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及凉州诸将:为何在汉末暴虐成性?

subtitle 冷炮历史09-25 13:24 跟贴 78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东汉末年的大动荡中,以董卓代表的凉州将领横行一时。他们以极其残酷的方式对待关东和关中两地的吏民,并留下了奸诈残酷的暴虐恶名。透过文学形象背后的历史事实,就会发现他们的存在,其实象征着东汉地方相对于中央朝廷的离心力和独立性。也是后来三国乱局出现的必要前提。

1、地方豪族的独立性

交通成本 让地方土豪的存在具有合理性

东汉人的效忠观念和后世非常不同。由于秦汉帝国强调节约统治成本,所以无法将中央集权完全贯彻。为了最大限度的获得兵源和税收,秦汉帝国会限制地方上居民的迁徙和流动。编户齐民们如果要迁徙,需要朝廷开出的文书才能行动。这就导致了居民的乡土情感很重,彼此间的认同感也十分强烈。外人想要融入到本地社会,其实是相对困难的事情。

除了平民,地方上还有各种各样的豪强。他们往往不止单个宗族,可能是几个大型家庭家族的联合体。平日里可以私藏奴婢、私兵与其他人口,到了乱世时期就会为自保而体现出很强的割据性。虽然汉武帝刘彻曾大力消除关东各地的先秦土豪后裔,但架不住折腾过度引发的地区经济凋敝。到了汉元帝时代,随着入朝豪族在政治上劝谏天子,迁豪政策最终废止。其结果是地方上豪族的大规模发展和繁荣。后来王莽的上台和混战,也都是以豪族扶持地方势力为前提的。

地方上的乡土情节 也催生了土豪的独立性

到了东汉确立,汉光武帝不能对有功豪族不封赏,但也对于地产规模做出限制。他曾想要清查豪族的土地和户口,并提出了配套的解散郡国兵措施。但都因为豪族的刻意隐瞒或者组织盗贼刺杀官吏而作罢。因此,东汉的地方豪族势力日益增加,朝廷对于他们的约束力也是越来越低。相比那些王公贵族和高官,地方上的土豪势力也更看重自身权益。所以,关东的豪族普遍反对东汉在漠北和西域用兵,反过来迫使关西的土豪不断加强自身武装实力。

等到黄巾军横行各地,指挥者也大都是各地豪强。每个人都是在各自的郡国作战,彼此互不统属而没有相互策应。虽然这种状态注定其无法形成最终威胁,却也让非黄巾系的土豪们纷纷动手升级武备。因此,等到黄巾之乱被慢慢平息,各地土豪的实际控制力又更上一层台阶。

汉朝时期的坞堡结构复原

2、凉州豪族的胡化风俗

凉州就是战乱频发的多事之地

具体到凉州本身,当地人文地理特色对豪族个性速成有很大影响。两汉的凉州和整个河西地区,一直是较为动荡的西极边陲。因此也成为流放罪犯、叛乱者和贬谪官吏的首选之一。所以,无论是土生豪族还是良家子,都不可能是孝子慈孙。

由于迫近戎狄,生存受到直接威胁,所以他们习惯以军功作为晋升的资本。特别是董卓等番化汉将,不仅在生活习俗上高度胡化,而且在政治生态上缺乏远见,经常以缺乏远见的方式彼此争夺和劫掠。后来董卓在东面夜宿皇宫、凌辱宫女,部将吕布与他的相好私通,都是违反儒家主流道德观的行为。这样的政治生态,像极了乡土周围的羌人部族,而非那些习惯于以儒学武装头脑的关东同胞。

董卓的凉州作风 在关东人看来就是野蛮

至于比董卓更为有名的吕布,虽然不是凉州本地人,但所在的五原属于情况相似的并州。那里游牧-农耕交接区的北部边缘,因地理环境而深受游牧民族的习俗影响,还是汉朝主要的养马基地。当地同样也是两汉交战的前沿阵地,非常能够理解生活在河西羌人包围下的凉州土豪。这便是吕布能和董卓等人迅速合流的原因。

在东汉晚期,许多原本忠于汉室的凉州士人战死、要么远在他乡。凉州本地的羌胡化豪杰基本上对汉室缺乏认同。除了文化和习俗差异,还有关东豪族对他们的天然歧视。后者在东汉建立的过程中,发挥过中流砥柱作用,所以远比后来入伙的凉州土豪们有更多话语权。

凉州人经常发现自己处于孤立无援境地

关东豪族也因为更加亲近儒生士人,在文化观念上与凉州人拉开差距,并视对方为缺乏教养的粗鲁人士。通过更多成员入朝为官,就足以在政策制定层面保持优越感,却又不肯为关西的安危有所付出。从王朝建立到董卓东来之间,关东豪族的代表曾不止一次要求朝廷放弃关西。显然,将许多原本期望获得支援的凉州豪族,当做可以随时抛弃的对象。

因此,以董卓为代表的的凉州诸将,最终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原有的政治平衡。成长与汉羌战争中的他们,以看似偶然的方式进入关,却无法迅速融入关东人的世界,更难以获后者的利益集团承认。即使董卓希望拉拢关东豪族结成联盟,也以迅速失败告终。加上自己缺乏政治远见,就免不了为反攻倒算的关东人做了嫁衣。

凉州的乱入 只是为稍后的关东豪族混战做嫁衣

后来长期并立的三国集团,其核心构架与董卓其实并无什么差别。但为他们充当先锋的凉州诸将,还是免不了在历史评价方面,领取炮灰所特有的最低待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