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汽车宫斗剧第二季 内田诚上台雷诺欢庆

subtitle 《新车新技术》10-10 13:03 跟贴 5 条

记者丨子楚逸飞

责编丨魏文

以内田诚出任首席执行官为标志性事件,上演了11个月的日产汽车宫斗剧,开启了第二季的剧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0月8日,日产汽车宣布内田诚升任日产汽车社长兼首席执行官。 基于内田诚的职业背景,一些媒体用“修复与雷诺联盟关系的关键人物”来形容。 但《新车新技术》认为,内田诚较大概率只是雷诺和日产宫斗大戏中的一个插曲,他很难像卡洛斯·戈恩或者艾伦·穆拉利,又或者马尔乔内,成为一位开辟时代的CEO。

作为日产汽车体系内的“局外人”,作为“长着日本人面孔的外国人”,作为站在雷诺阵营的日本人,内田诚不可避免会处于雷诺和日产的夹缝中,他的前景很难说一片坦途。

内田诚

对于雷诺来说,内田诚出任首席执行官,是戈恩下台之后取得的首个关键战役的胜利。 去年11月至今,日产汽车大量非日籍高管被清洗,公司的管理权回归到日本人手中,如果CEO的位置再次落入抱有强烈独立意志的日籍高管手中,雷诺汽车将更加被动。

但是,这也注定了雷诺和日产的宫斗,还将继续演下去。

为什么是内田诚?

日产汽车前任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于9月16日下课,在新任CEO选拔的过程中,日产汽车曾透露有10名候选人,随着一轮轮筛选,最后重点考察对象变成三人,分别是内田诚、关润和山内康弘,其中在日产汽车内部,关润和山内康弘的呼声又最高。

关润

关润和山内康弘都是日产汽车的老人,符合日本企业的忠诚文化。 山内康弘现年63岁,在日产汽车工作了40年。 西川广人下课后,山内康弘出任临时首席运营官,日产汽车的日本董事希望高层领导的管理可实现连续性。

关润比山内康弘年轻,在日产汽车工作了33年,曾负责中国业务,正在领导一个日产复苏项目。 在公司内部,关润被评价为“拥有更全面的经验”和“更有领导风度,更受信任和欢迎”。

内田诚在日产汽车内部则有些另类,一方面他2003年才加入日产汽车,并非“从一而终”的日产老人。 加入日产汽车之前,他曾经在日商岩井株式会社和三菱汽车工作。 另一方面,内田诚虽然出生在日本,但他在埃及长大,在马来西亚的美国学校读书,曾效力于三菱汽车位于菲律宾和委内瑞拉等国的分公司。 受儒家文化影响很深的日本人,性格上内敛、含蓄,形成了独特的沟通方式和公司文化。 但内田诚更像是西方人,性格坦率,直言不讳,内部人士称其性格不讨人喜欢,加上英语几乎跟母语一样好,是“长着日本人面孔的外国人”。

日本汽车公司讲究忠诚与资历,按照内田诚的履历,他在日产汽车的晋升通常来说不会如此迅速。 但他的独特性在于,从加入日产汽车开始,内田诚的主要岗位都是在雷诺-日产联盟采购组织,凭借良好的英语,他与雷诺的沟通非常密切。

日产CEO人选最终尘埃落定前,雷诺董事长塞纳德参与了这一职位的最终筛选,与3名重要候选人一一面谈。 除了外部董事,雷诺在日产董事会中拥有和日产汽车接近的席位,塞纳德本人还是日产董事会委员会的副主席,他的一票无疑非常关键。

日产和雷诺于1999年结成联盟,雷诺持有日产43.4%的投票权股份,而日产只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 自去年11月,日产前董事长兼雷诺首席执行官戈恩被捕后,两者长达20年的合作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近年来,日产在联盟中对销量和利润的贡献最多,但销量表现较弱的雷诺始终占据主导地位。 日产内部人士曾评价说,“走进位于横滨的日产汽车总部,坐在独立办公室里的全是外国人,日本人都要向外国人汇报,氛围极其压抑。 ”

因此日产汽车内部一直期待有一位领导人能将其“从被压迫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而在日产内部某一股势力看来,关润极有可能成为带领日产摆脱雷诺控制、改变这一不对等局面的“关键先生”。

在与候选人进行面谈时,盛纳德曾问及一个重要问题,即日产如何保证其股息支付能力,这相当于直接问“是否忠诚于雷诺”。 据日本媒体报道,关润在与塞纳德面谈时与其发生争执,并在会后直截了当地表示,自己“与法国人存在分歧”。

与关润和山内康弘相比,长期掌管联盟采购业务的内田诚与雷诺关系更加密切,一位日产内部人士对路透社表示: “雷诺方面认为内田诚比关润更容易控制。 ”

