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还敢再买公寓吗?最严禁令问世以后,大局已定

subtitle 金屋房产10-06 09:04 跟贴 1124 条

七月份,万科佛山项目出现变故。5800套公寓由商住变成了办公室,卫生间改装成为化妆间。这些购房的业主们即上不了学,也落不了户。所以,他们前去万科售楼处讨一个说法。毕竟房主购买公寓的目的,除了落户、孩子上学以外,就是想要有一个下班之后能够休息的地方。商住房纵然水、电费不便宜,依旧还是能够住人。然而,只有化妆间,没有卫生间,不能落户的办公室能够住人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很显然,不太可能!

八月份,厦门出台了“最严禁公寓令”,核心内容主要在于:严禁将商办项目改造成为公寓住宅,情节严重者,市政府可以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商业项目户型不得采用住宅设计模式,不得出现住宅功能,不可增添或者预留排水、排污、排烟和燃气管道;办公用途的项目,最小的分割单元不得小于三百平方米,层高不允许超过4.2米。

从2017年,北京出台326商住禁令以后,为了打击商住房,次年,强二线城市纷纷跟进,出台相应的措施。禁令已经从一线城市蔓延向二线城市,未来有望向三、四线城市扩散,商住房的时代即将迎来终结。

毕竟,相比较住宅而言,商住房存有很多问题。房屋所有权短,只有四十年;没有燃气、天然气,需要扛着液化气罐去买气;在政策出台之前,转手困难,契税高昂;成员众多,鱼龙混杂;空间狭小,更适合单身……但是,商住房的不限额以及廉价吸引了大批民众开始购买商住房。很多年轻人尤为钟意loft户型,出资购买。市场最鼎盛的时期,售楼处就像是春运现场,人山人海。

然而,公寓诞生之初就游走于灰色地带,并不受到法律保护,只是作为开发商灵机一动,为了挽回损失而出现的产物。其之所以盛行,也是由于当时国家并没有推出法规进行规范。既然政府已经定调,想让商住房重获新生,东山再起,已经不大可能。没有了户籍、教育加成,还有政策的限制,此时商住房除了出租,就只剩下自住、空置两种选择。

当然,随着日后禁令的扩散以及房产税、空置税的问世,未来接受公寓这类商住房真的会是一条绝路。所谓: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倘若大家伙所在的城市还没有被禁令波及,最好都要预先布置好后手。否则,一旦禁令落实,被套牢就惨了。真到了房产税、空置税出台,但是屋子又出租不出去,难道还要放弃自住房,住进公寓里头不成?

不过,禁令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耗时一年左右,那么从二线城市到三线城市需要多久?肯定不止一年时间!从三线到四线呢?或许,更长!恐怕,落到大家伙身上时,已经过去五六年,乃至七八年也并非不可能。如斯漫长的时间,也足够大家伙来准备一切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