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嵩:我用四十年,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10-14 09:30 跟贴 271 条

弘治十八年,江西一位青年才俊金榜题名,以二甲第二名的优异成绩顺利考选了庶吉士,随后官授翰林学士,俨然大明未来之星。

踏入仕途的青年才俊原本一心想要做个好官青史留名,谁知一番官场沉浮后,昔日的少年郎却迅速黑化,成为《明史》上臭名昭著的六大奸臣之一。

历史的风烟吹动时光的涟漪,人们渐渐忘记了考取全国第五名的青年才俊,却牢牢记住了早已黑化的少年——严嵩。

那么,原本享誉大明的青年才俊严嵩,究竟是如何用四十年的时间遗臭万年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安守清贫

青年才俊严嵩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怀揣满腔热情,他心怀天下,立志做个好官,从而实现匡君辅国海晏河清的远大理想。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步入官场后,严嵩才发现宦官刘瑾一手遮天,朝中百官如温顺的小猫,根本没人敢挑战宦官集团的权威。

压抑的工作氛围弄得严嵩终日郁郁寡欢,哪知屋漏偏逢连夜雨,恰好此时严嵩的母亲去世了,于是严嵩索性辞官回家守孝去了。

严嵩辞官后,在家乡修了间小屋,取名“钤山堂”。这之后严嵩在家乡“读书钤山十年,为诗古文辞,颇著清誉”,再不过问天下事。

严嵩至诚至孝的举动很快传遍天下,重臣杨廷和听说后,十分欣赏严嵩的高尚品德,亲自写信邀请严嵩再度入朝为官。

靠着积攒的清名,严嵩重返官场后一路扶摇直上,先后担任了南京翰林院侍读、国子监祭酒、南京礼部尚书、南京吏部尚书等等职位,前途一片大好。

事业飞黄腾达的同时,严嵩性格中的缺点也逐渐暴露了出来。曾经屠龙的少年,终于在宦海沉浮中渐渐变成了恶龙。

二、马屁高手

正德十三年,严嵩奉命去广西办理袭封爵位公务,谁知这趟差事却暴露了他性格中的一大缺点:闪得快。

严嵩前赴广西办差的途中,碰巧在江西遇到了宁王叛乱。当叛军的喊杀声响起时,颇具清名的严嵩当即吓得魂不附体,撒腿就跑,将公务远远地丢在脑后。

遇事就溜虽然不地道,但严嵩巧舌如簧,拍马屁的本事冠绝天下,等到安全后回朝复命,竟然哄得继任皇帝朱厚熜龙颜大悦,就这么平安过关了。

更绝的是,严嵩虽然爱拍皇帝的马屁,却也为百姓做了些实事。比如嘉靖七年严嵩奉命去朱厚熜的家乡安陆办理祭祀事宜,回来后严嵩特地写了两封奏章,其中一份记录了沿途所有祥瑞,看得朱厚熜开心得合不拢嘴,而另一份则是如实汇报河南灾情,请求朝廷赈灾。

当朱厚熜看到赈灾的折子时,早已被之前的祥瑞哄得心里乐开了花,于是心情大好的朱厚熜想都不想就同意了严嵩赈灾的请求,一时间皆大欢喜。

类似的事情,严嵩做过很多,结果朝野民间都对严嵩无比满意。严嵩就在一片清流的赞誉声中一边拍着马屁,一边看着自己的官职不断升迁。

除了疯狂拍皇帝的马屁,所有严嵩认为有权有势的重臣,严嵩统统大拍马屁,这其中就有内阁当家人夏言。

夏言是出了名的能臣,他办事干练,为官清白,铁面无私,深得朱厚熜的信任。聪明如严嵩,自然明白若想要升迁,就一定离不开夏言的帮助。

于是严嵩利用同乡的身份对夏言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甚至在夏言面前如奴仆一般服侍。比如有一次严嵩专门为夏言举办了一场宴会,可当天夏言心情不好,任凭严嵩怎么登门邀请也不肯出席。

这件事让严嵩丢尽了面子,可等严嵩从夏言那里回来后,绝口不提夏言为难自己的事,反而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对着夏言的椅子恭敬参拜,以示对夏言的尊重。

一番神操作弄得夏言也不好意思了。夏言虽然办事能力强,可论起识人来却单纯至极。在严嵩的马屁攻势下,夏言真的把严嵩当成老乡心腹大举提携,一路为严嵩升职加薪保驾护航。

三、陷害忠良

靠着拍马屁的绝技,严嵩的官越做越大,这让严嵩和夏言的关系也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羽翼渐丰的严嵩发现,夏言已不能再给他带来好处,反而成了他入阁的绊脚石。

