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入宫,20岁封后,两度被废又两度复位,她是史上最离奇的皇后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09-11 21:31 跟贴 3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历史上,曾有过一位“佛系”皇后,她淡泊名利、宠辱不惊。

事实上,历朝历代所有后宫生存必备的素质,如美貌、心机、手段……她通通都没有。

但神奇的是,凭借着不争不抢的“佛系”精神,她却收获了“无为胜有为”的传奇人生。

她一生历经四朝,两度被废又两度复位,大半生都在冷宫中度过,却在晚年临危受命,挽狂澜于既倒,扶持赵宋王朝从北宋向南宋过渡。

这位另类的“佛系”皇后,就是北宋哲宗皇帝的第一位皇后,史称元祐孟皇后。

孟皇后在历史舞台上的首次亮相,就是以一个“佛系”少女的形象低调登场的。

那时候她才16岁,与100多位同样出身官宦世家的豆蔻少女一起,应召入宫待选。

当时是公元1088年,宋哲宗年仅12岁,由其祖母高太后摄政。

孟皇后起初并没有料到自己会“中奖”。毕竟,论外貌她只是中人之姿,论才艺她资质平平,论性情她也过于恬淡内敛。

然而,高太后却一眼相中了她。

高太后喜爱她端庄的姿容,恬静的性格,不卑不亢的举止。于是力排众议,将她留在身边,作为准皇后加以调教。

四年后的公元1092年,20岁的孟皇后与16岁的宋哲宗完婚,并被正式册封为皇后。

婚后,孟皇后继续将“佛系”精神发扬光大。

她温和大度,从不与嫔妃争风吃醋,对待后宫发生的矛盾与冲突,也多以息事宁人的态度处理。

没想到,这种什么都懒得管的“佛系”做法,反而为孟皇后赢得了贤良淑德的好名声,令她获得朝野内外的一致称颂。

只可惜,叛逆骚年宋哲宗并不喜欢这位与世无争的“佛系”皇后,只是碍于祖母高太后的威严,才勉强与新婚妻子保持着相敬如“冰”的夫妻关系。

婚后一年,就在孟皇后生下福庆公主不久,高太后因病归西了。

没了高太后这个靠山,孟皇后的好日子很快就走到了头。

孟皇后最大的错,就是挡了别人的道。

这个“别人”,正是宋哲宗的宠妃刘婕妤。

刘婕妤出身低微,最初是以侍女的身份入宫的。

但她是个艳光四射的大美人,肤如凝脂,体态婀娜。更要命的是,她还能歌善舞、才艺双绝。

因此,自从这位绝色佳人入宫后,宋哲宗就被勾了魂,将她宠上了天。

短短数年,她就由美人晋升为婕妤,最后又进为贤妃。

可想而知,这样一个貌美多才又独得圣宠的女人,怎么会甘心屈居人下?

因此,高太后辞世后,刘婕妤就立马展开了吊打孟皇后的一系列行动。

首先是无视孟皇后。

有一次,孟皇后率领一众妃嫔到景灵宫祭拜。

仪式结束后,孟皇后坐下歇脚,众妃嫔都循规蹈矩地站在后面,只有刘婕妤除外。

她故意背对着孟皇后,独自站在帘下。即使皇后身边的女官大声呵斥,她也巍然不动。

要知道,在古代,妃嫔以背对皇后,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刘婕妤如此做派,这是公然藐视皇后啊。

但是面对刘婕妤的存心挑衅,孟皇后只是一笑了之,不予追究。

这都能忍,果然够“佛系”!

