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的"黄鱼"金条值多少钱?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10-15 09:20 跟贴 62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各类再现民国“精致生活”风情的影视剧里,亮闪闪的民国金条,常叫多少追剧票友们艳羡不已。尤其是1946年末发行,有着“黄鱼”美称的民国金条,更是以精美著称。这款金条由当时的“上海外滩造币厂”加铸,分为“5钱”至“10两”等多种款式,其中10两重的金条,就是民国剧里常刷脸的“大黄鱼”。其金光闪闪的造型,至今常惹得好些“民国粉”们啧啧称奇:看人家民国多繁华,金条都造的这么漂亮。

如此漂亮的物件,价格当然不菲。若以账面价格算,一条“大黄鱼”换算成今天的单位,应该重312.5克,按照今天品牌金店的足金价格标准,大约在十三万人民币左右。但放在民国最后那几年,这账,可不能这么算。

因为,就是在20世纪四十年代末的那几年里,这外观精美诱人的“黄鱼”,并非是民国时代的什么“繁华见证”,相反,却结结实实缩影了新中国前夜,国民政府一桩冠冕堂皇的丑剧,亦是多少中国老百姓一场刻骨铭心的灾难:黄金风潮。

1946年尾,刚从抗战血火里苦熬过来的国民政府,却又磨刀霍霍要发动内战,但獠牙刚露出来,脚下就踩进经济大泥潭:多年战乱创伤,政府又满脑袋想着打仗,国统区的经济也就一锅粥,物价一天接一天飞涨。眼看民间怨声载道,掌舵国民政府经济的行政院长宋子文,情绪却十分稳定:慌什么,不就是平抑物价嘛,咱们不还有黄金嘛!

乍一看去,这事儿对当时的国民政府,确实不算难题:别看老百姓穷的叮当,但国民政府中央银行的黄金,当时足有八百多万两,简直是财大气粗。只要抛售出来回笼法币,飞涨的物价管保狠砸下去,经济问题岂不迎刃而解?

有了这么个定心丸,国民政府也就随即马力开动,1946年9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金条铸造也紧锣密鼓。1946年12月23日,火热出炉的“大黄鱼”高调亮相,以每条“大黄鱼”400万法币的价格大肆抛售,上海的黄金市场瞬间炸锅,黄金价格一天内暴跌百分之十五。这“抛售黄金稳定物价”的套路,一出手就效果立竿见影。似乎,抗战胜利后一路走跌的民国经济,眼看就要“砸”回正轨?

但就是在“开门红”之后,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是从国民政府抛售黄金的次日,即1946年12月24日起,短暂下跌的黄金市场,竟是紧接着暴火,大大小小的买家们蜂拥而来,红了眼抢购黄金,抛出去的黄金,几乎瞬间就被抢得精光,黄金价格也是天天疯涨,一开始只卖400万法币的金条,仅仅两个多月的光景,到1947年2月的时候,竟已暴涨到960万法币。

所谓“抛售黄金回笼法币”的美好许诺,当然也成了闹剧。如果说抛售法币前,国统区的物价在飞涨,那么随着黄金的抛售,飞涨就变成了暴涨,随着八百万两黄金被抛售一空,法币的暴贬也无极限,经济形势已岌岌可危。为什么,一场号称要稳定经济的“抛售”行动,闹到了这般境地——因为想趁火打劫的“金老虎”,太多了。

金老虎,就是当时的上海人,对那些黄金投机团伙的称呼。早在“抛售黄金稳定经济”的风声传出来后,国民党的各方“政要”们,纷纷像闻到肉味的野兽。什么国家经济命运前途?统统全抛到一边去,全憋足了劲要从中抢块肉吃。当时上海六十五家金号里,四十四家都是没有执照的“皮包金号”——全是给权贵们“抢钱”的急先锋。

