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支战队分400美元 东南亚电竞行业战队环境简述

subtitle 网易游戏频道09-11 17:56 跟贴 96 条
极限之地CS:GO亚洲公开赛东南亚赛区比赛选择了新加坡的新达会展中心作为决赛场地。说起新加坡,对于国内玩家而言属于一个非常“熟悉”的国家,的确,华族(新加坡叫法,实际为“汉族”)占据了整个新加坡常住人口的70%,在与国人日常交流中,虽然在沟通上有些许困难,但是双方总体还是能听得懂意思的。或许国内玩家对于新加坡亲切之感就来源于此。

电竞,一个充满争议的行业和词汇:“堕落,不务正业”成为其所属的标签。

它饱受争议,奥委会主席曾明确表示“我们不能在奥运会项目中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比赛”。

不可否认,电竞作为一种带有商业性质并由跨界所构成的产物,它到底是好还是坏,谁也无法给出绝对定论。

电竞起源于游戏,对于一款游戏产品来说,它发展的情况是一种进退两难的处境:玩家不喜欢就说明这不是一款好游戏;而吸引了玩家,这款游戏就会很容易被议论。

不过电竞在发展的过程中,从官方口径到民间舆论,电竞所附加的标签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电竞从洪水猛兽变成了独特的体育项目。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重新将电子竞技由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改为第78个体育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CCTV截图

而目前国内的电竞战队也好,还是电竞赛事也罢,发展势头都是非常的迅猛,而电竞也有了新的定义:电子竞技是运用高新技术的产品的硬件和软件,作为体育运动的器械,进行人与人之间的智力竞赛。

在最近十几年,国内的电竞竞技虽然遭受质疑,起步也很晚,不过其发展势头不弱于全球任何一个区域。而在许多CS GO玩家将目光集中在2019《CS:GO》柏林Major的时候,在相隔达6个小时的东南亚地区也在上演着CS GO地区性赛事——极限之地CS GO东南亚决赛

亚洲的CS:GO发展相对欧美赛区来说是缓慢的,对于大多数亚洲地区的赛事战队来说,Major的残酷使得许多战队根本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与其他国家或者赛区相互对战,或许在自己的国家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当尝试攀爬另一座高山,往往会使选手出现极大的挫败感。

亚洲CS GO战队

对于东南亚的绝大多数CS GO战队来说,经常会出现区域性赛事独孤求败,但是一走出国门就会被军训的情况。实力断层不仅CS GO东南亚赛区所遇到的难题,也是整个CS GO亚洲所面临的难题之一。

由于今年极限之地CS GO赛制的改革,由原来的多个赛区合并成一个东南亚CS GO赛区,来自菲律宾Bren Esports战队因为赛制的变化来参加了东南亚赛区的比赛,夺取前往上海的亚洲区决赛门票。

奖金池只有400美元 战队生存全靠爱

在极限之地CS GO东南亚决赛赛区的现场,我见到了来自菲律宾Bren Esports战队的队长Chris Martir和战队经理Ryan Crisostomo,目前国内战队发展基本已经具有规模化,但是东南亚的电竞发展却触及到了我的知识盲区:赛事规模状况如何?战队如何盈利?国家如何看待……种种的问题都需要一点点挖掘。

Chris Martir

一开始队长Chris Martir略显拘谨,不过当谈论起这次赛事的时候,他表示对这次比赛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自己也有了可以近距离观察其它赛区战队选手的比赛状态。

对于目前的电竞比赛来说,基本上都采用着线上赛与线下赛相结合的方式,绝大多数战队都是在规定的时间点在酒店参加比赛,能到现场参加比赛的战队寥寥无几。

根据Chris Martir所说,以CS GO为例,在菲律宾中像他这样得全职战队仅有五支队伍,职业战队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临时组成的战队,打完即散。

Bren Esports战队

“就拿今天的赛程来说,能够在现场与其他队伍交手,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因为打CS GO的职业太难了,许多企业只会选择投资DOTA2的俱乐部,CS GO的俱乐部很难受到赞助商关注”。

