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纪中:有高手有热血,江湖别有洞天

网易云阅读09-11 14:32 跟贴 1 条

9月6日,由网易蜗牛读书和共青团杭州市委共同举办的“青春·领读”系列活动迎来了第四场活动。本次活动由西湖大学特别承办,特别邀请到了著名导演、制片人张纪中先生举办《人在江湖》的新书分享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四大名著他拍过三部;《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他开创了武侠剧的大陆风。昨晚,他带着自己的新书《人在江湖》,以“人在江湖,为理想而战”为主题,与西湖大家庭分享了自己心中的侠义江湖。他的好友、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旭烽也作为对话嘉宾,与大家共聊英雄梦想。

这是西湖大学人文社科系列活动——iMEET“遇见”第二期,同时也是杭州团市委与网易蜗牛读书共同发起的“青春·领读”活动第四场。

在张纪中和王旭烽的对话中,我们遇见了一个和传统印象中不太一样的武侠世界。如果你错过了昨晚的活动,可别再错过接下来的精选内容回放。

谁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像分享会的主题,张纪中认为人在江湖,虽说很难随心所欲,但绝不是身不由已,而是要勇敢地站起来,“为理想而战”。

张纪中引言:

“人生莫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做喜欢的事。我从小就梦想以后能拍戏,但那个年代没什么机会,每天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但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依旧没有放弃理想。我曾经跟插队时的同学说,我告诉你们,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站在舞台上;我后来进了一个县级剧团,我跟同事说,我告诉你们,除非你不让我进门,只要让我进门,我一定是门里最好的。

可能当时听上去有点像吹牛,但我后来走进了中央电视台,也确实在行业内做到了领先。我觉得一个人要把困难时期的磨难当成极大的动力,当你逾越过去之后,你会觉得无比幸福。

我后来从事演员的职业,后来又做了导演、编剧、制片人。拍《三国演义》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怀着这样的理想,要把它做成一个精品。《三国演义》拍了三年,分成5个队伍来拍,13集戏拍了11个月,再加上前期准备一年,后期又做了一年,三年时间拍了这样一部戏。不像现在,那时候给的片酬也很少,最高的工资也只是拍一集戏拿260元。大家真的是为了一种理想在拼,我觉得直到今天,我也没有丧失掉这种精神,如果现在让我拍一个戏,我还是以这样的精神做好一部戏。”

坐在一旁的王旭烽老师忍不住补充:“张导说,尽可能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再补充一句,如果你不能找到最喜欢做的事,那就尽可能把现在在做的事情慢慢变成你喜欢做的事。”

一番对谈,看似在谈侠义精神和文艺创作,但坐在观众席里的师生都若有所思:要为理想而战,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或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要把磨难当成动力,要享受逾越门槛的快感……在西湖大学,这些话不也常常被用来勉励我们自己勇敢前行吗?都说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谁说不是呢?

谁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翻开张纪中的新书《人在江湖》,有一篇文章题为《不怕慢,只怕站》,这是母亲对他的叮嘱,曾对他产生很深的影响。虽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在张纪中在武侠江湖里追寻理想的过程中,他更信奉的却是一套“慢”的哲学。

张纪中:

“《三国演义》拍了三年;《水浒传》,从创作一直到结束,我们拍了三年零八个月;我后来重拍了《西游记》,又用了三年。这样三年三年又三年,加起来十年之多,这么长的时间拍三部戏,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十年磨一剑,慢工出细活,王旭烽也非常认同这种慢哲学,她也希望西湖大学的同学们可以享受这种“慢”。

“我们现在常常想要快,想要三天就拿出个东西来。但刚才张导说他三年拍一个戏。我写《茶人三部曲》,写了十年;最近刚刚出的一套书,写了13年;一篇散文一遍遍改,改25年、30年,我会觉得都很正常。”王旭烽说,“今天看到这么多年轻人,我也想跟你们说一说,你真想做一件事情,不一定一年、两年就非要做成,好像做不成就是失败,就是不成功,不是的。我觉得花十年、八年做成,也很正常。”

话虽这样说,但年轻人面对“慢”,难免会焦虑,怎么办?在这个问题上,张纪中和王旭烽分别寄语西湖大学的年轻面孔。

张纪中说,一事无成真的是一事无成吗?

“作为科学家也好,作为艺术家也好,都是燃烧自己的生命去照亮别人。做一辈子研究会不会一事无成?是有可能的。但你的‘一事无成’可能会造就后来人的‘有成’,我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我可能一生只迈了这样一小步,但后面可能会为别人开拓更广阔的天地。你们选择了杭州,一个除了专心科研还可以听风看雨的地方,我相信你们能在这个如此浪漫的地方创造更多奇迹。”

王旭烽说,每一个人都不是平凡的,而是非凡的。

“喜欢武侠的人,多少都有英雄主义的情结。我认为,人生来就是非凡的,非凡的人当然要做非凡的事。但千万不要认为只有做出成绩才是非凡的,不做出成绩也是非凡的,因为你为之努力奋斗的过程是非凡的,问心无愧就可以了。山只有一个尖,怎么可能都是尖呢?”

【花絮:快问快答】

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您对西湖大学这个江湖第一印象如何?

答:西湖大学这个江湖,门派不少,每个学科都是一个门派,每个学科都有一个掌门人,确实很像一个江湖。这么多的门派,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共同的理想,那么我们这个江湖就会蓬勃向上发展,而不会是七零八落的江湖。

江湖是由人组成的。我看你们学校的老师、学生,个个都是拔尖的,有着这样的江湖高手,又有着江湖热血,我觉得一定会创造出一个别有洞天的天地,这就是西湖大学的江湖。

问:中国的武侠和美国漫威英雄有什么不一样?

答:我们在表现形式上跟美国是不一样的,中国的侠客是来无影去无踪,强调轻功,从树上跳下来,落地时一点灰都没有。美国钢铁侠要落地,得是“咚”一下,和中国不一样。我们有独特的浪漫表达,这是最有中国特色的一种文化。

问:如果在您自己这些作品里选一个人物,您最想成为谁?

答:我非常喜欢乔峰。敢于担当、深明大义,这八个字是这个人物给我最深的感受。我拍乔峰的戏,很多场都是重拍的,因为拍完之后觉得心里过不去,觉得没有完全把这个人物表达清楚。比如他不慎打死阿朱这场戏,拍完之后我去看,觉得它不能震撼到我,我就决定重拍,在想怎么才能把这个瞬间拍得无比浪漫和唯美,那场戏确实后来很感人。

问:您改编了很多金庸先生的小说,你俩意见不合的时候,听谁的?

答:反正我不听他的。他说过,如果你改得好,他可以把小说也改了。大家知道,我把《天龙八部》的结尾颠倒了一下,把乔峰的死放在全剧的最高点,不说不是这样。从电视剧的角度来说,从观众欣赏的心理来说,我觉得这样处理情绪比较饱满强烈。改完以后,金庸先生也觉得震撼,他说这样改确实不错。我说好,这是我听到你对我最好的肯定!

问:您觉得侠义精神是什么?

答:侠义精神包含得很广泛,但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诚实。诚实做人、诚实做事,说起来这么简单,但我们要真正做到很难。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