冰与火》,《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只到了两层梦境,因为我觉得戏的前面太重了,如果再加一第三层的话,我怕观众受不了。”

不是为了迎合市场,而是为了让观众更懂。

中西合璧探索新的方程式

演员变了,国际演员变成了一水儿的中国演员;语言也变了,五种国际语言变成了五种方言,在舞台上听到北京话、湖南话、天津话、闽南话、四川话,这是第一次。

丁一滕说,也是一种创新。“我觉得把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方言的特点发挥出来,因为每一组方言有自己的韵律自己的特色。”中国传统文化(方言、戏曲),这是丁一滕用上的第二个“新程式”,中国戏曲的“程式化”里脱胎而出的一种“新程式”——水袖、戏服、脸谱、方言、与欧洲肢体戏剧的自由之感的结合

“90后是时候回归传统了。”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触到了先锋戏剧,也开始逐渐认同这样的表达方式。丁一滕说,这种中西合璧是未来戏剧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从他现在开始要从现在开始做起,把我们本民族的、属于我们本性当中的、我们自己哲学里边的东西放到当代的中国的戏剧舞台上。

“我觉得在舞台上应该让大家听到我们国家的这种财富,我愿意做那个举着旗子的人,通过自己独具特色的戏剧实践让传统文化散发新的光泽。

图片来源:小时新闻

10月27日,是他的生日,《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在乌镇谢幕,一张全新的卷子又摆在了他面前,第8年的丁一滕依然值得等待,依然充满期待。

“戏剧是一个遗憾的艺术,还远不到一个可以总结的时候。”

丁一滕,还有戏。

对话《伤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导演、演员丁一滕

Q:大众给你贴了很多标签的,爆红了会膨胀过吗?

A:有过一些,对自己的一些思考,我觉得这个过程还是挺重要的,慢慢对自己的定位就更加清晰了,然后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管那些专注于自己的每一个作品还是更重要。像巴尔巴导演他坚持欧丁剧团50多年,在漫长的戏剧道路上,我才刚刚起步,我觉得这个路还远,远不到一个可以总结的时候

Q:这部戏是围绕性侵、童年的问题?

A:对,它是围绕着性侵跟童年阴影的一个故事,是一个真实故事的改编,然后也是参考了弗兰克斯坦的这部文学小说。实际上这个作品对我来说触动很大,很多观众看完之后也非常激动,然后反馈来说是觉得非常的就是说澎湃,有那种澎湃的感觉,我觉得这部作品有它的特质,我就希望大家直面这个问题时面人群直面这种社会话题,我有一个朋友她遭受了这样的一种一个遭遇,我希望做这个戏送给她一份礼物。

Q:这部剧是送给朋友的一个礼物?

A:我这个朋友在知道我创作这个作品的时候她就哭了,哭完之后她又笑了,她就很高兴地笑了,他说很幸福“我长这么大没有被重视过,谢谢你这么重视我,你把我的故事改成了一部戏。”实际上这种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治愈,也许她永远不会走到剧场里,也许我永远不会请她来看这部戏;但是我的这种做法,我觉得对她来说是我能给他的,在我的时空里,在我的假定性里,我能给他的最大的一个能量了。

Q:《窦娥》跟《伤口》您更喜欢?

A:我永远喜欢我最新的作品。《伤口》探讨的话题是比较深刻的。

Q:未来有什么打算规划?

A:我可能继续完成我的学业,然后去读博士,还会继续在世界各地开展工作坊,开展戏剧创作,可以更多地吸取营养,然后进行新的创作。

欢迎搜索小程序及新浪官方微博

“网易声音图书馆”

或订阅网易云音乐电台

用声音给视障孩子以视觉想象

让更多人听到你的声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