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想要研究生学位,我只能帮导师报假账

subtitle 网易人间11-01 17:08 跟贴 2114 条
“你会举报吗?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因为不敢举报吗,毕业大权可在导师手里呢!大家来读研无非是为了学位,这种小账目又不会损害学生自己的利益。举报导师得不偿失的。”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

“你是辞职来读研究生的,应该多少对人情世故有些了解吧?”

这是两年前第一次见到我的导师李老师时,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李老师是W市一普通高校的硕士生导师,30多岁。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穿着西装套裙,坐在办公桌旁边看电脑,看到我进办公室,并没有理会我的问好,而是直接说了上面那句话。

“嗯,还好吧。我以前在一家公司的经纪业务部门上班,虽然是后台业务,但跟客户也有些接触,基本的社交没多大问题。”我来不及多想,直接回答。

“好,这就很好了。你师兄大学刚毕业就来读研了,傻不拉几的,上不了台面。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做还不如我自己去做——你做事还靠谱吧?”李老师停下来,看着我。

我早就知道很多高校的导师会把研究生当作免费劳动力,所以心里已有准备。但李老师这么开门见山的,还是出乎我预料,我只能礼貌性地向李老师点了点头。

“你要明白,做学术虽然跟做生意不一样,但基本道理还是相通的。老师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我们师生是利益共同体,你拿学位,我拿工资,各取所需。对了,你以前每个月工资多少?”李老师又问。

我一时被问愣了,答道:“除去五险一金,到手也就三四千吧……”

还没说完,李老师就打断了我的话,看着我说:“这样吧,我每个月给你开些生活费,就当是你助教助研的工资了,不多,但够你平时花的了。怎么样?”

我连忙点头以示感谢——之前很多读研的同学曾告诉我,在大学里研究生几乎总是处于被剥削地位。我在心中暗想,导师虽然说话比较直接,但还是挺好的。

虽然自己在职场上也历练了两三年,可后来经历的事情,让我发现自己还是太嫩了。

2

入学一周后,李老师让我去她办公室。这几天通过跟师兄师姐的交流,我对李老师做事风格开始有一点了解,她向来不喜欢在电话或微信上谈事情,只在当面谈。一开始我还觉得这样太麻烦,后来才知道,她这是做事谨慎。

到了办公室,寒暄了两句后,她仍是直截了当地问我:“你酒量怎么样?”

“喔,还行吧,可以喝点。”我有些疑惑地回答。

“那好,这周五你跟小璐一块来我那吃饭吧,小璐知道地方。”

她口中的小璐是我一个正在读研三的师姐,也是工作了几年才来读研的。不过她读的是在职研究生,现在在W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而我则是辞职读的全职。

本来第一次见面时李老师说我们是“利益共同体”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不舒服,感觉这句话太过功利。这次听到要去她家吃饭,我心里舒畅了很多,觉得这是我们师生联络感情的好机会,所以点头答应下来。

周五晚上,我跟小璐师姐一块去了李老师家,一进门,才发现里面早已坐了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我认识,是我们学院的张院长,另外一个经李老师介绍,才知道是学校财务处的范处长。听完介绍,我心里有点明白了自己今晚吃饭的“作用”,于是也没多问,只是陪着两位领导喝酒。那天晚上是我辞职以来喝得最多的一次,后来还是小璐师姐扶着我回到宿舍的。

周末过后,周一上午,小璐师姐打电话过来,说李老师找我们有事。我赶紧起床洗漱,随小璐师姐一块去了李老师的办公室。

李老师见我们到了,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材料袋及一份报账单,要我们在两周内把这次教改课题(教育教学改革与创新实验课题)的经费报销下,一共5000元整。

小璐师姐也没问什么,接过材料袋和报账单就跟我一块走了出去。走出办公楼没多远,小璐师姐建议一块去吃个饭。我想了想,开学这一段时间,同门还很少见面,这次正好联络感情。

点完菜,小璐师姐让我打开材料袋。我拿起材料袋后发现很轻,有点疑惑地打开,发现里面居然空空如也。我抬头看看师姐,师姐不等我开口,就解释说:“教改课题的报账材料需要我们自己做,然后拿给前两天一块吃饭的张院长和范处长签字,再去报账就行了。”

