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旅行 每天都像丛林大冒险般刺激

澎湃新闻09-09 10:15 跟贴 6 条
到达罗克汉普顿后,除了在沙发主人的带领下看了一场名为“澳洲风情的乡村斗牛”外,我在这座海边小镇就再无其他事情可做。刚刚和朋友抱怨了两句,朋友就回复道:你不是总说没时间运动,正好可以用这个时间去海里游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海水再美,也没人敢冒险。本文图除注明外均为 喜喜 摄

在沿海城市游泳,听起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我现在也只能“望海兴叹”,因为这个小镇刚刚越过了南回归线,这意味着我的旅途正式进入了热带。进入热带,在澳洲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意味着海里出现了咸水鳄鱼。

在澳洲,最常见的鳄鱼分为淡水鳄鱼和咸水鳄鱼两种。顾名思义,淡水鳄鱼一般只出现在内陆河流、湖泊等淡水中,从昆士兰州到北领地再到西澳小镇布鲁姆,都可以觅得它们的身影,它们和人类“和平共处”,甚至看到有人在河里游泳或者有船经过,就会很害羞地溜走;而咸水鳄鱼则是最致命的一种,它是鳄鱼家族中体型最大的:雌性一般身长3米,而雄性则可长达6米,重达1000-1075公斤。它们分布广泛:印度、东南亚、西大西洋,直到澳洲北部。

我在旅行作家比尔·布莱森的《走遍烤焦国》一书中,就读过关于咸水鳄鱼的情节:在达尔文附近的一条小溪中,一名女士站在齐腰的河中,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水中嬉戏,突然一只鳄鱼探出头来,一下就把她拉入水中,整个过程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布莱森随后还解释了鳄鱼是如何残忍地吃下猎物:先是把人在水中溺死,随后把尸体藏在淤泥下面,再一点点慢慢享用。

鳄鱼的出现完全是悄无声息

整个描述看得我毛骨悚然,但是仍不及亲眼所见来得更加真实可怕。在著名的阿德莱德河附近,本地人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在路边随处可见各类旅行团组织游客坐船近距离观看咸水鳄。该旅程持续一小时,游客会坐在四周围着铁丝网的船中,导游兼船长先是带着满满一大袋子鸡架上船,再缓缓往森林深处驶去。

这些咸水鳄听到马达的声音,便会探出头来观察一番,这时船长就会把鸡架挂在竹竿的铁钩上,用来吸引鳄鱼。鳄鱼悄无声息地在鸡架下方探出头来,张开带有锋利的牙齿企图一口咬住鸡架,船长这时候顺势提起竹竿,而鳄鱼为了猎物,也是奋力从水中跳起。

鳄鱼跳起捕食鸡架

这一连串快速、敏捷、凶残的动作,引得游客纷纷尖叫,鳄鱼的血盆大口更是发出“叭叭”的声音,直到它最后咬住整个鸡架,再用其锋利的牙齿把它毫不留情的碾碎,才会心满意足地潜回水中。

看完了整个捕食过程,我就知道澳大利亚政府在对待咸水鳄鱼上,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在各种鳄鱼有可能出没的地方,都会有着明显的警示牌,牌子上明确写着禁止游泳,禁止清洗相关鱼具,并至少远离岸边4米以上。甚至还为了鳄鱼发明出了一个新的词汇:Crockwise,用来提醒游客明智对待这种生物。

为什么澳洲尤其是澳洲北部会有如此凶猛的野生动物存在,瑟瑟发抖的我请教了居住在达尔文的本地朋友,原因如下:

一:土地面积大,人口密度小。

澳洲是一个有着760万平方公里土地,但人口仅有2460万的国家。在这里,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三个人。除了人,剩下的生物就是野生动物和养殖动物。

坐小飞机俯瞰,澳洲植被极其丰富。

二:澳洲多为平原,山峰较少。

澳洲最高的山峰海拔仅有2300米,且多河流,这样的环境,让植被和树木生长得非常好,也为野生动物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与完美的栖息家园。

三:澳洲没有老虎、豹子、狼等野生动物的天敌。

唯一能称得上纯肉食的动物也只有澳洲袋狼,但早在1986年这一物种就被动物学家宣布正式灭绝了。

四:澳洲处于亚热带地区,适合野生动物生长。

没有天敌,又在人少植被好无污染的条件下,生物繁殖则更加迅速。兔子、野猫、螃蟹满地成灾这类新闻经常可以见诸报端。

了解了这些原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在澳洲这片广袤的大陆上,动物才是这里的主人,而人类则是处于生物链最底端的物种。

