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故事——智斗和珅,谁是幕后推手

subtitle 故事会09-11 09:39 跟贴 13 条

科举考试前,和珅特意选中了一位顶撞纪晓岚的主考官,满心以为诸事遂意,却没想到……

乾隆年间,又到大比之时,主考一公布,大家一片哗然,这个主考竟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翰林,名叫王墨庵。当时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荣任主考的必须是硕德大儒,这个王墨庵究竟是何许人也?大家纷纷打听,据说王墨庵能吟诗作文,可文名并不盛,至于道德,却有些欠缺。

不久前他和著名文人纪晓岚产生过矛盾。那天,他坐轿出行,撞着纪晓岚的轿子,按说一个后辈应让前辈先走,可他愣是不让,为此气得纪晓岚直吹胡子。这样不知敬上的人,怎能做天下举子的老师呢?

可是,人家有强人举荐。这个举荐者,就是乾隆面前第一大红人和珅。

原来,王墨庵与纪晓岚产生矛盾后不久,消息就传入宫中。当时,和珅正陪着乾隆皇帝下棋,听了太监的汇报,推枰而起,向乾隆拱手祝贺:“圣上,我已有了本届主考人选了。”

乾隆最近也为这事上心,一听之下忙问是谁,和珅说出三个字——王墨庵。

以和珅的话说,王墨庵一个年轻后生,竟敢对抗文名传天下的纪晓岚,这是什么?这是刚正不阿宁折不弯,只有这样的人当主考才会秉公取才。说到这儿,他摸着胡须道:“至于说年纪太轻嘛,这也没啥,圣朝新气象,自应不拘一格选拔人才啊。”

几句马屁一拍,乾隆频频点头,拍板定案,就选王墨庵做主考。

所有举子知道这条消息后,都认为王墨庵一定是和珅亲戚,或者给和珅送了很多银子。结果一打听,王墨庵与和珅从无交往,更别说亲戚了,而且王墨庵是个穷翰林,俸禄之外,还得靠卖字补贴生活,更不可能行贿。

这个和珅这次真的是看中了王墨庵的品质,为天下公平选才了?

和珅推荐了王墨庵,一身轻松地回到家,写了张帖子,让人去请王墨庵。不一会儿,王墨庵脚步匆匆赶来了,显然,他也得到了自己被任命为主考的消息,兴奋得满面红光。

和珅连忙站起请他就坐,又让仆人上茶,然后道:“王大人荣任主考,品评天下士子,真是莫大的荣耀啊。”

王墨庵忙站起谦逊道:“谢和中堂栽培,下官没齿不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和珅捋着胡须呵呵大笑,又忙让座,喝了一会儿茶后轻声道:“王大人此次主掌秋闱,和某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王墨庵连连应允,请他详细说来。和珅告诉王墨庵,自己膝下一子名叫和书,好学不倦,无奈资质鲁钝,也准备参加此次科举,希望能榜上有名。

王墨庵一听,忙躬身回答:“既是和相所托,下官理当从命。”然后询问和珅,希望和公子仅仅是榜上有名,还是名列三甲。和珅呵呵一笑说当然三甲,最好是状元及第,和家也祖上有光啊。

王墨庵当即拍着胸脯保证:“下官担任主考,定让和珠公子高中三甲。”

和珅一听,忙告诉王墨庵,自己儿子不叫和珠,叫和书

谁知这个王墨庵年纪轻轻竟然耳背,又说:“下官铭记在心,是和珠公子。”

和珅气乐了,随手拿了案上纸笔龙飞凤舞写道:“犬子和书,万望大人周全。”怕这位听力不敏的王墨庵忘记了,顺手将字条递给他。王墨庵接了字条,再次感谢和珅提拔,然后转身离去。

和珅也长吁一口气,一颗心放回了腔子。

自从儿子和书准备考试以来,他就操心主考人选。他知道,儿子腹中墨水就那么几滴,要考上就必须托人情。可按照惯例,主考一定是文名很盛的人,可那些人一般都和纪晓岚诗酒唱和,也和纪晓岚一样脾气臭硬,根本不买自己的账。

因此,他暗暗决定,要选一个既和纪晓岚不和又有一定文名的人,这人地位最好很低,得了自己举荐,一定会感恩图报,同时也可塞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于是,他选定了王墨庵。

他想,看来他家也要出个状元郎了。

考罢放榜,和珅乐颠颠地坐在太师椅上,等待“哐哐”的报喜锣声,可是一直等到第二天,别说锣声,连报喜的人影也不见一个。

和珅很惊讶,派人出去一打听,鼻子都险些气歪了,自己儿子不但没中三甲,甚至连名字都没上榜。

他咬牙切齿,让人立马找来王墨庵,狠狠地说:“你既然答应了和某的要求,为什么又要骗我?”