“什么?这是材料造假吧?”我简直不敢相信。

师姐示意我小声点,然后点了点头:“一直都是这样报的。教改课题是院里自有资金支持的课题,基本上没有审核部门查这些东西。”看我有点犹豫,师姐接着说:“这些资金平时也就是用来教学实验的,比如教案更新、课件制作,给本科生上课也可以看作是教改。”

我无话可说,只能表示同意。当天晚上,小璐师姐就把前几年学院里的教改课题材料打包发了我一份,让我先熟悉下怎么写。

为赶快完成“任务”,第二天我便跟师姐一起到图书馆捯饬这份教改课题了。根据李老师的研究方向,我们先是将课题定为“21世纪以来的大国关系演变研究”,并将我和师姐的名字加入到课题组成员里面;然后,我们按着原有课题的大纲和格式“写”了一份长达25页的报告——实际上只是改了下日期和名字而已;最后,我们又打印了十几份调查问卷,由我和师姐分别填写,“证实”确实进行了这次教改活动并得到了同学们的反馈——当然,为了字迹相似,我和师姐是左右手换着写的。

我俩拿着这些材料去给李老师过目。李老师看后点点头,说张院长在办公室,让我们赶紧去签字。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怕张院长询问,但实际上我想多了。当我和师姐将材料送到张院长办公室时,张院长完全没看材料就签了字,还跟我们谈笑了一会儿;接着,我们到隔壁办公室盖章,保管印章的行政人员在看到院长的签名后直接盖了章;到了财务处也是一样,范处长直接签字,然后去盖章,没人审查。

一个星期后,5000元的教改课题经费就打到了李老师的公务卡上,一切顺风顺水得让我不敢相信。

3

虽然一切顺利,但由于是第一次去报假账,我心里十分忐忑——若被查出来,学校肯定会对我进行处分。我放弃工作来读研,本来就牺牲挺大,当初考研时,由于目标院校没有考上,只得服从调剂来到这个既非985、也非211的高校。我激励自己要努力,一定要考一个985高校的博士,因此,我不想在这个地方惹出任何事情来。

过了三四天,我实在难以忍受心里的纠结,又不好直接跟导师说,想了想,只好打电话给小璐师姐,希望能跟她聊一聊。

我们约在一家餐馆,在饭桌上,我也没太客套,直接问:“这么报账会不会被查出来?”师姐听后没说话,只是给我夹菜。我只好接着说:“以前都这么做吗?不是说大学科研经费核查得越来越严了吗,李老师居然还敢这么做?”

师姐沉默了一会儿,说:“或许一些重点院校的财务审核制度会严谨点,但像我们学校,多半是走过场。只要领导签完字,负责印章的人基本不会认真审核,除非是比较重大的科研基金。”师姐顿了一下,继续道:“根据我的观察,我们学校的财务报销流程很简单,单据和材料都是小问题,大问题是院里的领导愿不愿意签字——你觉得李老师上次让我们去吃饭是干什么的?”

“领导应该看不上一顿饭吧?”

“不是饭的问题。李老师今年30多,一个人住在W市,她老公住在孝感,十天半月也见不到一次,而张院长前几年也离婚了。这个,你懂的。”师姐咯咯笑了起来,“听说李老师和她老公关系不太好,因为她老公只是个车间工人,挣钱太少。”

我向来对八卦没什么兴趣,于是闭嘴不再深问下去。

“这种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是真的。”师姐见我没说话,又加了一句。

“那我以后还要这么报账吗?”我有些纠结。

“嗯,差不多吧。我们学校报账系统主要是人工操作,他们只要审核下单据和银行流水就可以了——实际上这些东西他们根本不会细看。财务范处长你也见过,跟张院长是大学同学,签字不过一句话的事。”

“这些事情让学生去做,就不怕学生举报吗?”

