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文化 探访黎巴嫩"香皂小镇"

subtitle 环球网10-02 00:04 跟贴 13 条

香皂,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物品。然而,有谁会想到,一块小小的香皂,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会演绎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甚至能够与金玉珠宝相提并论?请和《环球时报》记者一起来到黎巴嫩的巴德尔·侯松小镇,到世界“香皂之城”一探究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小镇商店里摆放着各种造型的香皂。

超大的“香皂厨房”

在黎巴嫩第二大城市的黎波里附近,有一座名为巴德尔·侯松的小镇。虽名为小镇,但放眼望去却没有一座民房建筑。除了漫山遍野的茴香、迷迭香、鼠尾草、月桂和雪松等植物以外,剩下的就是制造和售卖香皂的车间和商店。或许是香料植被众多的缘故,从踏进小镇的那一刻起,各种植物的芳香气味就牢牢占据了我的嗅觉。在小镇里行走,能看到沉香、迷迭香、薄荷等数百种香料。

整座小镇就像一个散发着芳香的超大“香皂厨房”,形态各异、颜色多样、芳香不同的香皂被匠人一块块呈上。如果按照形状划分,你可以看到新鲜开放的“玫瑰花朵”、添加了干果的“牛奶巧克力”、法国甜点“马卡龙”,甚至还有当地人家中厨房常用的烹饪工具。做工之精细,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而按照气味划分的话,这里还有阿拉伯人追捧的沉香香皂、缓解压力的蜂蜜皂、治疗敏感肌肤和红血丝的茴香香皂以及振奋感官的薄荷皂等等。所有这些,都出自黎巴嫩最著名的制皂家族——巴德尔·侯松家族之手。自1480年在的黎波里制造出第一块香皂至今,侯松家族已经成为黎巴嫩传统制皂产业的核心,标有侯松家族制造的香皂被销售到世界各地。从最初在的黎波里白手起家,到如今成为巴德尔·侯松小镇的主人,他们将小镇打造为继巴勒斯坦纳布卢斯城之后的世界第二座香皂之城。

天价黄金皂

作为黎巴嫩土产香皂的代表,侯松小镇出品的香皂主要集中在精油香皂、药皂、橄榄油皂三类,香皂的形状、颜色、价格各有不同,有的香皂制作一块的时间是一周,而有的香皂制作时间却要耗费6个月。原料的采集则更加辛苦——薰衣草、茉莉花、玫瑰、黄春菊、月桂、薄荷、迷迭香、番红花、茴香、鼠尾草等原材料,从种植到收割,有的甚至需要长达数年时间。据匠人们介绍,每30千克药草在经过蒸馏提取之后,最多也只剩下50毫克的精华,制作成本之高可见一斑。然而,在他们看来,这还仅仅是普通香皂的标准。

2018年,侯松小镇做出了一项惊人之举,推出了一款添加钻石粉以及17克黄金的黄金皂!单单一块香皂的价格就超过一万沙特里亚尔(约为2666美元),被称为“世界最贵香皂”。黄金皂的推出,在整个阿拉伯世界都引起了轰动,包括卡塔尔、阿联酋在内的很多国家的达官贵人,都成了黄金皂的使用者。

有媒体甚至推出了以“黄金沐浴不再是梦想”为题的新闻,大幅报道这一消息。有说法称,黄金皂对保持女性肌肤年轻状态、促进细胞代谢、治疗面部痤疮等有显著的作用,而侯松小镇的负责人之一——埃米尔·侯松则称,推出这款香皂,政治意义要远远大于医疗价值。古法制皂曾是黎巴嫩的传统产业,如今却随着现代工业的推进而逐渐消逝。黄金皂的推出,就是向世界传递一个信号,让人们相信,“黎巴嫩不再是爆发战乱与恐袭的国土,而是散发着香皂芳香的美丽国度”。

独特的香皂文化

历史上,制皂匠人在黎巴嫩被尊称为“智者”,制皂亦被视为一项受人尊敬的传统行业。这是因为,在黎巴嫩,香皂不仅仅用于清洁,还被用于熏香、美容、医疗等等领域。匠人们要掌握的不仅仅是香皂的制作,还要包括种植、挑选、辨别药草,精通芳香疗法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匠人们具备丰富的知识,才能够根据使用者的需求“对症下药”。黎巴嫩当地甚至有句俗语称,优秀的制皂匠人,就像一名好医生一样难得。

在过去,黎巴嫩的制皂匠人主要集中在的黎波里的汗·撒布集市,像埃及著名的汗·哈里里市场一样,这里的汗也是大集市的意思。只不过这里只销售一类商品——各种各样的香皂及其衍生产品(在阿拉伯语中被称为“撒布”)。包括巴德尔·侯松在内的各个香皂世家都聚集于此,汗·撒布一时成为中东地区香皂制造和售卖的集散中心。但遗憾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各大跨国公司来势汹汹的营销之下,香皂成为成本低廉的快销清洁用品。曾经让黎巴嫩引以为傲的古法香皂逐渐退出舞台。

为了重振古法制皂,巴德尔·侯松家族选择重新兴建了香皂小镇,并将其命名为巴德尔·侯松小镇,从原料种植到生产再到销售,黎巴嫩古法香皂在这里得到了发扬光大。记者发现,不少欧美游客喜欢来这里探访香皂的奥秘,中国游客目前还比较少见。

每逢黎巴嫩各个重要宗教节日来临,人们都会购买古法香皂,并将之作为装饰品摆放在房间内。不少外国游客来到黎巴嫩,也会带走一块反映黎巴嫩自然风物的古法香皂作为纪念。人们希望黎巴嫩古法香皂能够用它无形的手,清洁掉生活中的所有苦难,为崭新的明天带来更多美好。

版权声明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