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奥多西亚:黑海明珠与历史悠久的卡法海港

subtitle 冷炮历史09-23 12:06 跟贴 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纷争不断的克里米亚半岛,有一座安宁平静的小城--费奥多西亚。今天的城市人口不过10万人,但风景优美、气候宜人,让其在前苏联时期成为旅游圣地。但谁又会想到,就是这样一座风景如画的小城,当年也曾是整个黑海沿岸最繁荣富庶的港口。只是在更多时候,人们习惯称之为卡法。

卡法这座城市的历史,比当地绝大多数城市的历史都更悠久。公元前6世纪,后来发达起来的巴黎、亚琛、柏林和伦敦都是一片荒芜。但来自米立都的希腊殖民者就已经登陆半岛,建起了一座叫做迪奥多西亚的殖民城市。

卡法的前生 古希腊人的迪奥多西亚

由于气候温润、雨量充沛,所以迪奥多西亚的土地比较肥沃,是很好的粮食生产基地。许多古希腊城邦的口粮,就从这个方向输入,其中就包括有鼎盛时期的雅典。加之背靠东欧大草原,迪奥多西亚的殖民者可以获大批畜牧业产品,并远销爱琴海两岸与地中海西部。尽管整个黑海沿岸都布满了希腊城市,但很少有城市的重要性能与迪奥多西亚相提并论。

在希腊城邦的小块土地之外,还有众多过着半农半牧生活的斯基泰部族。他们很早就拥有了养马和骑兵文化,也会将手里多余的粮食出口创汇。但马车的运输效率非常有限,还需要有良好的道路系统予以支持。

迪奥多西亚也是古希腊与斯基泰文明的交汇点

相比之下,沿海希腊人的船只就更适合承载大宗商品。迪奥多西亚无疑就是斯基泰粮食产业的输出口岸。这座城市正好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顶端,也是整个黑海北岸的中心点,能够吸引到更多船只抵达。斯基泰人在赚的金银、橄榄油和希腊式武器之余,也让城里的希腊人赚的彭满钵满。

公元前4世纪,另一个希腊殖民者在东面的港口潘提卡彭崛起。他们建起了较为集权的博斯普鲁斯王国,并将迪奥多西亚吞并进来。又过了3个世纪,衰退的博斯普鲁斯人同斯基泰蛮族发生激烈冲突。来自海对岸的本都人强势介入,并让一代暴君米特拉达梯6世兼任了博斯普鲁斯国王。但由于他执意同罗马势力进行死磕,最后不得不在逃亡到克里米亚半岛后服毒自尽。迪奥多西亚就与周围的所有希腊城市一起,经历了一段罗马军团的监视占领期。

鼎盛时期的博斯普鲁斯王国版图

当然,以上这些变故都不影响城市本身的经济地位。相反,在罗马人决定从黑海北岸撤退后,重建的博斯普鲁斯王国又从这里不断向外出口粮食、奶制品和其他的特色货物。公元2-3世纪,来自西方的日耳曼系哥特集团又成为当地的主人。但他们依然保留了博斯普鲁斯王国构架。

直到匈人势力在4世纪横扫乌克兰地区,迪奥多西亚才因为战乱而被彻底摧毁。同时,罗马帝国的衰退让旧的贸易额大减。破落的城市就在很长时期内都没有获得重建。

匈人的扫荡引发的浩劫 让当地跌入谷底

此后的900多年里,迪奥多西亚的废墟附近都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庄。无论是南方的拜占庭帝国重新控制克里米亚,还是突厥系的钦察部族和蒙古人的金帐汗国控制半岛,这里都属于是被人遗忘的角落。但在南方的地中海东部,大量的意大利航海城市正在扩张自己的贸易网络。在晚些时候,他们甚至进入黑海,不断沿着古希腊人的脚步前进。

公元13世纪初,来自地中海西部的热那亚人尝试垄断自己对黑海的大部分贸易控制权。由于资助拜占庭人的尼西亚帝国夺回君士坦丁堡,他们也和扼守黑海出入口的势力形成同盟。用了不长的时间,热那亚人就把老对手威尼斯给挤压出去,并在1266年重建了全新的港口--卡法。尽管当地一度被反攻倒算威尼斯人夺走,但最终还是稳固的归属热那亚人所有。

新的卡法 成为热那亚在东方的最重要据点

意大利商人不仅继续在那里交换粮食、贵金属、橄榄油和武器,还正式开启了跨越整个地中海南北的奴隶贸易。他们从蒙古人手中购买斯拉夫、高加索和突厥奴隶,然后输送到西亚或埃及,高价出售给马穆鲁克王朝的各级领主。其中的佼佼者,就成为了历代马穆鲁克骑兵军团的兵源。作为地区宗主的金帐蒙古人,不仅对商业发展带来的税收和繁荣满意,也因联盟需要而乐于见到马穆鲁克的军队实力强大。