“你会举报吗?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因为不敢举报嘛,毕业大权可在导师手里呢!大家来读研无非是为了学位,这种小账目又不会损害学生自己的利益。再说,即便举报了,学校会听你的一面之词吗?学生举报导师得不偿失的,这个你多少也听到过一些吧。”师姐一脸认真地说道。

那天在回学校的路上,我想了想,既然是师姐说的这样,那报假账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好好读研、毕业、考博才是我的头等大事。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我给自己打气。

4

大概过了两个月,李老师打电话叫我出来到她公寓楼下小吃街的一家菜馆吃饭。到了菜馆坐下不久,李老师就开口道:“开学时我说了给你开生活费的事,最近比较忙,也没来得及弄,不过你放心,很快就有眉目了。”

实际上,自从上次报假账后,我就不敢再惦记什么生活费了,生怕到时候惹出什么事情来。但我也不敢跟李老师直说“不要”,只好默默点点头。

李老师接着说:“你师姐已经研三了,明年暑假就走。我一直很器重你,因为你工作过,知道怎么办事,上次报账,你的那部分材料就写得不错。”

提到那些报账的假材料,我更加不自在了,又不好接话,只得装傻低头吃菜。

见我没说话,她又说道:“这学期快结束了,你在学习上有什么进步吗?”

我哭笑不得。心想,我来了一学期了,除了给你干活,你指导过我学习嘛?但话不能这么说:“谢谢老师这一学期的指导,我进步了很多。”

虽然只是一句客套话,但李老师似乎很受用,满意地点点头。继而开始介绍她的光辉事迹,又是去上海读博、又是出国留学的,还鼓励我好好干,说以后考博时可以给我推荐一位有名望的导师。

说得差不多了,李老师开始进入正题。她说自己的省级课题快要结项了,“还有大概1万元左右没有用,需要在结项前报销完”。我听后,立刻明白这次吃饭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干活”。

第二天我去财务处领完报销单后,到李老师办公室询问诸如机票、火车票、住宿发票以及学术会议回执等课题结项栏目里标明的所需票据。李老师看了看我,说,这些事情你可以请教你师姐,以前怎么做的现在照办就是。

我走出办公室,打电话向小璐师姐求助。小璐师姐倒很直爽,说:“其实票据这些事,你自己可以完成。按照以往,我们都是向同学们搜集车票、住宿票什么的就可以了。”

“那怎么报呢?”我还是很疑惑。

师姐估计是看我不开窍,声音也提高了:“你就在报账时候,在报销单上把票据上的同学们的名字,直接加到课题组里面,然后代李老师签字,证明这些人是课题组成员,他们的差旅费都是科研支出,就可以报账了。”

挂了电话,我只好在各个群里询问同学们有没有出差、回家以及住宿的票据,活像一个在街头卖狗皮膏药的人四处贴小广告。但我等了两天,凑到的票据总额还不到4000块钱,加上李老师实际的开销发票,总共才6000多块钱。

我只好打电话向李老师说明情况,李老师听后,直接让我去趟她家。到了,她拿出一张身份证和一份中国电信的宽带账单,说:“你去按这个号交两年的宽带费吧,3200块钱,加起来差不多1万了。记住报账时,要写上是科研所需的网络费支出。”

我看了眼,身份证并不是李老师的,但我不想多惹事,就拿着东西去交网络费了。

我按照报账要求,小心翼翼将票据按照鱼鳞状贴好,并在报销单上标明是课题组成员出差、学习以及交流的票据,并代他们签字。之后的签字盖章依旧顺利,我便独自拿着材料去了报账大厅。

我专门找了个人多的报账窗口排队,觉得人多的话审核人员就不会对材料审核的太细。可能是我表现得有些紧张,排到我的时候,财务审核人员看了看我,问:“这个课题有那么多的成员参与吗?”

我心虚地点点头。财务人员半信半疑,说让我打电话给导师,她要核实一下。

我心里舒了一口气,但又有点郁闷——审核人员这是怕我背着导师报假账装到自己的腰包吧。不过好在电话打给李老师后,这笔账就顺利地报了下来。

我还是有些后怕,第二天上午就去了李老师办公室,委婉地说:“老师,我不想去报账了,排队太麻烦了。”

李老师头抬也没抬:“那有什么麻烦的,你慢慢报就是了,不着急。”

看她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问:“这么报,会不会被查出来?”

李老师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这么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嘀咕着:“这是假账啊。”

李老师当场就把手中的鼠标摔了,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谁说是假账?你不要乱说话!再说,假的也是你去报的,你有本事告我啊!”

