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云平:能把爱好当工作 那是相当得不错

上流大明星10-31 15:56 跟贴 75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上流大明星:栾云平

第一次被观众“赶下台”的场景,栾云平至今都还历历在目。

那是2006年的开春,郭德纲率领着德云社在天津开办省亲演出,可以容纳4000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那个时候郭老师太火了,观众们都是等着盼着见他。”栾云平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演出正式开始,栾云平和孔云龙打头阵上场,刚说到一半,现场突然响起嘘声一片——后台的幕布没拉好,观众们一看见正在候场的郭德纲,满心就只想让他立刻上场,索性开始起哄,就这样,栾孔二人被轰下了台

彼时的栾云平刚20岁出头,学艺还不到两年,面对这样的情形只能草草收场,下了台之后他连头都不好意思抬。“也不赖观众,还是不可乐,还是我们还不行。”栾云平并不辩解什么。

一晃眼,十多年过去,现在的栾云平是德云社演出一队队长,专场演出场场爆满,再也不是那个会被轰下台的“毛头小子”。当被问及现在的生活是否与当初理想中的一致,栾云平一脸诚恳:“说实话,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我没想着能‘出人头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栾云平与搭档高峰|图片来源:栾云平微博

第一次上台时忐忑不安 服装都是借来的

上流大明星:最开始是怎么对相声产生兴趣的?

栾云平:家庭影响,基本是靠电台,家里边都在听。小的时候最记忆犹新的就是春节联欢晚会,别的歌舞类节目都是能睡觉就睡会儿,一到相声小品类,我就告诉我们家长,一定要把我叫起来

上流大明星:从报名去德云社到站上舞台,中间只花了七天的时间,这七天里面发生了什么?

栾云平:就是背,把词背下来。但是这个并不值得骄傲,七天上了一次以后就一直不让上了,因为郭老师说我太着急了,一定要杀杀锐气和心气。而且这种艺术,不会说让你学个十天半个月你就可以上台的。

上流大明星:第二次上台是什么时候?

栾云平:很久,再上台基本上是仨月以后,那时候是期盼性地等待一场演出

上流大明星:还记得第一次上台时的心情是什么样吗?

栾云平:忐忑不安,服装都是借来的。那时候已经不想会不会把观众逗乐,而是能不能把词都说出来,在台上不要忘,这个是更主要的。

上流大明星:现在上台前还会紧张吗?

栾云平:不紧张,不能紧张,上台演出是我们的工作。天天上班,你们紧张吗?

上流大明星: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能比较好地应对一场演出了?

栾云平:2005年,德云社在卢沟桥有一个庙会,这是特别推动我进步的一个时期。从早上十点起来演到晚上十点,一直在演,每天都在穿大褂脱大褂,穿大褂脱大褂,就不那么紧张了。因为天天都在演,数量多了,质量就会提高嘛。

▲栾云平与师父郭德纲|图片来源:栾云平微博

坚持下来的动力是热爱 没想过自己能出名

上流大明星:成为一个相声演员的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阻力吗?

栾云平:没有什么阻力,就是一开始不理解郭老师为什么就不让我上台。不是因为你犯错误不让你演,就是舞台状态导致你要歇一阵,然后蓄势待发。后来慢慢理解了郭老师的这个心理,然后就好了。

上流大明星:在不让上台的过程中有想过放弃吗?

栾云平:没有,我还是比较顺的。刚上了一场你就歇了,这是什么毅力啊,想不想学了?

上流大明星:督促自己一直没有想过放弃的动力是什么?

栾云平:还是喜欢。而且我来的时候德云社没有大火,也没有现在的场场爆满,这个心理是不太一样的。我们来的时候观众不多,演出也不多,一礼拜就演两到三场,也不一定都是栾云平演。

上流大明星:现在的生活状态和您理想中的一致吗?

栾云平:说实话是比我想象得还好,我没想着能出人头地。我来的时候只不过是想用说相声来养家糊口,也没想着收入有多少,必须要成名,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现在咱不能说自己是个名人,但是大环境和大牌子比较硬,就导致有人会认识我,我没有想过这一点。

上流大明星:有人说你是德云社兴盛起来的见证者,你是怎么感知这种变化的?

