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舰队:南北两宋时期的京城水军

subtitle 冷炮历史10-28 13:59 跟贴 39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古往今来,大部分国家的舰队都居于治下的海岸与重要水系,并不会因都城位置而做出逆向迁就。然而,这种自然规律却挡不住宋朝皇帝们的人定胜天观念。无论是撮取汴梁的北宋王朝,还是退居临安的南宋宫廷,都曾在自己的都城位置建立水军。

尽管其目的在于加强自己军队的水战能力,但却以南辕北辙的方式进行操作。结果,无非是让舰队脱离实战水平,迅速演化为供人围观的旅游项目。于是,一支功能类似今日抖音的水军力量,就长期陪伴在多位赵家天子左右。

1、皇帝的意志体现

澡盆舰队的训练传统 其实在汉朝就有先例

北宋绝非首个在都城建立水军基地的王朝。早在赵匡胤篡位的1000年前,就有汉武帝在长安附近挖掘出昆明池。这座面积达40里的人工湖泊,是为培养汉军水战能力而专门设置。由于当时的刘彻准备攻伐蛮族国家昆明,便以对方的国号命名水池,以此彰显自己的决心与宏图之志。

千年之后,坐拥江淮以北大部分地区的后周皇帝柴荣,也基于同样的心理而进行类似操作。由于将主攻目标放在江淮流域的南唐,因此就需要发动全国之力打造强大水师。这个进程并未因后周迅速夺取淮河流域而作罢。否则,后周朝的水军总部,完全可以设在是国际性港口的扬州。相反,五代后期的帝王已对所有地方军都失去信任,并想尽一切办法集中资源到自己眼皮子底下。因此,他在本来就有水系通过的汴梁建立船厂,并让人在城西挖掘训练水池。准备等水师操练完毕,就从都城直接发兵南下,沿着运河水道攻向江宁。

汴梁的京师舰队 始建于后周的柴荣时期

金明池所在的位置

然而,汴梁城的澡盆舰队还未成军,柴荣自己就在公元959年病逝。第二年,禁军大佬赵匡胤便发动陈桥驿兵变,将孤儿寡母的江山握在自己手里。但北朝的国际战略却没有改变,南唐依然是北宋要处之而后快的头号目标。因此,赵匡胤不仅在帝国控制的扬州和荆州建造舰队,也不忘加强都城以西的水军基地。从公元976年开始,宋太祖让人把老上司的水池继续扩建。前后动用35000劳工,将池子的面积扩大到方圆4.5公里。甚至在中心位置建有建有水心五殿,以便自己能身临其境的观看舰队操练。

讽刺的是,这个水池还没完工,消灭南唐的战争就在当年打响。赵匡胤满怀激情的去给京城舰队送行,并望着南下的船只而迟迟不愿离去。但制服对手的铁杆主力,却是大将曹彬在南方荆楚地区训练的真正水师。相比之下,京城舰队不过是禁军南下阶段的后勤运输部门,实际作用几乎不值一提。当曹彬的主力击败南唐水师,后者才沿着大运河姗姗来迟。由于宋军已经缴获了200多艘的敌方船只,所以京师舰队连组成跨江浮桥的工作也不用参与。

攻灭南唐的北宋水师 和汴梁的训练池没有任何关系

2、功能娱乐化

宋太宗曾希望汴梁舰队帮助自己北伐燕云

不过,南唐的迅速覆亡,并没有让赵家天子的水军热情退散。当训练水池在公元978年完工后,已经继位的宋太宗便亲自跑去将之冠名为--金明池。同时,大批江淮流域的居民或南唐降卒被挑选出来,派往汴梁担任帝国最重要舰队的水兵。

每年3月,皇帝本人都会亲临水池,在湖中的楼宇上进行视察。当时的太宗还对这支力量有所期待,希望他们能在北伐燕云的战斗中发挥作用。然而,在后来的高粱河战役阶段,京师舰队显然无法参与陆上厮杀。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就是将大批从南方送来的粮草,沿着运河转送到北方前线。考虑到幽州就在隋唐大运河的终点附近,至少在理论上还有协助攻城的可能。

清明上河图中的金明池汇报演出

当然,随着北伐战争的失败与辽国军队的强势反扑,京城水师的军事价值被完全送入谷底。但本着皇帝控制全国最精锐部队的需要,这支澡盆舰队还在消耗着北宋王朝的大量资源。首先是在编制上,全国其余的水军都只是地方厢军,唯独他们被化为禁军。因此,其士卒的待遇明显好于地方同僚,并成为吸引人才的最大诱惑。已经不愿继续北伐的宋真宗,就将海防重地登州的精锐调往汴梁,充实自己能随时看到的“王牌力量”。

当有大臣觉得不妥,建议拆毁旧船而将资源调配到海防重地,皇帝本人却对此感到非常不爽。他在回复中表示,每年春夏都有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人去金明池观看表演,甚至会自发的进行打赏。所以为何要拆毁旧船呢?

