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为何放弃漠南?实在是无奈之举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10-04 15:03 跟贴 333 条

编者按:处于气候较寒冷期的明代,漠南地区是否适合耕作屯垦,明王朝放弃在蒙古草原上的卫所是否合适,至今仍然争论不休。到明后期,蒙古土默特部俺答汗治下的丰州板升城,即呼和浩特的前身,依赖汉人流民有了完善的农业体系,有人便指责明王朝短视而放弃漠南地区的控制,并认为明朝的统治使得民不聊生才让贫困百姓投奔蒙古,事实是这样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自古就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说法。自秦汉时代,就有人民在河套开凿沟渠,引黄河河水灌溉,进行耕作。然而,除了西套银川平原之外,前套和后套都处于400毫米等雨线以外,由耕地、草原和荒滩相间组成,更适宜农牧结合的生产,而非集约化的开垦。自秦汉开始,对于河套地区的过度农业开发,造成了严重的植被破坏、水土流失,使大片土地成为沙漠。到明代时,乌兰布和沙漠、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地均已成型,令河套地区与陕北之间被隔断了联系。如果从山西北上经营河套,一则缺乏河道依托,二则补给联络线路完全暴露在大草原上蒙古铁骑的威胁下。

因此,明初虽然一度在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的位置设立了东胜卫,但很快便内迁。终明一朝,在前后套地区没有军事力量的驻扎,明朝强盛时通过烧荒、搜套手段武力驱逐河套地区的蒙古人来维持对前后套的控制。

前后套黄河一线,北面是险峻的阴山,南面是茫茫沙漠,可供开垦的宜耕地少之又少。不过丰州(即呼和浩特)所在的黄河支流大黑河流域水土破坏却较轻,大黑河是黄河水系流经河套平原最大的支流,流域土质黝黑肥沃,在明代因土默特部而得名土默川。由于放牧获得的食物供应常常不足,蒙古人其实也会进行一些农业生产,成吉思汗就专门设立了“阿姆其”机构,负责农业生产和粮食征收。但蒙古人的耕作技术远不及汉人,农业经营也是非常粗放的,“其耕种,惟籍天不籍人,春种秋敛,广种薄收”。俺答汗崛起之后,为了扩大粮食来源,广泛在土默川地区招诱汉人农民,耕种土地,使得土默特部不仅粮食自给,还有大量存粮用于控制蒙古其他各部。农业的发展,弥补了畜牧经济的脆弱性。当时明朝人口已经多达一亿,内地不少地区人口饱和,土地兼并严重。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难免有人遭受不公而生活贫苦,承受严重赋役无以为生。当时丰州一带称作“板升”,有汉人五万在此经营农业。考虑到明朝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个数目并不算高,不能以偏概全认为明代百姓普遍民不聊生,想要逃到蒙古境内。

▲丰州古城遗址

1546年四月,“俺答阿不孩及兀慎娘子建砖塔城,用牛二犋,耕城约五六顷,所种皆谷、黍、薥、秫、糜子……”“砖塔”即呼和浩特万部华严经塔(白塔),砖塔城就应该是古丰州城。阿勒坦汗在这里耕种是一次象征性活动,希望通过此举表明他开发农业的决心,向汉人和蒙古人起到示范作用。除了稻谷之外,土默特所种的糜子、秫(高粱)等都是耐旱耐瘠抗寒的作物,但产量较低。我们可以看到,塞北地区农业有非常大的局限性。在俺答一开始招诱汉人时,由于轻徭薄赋的政策,土默川一带的汉民生活应当尚可。

▲汉人流民带动了丰州当地的发展

但轻徭薄赋绝没有长久地实行。投靠俺答成为其谋主的白莲教首领赵全、丘富等人广泛圈占土地、积累谷物,成为大地主,而俺答在内的蒙古贵族屡次对明王朝发动征战,消耗极大,也不得不一次次加重对板升底层汉人百姓的剥削。1566年,赵全等人为俺答在板升城中修建宫殿,极为华丽,消耗民役之重,自不待言。网络上说法往往认为,板升城的汉人对明王朝恨之入骨,全力支持蒙古人入侵大明。然而入侵明朝并非广大板升汉人的意愿,只有上层少数首领人物才能从中获得利益。长期的对明战争使得板升城的汉民生活逐渐困苦,“人人皆思归家,但恐达贼追杀而不敢逃也”。不断有汉人在明朝招引下回归内地。俺答不得不令白莲教首领赵全加强对板升汉人的人身控制。进入隆庆年间,俺答由于长期对明作战,消耗不及回报,最终选择化干戈为玉帛,封贡于明,将赵全等人送交明朝处死。

▲晚年信奉佛教的阿勒坦汗

明廷在俺答封贡之后,对于汉人进入蒙地问题采取了灵活的态度,一方面招回愿意还乡的汉族百姓,另一方面也允许贫困衣食无着的流民投奔土默特蒙古谋生。由于此时土默特蒙古已经是明朝的盟国,汉人进入其国屯垦不至于与故国对抗,加上明蒙休战之后蒙古统治者减弱了对汉族农民的剥削,到万历初年,进入土默川屯垦的汉人百姓又达到十万之众。

▲土默特蒙古

隆庆六年(1571年),俺答汗修建库库哈屯城(即当代呼和浩特的前身),为加强明蒙关系,俺答汗特请明帝为之命名,明廷赐名“归化”。虽然丰州板升城周边的农业经济有其脆弱性,但明后期大量汉人在此的屯垦,证明将汉地农业扩展到内蒙古地区是可行的。因此清王朝建立后,由于满蒙联合使得漠南漠北无警,得以在呼和浩特一带屯田供应西域。但我们也不能说明代放弃对漠南的控制就是错误。毕竟如果作为汉人王朝的明王朝要在丰州屯田,无险可守,将有四面受敌风险,军队同时承担屯田和防御职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当然,火器进一步发展之后,沙俄的屯垦队得以进入中亚地区既垦且守,而满山遍野的游牧骑兵则拿他们无可奈何。

①《塞上谣》:人言塞上苦,侬言塞上乐……时雨既降沙草肥,丁男释甲操锄犁。夫耕妇织朝复暮,荜门鸡犬皆相依。②瞿九思《万历武功录》卷7《俺答列传中》:其(嘉靖)四十五年……三月,(赵)全与自馨、彦文、天麒等,遣汉人采大木十围以上,复起朝殿及寝殿,凡七重,东南建仓房凡三重,城上起滴水楼五重,会画工绘龙凤五彩,艳甚。③《明世宗实录》:(嘉靖)三十七年招降一千六百四十人,四十一年招降一千八百有奇,四十二年招降一千九百八十人,四十三年招降七百二十九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