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长》:从大英雄到普通人,国庆档电影的创作模式之变

澎湃新闻10-05 08:51

在上映之前,《中国机长》就引来了不少争议。争论的焦点就在于,这部电影到底拍得专不专业?从飞机的飞行姿态到空乘的穿着,被挑刺,看来是本片不能逃脱的宿命。谁让它是一部涉及专业领域又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呢?

但是,艺术创作理应享有一定的弹性空间。正如本片在开篇字幕中所言,诸多情节,是经过戏剧化处理的。所以硬要用专业的眼光严格审视本片,不消说,漏洞是不会没有的。

当然,要求剧组在创作过程中更为专业也是无可厚非。没有人愿意观看一部很“假”的电影,哪怕它描绘的是英雄壮举。何况,民航领域一旦缺了专业性,就是在拿万千旅客的生命开玩笑。电影,也就失去了说服力。

问题在于,艺术和专业之间应该求得的是某种程度上的平衡,而不是走到极端化的地步。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还是因为,想要评价本片,实在不该跑偏了方向。它既不是《萨利机长》式的专业主义反思电影,也不是一曲英雄主义的赞歌。本片所要描写的,还是一个个“接地气”的普通人,包括主角中国机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出场时在浴室憋气,进行自我测试,就暗示了机长刘长健高度的自律。从其后他对副驾驶的冷漠态度里,显示出其高冷、古板的一面。但一张冷脸之下,观众又不难读出机长对年轻人的关心和爱护。再加上温馨的家庭戏,一个人性化的机长形象就跃然屏幕之上。

其实,纵观整个国庆档,三部热映电影尽管题材、视角皆不相同,但在手法上却有一致的地方。《我和我的祖国》讲述了共和国的7个高光时刻,落脚点则是不同时代普通人的生活。《攀登者》则挖掘了登山运动员的内心纠葛和矛盾。

如果再把眼光放远,在国庆大联欢的画面里,我们也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镜头开始对准普通群众的脸孔。这不是一种偶然现象,而是一股文艺思潮的暖流。在主旋律文艺作品的舞台上,普通人逐渐成为主角,这足以表明,多元化、多维度的创作风格,将会带来更多活力和动力。这一趋势的到来,无疑是令人欣喜的。

当然,无论是《攀登者》的导演李仁港,还是《中国机长》的导演刘伟强,都还没能把正能量的价值观和人性化的表现方式完美结合在一起。就拿本片来说,副驾驶欧豪和第二机长杜江都被塑造成自带撩妹性质的公子哥,就和整部电影的基调不相符合。或许导演的本意是突出年轻人的时尚感,但过于“油腻”的表现,反而造成了人物前后性格不统一的割裂感。

本片最出彩的人物,反倒是客舱里的诸位空乘服务人员。尤其是袁泉,在戏份并不算太多的情况下,成功地让观众见识了职业女性的坚强和自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光彩更胜过在驾驶舱里驾驶飞机的机长。因为,她要面对的是客舱里同事有些慌张、惊恐的情绪,是乘客不理解、不配合的乱象。普通人在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这或许才是名副其实的英雄主义。

由于本片改编自真实事件,所以“剧透”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但令人眼前一亮的,倒是本片在飞机成功脱险后的处理。工作人员欢腾的场面不多,他们念叨的是,尽快恢复通航,不让早高峰的旅客受到过多影响。空管人员也没有过度兴奋,而是很快恢复到正常工作的状态。就连挽救百人性命的机长在走出机舱时,也只是鞠了个躬,道了个歉。

这种克制的表现方式,反倒让观众肃然起敬,也能让更多对民航领域不了解的人,懂得相关人员在工作中的辛苦和不易。从大英雄到普通人,从宏大叙事到冷静客观,这种创作方式上的转变,才是国庆档电影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不过,要真正在主旋律电影创作中做到克制,显然还有很多功课需要做。不管是《中国机长》还是《攀登者》,都没能坚决地“做减法”,在某些桥段上的用力过猛,还是令人感到遗憾。比方说,《攀登者》中过多的感情戏,就使整部影片在后半段的感情浓度过度饱和,反倒令观众感到审美疲劳。

而在《中国机长》里,主角刘长健一边顶着恶劣气候环境驾驶飞机,一边还要在心中默念口号——“一定要把119名乘客安全带回”,这实在是没有必要的。即使这些台词不出现,我们也能从演员的表演和剧情的氛围中感受到这一点。很多时候,宁愿用直白的台词表达而不相信镜头语言,就是对作品还不够自信的表现。

对刘伟强、李仁港们来说,怎样利用好自身在商业电影创作上的优势,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但在《中国机长》结束时,本人在电影院里亲耳听到的热烈掌声和亲眼看到的热泪盈眶,足以证明,人性化、接地气的创作方式是能够得到广大观众的认同的。尽管,一些不足和缺点不容忽视,但怎样把这条路走下去,走得更好,更是中国电影人应该努力的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