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湾区:体验北京-圣何塞航线经济舱

网易航空专稿10-08 20:18 跟贴 62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出品 | 网易航空(公号ID:wyair163)

作者 | 拉上窗帘

今年的北美航线有些怪异,价格降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最极端的时候,往返含税只要1800元(人民币)。除与中美摩擦有关外,也与海南航空这个“价格屠夫”有关。

所以本次的“拉总在空中”,将带领大家乘坐海南航空的波音787-9飞向北美,去趟圣何塞。

长毛的灵魂

这次旅程从首都机场的T2出发。

首都机场现在越来越注重人文气息了,这很好。

据说建筑只是骨架,“让人舒服”才是建筑的灵魂。那么我建议首都机场来擦一擦它的“灵魂”——虽然这个鱼缸让人很舒服,但仔细看的话,里面长了很多“毛毛”。

因为票价便宜,海航生意甚好。当时是暑假末期,大批手持F-1签证的留学生返美,所以这趟航班满员!一个空座都没有!一个都没有!没有!

人多,圣何塞和洛杉矶又扎堆出发,所以办理乘机手续的D岛人满为患,蜿蜒的队伍一直排到了检验检疫的门口。海航飞北美的787-9基本上都是C30+Y262的布局,这意味着有将近600人要沿着这条曲折的队伍,缓慢地完成值机。

别不服气,连公务舱柜台都排队!

南航彻底告别天合联盟

候机时看到了南航的B-2049。它将是南航最后一架褪去天合涂装的客机,成为中国南方航空轰轰烈烈的“退盟大戏”中又一个新“节点”。

国际线远机位

当天执飞航班的是B-207U,去年年底才交付的新飞机。这家伙要带我一口气飞十余个小时,回到它出生的国度。

与国航不同,海航787选择了GE引擎,没有出现大规模趴窝的问题。

海航北美线几乎都是远机位,不知道这会不会与T2的国际登机口较少有关。不过,等南航东航“南迁”之后,登机口的困境或许能得到不少改善。

顺风起飞

晚点半个小时,飞机顺利起飞。

图中能看到三架停场的737 MAX 8,以及那架被“抛荒”多年的国航波音747。同时因为公务飞机太多,这里已成为首都机场公务机的“第五大锚地”了——就这么顺次停在断了头的滑行道上。

因为MAX 8造成的运能不足,国航已重新启用了三架封存的737-800, 分别是B-2648、B-2671和B-2672号。

海航过夜包

过夜包是越洋航班的惯例,基本上包括袜子、眼罩、耳塞、牙刷等,高级一些的还有剃须刀。海航的过夜包中规中矩,耳机是标准的3.5mm插头,不回收,可以带走自己用——质量嘛,也还说得过去。

过夜包中的袜子是“直筒”,没有后跟。这东西其实是套在袜子外面使用的。因为飞机客舱都有地毯,长途旅客可以脱鞋后套上这个袜子在机舱里活动,下机时扔掉即可。但中国人比较“讲卫生”,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宁愿用鞋底跟地毯接触,这实在没有办法。

草原变沙地

下午四点多钟起飞,不久就来到了科尔沁沙地。科尔沁沙地是赤峰翁牛特旗与通辽之间一片长约300公里的地域,面积高达4.23万平方公里。它是我国最大的沙地,在北京往东北的飞机上,无论春夏秋冬,你都能看到它。

科尔沁沙地以前叫科尔沁草原。建国之后,由于过度开发而沙化。

查干湖机场

一个小时之后,看到了查干湖机场——嗯,是的,机场这里并没有湖。

那座号称“胖头鱼进修班”的查干湖,位于这座机场西北方向约30公里处,我其实正在查干湖与机场之间向西北方向飞行。

查干湖机场是海航集团在鼎盛时期牵头修建的,于2017年完工,每年约有十六七万的旅客。但松原并非旅游城市,因此客源不足。如果不宰客,踏踏实实靠着湖区做一些旅游项目,则还有点希望。

飞过鱼类学校之后,开始发餐。于是在天上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松花江美景。太平机场看到了,太阳岛看到了,中央大街也看到了——但天色已晚,照片效果太差。

作为五星航空,海航餐食还有很多不足。比如西葫芦太烂,蘑菇太黑,米饭块不整齐……等等。但是卖相虽然不足,味道还不错。与国内三大航相比,依然是最佳。

而且海航是用防滑餐盘端上来,防滑效果像粘鼠板一样牢靠。餐具虽然塑料,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右上角的糕点名字忘记了,它和多纳圈都是美国人最爱吃的甜品。糖份极高,吃一口甜一辈子!

