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夫吉战役:萨达姆的美梦破灭

subtitle 冷炮历史09-25 13:29 跟贴 880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91年1月。波斯湾地区已是战云密布。但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看似弱势的伊拉克军队却主动向多国部队防区发动进攻。经过精心挑选和布置,萨达姆的精锐力量杀入了沙特边境小城海夫吉。

然而,面对巨大的军事理念差距,伊拉克人的出击也就很快演变为全面溃败。

1、傻大木的野望

只能依靠高射炮火力来自我安慰的巴格达

1991年1月17日凌晨3点,多国部队按计划发起了沙漠风暴空袭行动。伊拉克军队几乎每天都要面对1700-3000架次的超高强度空袭。经过半个月的狂轰滥炸,整个伊拉克空军已失去大部分作战能力,地面部队与指挥系统也惨重重创。

面对无限倾斜的战争天秤,萨达姆却不想坐以待毙。他认为自己的陆军依然在科威特保有2500余辆坦克,而联军只是因为害怕陆战才只能以轰炸来敷衍了事。根据他脑中的历史积淀,美军曾在10年越战中阵亡5.8万人,最后因觉得伤亡太惨而选择撤军。反观自己的强军,却可以在两伊战争的单次作战中就阵亡5万余人,并且坚持到媾和为止。所以美军外表看似强大,实则贪生怕死且不堪一击。

部署在沙特机场的美军F15E机群

在写给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的信中,他甚至声称:当阿拉伯人民真正开战,而不再是说说而已的时候,他们会在任何角落同美国斗争,并最终击溃美国。

面对心存疑虑的部下,萨达姆也不忘激励他们:美国已告别青壮年,进入了衰老的黄昏期。以至于当时的伊军高层真的认为,自己依然坐拥陆战优势并可以获得最终胜利。

海湾战争前的萨达姆个人宣传画

此后,伊拉克又进行了许多超出常规军事行动的极限操作。比如为了迫使阿拉伯国家退出联军,萨达姆下令用导弹轰炸以色列,试图将它拖入战争。但在美军爱国者导弹的帮助下,以色列全国上下总共只有1人因伊拉克的袭击而丧生。之后,萨达姆又尝试爆破科威特油田,并往海中倾倒石油进行污染。最后,伊拉克军队还不断向沙特境内发动炮击和导弹袭击,想要通过这种挑衅来激怒联军,逼着对方早日进入自己期盼已久的地面战。多国部队对此都是无动于衷,继续按计划完成轰炸任务。

当然,所有挫折和与日激增的伤亡,都没有让萨达姆气馁。他很快想出了一个更加异想天开的作战方案:主动发起突袭,给予多国部队重大杀伤。在敌军士气崩溃后,再抓几个美军战俘退回科威特境内,作为筹码和美国谈判。同时激起美国的反战情绪来迫使美国撤军。因此,位于科威特和沙特边境15公里外的石油小城—海夫吉,就成为了理想目标。

正在前线鼓励士兵捐躯的萨达姆

此时,从海岸到瓦夫腊油田一侧的边境线上,伊军拥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第7、8、14、19、29等5个步兵师正沿着边境线依次展开,依托一条遍布反坦克掩体、地雷网的“萨达姆防线”部署。这是伊军程师根据两伊战争的经验设计的死亡陷阱。除共和国卫队外最精锐的第3军和第4军也在边境整装待发。美军在这片区只设置了几个观察哨和1个海军陆战队的侦察监视与情报集群,完全没有部署重兵防守。

萨达姆的计划也很简单:第3坦克师从瓦夫腊油田一侧出击,配合侧翼的第1摩步师攻击美军哨所。他们不仅能吸引美军注意力,还能掩护第5摩步师沿着海湾高速公路突袭海夫吉。在占领城市后,2个师立即撤退到科威特边境,让第5摩步师负责死守和杀伤联军。

负责统帅第3坦克师的 胡桑-扎丁准将

行动定于1月29日的晚上8点发起,预计在次日凌晨1点就可以占领海夫吉。最后要坚持到2月3日,再带着抓获的俘虏撤出。参战的伊军部队,全部由马哈茂德-阿布德少将指挥,而胡桑-扎丁准将负责统帅第3坦克师。

战线另一侧的多国部队,只在海夫吉部署了8个观察哨,主力是海军陆战队第1轻型装甲步兵营的“牧羊人”特遣队。该营的3个连兵力,还被分散在了OP4/5/6这三个哨所里,彼此相距约15-20公里。更为致命的是,伊军大规模调动非常隐蔽,成功骗过了美军的侦查力量。

