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种姓的尝试:首陀罗建立的武士王国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09-09 14:44 跟贴 86 条

编者按:每当让国人谈起对印度,种姓制度就是个难以避开的话题。在世人看来,古代印度延续至今的将人区分为四大瓦尔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以及不可接触者达利特)的种姓制度是如此牢固而不可瓦解,让印度人根本没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概念。事实果真如此吗?

其实,印度历史上,还真有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概念。印度安得拉邦的卡卡提亚王朝(Kakatiya)就是由一群出身于“不可转生”的首陀罗阶层(吠陀经时代以首陀罗为四大种姓最低阶层,毫无宗教特权,也不能灵魂参与轮回)的农民武士建立的,而且这些人不仅曾自豪地“夸耀”自己的首陀罗身份,还力图建立一个阶层流通而有活力的新型印度地方王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卡卡提亚王朝都城遗址

安得拉邦位于印度德干高原东南方,是卡卡提亚王朝的主要控制区。卡卡提亚王朝先祖曾经担任过南印度大帝国罗湿陀罗拘陀王朝的军人,并在950年的一场战斗中英勇殉国,因此卡卡提亚家族在当时贫瘠的德干高原上获得了一小块封地,这成为了卡卡提亚这个在印度教中等而下之的家族起家的开始。11世纪前的德干高原虽然面积广大,但内陆十分贫瘠,与沿海的工商业贸易城市相比可谓云泥之别,大部分土地上人烟稀少,主要居民是牧民或是游耕者。但是卡卡提亚家族居住的特仑甘纳地区的地貌非常有利于建造水库或“蓄水池" 。通过建立简单的石头或泥巴堤来引取高原上靠雨水补给的河水,可以建立起初步的灌溉系统,把土地变得能够长期耕种。卡卡提亚家族是水利方面的能手。据估计,卡卡提亚的首陀罗农民武士们共修建了约5000座蓄水池,大部分到今天仍在使用。现代安得拉邦最大的两个水库也是由卡卡提亚部落首领修建的。这样的蓄水池形成了新型经济的基础,引导牧民和游耕者逐渐进入一个以农耕为主的社会,人口也开始增长和流入安得拉地区,这些新兴的农民属于首陀罗种姓,并为同为首陀罗种姓的卡卡提亚家族崛起打下坚定的基石。

▲卡卡提亚王朝控制区

人口的增加特别是外来流民人数的增多,不仅强化了卡卡提亚家族的力量,更冲击了原有的印度教阶层体系。这些外来者很多属于低等种姓或者干脆无法考证出身。但在卡卡提亚王朝初代君王普洛拉罗阇的带领下,他们按照一个新的方式来注明自己的身份,即按当前职业和行政职务在寺庙捐赠中留名。在印度教体系中,很多人也会在给寺庙捐赠后在铭文上留下名字与所属种姓,但在卡卡提亚王朝时期,捐赠者们大部分不提及自己的种姓,卡卡提亚王朝的君王更是“离经叛道”,他不仅没有和涌入西北印度的外来民族或者历史上的南印度王室(例如卡卡提亚先祖侍奉的罗湿陀罗拘陀诸王,本身极有可能是德干地区的达罗毗荼农民出身,却自称为喜马拉雅印度神灵血裔,刹帝利种姓)那样自封为刹帝利种姓,而是自豪地宣布王室祖先从造物主梵天的脚中诞生,即一般人看来粗鄙的首陀罗种姓。王朝铭文记载“造物四面梵天神,毗湿奴神莲花生,创造诸天神。梵天神以嘴创造婆罗门,以手创造国王(刹帝利),以大腿创造吠舍,以莲花足创造了首陀罗。我卡卡提亚王朝,全世界皆赞扬,首陀罗种也!吾王首陀罗种普洛拉罗阇,以聪慧异常而闻名于世”。王室的自豪感鼓励了附庸于卡卡提亚家族的首陀罗武士们,在一些铭文中他们甚至宣布首陀罗种姓是印度教四大瓦尔纳中“最高贵、最纯洁和最勇敢的”。