海航在餐前和餐后各送一次饮料,咖啡红茶什么都有,但啤酒需要“索取”。小帅哥问我要“燕京”还是“喜力”——这难道还用问?

椅子后背的瓶子是我自带的。我现在每次出门都带一个瓶子,四处接水喝。等到临回国的时候再把它扔掉。新款的飞机椅背很薄,把瓶子挤得很不象样。

萨哈林日暮

两小时后,在抚远飞出了国境,日暮里还看到了俄罗斯山沟里的一座小机场。太阳的余辉斜着打在机翼上,空气变得雾霭起来。飞到萨哈林岛时,地面完全漆黑,相机和肉眼均已经无力记录窗外,只好转身与旁座聊天。

身边小伙竟然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过道女士也是一位生化领域的专家。两位都是趁机票便宜,回国探亲访友。或许这机舱里高达九成的中国人,都是在美的菁英——除了自带一个空瘪矿泉水瓶的我。

日暮之后没啥可做,便摆弄PTV,看记录片。拉总在空中是不睡觉的,也很少看电影。白天呢,就观景拍照;晚上呢,就看看纪录片——纪录片就是书,非常长知识。

这一看就是八集,一直看到了旧金山!

深夜厨房

在欣赏记录片的间隙,因为啤酒的作用,去了趟厕所。很不好意思地打扰博士与生化专家,抱着相机来到尾部。没想到,这儿的空间竟然很大,足够摆下一张双人床!

厕所排大队,与乘务聊天,小伙子很健谈。说因为客满,所以特忙。因为时差的关系,这个“去程”航班乘客活跃度高,所以送餐送水的时间都比较长。当然,免税商品也能多卖一些。

海航夜间在后舱摆有小食,而且还有过夜包和耳机。但似乎并没有在机舱做广播,所以没什么人来消费。为了照顾他的“生意”,我拿了一幅耳机。

飞行在鄂霍次克海

在继续看记录片时,我切换一下航图。后来发现航图和电视可以“分屏显示”——这倒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功能。

海航对圣何塞航线的介绍

也顺便看了看海航对圣何塞的介绍。圣何塞不是旅游城市,这个“玫瑰园”竟然被列为景点,害我花了半个下午去找它。

海航的国际航线在今年达到了近40条,是我国最卖力气开拓国际市场的航空公司。仅从北京出发的北美航线,它就有西雅图、旧金山、多伦多、芝加哥、波士顿、圣何塞、卡尔加里、拉斯维加斯、墨西哥城……等,然而暑季过后,客源有限,它不得不削减了一些国际航线。不仅停飞了西安-墨尔本等航线,而且圣何塞也从每周四班减为了三班,周五的没有了。

在海航的竞争下,不仅美联航等国外航企持续低价,就连东航和国航的价格也变得非常亲民。无论是从北京还是上海,淡季总是能买到2500元以下的直飞往返票,实在是大众福音。

时光倒流

飞行五个小时之后,“当前时刻”变成了04:00,我们越过了国际日期变更线,重新回到了当天的凌晨。

国际日期变更线在白令海峡和阿留申群岛附近是弯的,所以究竟是从哪个时区直接进入的哪个时区,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

阿留申晨曦

越过变更线后,飞机在漫长的阿留申群岛附近飞行。地图上看着并不很大的阿留申,竟然飞了三个小时!而且此时空中的风速极高,我留意到航显上的“顺风”最高达到了217公里/小时——如果没有这么高速的风,10个小时是飞不到美国本土的。

在飞行的第七小时,窗外迎来了日出。也就是说,借助于发动机、高空风与地球自转,这个黑夜仅仅花了五个小时——就过去了。

海航功夫堡

晨曦中,乘务小哥匆匆地发放了一次汉堡。没有推车,也没有饮料,只是提着小篮子。

热乎乎的汉堡个头不大,卖相也不佳。然而味道却超级地好。好像是混合了芝士和鸡蛋,口感很柔很香,非常地香甜!——这简直可以起一个名字,叫做“海航功夫堡”。如果在五道口开片小店搞专卖,肯定比生煎包还要火!

但想再讨要一个的时候,竟然没有啦!

