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人说“苕”,真不一定是骂你

subtitle 网易上流09-10 16:41 跟贴 41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羊缺牙

编辑|豌豆

如果选择一个字代表你的家乡方言,你会选择哪个字呢?

霸气的东北大哥给你“”个世界;河南人一句“”,自带音效;广东人从青青草原赶来“咩咩咩”…… 而湖北人,默默打出了一个“”字作为暗号。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外地人或许满头雾水,而对于老乡们,一个字就心领神会——“苕”,如果出现在湖北方言里,往往是在嫌弃一个人笨笨的傻乎乎的

跟朋克感十足的“个斑马”相比,“苕”的确要显得温柔宠溺许多,由于吐槽程度没有那么重,慢慢也成了“爱称”,当男女朋友互相笑着说对方“你个苕货”的时候,咦,恋爱的酸臭味儿扑面而来~

至于“苕”在湖北的另外一个意思,是红薯,能把一个普普通通的食物名字变成常用的方言,足以看出湖北人对红薯的爱有多深沉了。

吃烤红薯配勺子,则是湖北人特有的仪式感

数九寒冬,手心里捧着刚出炉冒着白气的烤红薯,哈哧哈哧地吹着,等不及了啃一口烫得舌头无处安放,应该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冬日记忆吧,但对于湖北人……

愣住.jpg,为啥要啃一口,没有勺子吗?

而如果你试图用“直接啃才是对红薯的尊重”跟他们展开一场大讨论,准会收获湖北人犀利又烫嘴的吐槽:吃苕不用勺子有点苕吧!

▲湖北人在外地的一大苦恼:吃苕没有勺子

除了烤红薯这种常规操作,假如你问一个湖北人,红薯能有哪些吃法,大概会三天三夜都讲不完。都说来武汉过早,可以让你的早餐天天换都不重样,热干面、豆皮、牛肉面、锅贴、汽水包……已经被说了无数次,可在这些盘点里,偏偏落下了非常有特色又经典的苕面窝。

▲刚出锅的苕面窝酥脆可口,一定要趁热吃

先把红薯去皮洗干净,切成一个个小方块,接着把调好的面糊和切好的小块红薯混合均匀,锅里面多加一些油,把特制的面窝勺子往油锅里浸一下粘点油,以防面糊粘黏勺子。热好油以后就可以把搅拌好的红薯块下锅了,看着红薯丁慢慢变得金黄酥脆,像个中间凹四面翘的小飞碟一样从油里自己漂浮上来,就可以出锅啦。

苕面窝是湖北的冬季限定早餐,因为红薯在冬天最当季也最甜,配上一份蛋酒,最是地道。吃苕面窝非常“赶时间”,如果放凉了,表面可能就没那么脆了,会错过它的“最佳赏味期”。

湖北的一道菜苕粉炒肉丝,是无数漂在外地的湖北人心心念念的家乡味。泡菜够酸脆,肉丝喷香,苕粉炒得软硬适中,弹力十足,一盘带来多重享受,可以直接当主食,也是拌米饭的最佳搭档,盖在米饭上面让汤汁浸透,再来三碗都吃得下。

▲泡菜苕粉肉丝,苕粉Q弹,泡菜爽脆

哪怕排一个小时队都不能错过的泡蛋苕粉,长得有点类似于酸辣粉,不过里面加的小菜更多样:

湖北人必不可少的,切成条下过干煸,原本爽脆的口感多了几分韧性,卤过之后的香菇片肥肥厚厚的,带着一点吃肉的爽感,当然,最最不能少的肯定是“泡蛋”里泡的那个蛋,蛋是提前煎好的虎皮鸡蛋,跟汤料一起熬煮入味儿,连上流君这种日常十分拒绝煮蛋的,都忍不住大喊一句“真香”!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红烧苕粉肉欺骗性十足,名字里看着有肉,尝起来也似乎有肉味,其实根本连肉末都没有。红薯淀粉在锅里摊成厚饼再切块,然后再放一点点水、一点点生抽炒上几分钟,夹在筷子上颤颤巍巍、又红又亮,跟红烧肉看起来一模一样,不过却没有它的肥腻感。

不同人家做苕粉肉,各有各的口味、各有各的手段,就拿制作苕粉块这一步,就可以炕,也可以蒸,还可以像摊煎饼一样卷起来再压扁,还有人为了能更加地以假乱真,会提前先炒一点点腊肉,苕粉借了真肉的味道,滋味更加丰富,可以代替米饭当做主食。

▲“吃苕不见苕”的苕粉肉

有“吃肉不见肉”,自然也有“吃苕不见苕”。苕酥看起来是一块金黄色的长方形,有点像北京的沙琪玛,吃起来松脆香甜,红薯香味特别足,当做打发时间的小零食能吃一下午,不过就是,吃多了有点粘牙。

传说这个小零食曾经是皇家贡品,还有一段典故——

嘉靖年间,章太后来三峡夷陵郡游玩,见当地盛产红薯,突发奇想要厨师们在三天之内做出一道“吃苕不见苕”的糕点,否则统统不许吃饭。有一个叫詹多的土家糕点师,妻子见丈夫迟迟回不来,就带着自家煮熟的红薯,偷偷送来给丈夫充饥。

吃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红薯皮,红薯瓤掉了一些到糍浆中,没想到尝起来还不错,于是各个厨师们一起又改进了配方,用红苕、糯米、鸡蛋为原料,成功做出了“吃苕不见苕”的糕点,太后吃过后赞不绝口,特地赐名三峡苕丝糖。

▲已经成为当地伴手礼的三峡苕酥

在湖北,“苕”的一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新苕出来,可以蒸着吃,可以下水煮,香甜粉糯;如果放了一段时间也没关系,水分挥发之后的红苕变得更甜,蒸熟制成苕片(也有的地方叫“苕果子”),油炸过后,脆、酥、香兼具,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炸过的苕片

就连在别的地方可能用来喂猪的苕叶、苕梗也不能放过,趁着它们还嫩的时候掐尖洗净,苕叶加上蒜末一起清炒,搭配苕梗的则是青椒,没胃口的盛夏,配上粥或者米茶,苕梗爽口,苕叶绵软,堪称解救暑热的“救命稻草”菜。

▲清炒苕叶

以前吃苕,很大程度上是不得已,因为经济条件不太好,没法经常吃米吃面,只能变着花样把便宜的苕做出多种吃法,到了现在,反而成了令人怀念的美味。

下次湖北人跟你说“苕”,千万记住,ta可能只是想请你吃块热乎乎的红薯。

你们家乡也爱吃红薯吗?

还有哪些特色做法?

评论区来唠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