然而,由于奴隶贸易的发展过速,很快让金帐汗国担心治下人口流失太甚。于是在1347年,卡法再一次高调亮相在历史记载当中。蒙古大军兵临城下,准备将热那亚人扫地出门。然而,由于没有海军支持,没有技术优势的金帐军队只能采取围困手段。经过断断续续的2年封锁,蒙古军营内部爆发了可怕的黑死病。撤退之前,他们将死者尸体用投石机丢入城内,并引发了异常惨烈的后果。以至于在很长时间内,欧洲人都把来自中亚的黑病病毒,视为是由来自卡法的商船运输的。

卡法也金帐汗国最重要的对外口岸

今天,更细致的研究表明,黑死病在卡法围攻战前就已登录意大利和法国南部。但欧洲人的误解也恰恰说明,卡法港在地中海国际贸易中所扮演的举足轻重作用。法国国王与罗马教皇的特使也从这里登陆,再向东踏上拜会蒙古帝国大汗的历程。

在战争中的双方妥协后,卡法的繁荣有增无减。在15世纪的鼎盛阶段,城内的居住人口就有70000,其中大部分是意大利人与本地的希腊人。卡法本身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海港之一。哪怕是在君士坦丁堡陷落的1453年后,奥斯曼土耳其人也因为商业利益而允许热那亚船只从眼皮底下去往黑海。

波兰王国的势力 一度距离卡法如此之近

但只要土耳其人的扩张性国家结构没有改变,整个黑海都可能成为吞并目标。非常不巧的是,原本可护佑卡法的金帐汗国也因内忧外患而彻底解体。新的克里米亚汗国,成为了热那亚商人的主要交涉对象。但他们显然没有强大保护城市免遭奥斯曼的武力威胁。

15世纪中后期,热那亚人为保住卡法而寻找新的“保镖”。不断东扩的波兰王国,一度成为情投意合的潜在对象。然而,后者最后意识到自己更依赖陆地贸易。只需要突厥人、亚美尼亚人或犹太商人将货物运到西乌克兰的名城--利沃夫,就可以通过接手的德意志人送往波罗的海边的旦泽港,交给著名的汉萨同盟装船。因此,波兰人自然对协防卡法不敢兴趣。

奥斯曼军队的入侵 结束了卡法的热那亚时代

1475年,默罕默德二世的海陆军抵达克里米亚。只用了5天的炮火准备,城内居民便识趣的向苏丹投降。超过1500名青年被绑架去君士坦丁堡担任太监,大部分拉丁裔人口也被强制迁徙到帝国都城建立新商业区。随后,卡法就成为了奥斯曼近卫军的最北方驻地,并继续着过去由意大利人负责的全部贸易活动。来自东欧的大批优质木材,也将成为奥斯曼海军战舰的材料首选。

此后,卡法就因为大量进口遭掠夺的东欧农民,成为了半个基督教世界的眼中钉。大批从波兰领主手下逃脱的哥萨克民团,开始打起这里的主意。在成为赫赫有名的骑兵之前,他们已经是第聂伯河上的驾船高手。1615年时,彪悍的扎波罗热哥萨克终于攻克这座奴隶之城,将整个卡法其夷为平地。新的城市又在晚些时候被穆斯林势力重建,但好日子也开始临近尾声。

进攻卡法的哥萨克舰队

18世纪,随着俄罗斯帝国的壮大,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劫掠被大大遏制。作为黑海主要贸易港口的卡法也因为俄土两国的持续交兵而终于萧条。1783年,在沙俄名将波将金的主导下,克里米亚汗国的土地被俄罗斯完全吞并。

信奉希腊正教的俄罗斯人,将首府卡法改回了古典名称,并因为俄语发音习惯而成为今天的费奥多西亚。只是在新的工业时代,当地的自然硬指标已不能满足产业升级需要。因此,昔日的繁华都市,就逐渐成为宁静的滨海小城。

19世纪 处于俄罗斯帝国治下的费奥多西亚

今天的费奥多西亚,已彻底摆脱了奴隶贸易所带来的恶名。当地恢复到上古时代以农业、渔业为主状态,也兼营部分工业和最为重要的旅游业。由于苏联时期的流放鞑靼人政策,现在的城市居民以俄罗斯人居多,城中建筑式样也多为俄国模式。但在海边的静怡角落,仍保能看到热那亚时代的古堡等遗迹,帮助来客追忆城市往昔的光荣岁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