太平洋早餐

又过了一个小时,正式的早餐来了。虽然这次的中规中矩,但我还是怀念刚才的“功夫堡”。

这次早餐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茫茫的太平洋上漫天云雾。我们已经远离了阿留申,机头对准了美国西海岸。而实际上,这次早餐结束不久,机组便做了抵达通报。

所以,这趟跨越太平洋的行程,真的没有想像中的漫长。

白天不懂夜的黑

随着早餐分发,熟睡的乘客纷纷醒来,安静的机舱开始变得热闹。

然而不知为何,机舱的玻璃一直被锁定在最暗档——波音787的窗户没有遮阳板,由系统负责调节玻璃明暗。所以虽然是白天,机舱里却一直像黑夜。

这很很影响我的拍照。我只好找来乘务,请她将我的窗户解锁。

所以出现了很怪异的一幕,机舱里所有人都是黑夜,只有我在“白天”。

终于有乘客忍不住过来问我:你是怎么调亮的?

陆地重现

飞行9小时50分钟之后,来到了美国本土。太平洋的浓雾被海岸山脉提升到空中,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为什么?我也不很明白。

圣罗莎郡机场

美国西部多山,但山间也偶有平地,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就在一个面积很大的山间平地里。

但这个不是,这是旧金山北部的圣罗莎市,可以看到“圣罗莎郡机场(Sonoma County Airport)”。这个机场通用航空发达,但只有E175之类的支线航班,飞往洛杉矶、波特兰和达拉斯等地。

美国有3142个县级行政单位。这些县几乎都有自己的机场(County或Municipal)。就算只有2000人的小县,也都有十来座的小飞机将旅客摆渡到附近的大机场,所以航空产业极其发达。但这些小机场不少都赔钱,需要在当地政府或联邦政府的补助下支撑运营。

加州公路

飞机在旧金山市区上空向南飞行,到圣何塞南部去调头,因此花费了半个小时。若是从北向南降落,则耗时还会更短。但旧金山上空有雾,没有看到金门大桥。

圣何塞南部都是森林,富人们的房子就造在山顶的森林里,有蜿蜒的公路与市区相连,还有大泳池。美国不少富有的家庭,住的离市区都挺远的。

这张图片是在已经向北对准跑道时拍摄的,这里是圣何塞的南郊。远处的立交桥那里,是著名的“101号公路”。

San Jose Downtown

圣何塞在旧金山南部60公里处,与旧金山、奥克兰合称“湾区”。这三座城市各有机场,但只有圣何塞机场在市中心。图中教堂右边是美术馆,右上部的街区是圣何塞大学。虽然圣何塞是“硅谷”的核心,但市区的高楼却只有这么几座。

“硅谷”在信息科技方面贡献极大,也可以说没有“硅谷”就没有人类现在的生活。全球IT大佬有八成聚集此地,包括英特尔、AMD、谷歌、苹果、思科、甲骨文……数也数不清。

拍摄这张照片时,飞机底下正是著名的Adobe公司。

重力公司的波音727

圣何塞机场有两条平行跑道。我们降落时,著名的“零重力”波音727正准备起飞。“零重力”是硅谷一家科技公司,他们通过商业模式将乘客拉到空中,体验失重,引领探索“Zero-G”.

商业与科技协同发展,是美国的成功之处。

圣何塞两大佬

因为距旧金山太近,圣何塞航班不多。苦心在此经营的是美国的两位波音窄体机机队航空大佬:美国西南航空和阿拉斯加航空。

阿拉斯加航空因为服务优秀,策略灵活,近年来发展神速。它也是海航在北美的合作伙伴。通过与阿拉斯加航空的合作,海航将目的地伸到了北美的大部分城市。

直接入关

入境很顺利,边检人员只看一眼护照便放行。海关人员更有意思,看我的行李太少(只有一个20寸行李箱),就直接指向出口的方向,连排队检查都免了。

都说圣何塞和拉斯维加斯的入境审查是美国最简单的,看来绝非虚言。

海航赚来的国旗

圣何塞机场不大,国际旅客很少,且当地办理效率极高,所以出机场基本不用排队,实在是一个很舒服的选择。

拜海航所赐,圣何塞机场有中国国旗。除加拿大和墨西哥外,此处的国际航班只有海航、英航、全日空三家,且都使用波音787飞机。因为全日空使用的是787-8,所以海航与英航并列,是当地人民能见到的最大客机!

与菁英同行,遇超值低价;品精美汉堡,享便捷通关。是拉总对这次海航北美航线的简要总结。便宜是对旅客最大的尊重——如果你也能挪出时间,也欢迎你来体会便宜到家的北美航线。

圣何塞机场交通

圣何塞的交通系统叫做VTA(Valley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虽然车次不多,但它提供免费的“10路公交车”连接圣何塞机场与轻轨和加州铁路(CalTrain)系统,所以还算方便。

当然,你若从这里打车直接去旧金山,也没人反对。

圣何塞日落

最后送一张圣何塞的日落。这里人口少,污染少,空气非常洁净。

所以日落,也像明信片一样漂亮!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