菲律宾最为出名的俱乐部当属TNC了,作为东南亚赛区的一支老牌劲旅,在今年Ti9上的表现也是得到了粉丝的认可,而在菲律宾的电竞生态中,正是因为受到TNC战队的影响,所以国内的许多年轻人都比较喜欢玩DOTA2。同理许多赞助商也是倾向于投资DOTA2的项目。

TNC战队

作为V社的另一个儿子,CS GO在菲律宾发展的并不是很好。

Chris Martir表示:“在菲律宾,CS GO每年只有两个本土的大型赛事,其中一个比赛奖金池只有400美金”。

对于一个赛事来说,奖金池只有400美金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奖金池400美金意味着冠军战队可能只获得“200美金”左右的奖金作为奖励,想靠奖金来维持一个全职战队的正常运营无疑是杯水车薪,同时赞助商的关注也比较少,所以大多数CS GO俱乐部要么解散了,要么完全是选手靠着热爱一直在支撑下去。

除了赞助商对于CS GO关注的较少之外,随着手机游戏以及手游竞技概念的发展,CS GO战队还面临着手游电竞的冲击。

Bren Esports战队

“手游太方便了,所以参与的玩家就比较多,其中最火的游戏就是Mobile Legends了”。战队经理Ryan Crisostomo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过我还是很看好端游电子竞技的,手游电子竞技只是一个入门,就我个人观点,手游电竞的热度会消退重新回归到端游的”。

社会看法在转变 选手身兼数职

虽然目前CS GO的职业战队生存并没有太过良好,但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的电竞职业选手都是国家认证的,也就是说是归属到“运动员”一类。

由于电竞的快速发展,菲律宾政府也开始越来越国重视电竞行业,但是截止到目前,大多数的支持还处于口头上的声援,并没有具体的电竞行业支持政策或者资金扶持。

Ryan Crisostomo:“我还是很看好菲律宾电竞行业发展的,再有个一两年,应该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现场

与国内传统观念一样,早期的家长不太支持孩子玩游戏,打电竞。支持力度也不高,不过由于菲律宾的DOTA2战队近些年来在国际上取得了一些成绩,使得大多数家长对于电竞并不是很排斥,按照Ryan Crisostomo原话所说:“目前家长对于电竞的支持正在渐渐转变中”。

虽然目前CS GO在电竞发展上较为困难,但是选手还是有工资的,具体薪资队长表示不方便透露。不过根据调查,菲律宾当地的平均薪资为400美元,选手的工资应该不会低于平均工资。

与国内的职业选手不一样,在菲律宾当职业选手没有年龄限制,只要对于游戏理解很深,打得好就可以。

CS GO

“我们在新成员的吸收上几乎都是靠熟人介绍认识的,或者其他选手发现与他一起玩的玩家表现不错,就会得到推荐”。

队长Chris Martir与战队经理Ryan Crisostomo就是在之前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当时Ryan Crisostomo也在打职业,后来转型做了战队经理,由于人手不够,自己还兼职教练和选手。

赛事不统一 联赛不规范

在前文我们说过,菲律宾的本土联赛很少,奖金池只有400美金根本不足以支撑战队的正常运营,并且菲律宾的联赛大多数都是以“地区”形式展开的,并且参赛队伍的质量参差不齐,绝大多数都是业余战队,甚至有的连赛事名称都没有,也不是全国性质的,大多数情况下分为“菲律宾北区联赛”以及“菲律宾南区联赛”。

Bren Esports战队对战画面

就像前文所说的,全球的目光都集中在Major这样得级别赛事的时候,其实每一名职业选手都希望能够站在跨区域、国际性的赛事上。

当问到菲律宾Bren Esports战队这次参加极限之地CS GO比赛的感觉的时候,队长Chris Martir表示:“这是一个值得我用一年时间来准备的赛事”。

电竞行业是残酷的,残酷的地方在于唯有夺得最高级别赛事的冠军,才会受到他人的瞩目,对于仍处于发展阶段的战队来说,或许顶级赛事对他们还是很遥远,但是他们也终于机会可以与整个亚洲其他CS GO战队交手的机会。

Bren Esports战队对战现场

最后队长Chris Martir跟我说:“我们一定会从东南亚赛区出线的,然后到中国上海去参加亚洲总决赛”。

夜空中的星虽无法像太阳一般照亮谷底,但是却能给迷途的旅者照亮前行的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