我被她这突然的怒气吓了一跳,没敢说话,也没敢看她。

过了一会儿,她缓和了语气:“现在都是这样报账的,你别有压力,没人会理这些小账目。再说,我要说某个人是课题组成员,或者某项开支是科研开支,那它就是。谁还会为了几百块钱车票专门去调查某个学生是不是课题组成员吗?”

接着,她又说道:“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导师,那我们就是利益共同体,你明白没?”

面对这句明显威胁的话,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点点头,开口向她道歉。

5

2018年5月中旬,李老师主持举办了一个“地区研究研讨会”,并邀请了北京和上海多位教授和专家——他们大部分都是李老师的同门。忙活了3天,研讨结束后,又有一批经费需要报销,除了经常报销的差旅费,还需要报销场地费、餐饮费、专家讲座费以及专家咨询费等等。

我拿到的一大堆机票、住宿发票以及餐饮票据,确实都是这次研讨会的票据,但李老师从电脑里导出的专家费用表中,有2位专家并没有参与讲座,需要报账的报销单中,很多数字也不对——比如场地费,多出了3个场地,用车次数也多出很多,没有实际票据来证明。

当我把这些问题说给李老师时,李老师直接说:“这两位教授都是我博士时的老师,很熟悉,虽然没来,但也为这次研讨会的举办提供了很多建议,你直接找个人代签字就是了。”

“这个不太好吧,代他人签字,需要授权吧?”

“他们确实为这次活动做了很多贡献,来不来只是过场而已。”李老师的语气不容置疑。

“那演讲稿和咨询表怎么办?这个报账时是需要审核的。”

“我这有份课件,你和你师姐一起改一下。放心,没什么问题,专家咨询费这些,领导具体询问时也是询问我,问不到你的。”李老师说。

当天,我就按照李老师的指示,去打印了一张签到表和几份专家意见表,回到宿舍后,我就让室友们帮忙,分别代表那些没来的专家签字。

室友李东笑着说:“大兄弟,你这成了造假专业户了,也不怕被查到?”

另外一个室友反驳道:“不至于,很多研究经费都被这帮黑心老师们给挪作他用了,每次金额也不多,没事。”

“也是,你看我的导师,也有几次这么报的,虚开发票。”李东说。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只一直叹气,心想:自己怎么摊上这些个事?

李东递给我一根烟,劝我以后最好不要再这么报了,有风险。我没有接烟,不满地说:“你导师的课题组不也常这么报账?”

李东笑了笑,说“不扯了”。

签完字,接下来就是专家的咨询表和演示稿件了。这个我已经有了些经验,无非是写材料而已。这次研讨会主要是探讨区域研究问题,对于那2个未与会但又需要报账的教授,我自己搜集资料、制作演示大纲,并在专家意见栏上让室友写了几句点评,然后,去网上找到这两位教授以前外出演讲的照片,找室友帮忙P时间、地点和标题,打印出来,如此,就算完成了。

至于多出的场地费和车辆使用费,我一个学生难以应对——毕竟我跟酒店和出租车辆公司的人不认识。可是没几天,李老师就找到我,给我了一些票据,说这事她已经搞定了,“找人开个票据小意思”。我看了下票据,跟一开始李老师拟定的报销单金额完全一致。

说实话,前两次报假账时,我心里对导师极为不屑。但这次,没想到外校的教授也是一路货色,不干活却捞钱。至于酒店和租车公司,也是为了赚钱不顾道德。想到这里,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室友也说,这不是我的过错,要怪也是怪学院和财务部门,他们工作这么不尽职责,才导致假账发生。

像以往一样,我按照报账要求,将所有票据粘贴好后,轻车熟路地去找院长和财务领导签字,再去隔壁盖个章,最后去排队报销。

这批报账资金,一部分进了李老师的公务卡,一部分则给了那些专家、酒店和租车公司。一如既往,一周左右到账。

6

研二上学期刚开学时,学校来了位新校长,主持实施了新的报账制度,说要纠正以往的报账乱象。新的财务章程规定不能让学生去报账,必须由学院的助理报账。这么做的原因,一是禁止部分导师将学生当作免费劳动力。二是防止部分导师报账时虚开票据,或者学生报账不懂得流程,导致报账混乱。

