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刀之夜:希特勒如何结果了他的亲密打手罗姆?

subtitle 历史研习社10-25 23:22 跟贴 265 条

有点讽刺,希特勒是德国人一人一票,民主选举选出来的总理。

本来,总理只是第三帝国文官政府的首脑,跟骄傲的德国军队之间,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可希特勒的本事绝不是挥舞拳头,骂骂“娘希匹”而已,他就是能够让德意志的军官团臣服于他,把德国的枪杆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不吹不黑,希特勒是怎么驯服德国军队的呢?

1934年7月1日,德国首都柏林,天气有些燥热。

柏林的某处监狱内,一个脸上有道伤疤的中年男人,光着膀子坐在地上。因为牢房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的缘故,他热的大汗淋漓。

从他耷拉的眉毛和空洞的眼神里,我们能读出四个字——生无可恋。

他叫恩斯特·罗姆,纳粹党最强大的组织冲锋队的参谋长。

他是希特勒创业团队的成员之一,当年鞍前马后,不辞辛劳,陪希特勒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

原以为希特勒上台后,自己能获得股票期权,从此走向人生巅峰,结果到头来却只换来一副铁手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恩斯特·罗姆

01、相见恨晚

十多年前,罗姆与希特勒第一次相遇。

那是在一个叫“铁拳”的民族主义小组的秘密会议上,当罗姆见到希特勒时,便被希特勒的个人魅力所征服。罗姆从此坚信,这个人虽然只是个下士,但是他却是领导“德国工人党”的不二人选。

罗姆的身材矮胖矮胖,脸上还有道伤疤,看起来就像是《深夜食堂》里店老板那样的硬汉。可是,他却是一个同性恋。同性恋在现代社会已经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理解,但是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德国,那可是惊世骇俗的行为。如果在当时的中国,那就更不得了,肯定是要浸猪笼的。

虽然希特勒没有玩过快手,但他貌似也知道,感情里没有错与对,只有合适与不合适。所以,他没有计较罗姆是同性恋——只要他爱的不是自己就行了。

就这样,两个一战老兵走到了一起,他们常在一起一边撸串,一边谈市场现状、谈用户需求、谈产品设计、谈融资规划。

当时的罗姆是一个模范军官,军阶也比希特勒高——上尉。但是,罗姆坚持让下士希特勒对他使用昵称“你”。

罗姆和希特勒的亲密关系,也让希特勒的朋友圈得以扩大,很多退役军人都纷纷主动加希特勒为好友。

没有罗姆的帮助,希特勒这样一个籍籍无名的下士,绝不可能这么快就声名鹊起。

然而,现在的希特勒成了德国的总理,权倾天下。自己却被恩将仇报,过河拆桥。想到此,罗姆肯定会在心里诅咒希特勒上厕所塞马桶、买易拉罐没有拉环、买奶茶没有吸管、吃西瓜都是西瓜子 。

▲希特勒

02、街头打斗

当年,希特勒为巩固其在纳粹党内一把手地位,就委托罗姆为他组建了一支编外部队——冲锋队。冲锋队都身穿统一的褐色制服,手臂上戴着黑白红袖章,在街上巡逻时非常有牌面,让年轻人心向往之。

除了支持希特勒,冲锋队另一个作用就是用暴力去打击对手——社会民主党和德国共产党。那时,街头打斗是德国政治的一大特色,几乎每个政治组织都有自己的打手团队。各个政治组织之间一言不合抄起家伙干,谁的打手团队人数多,且下手狠辣,谁就能在街头站稳脚跟。

希特勒利用冲锋队的社会精神小伙,去殴打甚至暗杀一切跟纳粹党为敌的人。

“冲锋队前进……为了歌德,为了席勒,为了康德,为了巴赫,为了科隆大教堂和班贝格骑士……我们现在必须用啤酒罐和椅子腿为歌德效劳。当我们获胜之后,到那时我们又会重新伸出双臂,将我们的精神财富抱在我们的心窝。”

1922年,因为不满德国中央党的领袖马克阿斯·埃尔茨伯格对英法妥协退让的态度,希特勒指示冲锋队暗杀了他。

随后,希特勒及其党徒被抓了起来,但是希特勒仍然给自己加戏:“2000年前,耶路撒冷的一群暴徒也是这样将一个人拖赴刑场。”

耶稣基督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被这样一个历史罪人强行拉来做类比。

因为那时德国各州政府都普遍对激进右派势力同情,所以希特勒没有被真的拖赴刑场。他出狱后,竟然公开号召直接采用暴力。

“我们的座右铭是——如果你不想当德国人,我就敲破你的头颅。这是因为,不斗争,我们就不能成功。斗争,我们用的是思想,不过,如果需要,也要用拳头。”

这支拳头,就是罗姆和他那群一天到晚呜呜渣渣的古惑仔。

▲罗姆紧跟在希特勒身后

03、野心勃勃

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希特勒躁动不安的内心。

希特勒号召纳粹党先在慕尼黑发动政变,夺取巴伐利亚州的政权,然后再进军柏林。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于是,气血上涌的希特勒发动了啤酒馆政变。很快,慕尼黑的警察和军队就出动,打退了冲锋队的进攻,平息了这场闹剧,希特勒和罗姆也被抓了起来。

罗姆于次年被法院判处入狱15个月,但在判刑后随即获释,条件是保持行为良好。

1924年12月20日,希特勒出狱后,委托罗姆重建冲锋队,但是两人在冲锋队的性质及与纳粹党的关系上发生争吵。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给冲锋队的定性就是,“他们纯粹是保护并教导民族社会主义运动的工具,他们的任何和那所谓的国防军是截然不同的。”

