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酿杆杆酒、拐枣酒,安康人浓浓的乡愁记忆!

subtitle 流逝晚风09-10 10:29

在农村,民间始终保留着烧酒的习俗,至今这种世代相传的技艺不仅是农耕文化的结晶,更是记忆里浓浓的乡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冬至临近,气温骤降。对于梁汝根而言,这是个好日子。木质容器里发酵了一个月的酒糟,如今都已裹上了黄色的麦糠,期待着一场大火的蒸腾。 65岁的梁汝根每年都会烧酒,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手艺,到了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多年来不曾改变,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烤酒的第一步是煮好角子,把玉米打成糁糁儿,煮熟以后晾冷可以拌曲,拌好后发酵4至5天可以打酒,涹够20天,最长一个月,烧出的酒很好。

这种古老的蒸馏制酒法,已有千百年的历史。梁汝根早早就在家门前的香橼树下垒起灶台、备足柴禾、两口大铁锅、一个酒甑子。熊熊大火让底锅的水一直保持沸腾,蒸气浸透甑子中的每一粒原料,一路上升直到遇见冰冷的天锅,凝结成水滴,顺着竹筒制成的溜子流入盛酒器里。

每甑子能接40多斤,酒香浓。有柿子酒、有拐枣酒、度数有40度的也有30多度、20多度的,我喜欢喝二、三十度的。

高温中的酒糟逐渐释放出全部的酒意,变成酒渣。如果原料太多、灶台太远,在挑水吃的年代,烧酒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使用上了自来水,梁汝根也找回了家里的壮劳力,除了担心老哥儿几个的身体,其实,他还有另外的考虑。

梁汝根说今年的柿子、拐枣结得繁,所以酒也烤比往年多。 如今,年轻人都去了远方、进了城,老梁担心的是,像烧酒这样祖辈相传的习惯或许哪天会得人越来越少,少到只能在记忆里找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