内田诚胜出后,日产汽车内部有人称这是“雷诺的胜利”。

宫斗戏掀开新的篇章

过去不到1年时间里,日产汽车两位CEO都因涉嫌财务违规下课。卡洛斯·戈恩虽然告别监牢,但要求不得离开日本,直到庭审结束。西川广人则在继任者还没有找好的情况下黯然卸任,导致日产汽车CEO空窗22天。

雷诺和日产围绕日产汽车主导权的争夺,让整个集团都笼罩在清洗和内斗的阴影中。 持续的动荡也让日产汽车在过去1年中销量下滑、利润暴跌,全球裁员1.25万人,股价蒸发近三分之一。

日产汽车董事会主席木村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日产需要相互支持的团队领导,而且彼此的关系将更加透明。 ” 同时,他也表示: “我们认为内田诚是推动今后日产前进的合适的领导者,希望在他的带领下,尽早实现业绩的回升,重建新日产。 ”

有媒体评价说,随着任命正式宣布,这场涉及雷诺和日产汽车的“宫斗剧”也迎来了谢幕,雷诺派系获得社长和首席执行官权杖,预示着雷诺日产联盟的关系将走向缓和。

但是《新车新技术》认为,这种美好的意愿可能会落空,如果人与人一样,雷诺和日产一旦出现裂痕,只会随着时日增加不断扩大,而不会缩小。 而且,长期以来不对等的关系,早已积压重重矛盾。 针对戈恩的宫斗只是对日产汽车来说更像是一个启蒙运动,倒戈恩运动的胜利,将会大大激发日产汽车进一步通过斗争方式争夺话语权的信心,以及激发更为强烈的独立意志。

举例来说,日产汽车的组织架构里,除了CEO首席执行官之外,还有5个以“C”开头的高级管理职务: CPLO(首席规划官)负责商品规划和企业规划,CCO(首席竞争官)负责产品研发、制造和质量,CPO(首席绩效官)负责商务管辖,CQO(首席质量官)负责质量,CFO(首席财务官),负责财务。

6个“C”构成了日产汽车管理层的金字塔尖,2017年西川广人接替卡洛斯·戈恩出任CEO之前,6个“C”里面除了主管产品开发的CCO山内康裕外,其他都是清一色的“外国人”。 他们分别是首席执行官戈恩,首席规划官菲利普·克莱恩,首席绩效官兼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为何塞·穆诺兹,首席质量官克里斯蒂安·范德瀚德,首席财务官约瑟夫·皮特。

首席财务官这一关键岗位,直到2018年5月才由日本籍执行董事轻部博出任。 日本籍高管重掌财权,被认为是日产内部调查戈恩的重要契机。

英菲尼迪是外国人对核心事业部门掌控最突出的代表之一。 2012年以来,英菲尼迪全球总裁如走马观花一般更换,从约翰·德·尼琛到安迪·帕默、罗兰·克鲁格,他们毫无例外都不是日本人。

外籍高管对日产汽车海外事业部门的全面掌控,在日本汽车公司中就更加罕见了。 对比日产、本田和丰田海外事业所的高管名单,不难发现本田和丰田海外事业所的第一负责人均为日本籍,而日产汽车海外事业所的第一负责人则是清一色的外国籍(非日本籍)。

2017年,在戈恩计划推动雷诺进一步合并日产之前,还对日产汽车海外事业所的日本籍高管进行了一次清洗,中村公泰和关润均明升暗降,离开了掌握实权的业务部门。

和本田、丰田相比,日产汽车当时“外国人把持”以及外国人拿着超出日本社会高得多薪资的情况,就更加突出了。 包括本田社长八乡隆弘、副社长仓石诚司在内,本田汽车金字塔顶端的高管几乎都是上世纪80年代初入职的员工为企业服务了将近40年。 丰田全球有69名高管,其中外籍只有8人。 日产汽车66名高管,外国人占到了将近一半。

“这么多年来,外国人在资源、资金等多个维度把日本人压制得太久了,迟早会爆发的。 ”接近日产汽车高层的一位人士说,人事与资本关系调整的攻防战一旦打响,没有结果之前不可能停下。

与雷诺联盟的20年里,雷诺和日产在多数时间里日产内部积压了诸多矛盾,2017年雷诺准备全面合并日产的意图,彻底激发了日产寻求对等关系乃至于独立的愿望。 强权者戈恩,其结局仍是宫斗出局。

因此,《新车新技术》认为,内田诚复杂的职业背景会让他左右为难而不是左右逢源。

内田诚和戈恩的共同之处是对成本控制几近疯狂的追求,可以预想的是,内田诚出任CEO之后,将会继续发挥成本控制的优势,这也符合日产汽车当前的状况。 但是内田诚能否安稳地带领日产汽车走出经营困境,平复股东征伐的乱局,还是个未知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