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和苏:拿到冠军之后 我渴望着下一次失败

subtitle 上流大明星09-09 17:02 跟贴 10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上流大明星:杨和苏

我们问杨和苏,“上一次掉眼泪是什么时候”,他回答:“拿冠军的时候。”

早在一年前杨和苏就参加了《中国新说唱》,止步15强。今年他顶着“回锅肉”的争议再次参加,从歌词里那个“不被看好的小孩”,到如今站上冠军奖台,卷土重来的杨和苏自己都觉得他像是励志电影中的男主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杨和苏微博

自从去年被淘汰后,拿冠军这件事,就成了杨和苏的心结,哪怕周围的朋友都在劝阻,但他偏要和自己较劲。过去的一年,他从未停下脚步,默默憋着一股劲儿,用新单曲和专辑回敬那些“风凉话”。

“今年的杨和苏准备好了”,这是制作人潘玮柏在海选时对他的初印象。

加冕之前,杨和苏在比赛中做出了一个个看似不利的选择:1V1对决时,主动选择了有力的对手功夫胖;淘汰赛时放弃了保送晋级的机会,不畏强敌迎战大傻;复活赛胜利回归之后,以一票之差在决赛中打败了老炮黄旭。回头看今年的比赛,杨和苏这样评价自己:“没有想到我是一个这么勇敢、这么坚持、这么偏执的一个人。”

令我们有些惊讶的是,第二季冠军的宝座还没捂热,杨和苏居然已经在渴望着自己的下一次失败。

以下为杨和苏的口述。

我只是有勇气说我有信心拿冠军

虽然我一直在讲自己是为了冠军而来,但其实只是口嗨,心里没觉得这个冠军是十拿九稳。因为赛制很复杂,对手也很厉害。

我不是有信心拿冠军,只是有勇气说我有信心拿冠军,不管是给自己打气也好,或者说是不要把不确定与怀疑表现给大家也好。

早在1V1的时候,当家里人问我今年怎么样,我就回答说感觉我已经进前三了,正在准备往冠军努力了,结果没想到14进8就走了。

后来我就告诫自己,将来不要随便放狠话,因为很容易被打脸。

杨和苏在第一期节目中的参赛宣言 图/杨和苏微博

去年被淘汰的时候,很多朋友来安慰我、鼓励我,让我往前看。我就跟他们说,不行,我明年得去拿冠军。大家就觉得我好像还在生气,还没有从这个状态里调整出来。

三个月之后,大家发现我还在说这个事情,就觉得我可能有点上头了,于是开始劝阻我再好好思考一下,因为一般来说第二次去参加比赛,都不会有第一次的效果好。

到了今年我正儿八经去参加比赛之后,大家对我说的话就变成了:“你要放平心态,就算今年又被淘汰了,但是已经很厉害了。”

直到我复活赛复活了,进了七强开始,他们才相信我可以拿冠军了。

这么兜了一个圈之后,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完全的转变,我也真的实现了我一年之前放的狠话,对我来说像是一场梦一样。

我其实是一个一直都活在梦里的人。说的好听一点,是理想主义,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中二。

朋友说我像是从电影里面走出来的人,说的话都不像是日常沟通中讲的话,像是台词。不了解的你的人会觉得好像有点装,了解你的人就知道没有在装,但就是怪怪的,你懂我意思吗?

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些想法慢慢地都成为了现实,所以我很开心能选择让我自己活在梦里面,继续把它们变成现实。

这个夏天值得我永远铭记

我身上有一处纹身,是0到100的刻度,代表着我的年龄。0的这个地方纹着“7.28”,是我的生日;18的地方,纹的是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因为我是18岁考上的UCLA;24岁,纹的是RICH(《中国新说唱》的栏目标志),代表今年的比赛。

比赛过程中,我一直在给自己一个动力:只要我拿到冠军,我就把冠军纹在手上。但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已经决定,不管拿不拿这个冠军,我都会把它纹到我身上,因为我觉得我已经配得上把它纹在我身上了,我已经付出这么多东西了。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事情,回过头看今年的比赛,我已经向自己证明了很多,发现了一些以前没发现的潜能,没有想到我是一个这么勇敢、这么坚持、这么偏执的一个人。

其实最后一场比赛对我来说,拿不拿冠军都无所谓了,在我心里面,这已经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年了。

杨和苏在专辑《加冕》中的造型 图/杨和苏微博

做说唱是我的使命,生活的本质是抗争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再高一点,或者先天基因好一点的话,我可能就去当运动员了;如果我再早生20年的话,肯定就做摇滚乐了。 生在这个时代做说唱,是这个时代给我的一个使命,一个契机。

以前的我只想用音乐去抒发我自己,但是现在我更希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可以服务于更多人。

我最开心就是我在台上唱歌,台下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唱。以及当有人在微博私信我说,他觉得我的音乐鼓励了他,让他决定要去好好念书,考上他想考的大学,这种瞬间是很感动的。

战队联盟battle环节时的杨和苏 图/中国新说唱微博

有人说我身上带着一种“愤怒”,其实我是觉得在生活里一定要有一股气,有一股劲儿。我们这一代人,容易被很多生活里的假象所迷惑,觉得生活好像是可以无忧无虑的,你不需要去付出就可以得到回报。

但在任何一个时代,如果想要爬到一个更高的高度,这永远是一个抗争的过程。

一方面是跟你自己抗争,跟你的懒惰抗争,跟你的动物天性做抗争。

还有一方面是跟你周围的环境,跟那些不相信你、怀疑你、看不起你的人作斗争,你要把怀疑转移为一种动力,让你自己走到更高的地方,去证明他们是错的。

所以其实为什么会有愤怒,是因为这股愤怒的火烧的就是你身体里面的燃料,它是非常强大的动力。当你往前走的时候,心里一定要保持着很丰富的情感,还有很强烈的渴望,你才能够继续坚持下去,不断地突破自己。

最苦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我在歌里唱到,“最苦的时候就是最酷的时候”,如果你问我最苦的是什么时候,我觉得它还没有来,我现在挺渴望我的下一次失败。

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过程。在小高峰的时候,你要明白很有可能马上就要栽跟头了,所以这个时候你要去拥抱这个跟头,你不仅要防范它,还要去拥抱它。当你对于将来会遇到的问题做好了心态准备,真正栽跟头以后,就能很快地跳起来。

当我在这个跟头里的时候,当我掉下去的时候,我心里的想法就是赶快爬起来;在我爬起来以后,我就想赶快掉下去,让我再一次爬起来。

我面临过的最大的困难和失败,很有可能还没来,我也很期待它们将来会是什么样的,能给我带来多大的伤害,我能怎样去克服它们。

图/杨和苏微博

很早以前我就想过,如果给我一台时光机,我最想做什么?

我的回答是,我不想回到过去,这是我做事情的一个态度。我怎么检测自己到目前为止所做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我就问自己,如果有一个时间可以回去,我愿意回到什么时候?

对于我来说,所谓的活着没有遗憾,就是当别人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说我就只想活在现在,因为这种生活是靠我自己争取来的,是我能够以最好的方式所站到的位置,而我现在就有底气说这个话。

所以如果有时光机的话,我就会把时光机卖了,挣点钱。

采写|杨怡 视频|孙世麒 统筹|马晨

《上流大明星》第104期,网易新闻上流工作室出品,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流大明星》,你的专属明星领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