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国父:阿里与近代埃及的复兴之路

subtitle 冷炮历史09-19 11:30 跟贴 15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如果没有默罕默德-阿里,埃及的历史可能会彻底改写,甚至无法在今天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在他的努力运作下,原本已溃败不堪的尼罗河两岸,成为了近东地区第一个实现近代工业化的地区。其生机勃勃的经济实力,甚至让作为宗主的奥斯曼土耳其都相形见拙。

然而,阿里始终没能在有生之年获得彻底的胜利。埃及依然在名义上臣属君士坦丁堡宫廷,直到他的继任者才彻底为国际社会所认可。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当时欧洲和近东地区的国际局势密不可分。

1衰败与机遇

19世纪的奥斯曼帝国 已经步入衰退期

在兼并埃及长达一个多世纪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不可避免的步入下降通道。尤其是经历了17世纪末的大土耳其战争,帝国在实际上已转攻为守,逐步成为新兴欧洲强国的鱼肉对象。国内的开明精英,也纷纷思考着如何推动改革,让奥斯曼能够转危为安。

然而,作为一个波斯式的宫廷政治帝国,奥斯曼的改革之路始终是充满坎坷。从苏丹马哈茂德一世开始,帝国就尝试进行军事和教育改革,并试图加强中央集权。但是除了阿布杜勒哈米德一世取得了部分成果,其他苏丹都受到内外势力的严重掣肘。一直到19世纪初,还有塞利姆三世被守旧派教贵族废黜杀害。这些改革举动的失败,都表明帝国的发展已经走进了死循环。

奥斯曼治下的埃及 更是一片衰败景象

相比之下,埃及的情况更为糟糕。当时的世界海洋经济的重心,已经从地中海转向了大西洋和印度洋。这就让长期吸纳贸易税收的埃及当地,无法像过去那样轻松致富。尼罗河两岸的土地肥力丧失,更让支撑古代繁荣文明的农业产出也出现严重下滑。尽管土耳其人只是在开罗等少数地方驻军,但架不住总督和税吏们的捞一笔就走心理。任何人到埃及任职,都只考虑如何完成税收任务和为自己捞点好处。至于如何发展地区经济,则根本不属于他们的考虑范畴。

讽刺的是,埃及的这种破落局面,居然因欧洲国家的争霸需要而强行逆转。1798年,还不是皇帝的拿破仑率军登陆当地,准备将这里规划为法兰西共和国的海外领地。法国人之所以要出此决策,主要是为了针对倚重印度经济的英国。根据巴黎当局的如意算盘,埃及将是他们回避海军劣势的重要跳板。一旦将印度与不列颠的联系切断,就能重创那些不断出钱反对自己的“英伦小店主”。

率军进入亚历山大城的 拿破仑

面对这次入侵,奥斯曼宗主完全无力阻挡。最后靠着向英国与俄罗斯求援,终于招来了名将纳尔逊所率领的皇家海军主力舰队。1798年,英国人在阿布吉尔海中摧毁了法国舰队。拿破仑自知计划失败,找机会溜回国内去搞政变。法国远征军也因补给线被切断,在1801年全部投降。在这个过程中,来自马其顿地区的默罕默德-阿里发挥出色,终于在四年后被苏丹任命为埃及帕夏。

虽然祖上的阿尔巴尼亚人,但阿里就像那几百年里的众多同僚一样,靠着改宗与军功完成上位。因为,他不仅对自己的家乡缺乏眷恋,还逐步发展为对本辖区具有野心的地头蛇领主。国际局势的变化和奥斯曼帝国的衰退现实,给了他以很大的胃口与信心。

阿布基尔海战的结局 让埃及免于法国统治

2 向法国看齐

阿里的阿尔巴尼亚军团 正在屠杀马穆鲁克领主

阿里坐镇埃及的第一步,就是强化军事集团对整个地区的强力控制。为此,他设计屠杀了大量马穆鲁克领主,丝毫不念及奥斯曼帝国给予他们的特权。这种消灭地方封建主的做法,也是很多老大帝国进行改革的起点。

埃及的内部局势稳定后,阿里又开始大刀阔斧的全面改革。他着力改变的是奥斯曼帝国原有的旧军事制度,积极从法国引进武器装备,并聘请法国教官来指导基础战术和士兵训练。依靠曾经的对手帮助,埃及很快就有了一支法式的近代新军。为此,他甚至不惜解散原来的阿尔巴尼亚军团,用征兵制招募来的埃及农民取代保守的老部下。

阿里以法国陆军为蓝本 培养自己的新式部队

阿里还在工农业方面施行许多改革措施。他引进海岛棉作为经济作物,强令大部分埃及农民种植生产。然后再通过转卖棉花到国外纺织厂的手段,为自己获得高额利润。在筹集了一定资本后,阿里索性在埃及本土建立纺织厂,用初级代加工赚来的钱去补贴军事开支。他还下令建立近代化的学校、军事医院、兵工厂和造船厂。当然,这些迅速取得的成就,无不是以埃及本地的廉价劳动力为基础。