栾云平:还好,反正是都经历过,我工龄比较长,赶上的事也比较多,也有卖一半座儿的时候,也有加座儿的时候。不容易的时候是真的很不容易,但是我来之后没有特别惨的时候。

▲德云社巡演时的观众席座无虚席|图片来源:栾云平微博

可以用颜值吸引观众 但还是要用语言留住观众

上流大明星:这两年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关注相声,有留意到这种现象吗?

栾云平:有啊,现在单身女性居多,观众逐步变成粉丝,原来是听众,听众变成观众,观众变成粉丝。年轻化不是坏事,那是好事,越听越没人,咱还干什么劲儿?

上流大明星:所以也会根据时代的变化,去做一些调整是吗?

栾云平:语言、结构,能新还是尽量要,这是必须要跟进时代的,不能捧着陈旧的东西不放。因为花钱来的人,人家就是新的年轻人,你给他们去听陈旧的东西,这个不公平,对吧?可能我们做得不够好,但是我们要去努力去做。

上流大明星:在你看来,是什么吸引了观众来听相声?

栾云平:原来我认为是幽默,现在我认为是幽默加颜值吧,这个不能否认,大家都爱看好看的。可以利用颜值吸引观众,但是还是要用语言留住观众。

上流大明星:你觉得幽默是什么?是当时图一乐呵,还是让人忍不住一直咂摸的感觉?

栾云平:什么想到什么时候觉得可乐,这个是大幽默,但是有几个人真的去想呢?相声的根还是幽默,并不是逗贫,不是滑稽,不是语言人身攻击。还是多练练幽默的内涵,这是对相声的最大贡献。

上流大明星:有什么锻炼自己的幽默的方式吗?

栾云平:我有一个特点就是爱听人聊天,我认为能锻炼幽默的方式就是多听好演员聊天。比如郭老师与于老师聊天,他们说话那个劲头、语速都是学习的榜样,跟着高人再不多听听,就太浪费太糟践了。

▲栾云平与于谦|图片来源:栾云平微博

提前三个月准备专场演出 与高峰沟通少却有默契

上流大明星:为了正在进行的这一轮专场演出,都做了哪些准备?

栾云平:就跟洗衣服一样,把我们要演的节目重新淘淘,拆拆改改。比如说这个节目要奔去山东演了,编排什么节目去山东,哪些语言更容易通,别给自己增加绊脚石。然后哪些适合小剧场的笑料就不要在大剧场演,再加一些适合大剧场的,比如动作要大一点,夸张一点,因为观众毕竟离得远。

上流大明星:这个过程大概要准备多久?

栾云平:得一百天,三个月之前就开始准备了。

上流大明星:专场演出和普通演出有什么不同感受?

栾云平:工作时长增加,你的精力和体力势必也要增加。你别小瞧站半个多小时,你们到不了后台,你们可以去看看,郭老师、于老师的腿上台之前都是要绑的。你们可能觉得站一会儿没关系,但也不是你想象那么容易的,而且这东西它很费气,尤其是逗哏演员。

上流大明星:去不同的地方说相声,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栾云平:首先是语速一定要调整,南方跟北方的语言毕竟不太一样,你说话快了他不懂。而且大剧场它有回响,声音说出去,转一圈它有可能又撞回来了,所以捧哏演员和逗哏演员的语速一定要调整开。

上流大明星:和高峰老师搭档多年,最大的感受是?

栾云平:默契。因为高老师不太善谈,我们俩人很少沟通,很少交流。他比较爱安静,我又比较爱热闹,所以爱好不太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默契,这个是我们比较满意的地方。

上流大明星:创作中产生分歧的时候,你们一般会如何解决?

栾云平:不解决,都听他的。

采写|杨怡 视频|孙世麒 王铮 统筹|马晨

《上流大明星》第116期,网易新闻上流工作室出品,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流大明星》,你的专属明星领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