伊拉克军队在海夫吉附近拥有绝对兵力优势

2以一当千

防守哨所的美国海军陆战排合影

1月29日8点,正在驻防4号观察哨的罗斯中尉,突然听到有大量履带碾过地面的噪音,身为侦察排排长的他很快反应过来,伊拉克人已经发起了大规模进攻。

此时,伊军第3坦克师的第6坦克旅正在向这个位置疾驰而来。但4号观察哨只有罗斯中尉的侦察排和下午3才移防至此的第1轻型装甲步兵营的D连。该连装备有19辆LAV-25装甲输送车和来自营部的部分LAV-AT作为反坦克手段。

伊拉克陆军大量装备的 T55主战坦克

当罗斯中尉试图用无线电警告友军的时候,却因频道阻塞而无法接通。不得已之下,他只得尝试带领士兵自行撤退。他的排已被分成3个分队,部署在观察哨的防御阵地前500米位置上。由于突袭来的太过突然,所有分队都陷入了混乱,不仅没有按照计划有序撤退,反而自作主张的用武器反击。他们手里只有AT4火箭筒等轻武器,在理论上难以对远距离的伊军坦克造成伤害。但他们的反击火力还是让对方陷入混乱。伊军坦克只能停止前进,向美军方向胡乱射击。

这一举动为罗斯中尉提供了宝贵的时间,他身后的D连也因此发现了伊军。连长罗杰-波拉德上尉,迅速组织部下前往营救侦察排。

大放异彩的LAV-AT反坦克导弹发射车

由于LAV-AT在开火时无法移动,所以D连选择了各排交替掩护战术。也就是由1个排停下对伊军进行迟滞攻击,掩护另1个排前进。之后再由第二个排掩护自己前进。他们的LAV-AT装备了射程达3.75公里的TOW II反坦克导弹,还有先进的热成像仪,可以在夜幕中远程狙杀伊军坦克。伊军则只有着后的T-55/62与69式坦克,其红外探照灯的视距甚至不到1公里,根本无法在夜战中与美军相提并论。

很快,D连2排与侦察排会合,让他们乘车后撤。到晚上的20:30分,由于通讯恢复,罗斯中尉成功向营部告知了伊军的攻击。

惨遭美军反坦克导弹摧毁的伊军坦克

在后撤到观察哨的U形阵地后,美军继续发扬夜视仪带来的不对称优势。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成功击毁11辆坦克和装甲车。伊拉克人的进攻也因此停滞,只能以数量优势不断填补前方空档。

21:30分,美军期盼已久的空中支援终于抵达。侦察排的2名空袭引导员用无线电引导战斗机进入战场,并指挥LAV-25使用25mm曳光弹射击伊军坦克,为战斗机点亮目标。这种方法非常有效,空军的2架F-15E和2架F-16C战机,先后携带对地攻击吊舱与精确制导弹药进入战场,精准的猎杀着伊军坦克。到晚上23:00,又有3架AC-130空中炮艇和4架A-10攻击机也飞抵战场。它们用加特林机炮和105mm榴弹炮同时泼洒死亡钢雨,彻底打碎了伊军的获胜希望。

正在前线大杀四方的美军AC130空中炮艇

就在4号哨所打的热火朝天之时,1号哨所同样遭到了敌军攻击。伊军第5摩步师的1个旅,试图从这里穿插进入海夫吉。但却遭到了丹尼斯上尉指挥的第2轻装甲步兵营的A连阻击。面对60-100辆步战车和坦克组成的苏式钢铁洪流,陆战队员们没有丝毫胆怯。他们利用LAV-AT和手中所有的武器展开了攻击。仅威利斯下士个人就击毁了2辆T-62坦克。

随后,5架海军的A-6攻击机、2架空军的F-16战机、2架A-10攻击机和2架陆战队的AV-8B也赶来增援,将伊军彻底击退。隶属第1轻装甲步兵营的A连的波特兹勒上尉,还引导空袭击退了已经攻占5号哨所的伊军步兵。

起飞支援前线战斗的美军A10攻击机

但8号哨所的驻军却没有这么幸运了。这里的美军只是一群由海豹突击队、第3武装侦察连和第9火力控制小队混编的轻步兵单位,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负责领导的朗中尉下达了撤退命令,并带领所有人借助夜色的掩护从伊军炮火下脱身。位于2号哨所兰德斯曼上尉,也指挥海军空中舰炮火力联络小组全身而退。附近7号哨站的小股美军也同时脱离危险。