▲安得拉邦的地形

普洛拉之孙加纳帕蒂从王都特仑甘纳出发,通过一系列战役征服了安得拉邦平缓而富饶的沿海平原。在因为农业社会兴起、征战、外来人口流入和原有的大帝国朱罗王朝、遮娄其王朝的瓦解而导致的时代变化中,人口阶层的流动性变得异乎寻常的方便。传统印度教观点中,孩子必须继承父母所从事的职业,但在卡卡提亚王朝的铭文中,30%的儿子与父亲从事截然不同甚至地位相差悬殊的事业。“纳亚卡(nayaka)”这一代表“武士首领”或“长官”的身份在卡卡提亚王朝广泛使用,纳亚卡并非是某种亚种姓,也不是血缘家族的标志。一个纳亚卡“出身”的人所生的儿子可以成为王公(raju)也可能只是村长或者普通牧民。纳亚卡妇女也一样,她们既可以嫁给村庄头人,也有机会嫁给王公。最后纳亚卡身份在卡卡提亚王朝变得非常普遍,除了首陀罗农民战士可以拥有纳亚卡身份外,甚至婆罗门也开始和“低贱”的首陀罗一起自称“纳亚卡”。由于鼓励建立军事功业,野心勃勃的纳亚卡战士们很容易获得晋升,铭文中大量出现“个人成就重要性高于家庭背景”的现象,在相当多的铭文中,卡卡提亚王朝的战士们夸耀自己所取得的功绩而不是父祖的声望。一些名将家族铭文中出现的父祖事业平淡无奇,连上溯三代之前的祖先是谁甚至都提不出来了。

▲印度影视作品《鲁德拉玛·德维》中的卡卡提亚女王

由于首陀罗战士阶层地位的快速增长,连宗教史诗中也开始讴歌这群出身不清不白的纳亚卡,《帕尔纳德英雄传》中尽管故事围绕经典的王权继承而展开,但主要人物既非刹帝利国王亦非婆罗门,而是首陀罗武士父子布拉马和巴卢杜,还有他们的伙伴们——66位英雄。卡卡提亚王朝的崛起不仅冲击着“种姓制度”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女性地位,寺庙女神官可以掌管国库,甚至有4名妇女担任过武士家族的首领并承袭了家族获得的“英雄”爵位。但最著名的女性还是加纳帕蒂之女鲁德拉玛·德维(Rudrama Devi,约1263-约1289年在位),因其父无子,鲁德拉玛·德维就通过宗教仪式“成为”了“卡卡提亚王子”并继承了王位,成为了少有的“印度教女王”。在鲁德拉玛·德维时期,卡卡提亚王朝继续发展,修建了瓦朗加尔首都要塞这样的大建筑工程。瓦朗加尔要塞由三道花岗岩构筑的同心圆城墙组成,外有50米宽的护城河,墙上设45座边长为20米的巨型敌台。

▲千柱寺遗址

▲卡卡提亚王朝寺庙艺术

鲁德拉玛·德维国王亦无子,传位给她的外孙普拉塔帕·鲁德拉。这是历史上卡卡提亚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他相比之前的卡卡提亚诸王更加离经叛道,他不仅从不声称自己是刹帝利出身,也不尊称自己为“王中之大王”,亦不资助婆罗门,最后,他甚至尝试用出身微贱的中央官员去地方取代大贵族统治,其官员中出身平民几乎达到总数的一半,大贵族却只占12%,一些颂诗中甚至提到普拉塔帕·鲁德拉国王任命了“七十七个出身卑微的首陀罗”去管理地方。但14世纪留给普拉塔帕王的时间不多了,曾经大破过蒙古察合台汗国的德里苏丹阿拉乌德丁·卡吉尔入侵卡卡提亚地区,双方军事势力相差悬殊,普拉塔帕王被迫向苏丹称臣纳贡。但不愿就此低头的普拉塔帕在穆巴拉克苏丹时期不缴年贡,结果德里苏丹军第二次入侵并打到瓦朗加尔要塞。德里苏丹军带来了各式各样从伊尔汗国引入的高科技攻城武器,从多种投石机和弩炮到长达150米可用来跨越护城河的木桥,普拉塔帕再次战败,被迫站在皇城上朝德里苏丹国都城方向朝拜屈服。

▲德里苏丹国时期印度的城防设施

1322-1323年,由于德里苏丹国图格鲁克王朝取代德里苏丹国卡尔吉王朝,卡卡提亚王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决定反抗北印度政权。在历经半年的残酷围攻战后,普拉塔帕击退了德里苏丹统帅穆罕默德·本·图格鲁克。但普拉塔帕过于懈怠,开放义仓以赈济平民,庆贺胜利,结果德里苏丹国在几个月后就卷土重来,卡卡提亚王的物资严重匮乏而不能抵抗,最后城墙宣告失守。德里苏丹国摧毁了普拉塔帕城的卡卡提亚宗庙,大肆劫掠,并把普拉塔帕掳往德里,不堪受辱的普拉塔帕在途中蹈水自杀,卡卡提亚王朝,一个由首陀罗种姓建立的功业随着末代君王的死去而消散了。

▲瓦朗加尔要塞遗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