宋真宗就是汴梁舰队的忠实观众

至此,由后周留下的京师舰队,已彻底沦为供达官贵人把玩的娱乐项目。其作用已经和你我今日安装在手机里的抖音软件无异。每年时节一到,皇帝就亲自跑到水心五殿就位,看着水师在自己周围卖力的演出。那些变幻多端的长蛇阵、矩形阵和圆阵,基本上都直接照搬自陆军的队形操典。宋人也不讲究其具有的实战作用,只图在彩旗飘飘下达到最佳视觉效果。

考虑到金明池的面积与水师阵列的宏大,这种年度检阅就不可能是皇帝独享的VIP项目。赶来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算是有机会同天子一起感受强国豪迈。

王安石变法后 无用的汴梁舰队才遭裁撤

直到公元1070年,这支抖音舰队的命运才算是走到尽头。当宋神宗力主改革,并支持王安石对许多旧制度开刀,汴梁水师就因空吃白食而遭裁撤。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宋朝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对西夏作战,并稍稍恢复了用于防范辽国的登州水师。

等到金国军队在徽宗时代南下,金明池便因不再有人打理而日渐萎缩。最后在元朝时,成为被黄河倒灌泥沙所填埋的一块陆地。等到明朝重新控制那里,昔日皇家舰队的操练场所已无人知晓位置。若非21世纪的地方政府开发旅游项目,金明池到今天都可能是一个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的传说。

21世纪初才获得重建的金明池

3、江南的2.0版本

退居半壁江山南宋 也在杭州建立京师水军

当然,南渡的小朝廷也没有忘记在新都城位置重建直属水师。就和当年的北宋先贤一样,南宋时期的京师舰队在最初也是被迫服务于军事目的。

1127年时,时任宰相的李钢接到密报,称金人已经在燕云地区组织水师。他为此上书南渡的赵构,希望能在各地强化水战力量。但这个计划不仅难以实施,也丝毫没有引起康王的兴趣。两年后,金兀术的大军便轻松度过长江,让早就手握大船的韩世忠都好似自动消失。无奈之下,赵构只能从杭州坐船远遁,停泊在浙江沿海观察局势。根据其要跑的比谁都快的决心,甚至已准备好继续南下,提前走完后世小皇帝的逃难路线。

宋高宗的逃跑线路与水军息息相关

好在金军已是强弩之末,很快在回程途中被韩世忠的舰队堵在了黄天荡。但面对不善水战的女真,宋军水师依然不敢强攻,只能以最低效的方式进行围困。结果,对方买通地方老农,找到小路逃出胜天。让青楼出生的主帅夫人,白白在众大头兵面前表演了回击鼓。宋军的水战势力羸弱,也在这次成色不足的胜利中暴露无遗。宋高宗这才下定决心,要在长江沿线强化水师部队,并在临安也建立新版的京师舰队。

只是南宋在分配国防经费时,终究要首先考虑各防区内的野战部队。于是,重建起来的水师就完全依附于各陆军军镇之下。等到绍兴议和完毕,宋高宗立刻开始将部分下放的行事权回收,水师的地位也就跟着再降一级。因此,在1161年的海陵王出兵南下时,宋军水师可以抽调的兵力还是非常有限。李宝为了北上陈家岛作战,必须从内河中凑出120艘不大的战船入海。同时,部分水师还要在采石之战中阻击南下的金军王师。虽然勉强打赢了两场战役,但过程依然是非常惊险。

宋朝水师在对抗海陵王的战争赢的较为吃力

与此同时,南宋皇帝还在临安保留着独具特色的京城舰队,可谓是只把杭州做汴州的最佳体现。每年的钱塘江大潮期间,这支水师就会进行大规模汇报演出,出动近百艘战舰展示水战阵法。

除了彩旗飘飘的保留项目,还会以火箭和火船焚毁预设的假想敌船。加上士卒都是批发文身的吴越健儿,让习惯了儒雅风气的君臣都觉得非常过瘾。只是和他们的北宋先辈一样,这支京城水师几乎不见于南宋时期的各类大小战事。显然,虽是为军事目的而设立,但还是很快沦为达官贵人欣赏的抖音舰队。

南宋皇帝会在钱塘江大潮时观看汇报演出

进入13世纪,南宋才终于在蒙古帝国的压力下扩建水师。尤其是在对方也招募大量水军的情况下,宋人被迫逐步提高自己的战船质量,并将主力船型都做了扩大化处理。不仅可以在江面对敌人的小船形成天然优势,还能以装备的小型投石机攻击对方陆上营垒。只是这样的努力不仅来的太晚,也在技术技术层面缺乏足够代差。因此,随着蒙元水军的日益壮大,身处下游位置的宋军便顺着江水向东溃败。无论是在丁家洲还是焦山,都被水陆军协同的蒙元打的大败。

最终,流亡的南宋小朝廷抵达福建,却发现自己长期在当地没有任何成规模的水军部队。因为在整个两宋期间,南方沿海的成建制舰队,只居于广东珠三角一处。大批阿拉伯和印度海商的船队,是当地最具实力的海运力量。但他们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被宋人征调发财工具,并进而引发蒲寿庚等人的叛乱。至于扼守琼州海峡两岸的宋军,也在小皇帝抵达前就向元人投诚。无可奈何的流亡朝廷,便只有窝在伶仃洋附近的崖山避难,并被追杀而至的敌军歼灭。

杭州的京城水师也在对蒙元作战中毫无存在感

纵观两宋的水军历史,京城舰队的存在始终非常刺眼。因为其几乎没有承担多少作战职能,却总是可以享受到超出普通常备军的待遇水平。赵家皇帝之所以要对其长期维持,不仅是出于猎奇心理,也是要做到自己始终握住全国的最强军力。

但他们的后人却总是忘却先辈的初衷,将来之不易的丰厚祖产视为儿戏。在权力过度集中的大环境下,将一切事物的运行规律都强行打破。等到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才以临时抱佛脚的心态应对变故,并最终被时代的大潮所彻底吞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