在美军英勇地阻击伊拉克人的同时,防守海夫吉的沙特军队却敌方敞开了大门。陆军第5旅的第2营在防守高速公路时,仅仅因为遭到了炮击就选择撤退。尽管美军随即派出了1架AC-130炮艇机和第369中队的AH-1W武装直升机进行空袭,并击毁了13辆坦克和装甲车,却依然无法阻止伊军第15和第26摩步旅进入城市。

海夫吉战役期间的陆战队 AH1攻击直升机

本来已撤退到海夫吉海水淡化厂的美军第1监视侦查与情报集群、第5支援武器联络小组、第9和第13火力控制小组,就不得不再次撤离到米斯哈卜与沙特军队会合。此时,城中只有美军陆战队的一支侦察分队。他们奉命隐秘与此,为随后的反击提供侦查和情报。到1月30日凌晨,海夫吉正式宣告沦陷。

然而,仅仅在1月31日的凌晨2:30,多国部队就展开了收复海夫吉的反攻作战。美军并没有按照常理的调集重兵来来进行反攻,而是将从海夫吉撤出的那些支援部队和沙特-卡塔尔营混编,都部署到海夫吉以南4公里的加油站。他们身边还有第3陆战团的炮兵营负责掩护。随后,沙特与卡塔尔军队冲锋陷阵,美军则负责提供火力支援。多国部队仅仅经过数小时的激战,就成功击败了伊拉克陆军的2个旅,夺回了海夫吉城。

正在支援反击作战的美军榴弹炮

3死亡天使

战役中被击落的 幽灵03号AC130空中炮艇

在海夫吉战役中,美军只有25人阵亡,损失LAV-25和LAV-AT各1辆。其中11人为陆战队员,全部是因为友军火力误杀,且均发生在4号哨所的战斗中。还有14人是幽灵03号AC-130空中炮艇的机组乘员,该机在31日凌晨被伊军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成为整场战役中损失的唯一联军飞机。沙特与卡塔尔军队则总计阵亡18人,另有50余人受伤。他们也击毁了2辆坦克和10辆装甲车。

伊军方面的伤亡则众说纷纭。按照伊军公布数据,攻入海夫吉城内的伊军第15和第26旅只有71人阵亡、148人受伤和702人失踪。实际上,仅美军第1海空火力联络小组就报告,摧毁伊军各类车辆90余辆、击毙300余人,俘虏680余人。当然,此战最大的意义并非在于战损比,而是帮助联军击溃了伊军士气,让对方再不敢发起反击。

正在检查被摧毁装甲车的 卡塔尔士兵

美军之所以能用1个连就阻击伊军的1个坦克旅,除了是陆战队员的英勇,更有通讯体系的进步和空地协同战术升级的功劳。此战的美军空中力量,在包含海夫吉的科威特行动区内出击554架次,击毁坦克544辆、装甲车314辆,并摧毁炮兵阵地425处。其中仅空军的A-10就出动了293架次,奠定了“疣猪”在反坦克行动中的赫赫凶名。

首次参战的E-8“联合星”预警机,也颠覆了传统的空袭模式。该机可以在战区长时间巡航,对地形和敌军目标进行测绘跟踪,同时充当塔台引导战斗机空袭。尤其是在夜间,E-8引导过104架次的F-15E和40架次F-16进行空袭,表现出了普通机场塔台所没有的高效率。

充当了空中司令部的E-8A对地预警机

此外,陆战队第3航空联队在猎杀炮兵方面也是战果斐然。在执行此类任务时,他们一般要出动6架飞机相互配合。1架OV-10充当侦查任务,1架双座型F/A-18D负责前线引导。再由2架F/A-18和EA-6B电战飞机压制敌军防空系统,摧毁火干扰伊军防空阵地。最后才由A-6E攻击机完成对炮兵的致命打击。美军在海夫吉之就靠此战术发威,摧毁数以百计伊军火炮阵地,而自身无一损失。

同时,联军还创造性的使用了“杀戮盒”战术。他们将整个科威特行动区,都划分成数个长宽30公里的杀戮盒。然后以白天8分钟-晚上15分钟的频率,不断派出机群空袭,杀戮那些盒内的伊军单位。

海夫吉之战中的6个杀戮盒和执勤机型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海夫吉战役不仅创造了1个连队阻击整个坦克旅的神话,更开启了新时代战争模式的序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