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城在,明代北京保卫战之彰义门大战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09-28 14:28 跟贴 739 条

冷兵器研究所近期用一系列文章介绍了著名的土木堡之变和北京保卫战。而在《北京保卫战——双方兵力几何?》一文中,我们已经讲述了明代土木之变后北京保卫战的大部分战况,接下来让我们进入最后的彰义门大战。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也先太师的蒙古铁骑在北京城外

在彰义门外王竑、毛福寿、高礼等将领击退蒙古军之后,石亨又派侄子石彪率领精兵千人从北面逼近。也先见石彪兵少,马上率大军围攻石彪,但石亨随即率领主力部队压上。石亨的计划显然是中心开花,利用少量精锐部队拖住敌人令其无法啃下,而后大部队与其里外合击。也先也是百战名将,在德胜门、西直门两战中已经见识过石亨的本事,当然不会中计,马上撤围而走,但是被石亨叔侄追击,仍是吃了点小亏。

▲彰义门位于明北京城西南方向

如前文所说,彰义门并非明代京师的城门,而是金代旧城遗留的城门,实际上是处于城外。明军此时在彰义门建立前突基地逼敌,而也先的蒙古大军也在城西扎营,与明军对峙。虽然是游牧民族领袖,但也先所扎营寨却修得极为坚固,甚至取石块为垒,挖掘壕沟,以防明军精锐骑兵劫营。就此而言,也先不愧是当世名将,在北京之战中的发挥也显得极为老练。

▲也先太师剧照

当初蒙古西征时,1241年的奥洛穆茨之战中,曾于列格尼卡之役大破3万波兰、日耳曼联军的蒙古宗王、名将拜答尔扎营于奥洛穆茨城外,遭到波西米亚重骑兵偷营,重伤身亡(是否身死有争议,不过蒙军此后士气大沮撤围而走);显然就是由于蒙人的游牧民族秉性,吃了营盘不固的亏。而也先在这方面则稳重很多。但也先知道讨不到便宜,本来计划会师在京师城下的阿剌知院、脱脱不花两部又都被阻挡于燕山一线,未能起到土木之变时两线夹击的效果。所以他决意撤军,先派人挟持明英宗从紫荆关出塞。

于谦所派细作得到英宗已经被送离大营,不至于被误伤的消息之后,马上调集火炮多门,趁也先不备,炮击其营。②于谦的神道碑称杀敌上万,但王世贞的《国朝献征录》则称数量为千计。考虑到当时火炮的威力不足,杀敌上万可能性不大,且神道碑往往会对碑主进行溢美,千计之说较为可信。

▲明代铜火炮

不过《国朝献征录》称于谦“亟擐甲,统大营,营于德胜门外”,即于谦本人一开始身披铠甲,在城外的大营中指挥作战。而这次炮击没有其他指挥官的名字,很大可能就是由于谦亲自率军指挥。这样亲临矢石的勇气,确实比起宋代那些躲在前线千里之后,遥控指挥的文官如韩琦等胜过无数倍。火炮虽然杀敌有限,但硝烟弥漫,弹片纷飞,血肉飞溅,其心理震慑力是惊人的。也先本就打算撤军,被炮打之后,军心越发沮丧,当下率军放弃营垒撤走。

▲于谦剧照

于谦点孙镗、卫颖、范广、张义、雷通、杨洪等诸将,追击蒙古军,而石亨为帅,率领诸将。三日之后,石亨在清风店追及也先,获得大胜,也就是《蒙古人看见他都得叫爷爷,阵斩瓦剌万级,细说石亨的清风店大捷》一文中所书的清风店大捷。

①《殊域周咨录》:亨命彪率精兵千人至彰义门,虏见彪军少,易而逼之。亨统大军遽乘之。②倪岳《于谦神道碑》:对垒凡七日,是为十月既望,敌移,扈跸渐远,乃举炮击敌营。敌死炮下者万计。额森大沮,宵遁。京师解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