我的环澳旅行到达西澳布鲁姆后,终于不再有咸水鳄鱼的踪迹。我刚要松口气,打算换上泳衣游泳的时候,就在岸边发现了提醒“小心水母”的牌子。

箱式水母,很容易被美丽的外观蛊惑。资料图

在这里,有两种水母需要特别小心,一种是名为Irukandji的水母,它只有指甲盖般大小,但是在被这种水母蜇后,不仅会在皮肤上留下红色的印记,还会引起肌肉抽搐,更严重的则有中风的危险,甚至还会引起溺水,心脏衰竭等;而另一种有电视遥控器般大小的水母则名为箱式水母,它每边长有6只眼睛,每分钟可以游6米,捕捉猎物的时候,会先用3米长的触角缠住猎物,再释放出一种强大的毒液,使其昏迷。

这使我想到了美剧《老友记》中的一段情节:莫妮卡在海滩被水母蜇后,乔伊和钱德勒两名好友及时出手相助,用自己的尿液帮她缓解了疼痛。但是随即有观众指出,尿液中的氨更有可能加剧这种疼痛,及时涂抹一些食醋或者盐水,则比尿液更有用。

海滩处,为游客准备的白醋。

旅行的人很少能想到随身带着食醋在海滩漫步,体贴的澳洲政府早就在沙滩入口处放置了一瓶用来治愈的白醋,并注明了使用方法:把白醋洒在被蜇咬的伤口处1分钟,不要揉搓,如果疼痛没有减缓,请及时就医。

看完这个指示,我把刚要伸进海中的左脚又撤了回来,为了能在印度洋中嬉戏几分钟而被蜇到昏厥,这显然不太划算。

织网的红背蜘蛛 资料图

本以为呆在陆地上,我的安全就应该有了保障,这个想法还没等我说出口,就被一只路边突然出现的红背蜘蛛(Redback Spider)吓得尖叫起来。红背蜘蛛,又名“赤背蜘蛛”,因为背上有一条鲜艳的红色条纹而得名,它也是一种臭名昭著的美洲蜘蛛“黑寡妇”的近亲。

一则新闻足可说明了这种蜘蛛功力的强大:在墨尔本北部地区,一名农民无意间在他妻子车底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一只巨大的红背蜘蛛与一条眼镜蛇正在对决,蜘蛛用蛛丝将蛇吊离了地面,最终杀死了这条蛇。

红背蜘蛛不仅仅战斗力惊人,且十分狡猾,它喜欢躲藏在干燥、凉爽、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还十分喜欢“不请自来”。比如,家中的后院,门口的邮箱,马桶盖的下面。被它咬伤后,毒液不仅会影响人体神经系统,而且疼痛经常也会持续数小时甚至数天,有的还会引发恶心、腹泻甚至嗜睡等症状。

其他蜘蛛更是在路边随处可见

就是因为这种蜘蛛,我现在在野外扎营都格外小心,生怕不小心就侵犯了它的领地。

但俗话说得好:蜘蛛好躲,苍蝇难防。

澳洲实行“人蝇共存”原则,澳大利亚的苍蝇不仅数量多,且分布广,不管是广阔的干旱内陆地区还是郁郁葱葱的沿海城市,苍蝇都无处不在。它们还喜欢成群结队地落在人的嘴角、眼角、鼻子等较为潮湿的部位。更有因为开口说话,苍蝇飞进嘴里的情况也经常发生——据说,让人难懂的澳洲口音就是因为当年的英国殖民者来此拓荒为了避免苍蝇飞进嘴里,而形成的。

澳洲特色的防蝇帽,戴上之后似乎在标榜“我是游客,我崩溃了。”

我买了一顶澳洲特色带蚊帐的帽子,当每天被苍蝇轰炸的时候,我就会戴上,以缓解自己内心的痛苦。

本以为躲过了海陆空各类生物的袭击,我的生存能力迅速提高,却没想到在神秘的大自然面前,我还是太嫩了点:一种名为“桑叶刺”(Sting Tree)的植物,不仅在澳洲东北部的热带雨林地区极为常见,同时它也是刺痛树种中毒性最大的一种。它的毛刺覆盖着整个植被,在不小心碰触的时候,就会向人类体内传递神经毒素,且疼痛感会持续几小时到1-2天。

澳洲政府提示游客小心这种植物

我曾在网上看到一名旅行者不小心被这种植物刺到,他是这么描述自己的感受的:最初的2、3天内疼痛难忍,我不能工作也不能睡觉,这种“火烧火燎”的感觉持续了将近两周,才慢慢退却。但每当我冲冷水澡的时候,这种痛感就会回来。糟心的经历整整持续了两年才结束,在这段时间内,真的没有比它再糟心的经历了。

就当我一脸颓废地坐在车里,准备借酒消愁的时候,朋友还告诉我,除了以上这些提到的,还有拳王袋鼠、巨型蜥蜴、剧毒眼镜蛇、携带狂犬病毒的蝙蝠……

这时,我双眼饱含泪水,只想说说我内心的愿望:我要向那些成功走完澳洲大陆,活着踏上归家旅途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他们才是户外求生真正的赢家!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