在国际关系方面,阿里仅抱法国人的大腿。在拿破仑帝国彻底失败后,埃及依然同法国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合作。此时的法国新政府,为了摆脱孤立的外交环境,也需要保持自己在埃及等地的影响力。后来阿里用手里的新军发动对外战争,控制的南方的苏丹和东面的叙利亚。法国人也不断在其背后助攻,不仅提供军事援助,还让本国银行家给予贷款支持。

正在视察新式海军的 阿里

3 挑战宗主

希腊独立战争的爆发 也成就了阿里的埃及

在阿里不断强化自己的埃及势力之际,拿破仑战争的余温又在巴尔干掀起新的波澜。1821年,希腊人首先起兵反抗奥斯曼帝国统治,并一度让苏丹退化为君士坦丁堡的市长。走投无路的苏丹马哈茂德二世,只能向身在埃及的阿里求助,期望用法式新军为自己搞定那些希腊山区的民兵。

然而,当阿的儿子易卜拉欣率军抵达,发现一支以英国为首的国际舰队也抵达希腊。阿里很清楚自己不能和西方列强抗衡,应当顺应潮流承认希腊独立。但苏丹还是强令埃及海军参加纳瓦里诺海战,结果自然是被联军的舰炮送入海底。阿里对此大为恼火,在战后要求苏丹把重要的叙利亚地区割让给自己,作为军费和海军损失的补偿。后者也异常坚决的拒绝了这个要求。

率领埃及军队镇压希腊义军的 易卜拉欣

于是在1831年,阿里借口叙利亚城市阿卡的管理者收留了6000名躲避兵役的农民,出动30000人进攻当地。整个大叙利亚的土耳其驻军都数量很少,战斗力也较为低下,自然不是埃及新军的对手。阿里也顺利打通了前往君士坦丁堡的道路。然而,欧洲列强并不希望软弱的奥斯曼就此灭亡。不仅英国人出面反对,连俄罗斯和奥地利也纷纷站在土耳其苏丹一边。

关键时刻,列强的内部矛盾帮了阿里一把。由于大批俄军进入鲁米利亚省,引起了伦敦与维也纳方面的警觉。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法国作为调停人参与进来。最终,土耳其苏丹被迫承认阿里对叙利亚和阿拉伯半岛的汉志具有统治权,让后者狠狠的捞了一笔好处。阿里的儿子易卜拉欣,也顺利成为新任叙利亚总督。

改革的红利 让阿里有能力四面出击

4 迷失自我

正接受西方记者采访的默罕默德-阿里

由于在国际外交场上的顺风顺水,默罕默德-阿里在晚年开始有些忘乎所以。在明确自己不可能北上的前提下,他将战略重心转向了非洲内陆与阿拉伯半岛,企图建立一个超过古代马穆鲁克王朝的新帝国。然而,印度洋的重要性在当时依旧超过地中海,埃及人的急功近利之举,也很快引起英国方面的警觉。

1839年,英国人支持奥斯曼帝国收回叙利亚,并引发了土耳其和埃及之间的第二次战争。由于埃及军队的长期近代化改革,使得战斗力远在浑浑噩噩的土耳其同僚之上。后者不仅在叙利亚边境被击溃,还再次丢掉了半个小亚细亚半岛。然而,君士坦丁堡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重要地缘属性,始终会为奥斯曼人带来保护。于是,埃及军队的短暂胜利,最后只能引来皇家海军与俄罗斯陆军,以及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外交天才--梅特涅。

改革后的埃及陆军 实力远超奥斯曼人

经过又一次维也纳会议的讨论,欧洲五大强国推出裁决性质的《伦敦条约》:阿里必须放弃叙利亚、汉志等地的统治权。埃及只能保持1.8万陆军,未经允许不得制造战舰。此外,还要重新奉奥斯曼苏丹为宗主,换得阿里家族能保留在埃及帕夏的世袭权利。

为了确保埃及彻底认怂,英国与奥地利舰队也进入地中海东部。不仅封锁了尼罗河三角洲,还在黎凡特海岸炮击了重要港口--贝鲁特。

阿里的改革 从未在根本上改变埃及的国力

此时的埃及,不仅在外部遭受军事压力,内部的经济也已经变得非常凋敝。联军战舰的封锁出口,丝毫不能掩饰错误政策本身给埃及造成的巨大伤害。

因为阿里的改革,终究只是为了强化军事力量,而非基于长远发展的考虑。因此,每当出现点滴成就,当事人的野心就会迅速膨胀,忘却了自己依靠国际形势“躺赢”的现实。机械的路径依赖,衍生出越来越激进的改革措施,并造成诸多结构性问题和社会矛盾。这就让埃及本国的工农业发展都迅速陷入了停滞危机。

阿里被迫在国际上保持奥斯曼藩属身份

最终,阿里同意签署《伦敦条约》,并将自己的势力缩回本土。此后的埃及,将继续作为有实力的地方派,成为列强争霸过程中的重要棋子。

在他死后,阿里的后人终于得以摆脱土耳其宗主,并因为苏伊士运河的开通而身价飙升。但无论如何,埃及都没有成为阿里梦想中的超级帝国。因为无论地中海与印度洋的主人是谁,其实都轮不到基础薄弱的埃及出来指手画脚。所以,站在后世的角度去看阿里的计划,可以说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破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