更重要的是,新的报账制度要求银行流水必须是从建行(学校的师生卡由建行发放)柜台或自助机打印出来,并且要有签章,而且在差旅费报销中,还有“课题组成员必须是该导师的硕博研究生”等一系列要求。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如释重负。然而,事情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一周后,李老师给我和新来的师弟各发了一张“科研/报账助理申请表”,要我们按照格式好好填一下,然后交到院里行政专员那里签字盖章。

师弟显得很高兴,因为李老师说,填好这个,每月会给他发放一笔“科研助理费”。我看着师弟,没好意思跟他说导师许诺给我“生活费”,一年多从来就没见过影子。

当然,没告诉他导师的手段,主要还是因为我存了些私心,希望师弟能赶快接手报账事项。我实在不想再这样报账了,我希望能抽出时间学习,准备考博。

过了几天后,李老师说她已将我和师弟加入了她之前申请的一项校级课题中。师弟很高兴,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师姐和师兄早就告诉过我,这只是挂个虚名而已,到时候发放经费,虽然会发到我们卡上,但实际上还是要转给导师的,自己什么落不下。

果然,到了学期期末,李老师将我和师弟叫到办公室,让我们办理学生参与课题经费发放的事情:“报的学生参与科研费用,先发到你们卡里,你们收到后转给我,我按照你们的参与成果调整下,再发给你们。”

师弟愣了一下,看了看我,我微笑着点下头。师弟看到后,也表示同意。

这个报账很简单——我和师弟将课题中期成果、成员信息等打印出来后签字确认,之后填好检验表格,交给院里领导签字、盖章;再填好资金发放表,交到财务签字盖章;账目报完后过了一周左右,这些应发给助研学生的科研款项,就发到了我们的学生卡里。

按照李老师要求,没几分钟我俩又完完整整地将这些钱转给了她,总计4100元。

转钱的时候,师弟还发微信问我:“师兄,上次李老师说按照科研参与的成果大小,再将钱发给我们,是怎么个评价标准呢?按写的材料多少,还是发的论文等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心里又有些愧疚。跟室友商量来商量去,我最终决定跟师弟坦白,于是回复道:过两天出来聊聊吧,具体情况到时候再说。

师弟回复说可以。

我以为这次报账的事可以暂告一段落了,没想到,我们还没聊上,师弟就直接捅了马蜂窝。

7

师弟可能是从别处听到了风声,直接去学校财务稽核部门揭发了李老师。

我知道后心里七上八下,生怕捅出以前报账的事情来。我在宿舍不住地抱怨,却不知道是该怪这个师弟“不懂事”,还是怪自己当时报账时选择了屈从导师。

两天后,李老师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到她家里去一下。我进门时,看见张院长也在。李老师显得很轻松:“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这个师弟,当时进来时我就不喜欢,心眼太坏。这次估计是出于误解,向学校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学校决定要核查一下报账的事。”

“具体核查哪些呢?严重吗?”我急切地问道。

“能有什么事?就是稽核部门对账目再次审核下而已。张院长说了,只是走个流程罢了,至于范处长,他也说没什么事。到时候你知道怎么说话吧?”

我沉默了,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小璐师姐突然联系我,说让我看下支付宝。我打开支付宝一看,发现是小璐师姐给我转了1000块钱,说这是导师给的——从没兑现过的“生活费”,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过来,真是够缺德的,我不禁骂出了声。

跟室友商量后,我拨通小璐师姐的电话,要把钱转回去。师姐听后,说转不转都一样,让我自己决定。挂了电话,我直接把钱转了回去,并向师姐保证我不会乱说话。

过了两三天,学校财务稽核处打电话给我,说有关李老师报账的事情要了解下。我听后整个人都呆了,室友们也面面相觑,停了好一会儿才给我支招说:“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个跑腿的,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

我无可奈何,想了想,也只能这么办了。

那天下午,我战战兢兢地去了财务稽查科,进去后不知道是站着还是坐着,头也不敢抬起,甚至到现在也想不起来我是怎么坐到椅子上的。只记得这些稽核人员的态度很好,像平时聊天一样,先问了我一些学习情况,慢慢地我放松下来。