但孟皇后的容忍,换来的却是刘婕妤的得寸进尺。她紧接着,试图与孟皇后平起平坐。

冬至这一天,孟皇后照例带着一群莺莺燕燕,前往隆佑宫,拜见宋哲宗的嫡母向太后。

这时,刘婕妤又出幺蛾子了。她要求使用与孟皇后一样的坐垫。

按宫规,唯有皇后才可使用特制的坐垫。但刘婕妤偏不干,她让侍从更换了一个与皇后一模一样的坐垫。

这一行为引起了公愤。

好笑的是,当大家齐齐站起来迎接向太后之际,不知是哪个侍从,悄悄又把刘婕妤的坐垫替换回原来的了。

因此当刘婕妤归座,发现坐垫又变回原样了,气得当场滚在地上撒起泼来。

经此一役,刘婕妤对孟皇后更加嫉恨。因此很快放出大招,直接取而代之。

公元1096年,年仅3岁的福庆公主不幸夭折,孟皇后伤痛不已。

其养母听宣夫人与宦官王坚为讨好皇后,便将尼姑法端请到宫内,为她作法祈福。

刘婕妤以此为由,勾结宦官郝随、宠臣章惇等人,诬陷孟皇后密行巫蛊之术。

宋哲宗于是下令彻查此事。

一时之间,孟皇后身边,包括宦官与宫女在内的30多人被捕下狱,随后又因忍受不了残暴酷刑而屈打成招。

很快,孟皇后就以“旁惑邪言,阴挟媚道”为由被废,迁居城外的瑶华宫。

自此,孟皇后从母仪天下之尊,跌落成为低到尘埃里的女道士,法名冲真。

刘婕妤终于如愿以偿,取孟皇后而代之。公元1099年,她被册立为皇后。

从古至今,上流社会对文字游戏的喜爱从没改变过。明面上是迁居瑶华宫修道,说白了不就是打入冷宫吗?

幸好孟皇后向来就是“佛系”青年。

除了丧失人身自由之外,在瑶华宫吃斋念佛的清苦生活,对她而言不过小菜一碟。

而就在孟皇后平静度日之时,外面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

公元1100年正月未过,宋哲宗就因纵欲过度而一命呜呼了,享年24岁。

由于膝下无子,宋哲宗驾崩后,由其异母弟弟赵佶继位,史称宋徽宗。

宋徽宗上台后,应嫡母向太后请求,下诏恢复嫂子孟皇后的名分,将其接回宫中居住,还册封其为元祐皇后。

这一年,孟皇后28岁。

但孟皇后即使再与世无争,她的死敌刘皇后却没打算放过她。

刘皇后故技重施,勾结权臣蔡京,令其与一干大臣联名上书,逼迫宋徽宗再次将孟皇后废弃。

于是,复位不到两年,孟皇后就被“打回原形”,回到瑶华宫继续做女道士去了。而且,这女道士一当,就是二十余年。

再次取得胜利的刘皇后也没有得意太久。

公元1113年,由于不满刘皇后干政与跋扈的作风,宋徽宗废除了她元符皇后的封号,并逼迫她自缢身亡。

那一年,刘皇后不过34岁。当然,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让我们说回孟皇后。

再次被废后,孟皇后独居瑶华宫,每天过着青灯古佛的清冷生活。

一春又一春,只有脸上渐生的皱纹与耳边星星点点的白发,提醒着她流年偷换。

不知不觉,二十余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孟皇后也从丰润饱满的青春少妇,转变成为干瘪暗淡的暮年老妪。

就在孟皇后以为世界已经将她遗忘的时候,惊雷乍起,打破了她平静如死水的生活。

公元1127年正月的一天,一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汴京郊外相国寺旁,一处毫不显眼的普通民宅前,将在此暂居的孟皇后迎回了皇宫。

原来,这年的正月,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了汴京。

随后金兵便直入皇宫,俘虏了太上皇宋徽宗、当朝皇帝宋钦宗父子,以及全部皇室成员近3000人,并把他们押解到金国的都城上京去了。

在这场动乱中,赵宋皇族中只有两个人幸免于难。

一个是宋徽宗第9个儿子,康王赵构,当时他刚好出差在外;另一个就是孟皇后。

说来也蹊跷,就在前一年,瑶华宫突然失火了,于是孟皇后就被安排到延宁宫住。不久之后,延宁宫竟然也遭遇了火灾。

于是,孟皇后就被安排出城,暂居到了相国寺旁的民宅中。

想不到孟皇后却因祸得福,成了金兵铁蹄之下的“漏网之鱼”。

却说金兵将徽宗、钦宗父子与一干皇亲国戚虏走之后,被金兵册立为伪楚皇帝的当朝宰相张邦昌颇有自知之明,连忙带上人马来到相国寺,将孟皇后迎回了延福宫。

张邦昌又听取其他朝臣的建议,恢复孟皇后元祐皇后的称号,请她垂帘听政,凡政事均须听从她的旨意。

于是,孟皇后从一个早已被世人遗忘了的冷宫废后,陡然间一跃而攀上权力的巅峰,成为决定赵宋王朝生死的关键人物。

多年的冷宫生活,加之随遇而安的恬淡性情,此时的孟皇后早已看淡荣辱。

况且,这一年她已54岁,人生暮年,看破了人生不过无常二字,还怎么会贪恋权势富贵呢?