于是,当黄金抛售开始后,这些“金老虎”们也就疯狂扑来,一边玩命吃进黄金,一边拼命把黄金价格往高了抬,疯抢黄金的丑剧,立刻进入到高潮阶段。令人发指的是,国民党中央银行也监守自盗,一边大肆抛售黄金,一边又大口吃进,开头几天就每天牟利百亿,到黄金价格暴涨到顶点时,国民党中央银行的利润竟高达六千亿。

而作为宋子文的铁杆亲信,国民党中央银行行长贝祖贻也没闲着,他由自己的亲戚詹连生充当“金老虎”,挂牌成立皮包公司,利用特权大量低价吃进黄金。仅被詹连生本人吞掉的黄金,就多达一百二十万两。而这个数目,还只是“公司”里的小头。至于贝祖贻吃掉多少?其他相关高官吃掉多少?都是糊涂账。

这类操作,放在当时黄金抛售的热潮下,也只是普通套路。那时几乎所有国民党高层政要,都卷进这场“抢钱”行动。黄金暴涨带来了物价飞涨,普通老百姓的财富惨遭洗劫,金老虎们,以及金老虎背后的“金主”们,家家赚得盆满钵满,天天笑呵呵收钱。这全程不要脸操作,就是民国历史上赫赫有名(臭名昭著)的“黄金风潮”。

待到国民政府八百五十万两黄金,几个月间尽数败光后,内战战场上败得灰头土脸,经济形势也水深火热的国民政府,却是不要脸加速度:先是打着“回收黄金”旗号,停止黄金交易,强行以1946年的黄金价格,从老百姓手里回收黄金。军警特务组织也纷纷出动,以“查金老虎”的名义敲诈勒索,看上谁家的财富,就“金老虎”帽子扣上,大肆勒索黄金。简直是又一轮洗劫。

于是,在当时的上海等大城市,新的闹剧不停上演:许多老实巴交的生意人,莫名其妙就成了“金老虎”,被军警抓走后严刑拷打,家产几乎被榨干。1947年3月,上海警备司令部仅用三天时间,就把两千八百多家商店工厂翻得底朝天,甚至连二百多家妓院都不放过。打着抓“金老虎”名义,把搜刮的二十万两黄金和一百二十万美元,毫无压力揣兜里。

那真正的“金老虎”们呢?幕后分钱的“政要”们,当然各个逍遥法外。冲在前面抢钱的先锋们,倒也有“倒霉”的。比如那位贝祖贻的心腹詹连生,倒是被判了12年,可人家转眼掏了两千两黄金,就大摇大摆出外“就医”——都是为了抢钱,何必这么认真?

而到了国民党战场一败涂地,开始被人民军队全程吊打的1949年,穷途末路的国民政府,又开发出了“穷疯了”的“黄金抢钱”套路:上海解放前夜,国民政府再次疯炒黄金价格,黄金价格每天涨幅百分之五十,轻松搜刮了六十多亿元的财富。六百万两黄金也被国民政府强行运往台湾,新中国接管的国民党中央银行,黄金储备竟只有6180两。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当时国统区里,已到了水深火热的经济形势。老百姓手里的“金圆券”“法币”暴跌,最大面值的钞票,竟到了一张60亿元。这么一张“巨款”,当时却连一盒火柴都买不了。上海解放前夕,一千亿元的法币,更是连一石白米都买不了。国民党统治垮台前夜,中国老百姓的真实民生如何?看过这些就可以想。那时候的一条“黄鱼”该值多少钱?那更是个不好算的“天价”。

“天价”且精美的“黄鱼”金条背后,却是国民党对中国大陆最后的疯狂与搜刮,是国民政府几乎深入骨髓的腐败,更是新中国建国伊始,那堪称千难万难的烂摊。看懂这一切,相信就能看懂,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中国人,一句发自肺腑的心声: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参考资料:《屈辱的岁月,奋斗的征程》、张森奉《民国特大抛售黄金风潮》、《民国最大金融案》、蒋新宁《民国时期上海黄金交易情况及其恶劣影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