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的父祖是明朝的忠心拥护者么?

subtitle 历史研习社09-24 22:58 跟贴 221 条

天命三年(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正月,努尔哈赤昭告天地,在老城赫图阿拉对建州女真各族宣布:“吾意已决,今岁必征大明国!”。当年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起兵反明。

在这篇相当于战略总动员的“七大恨”檄文中,后六条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明朝对叶赫部的协助与偏袒而展开,主要是凑字数而为之,内容也多有虚假。努尔哈赤真正撕心裂肺的理由只有第一条:“明无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爷爷和老爹全部被明朝害死,这个理由还不足么?不过,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清实录中的“七大恨”

01、建州复振之后

从成化年间(1461)那次犁庭扫穴的军事打击之后,建州女真的力量被明军直接拉低了一个段位。大量的人口损失让建州女真不得不暂时采取休养生息的发展策略。被明朝斩首的逆酋董山之子锡宝齐及其孙福满(1481-1542),先后袭任建州左卫女真首领。

在他们的带领下,建州女真转向内政建设,进入"居屋耕食,不专射猎"的时期,农业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福满(努尔哈赤之曾祖)统治时期,他率六子迁徙至赫图阿拉,并广修城池,逐渐以此为中心形成了稳定的统治区域。建州女真在这一时期与明朝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关系,《明宪宗实录》记载:“建州至今五、六十年无反侧者。”

02、勘平王杲之乱

从16世纪中期开始,建州女真右卫的王杲部崛起(董山堂兄弟李满住之后),再次从浑河流域向明朝边墙之内发动频繁的军事袭扰。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到万历二年(1574年),王杲连续二十余次进犯辽东边堡,杀掠边民,时称劫掠“无虚月”。王杲甚至勾结察哈尔的土蛮汗东西并举,对抚顺与辽阳造成了严重的军事威胁。

图/建州女真王杲

公元1564年,李成梁调任险山参将(管辖边墙十三堡),采取展筑宽甸六堡,移民实边之策抵制王杲。万历二年(1574),李成梁积蓄力量之后发兵剿灭王杲。在这场平叛之战中,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与父亲塔克世发挥了重要作用。

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在战场上引导李成梁大军直捣王杲大营,厥功甚伟。《筹辽硕画》说:“叫场(按,觉昌安,努尔哈赤之祖父)、他失(按、塔克世)皆忠顺,为中国出力,先引王台(哈达部首领)拿送王杲。”可以说,努尔哈赤的父祖对明朝平定东北叛乱的过程中,坚定站在中央一侧而反对作为远亲的王杲,是妥妥的明朝拥护者。

图/觉昌安与其福晋

03、意外亡身

万历二年(公元1574年)王杲被杀后,其子阿台归附哈达部,不久在苏子河下游古勒城崛起。万历十年(1582年),阿台勾结北方女真部落南犯铁岭等地,边境大乱。次年二月,已经是辽东总兵的李成梁马上出兵反应,在尼堪外兰的引导下兵围阿台老营所在的古勒城(苏子河上游)。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此时恰巧在古勒城之中。综合各方面史料来看,此次父子二人同样是明朝军队的向导,在大兵之前事先进入城中。不过,此次两人便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在围城之战中,两人俱死于兵火之中,为大明殉国而终。

图/早期女真文书

觉昌安、塔克世被杀后,明朝承认误杀之错,“遂以厂还,仍与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又授给努尔哈赤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之职,以示“安抚”。努尔哈赤虽然明面上接受了明朝的“道歉”,但心中早已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觉昌安、塔克世在任上的作为虽然也有利用明朝力量发展自身部族的意图,但是总体上而言依旧对明朝东北宗主的地位真心拥护,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正是这种忠诚,让努尔哈赤的怒火更加难以遏制。

图/努尔哈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