为了尽快拜相入阁,严嵩决定扳倒夏言,一人独占朱厚熜的恩宠。

严嵩发现,夏言的能力虽强,可脾气却很差,甚至连朱厚熜的一些不合理意见也敢反驳。针对这一特点,严嵩以他的马屁功底为朱厚熜提供舒适的体验,所有朱厚熜的提议严嵩都无条件赞成,很快就让朱厚熜觉得严嵩比夏言好用了。

与此同时,严嵩还私下里苦练青词,以便迎合朱厚熜崇道斋醮的爱好。朱厚熜曾将沉香水叶冠赐给严嵩、夏言等重臣,可夏言反对朱厚熜沉迷道教,不肯佩戴此冠,而严嵩则专门用轻纱把沉香水叶冠笼住,而且每次上朝都佩戴,赢得了朱厚熜无数的好感。

眼见朱厚熜渐渐开始偏心自己,隐忍多年的严嵩终于对夏言展开了致命一击。

当时夏言一心收复河套草原,为此举荐了牛人曾铣为主帅。曾铣上任后不到三个月,就打退了十万蒙古骑兵的进攻,为明廷赢得了一场漂亮的开门红。

鞑靼兵败后,曾铣乘胜追击,准备直捣鞑靼老巢,哪知严嵩却在此时买通了宦官,在朱厚熜面前进谗言说曾铣轻启边衅,掩败不报,克扣军饷,还贿赂首辅夏言。

一席话惹得疑心病重的朱厚熜惊惧不已,严嵩看朱厚熜动摇,马上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再由着收复河套这事闹下去,只怕会影响您的寿数啊”。

一听后果这么严重,朱厚熜马上下令停止收复河套的计划,还派了锦衣卫去捉拿正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曾铣。

曾铣被锦衣卫带走的时候,三军同悲,哭声震天,河套草原的天空中,尽是战士们的眼泪。

嘉靖二十七年,曾铣被处死,妻儿子女流放。紧接着,朱厚熜又将夏言问斩于西市。严嵩终于以危害明廷北疆为代价,换得了自己的官运亨通。

四、疯狂敛财

夏言死后,严嵩独揽大权,明廷正式进入了严嵩专权时代。

尝到了权利的甜头后,严嵩开始大肆提拔亲信,严氏党羽遍布天下,世称“严党”。

有了权,严嵩又开启疯狂敛财模式,一如权宦刘瑾当年。

明朝的贪腐问题虽然历来有之,可在严嵩之前多是个人问题,然而随着严嵩玩命般的贪腐后,明朝的贪腐终于演变成大小官员皆贪的集体问题了。

腐败集团化带给严嵩巨大的财富。据史料记载,严嵩的财富中仅土地一项,在北京、扬州、袁州三地所占即超过百万亩。此外,严嵩还在北京购置了高达一千七百余间房产。在他的府邸中,专门有一间宝库用来放置珍宝,他的儿子曾看着满屋珍宝开心的说:“皇帝家也没我家有钱”。

不知此时的严嵩,看着自家屋里数不尽的珍宝时,可否想起多年前刘瑾专权时,那个愤然辞官而去的少年决绝的背影。

五、凄凉去世

严嵩贪腐弄权打击异己的疯狂举动终于引得天怒人怨,曾经清名满天下的严嵩,就这么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从七品小官到位极人臣,严嵩花了四十年,可当严嵩真正走到人臣的顶峰时,他才发现,这个位置爬上来难,守住更难。

朱厚熜是个猜疑心极重的皇帝,严嵩大权在握早已引起了朱厚熜的不满,再加上严嵩年事渐高后,拍马屁的手艺大减,全靠儿子帮助揣摩皇上的心事。

就在严嵩力不从心之际,又遇上了妻子去世。严嵩的儿子不得不回家守孝,无法参政,这更是令严嵩的处境愈发艰难。

这时,以徐阶为首的朝臣们发现这是一个扳倒严嵩的机会,他们立刻行动起来,上奏弹劾严嵩儿子在守孝期间纵酒淫乐种种不法行为。

朱厚熜本来已对严嵩父子不满,一听之下正中下怀,他立刻下令将严嵩儿子捉拿下狱,又让严嵩本人退休回家,权倾朝野的严氏集团就此轰然倒台。

不久后,朱厚熜处死了严嵩之子,又查抄了严嵩家产,八十多岁的严嵩只能“寄食于墓舍”,在贫病交迫中无声无息的死去。

万千繁华如烟散尽,百年后回首严嵩的一生,不禁让人感慨万千。纵使贪尽天下财,终不过广厦万间,夜眠仅需三尺;良田千倾,一日不过三餐。

参考资料:《明史》、张嵚《历史中国:明朝原来是这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