“李老师的部分账目中,有些材料需要补充,你报账的时候发现了吗?”看到我放松了,坐在我对面的一个胖子问。

“我不知道,没见过,都是走流程的。”我回答道,“我就是帮老师跑腿的。”

我心里不禁紧张起来,手心也冒了汗。

坐在我对面的财务稽核人员对视了一下,就没再次问我关于报账的事情了。另一个年长的人,看起来应该是领导,缓缓跟我说道:“孩子,以后做事认真点,谨慎点,别出岔子。我知道,你们研究生为了一纸学历不容易,回去后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我听后赶紧点点头。

出来的时候,我整个后背都湿透了,在门口等待的室友赶紧扶我回宿舍,到了宿舍,我直接瘫在了椅子上,好久才缓过神来。之后,我在宿舍待了好几天都没出去。

又过了一周左右,李老师被给予警告处分,原因是“不尊重学生,且没有尽到导师责任”。而那个师弟则被李老师从“硕士生指导群”里踢了出去。

8

过了大概半个月,到了今年1月份,师弟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自己申请换导师没有成功,没有导师愿意接收他,所以想让我帮他给李老师求求情。师弟的声音听着有气无力的,出于同情,我没多犹豫就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我陪师弟一块去了李老师办公室。说明来意后,李老师对师弟的道歉表现得很宽容,当场就把师弟拉回到了硕士生的QQ群里,并说了一番“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之类的话。师弟也当场表示,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看起来一切皆大欢喜。可过了几分钟,李老师又交给了我和师弟一份教改课题材料袋和报账单,让我们趁财务还未关账,赶紧把新的教改课题项目资金报销下。

我谨慎地将材料袋接到手里,摸了下,里面是空的,高兴的心情一瞬间烟消云散。

走出办公室后,像去年小璐师姐一样,我请师弟到附近的菜馆吃饭,并说明了一切。师弟听后选择了接受。当晚,师弟就根据我发给他的那些旧材料,开始“写”新的教改材料。我实在不想再掺和这事了,便放手随师弟自己弄去了。

而我的消极态度,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冲突,也让我彻底失去了继续忍气吞声的耐心。

3月份,研二下学期开学没多久,有关毕业论文设计事情需要李老师签字,那天我到了办公室后,发现她并没有签字,而是板着脸说:“你师弟上次没报完账,你为什么不去帮忙?这两天去跟你师弟赶快报销下。”

又是报账的事,简直没完没了了!——但为了让她签字,我只好忍着说:“老师,现在才刚开学,要不等期末一块报吧。”

“等期末?你就会偷懒吗?你不知道期末人多吗?”说完,她就忙自己的事去了。我在办公室站了一会儿,觉得不好再跟她纠缠,便回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李老师打电话说我的论文设计不合格,她不能签字,并说鉴于我混学历的学习态度,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之后毕业。我听后十分恼火,认为她是在故意刁难——这个论文设计一开始她是同意通过的。我打电话问她:“老师,论文设计问题到底在哪?可以说的具体点吗?”

她没理我,直接挂了电话。

我气不过,径直去了她的办公室,结果自然话不投机:她让我先去把账报了再说,而我则让她说明不能签字的原因。我们争吵起来,我忍无可忍,心想这又不是什么名校的研究生,何必如此低声下气?

“我不报账,你也别签字了,老子不要这学位了!”我摔门而出。

回到宿舍后,我冷静下来,既然自己已把话说出来了,那也没必要再腆着脸留下来,而且闹到这步田地,以我对导师的了解,她定会再次刁难,说不定又是让我去报账。想了几天后,我又跟高中好友阿哲聊了一下,他宽慰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再考一次,要是担心时间成本的话,就考个在职的,毕竟,人生不止一条出路。

话虽如此,可就这样放弃快两年的努力,我实在心有不甘。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我一直在纠结,直到4月初,我才下定决心,登录学校教务官网,填写了退学申请。同时,我向阿哲所在的公司提交了个人简历。

编辑:任羽欣

题图:《没有秘密的你》剧照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舍卫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