然而,罗姆却把它当成一支真正的武装力量,是自己的私家军,更是实现自己政治野心的资本。两人在这个问题上反复争吵,最终罗姆一气之下干脆撂了挑子,离开了德国,去玻利维亚担任军事顾问。

然而,罗姆毕竟是纳粹党内为数不多的组织人才,几年后他又被希特勒邀请回国,被重新委任为冲锋队参谋长。

在罗姆的领导下,冲锋队的发展在短短几年之内突飞猛进,到1934年时已经达到250余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当时的德国国防军,不过才10万人。

罗姆手下有百万马仔,且都心狠手辣。为此,他雄心勃勃,主张让自己的冲锋队在德国武装部队中处于中心地位,而他将出任德国国防军的国防部长。

罗姆的言论让德国军队高层感到不满,因为在他们的眼里,罗姆的冲锋队只是一群不守规矩的暴徒,而且罗姆本人没有任何正规军指挥经验。连罗姆自己都说过,他是一个“不成熟且脆弱的男人”。

更要命的是,罗姆还是一个同性恋者。光这一点,就已经让军队高层嫌他磕碜了。冯·布劳希奇元帅曾回忆说,“重整军备是极其严肃和困难的事业,绝对不能让那些投机分子、酒鬼和同性恋者参与其中。”

▲冲锋队

04、长刀之夜

希特勒知道,自己刚刚上台,立足未稳。如果没有军方的支持,他将昙花一现。

而且,希特勒要为德意志民族争夺生存空间,就必须依靠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而不是罗姆手下那些乌合之众。

因此,他在出任总理后第四天,就委托新任国防部长冯·勃洛姆堡,安排他与几位军方领导人共进晚餐。希特勒在晚宴上发表讲话,德国要振兴,就必须首先重新武装起来。有了军事实力,德国就“必须征服东部的土地,并无情地将它日耳曼化。”

他还向将军们保证,在今后的几年内,军队只需要“好好训练,在遭受侵略时保卫祖国”。至于冲锋队,他再次保证,只有军队“才允许携带武器,其建制不予改变。”

希特勒的话让将军们心满意足,再也不用担心冲锋队那些乌合之众的痴心妄想了。然而当冲锋队队员们听到希特勒宣布“在我国,只有国防军才准许持有武器,冲锋队只负责对人民进行政治教育”时,他们气的扔锅铲摔盘子。

长久以来,罗姆就在鼓吹,只有冲锋队才是纳粹党的真正卫士,是完成德国革命的不可腐蚀的保证者。可是,希特勒划出的一道晴天霹雳,让冲锋队的人全都蒙圈了。他们怀疑,希特勒背叛了“褐色革命”,正在卖身投靠大资产阶级和军事贵族。

他们开始急头白脸,他们开始呜嗷喊叫,他们开始抄起家伙。

为了息事宁人,希特勒邀请罗姆担任不管部长,还答应让他出任国防部长。此外,希特勒还写了一封信给罗姆,先是称赞他的卓越贡献,然后委婉的告诉他,保家卫国的事情还是要让军队去做。

可是,罗姆却领会错了希特勒的意思,他以为希特勒是在给他撑腰壮胆,想到此,他的腰杆都硬了几分。他给国防部发去一份照会,声称保卫国家安全是冲锋队的特权。

这还了得,冯·勃洛姆堡将军立马要求希特勒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希特勒也没想到罗姆的情商是如此的令人捉急,情急之下,他把冲锋队和国防军的领导人们都聚在一起,劝他们都各退一步。希特勒费尽口舌,好话说尽,给冲锋队安排了新的任务:沿国境线起巡逻,以及负责18岁到21岁青年的军训。

当天晚上,罗姆喝醉了酒,然后就爆发了,“那个荒唐透顶的下士的话算个鸟!”,“我根本不想遵守这份协议,希特勒是个叛徒,最少也要去休假”,“要是有了他,目的便达不到,我们干脆不要他。”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很快,罗姆身边就有人向希特勒打了小报告。很难得,睚眦必报的希特勒居然能忍下这口气,没有立马去找罗姆兴师问罪。

罗姆酒后吐真言后,觉得还不过瘾,又召开记者招待会,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记者会上,他先是老调重弹,“冲锋队是德国革命的意志和思想的英勇化身”,然后暗中指责希特勒,“党内反对冲锋队的人,都是反动分子和资产阶级因循守旧分子”。

希特勒虽然恼羞成怒,但依然想以和为贵,所以他把罗姆找来彻夜长谈。经过好说歹说,双方在几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可是,之后有越来越多的情报告诉希特勒,罗姆正在准备发动武装政变。同时,国防部长勃洛姆堡以兴登堡总统的名义向希特勒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德国的政治局势持续紧张,总统会考虑颁布戒严令。

希特勒明白,一旦戒严令发出,自己将会失去权力。

希特勒此时已经没有选择,要么自己立即动手除掉罗姆,要么自己被罗姆除掉,或者被军方除掉。

1934年6月30日,希特勒下令党卫队大规模清洗冲锋队,史称“长刀之夜”。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冲锋队高层被屠杀的约有两百人左右。

次日,被关押的罗姆面对希特勒派来的杀手,拒绝饮弹自尽,他说:“我要希特勒亲自开枪打死我!”

杀手没有理睬他的话,而是用枪口瞄准了他的头。

两声枪响,罗姆倒了下去,临死前,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我的元首!”

在电影《恶魔的崛起》中,罗姆是开枪自杀的,这是明显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安排。

▲电影《希特勒:恶魔的崛起》里的罗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