王墨庵不卑不亢,冷冷一笑,告诉他,如果自己当时推辞,以他和相的手段,自会想法撤掉自己的主考,选一个拍马溜须的人,这样对天下举子太不公平。自己之所以答应下来,就是为了给天下举子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让他们知道,状元榜眼进士都是靠勤奋苦学得到的,而不是靠背景和势力所能谋得。

和站起来,瞪了王墨庵许久道:“知道得罪和某的结果吗?”

王墨庵淡淡一笑:“无外一死,只要给天下考生一个公平,我愿一死。

和珅冷笑一声,恶狠狠地告诉王墨庵,太小看自己的能力了,自己儿子落榜,这次不但要让他王墨庵死,还要让这次科举作废,他要告诉圣上,这次考试,主考作弊,泄露消息,就不信圣上不听自己的。

王墨庵听了,知道和珅会这么做,也知道和珅能说动乾隆皇帝。他不慌不忙地走到和珅身边轻轻耳语了两句,和顿时傻了眼,看着王墨庵转身一步步离开,一屁股坐在椅上。

王墨庵告诉和珅,和相写的那张条子还在自己手中,如果他和敢让这次科考作废,自己就把那张字条公布出去,让天下士子瞻仰一下和中堂的书法。王墨庵提醒道:“和中堂的书法,圣上是不会陌生的吧?”

和珅急了。他想,这张字条自己一定要弄回来,不然的话,一旦传出去,虽然皇恩浩荡,可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王墨庵走后,和珅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补救办法,最后想出一法:这个王墨庵没带家小,一人租住一间房子,自己派个刺客去一刀杀了那小子,再拿回字条付之一炬,谁能想到自己头上?想罢,当即派出自己网罗的一个亡命之徒,让他连夜去办,天亮赶回,千万别留下线索。

刺客答应了,一身黑衣匆匆而去,不到一个时辰,门外一响,那个刺客闪了进来,垂头丧气地告诉他,自己扑空了,屋内空空的不见一人,只有桌上放着张纸条。

刺客说完递上字条,只见上面写道:“墨庵得罪和中堂,内心惶恐,今已挂印辞官。此次科举若无变动,中堂所留手迹下官将妥为珍藏;若稍有风吹草动,中堂手迹将遍告天下。”

和珅看了,气得咬牙切齿道:“王墨庵,你以为你能逃出去吗!”他断定,夜里城门关闭,王墨庵不可能出城,他要出城也一定得在明天天亮之后,届时自己带人在城门左右蹲守着,瞅准后悄悄跟上,一刀宰了永绝后患。

第二天一早,和珅带着一群家丁在城门口不远处紧紧守着,一个个瞪圆眼睛,可是一直到了上午也不见王墨庵的影子。

这时,只见一辆驴车踢踢踏踏而来,远远一看,竟然是纪晓岚。看到和珅,纪晓岚跳下车呵呵一笑:“和大人,你怎么知道我去郊游,等在这儿准备和我结队而行吗?”和珅连声打着哈哈,心说,别和他搅和,不然让王墨庵跑了,于是连连打躬:“和某有事在身,不能奉陪,纪大人您请便吧。”

纪晓岚眼一翻,打量着和珅道:“不欢迎我?”

和忙摇着手说:“不……不,和某粗人,不善于风雅之事。”

纪晓岚一听呵呵大笑,上了车,让车夫驾车而去。

和珅看着纪晓岚离开,又忙吩咐家丁别懈怠,不要让王墨庵跑了。大家应一声,打点起精神。可是,一直到天黑也不见王墨庵出城。

再说纪晓岚坐车出城,走离了和视线,车子停住,车夫一掀帽子,扯了胡子,赫然正是王墨庵,对纪晓岚拱手道:“老前辈,我们就此分手吧。”

纪晓岚拍着他的肩道:“为了这次科考公平,让你受累了。”

原来,纪晓岚和王墨庵争吵是故意演双簧给和珅看的,他们知道,这次科举,和珅的儿子也要参加,一定要找一个和纪晓岚不和的人,便于自己走后门。于是,两人就想了这个方法。

听了纪晓岚的话,王墨庵一笑:“为了天下举子,值!”说完,挥挥手转身离开。

不久,和珅派人悄悄赶到王墨庵的家,王家却空无一人了,听左邻右舍说,几天前王家人就搬走了,至于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