以皇太后的身份垂帘听政后,她下的第一道重大的旨意,就是选派可靠人选,手持册立诏书前往东平府,迎立康王赵构为帝。

公元1127年4月,赵构一行到达南京应天府。孟皇后安排宗室官员及宦官侍从,以帝皇之礼前往恭迎。

5月1日,赵构登基为帝,改元建炎,史称宋高宗,标志着南宋正式建立。

宋高宗即位第一天,孟皇后立马恢复其“佛系”本色,爽快地撤帘还政了。

皇帝非常高兴,对孟皇后敬爱有加,尊她为隆佑太后。

照理说,功成身退的孟皇后该安享晚年了,然而并没有。

虽然接过了赵宋江山,但宋高宗生性懦弱、贪生怕死,根本搞不定这么大一个摊子。

他惧怕金兵的铁蹄,接受主和派的建议,放弃中原,从南京应天府一路南迁。

大部队先逃到扬州,后又在金兵的步步紧逼之下,仓皇渡江来到临安府。

公元1129年初,因不满宋高宗一味向金兵示弱的做法,南宋将领苗傅与刘正彦秘密发动兵变,逼迫宋高宗退位,改立年幼的皇太子赵旉为帝,又胁迫孟皇后垂帘听政。史称苗刘兵变。

面对凶蛮叛将的进逼,孟皇后表现出了不让须眉的胆色。

她淡定地对叛将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表示强敌在侧,此时自己这个将死的老妪怀抱3岁幼儿听政,天下谁会听从号令呢?

但这些武夫们根本听不进她的劝诫。同时宋高宗为了保命,很快就乖乖逊位给了皇太子。

无奈之下,孟皇后只好以年近六旬的高龄再次出山。

她采纳宰相朱胜非的计策,一边假意顺从,怀抱皇太子垂帘听政,对叛将们言听计从、多番抚慰,以麻痹他们的心志;

一边则秘密召见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请她传讯给韩世忠速来“勤王”。

梁红玉不愧为女中豪杰,她星夜驰骋,很快就将孟皇后的懿旨传达给了远在嘉兴府的丈夫韩世忠。

于是不久之后,韩世忠等一众文臣武将集结兵力前来平叛,宋高宗也得以复辟。

宋高宗还宫当天,孟皇后非常开心,表示自己的责任总算完成了,她再次撤帘还政。

自始至终,对人人梦寐以求的权势,孟皇后都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眷恋之情。她淡泊名利的“佛系”举动,让朝野上下又是莞尔又是叹服。

在人生的最后几年,孟皇后也没有过上真正安稳舒适的生活。

彼时南宋根基未稳,与金国也始终处于剑拔弩张的战时状态。

因此孟皇后以皇太后之尊镇守后方,在江浙一带几经辗转,历经凶险。

公元1129年9月,金兵再次南渡进犯。

慌乱之下,宋高宗率臣僚经浙江逃往海上,而孟皇后及后宫嫔妃一行逾万人,则避往江西洪州一带。

途经鄱阳湖北面的落星寺时,浪大风急,部分船只倾覆,导致十多名宫女溺亡,幸好孟皇后所在的座船安然无恙。

到达洪州不久,金兵追击而至,孟皇后一行只能继续乘船逃往吉州。

不料有船夫搞乱,护卫或战败或逃窜,大量侍从失散,最后只剩下不到100名护卫,护送着孟皇后与妃嫔去往虔州。

好不容易到了虔州,官兵却又与当地百姓发生争斗,导致孟皇后与妃嫔被围困于城内。最后幸有将领领兵前来救援,方才解围。

一直到第二年夏天,金兵撤离江南之后,宋高宗返回绍兴府行宫,才急忙派遣护卫前往虔州接回了孟皇后。

可是,长期地颠沛流离,令年迈的孟皇后身体迅速衰弱。回宫不久,她就因为高血压而卧病不起,并最终于公元1131年春离世,享年59岁。

感念孟皇后一生光明坦荡、无所欲求的高洁品性,以及两度垂帘听政,扶大厦之将倾,与风雨飘摇之中的赵宋皇朝同生死、共进退的壮举,在她卧病期间,宋高宗始终衣不解带地服侍左右。

在她死后,宋高宗以继子的身份服重孝,不但推恩孟皇后的外家50余人,更给予她昭慈献烈皇太后这一评价极高的谥号,三年后又尊其为昭慈圣献皇太后,哀荣极盛。

回顾孟皇后一生,很多人说,是时代成就了她的传奇。

但仔细想来,谁又能说,不是她自己成就了自己呢?

孟皇后了不起的地方,在于拥有一颗看淡一切、简单纯粹的平常心,这在习惯了勾心斗角的后宫女人身上,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要知道,身处一个女人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孟皇后却能坚守本心,做到了虽身不由己,但心由己,即使放到今天,也是值得广大女性学习的精神品质。

愿我们像“佛系”的孟皇后那样,无论境遇好坏,都能以平常心过好每一天。毕竟,人生在世,能做到随遇而安,也是一种大智慧。

作者:凹凸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